第六十五章 想介绍周公子和小姐认识

【书名: 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 第六十五章 想介绍周公子和小姐认识 作者:东木禾

强烈推荐:水乡人家太古仙王我有药啊[系统]半个丧尸来种田仙植灵府黑卡瓜田李夏至尊主播     绕是神往聪慧无双、谋虑过人,也被大哥刚刚那番话给搅动的内心不能平静了,而且,越想越是乱,理不出一点的头绪,若是当真,万一大哥是忽悠自己的呢?那岂不是跳坑里了?可若是无视,万一大哥是真心的呢?自己岂不是会放弃大好的机会?那他可是会悔的抽死自己!

    一直把自己当成透明人低调看戏的阿呆这会儿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走过来喃喃的问,“二公子啊,大公子这番话是有意敲打还是故意试探啊?”

    神往皱眉不语。

    阿呆莫名的打了个颤,“我怎么觉得满满都是阴谋的味道呢?”不然,大公子会那么好心和大度的让出少夫人共享?

    神往百思不得其解的抬步离开,只剩下阿呆还在冥思苦想,“哎呀,要是神出在就好了,它一定能猜到,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回来……”

    阿呆惦记了它一晚上,没想到翌日神出就高调的飞回来了,那会儿瑰园里还安静着,只有几人早起来了。

    其中就有傅云逸,他正在厨房里准备早餐,那熟练又自如的动作,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个厨房老手。

    殊不知,他也不过只是短短磨练了几日而已,为了那句‘想抓住一个人的心,先抓住她的胃’的名言,他也是蛮拼的,把神勇的那本菜谱仔细的研究了好几遍,比起当年上学的劲头都要足。

    神出一飞进来,自然就先看到他了,兴奋的扑棱着翅膀凑过去,一脸促狭的笑意,“哎呀,大表哥,士别三日、刮目相看,果然如此啊。”

    傅云逸正低头煎蛋,连个眼风都没给它。

    神出也不觉得尴尬,看着他帅气的动作,又揶揄的笑道,“上一回见大表哥还是如此英明神武、霸气十足,如今看你系着围裙、在厨房这三寸之地转悠,哎呀呀,还真是有当贤夫良父的潜质啊。”

    闻言,傅云逸还是没理会它,像是当它不存在一样,该干什么就干什么,眉眼平淡而专注,丝毫没有觉得手里做的事伤及自己的颜面。

    神出顿觉泄气,又很不甘心,忍不住挤兑道,“大表哥,你怎么不说话?不会是被大公子给毒哑了吧?”

    说完,它就很是得意而挑衅的看着他,都说到这份上了,大表哥该不会再忍了吧?好歹也是暗阁的老大,那可是黑道组织,总不至于进了几天厨房就被磨灭了杀戮果敢的血性吧?

    果然,傅云逸终于开口了,声音平淡无波,却是字字如刀,“刚才那话我会告诉你家大公子的,家以和为贵,你却挑拨我和他之间的关系,简直其心可诛!”

    “呃?”神出像是被掐住了脖子,它这是撞枪口上了?眼珠子一转,赶紧讨好的笑着道,“呵呵,大表哥,刚刚我那是开玩笑的,我这么单纯的鸟,怎么可能挑拨是非呢?天地明鉴啊,你可是冤枉我了……”

    傅云逸冷笑一声,“是不是冤枉你,等我跟神圣说了由他去评判吧,他若是愿意放过我,我没二话,若不然……”

    神出小身板一哆嗦,大公子的性子它还能不了解吗,会愿意相信它才怪了,呜呜,它不就是急眼了逼了两句吗,怎么就成这样了?果然,大表哥不是善茬子,“大表哥,你不要这样嘛……”

    它见人家硬的不吃,就想来软的,想要打动他。

    傅云逸拿起手里的铲子,挡住它要扑过来的身子,“你敢再往前一点,我就对暖儿说,你想非礼我!”

    “噗!”神出差点喷血。

    傅云逸又冷冷的补了一句,“听说你还有只黑不溜秋的相好,我也会通知它被带了绿帽子。”

    “啊啊……”神出抓狂了,要不要这么狠啊?他这么说,自己岂不是左右都不是鸟了?

    这时,早起的阿呆慢悠悠的走过来,幸灾乐祸的插了一句,“或许大公子会很欣慰高兴。”

    这是帮他膈应了情敌啊。

    谁知,傅云逸斜睨他一眼,不紧不慢的反问,“是么?我魅力大的连一只鸟都不放过了,你确定你家大公子还能高兴的起来?更何况,那只鸟还是他养的。”

    最后那句,又刺激的神出差点没身子失衡,一头从空中栽下来。

    阿呆嘴角抽了抽,不乱说话了,艾玛,这热闹也不好看啊。

    神出对他也是一肚子气,一翅膀挥过去,“乱说什么话啊,我和大表哥几日不见,正在叙旧,你瞎捣什么乱?”

    阿呆本来想还击,可想到昨晚琢磨了一夜也没弄懂的事,便又忍下来,嗯,谁叫他等会儿还有求于它呢,等到求完了,再扒它的鸟毛好了。

    神出出了口气,心情好些了,也平静了几分,眼珠子灵活的转了转,就有了主意,“大表哥啊,你刚刚那纯属误会,真的,不过呢,也是我太心直口快了,一时给你造成了伤害,也算是我的不对,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我给你赔礼道歉了好不好?”

    它放低姿态,傅云逸也只是可有可无的哼了声,显然不同意。

    神出抽了下嘴角,又豁出去一般的呼出一口气,决定还是割地赔款,“大表哥啊,你看这样好不好,你最近可有需要我效劳的差事啊,我正闲着呢……”

    闻言,傅云逸总算脸色缓和了些,肯拿正眼看它了,“真的?”

    神出猛点头,只要人家不去大公子那里告状就行,谁叫它一时大意被抓了话柄呢,“真的,比珍珠都真。”

    傅云逸意味深长的勾起唇角,“好,这可是你说的,今天我就有一件差事需要你去办,办好了,刚刚那些话我就都当没听见……”

    神出眨巴眼,好奇的问,“什么差事啊,大表哥?”

    傅云逸却没明言,“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总之,会和你心意。”

    听到这话,神出眼睛一亮,和它的心意?它能有什么癖好啊,无非就是到处扫听八卦奸情,呵呵呵,这么说定然是和这个有关了?这么一猜,它倒是生出几分迫不及待来,拍着胸脯,豪情壮志道,“大表哥放心,我一定办的妥妥的。”

    傅云逸面无表情的点了下头,想到今晚的事,有神出在,或许事情会顺利一些。

    阿呆暗暗给了神出一个眼色,示意它借一步说话,神出猜着阿呆肯定有什么八卦要跟自己分享,于是,笑着跟傅云逸找了个离开的由头,就亢奋的跟着阿呆走了。

    傅云逸也没在意,倒是不一会儿,吴用来了,穿着一身黑色的运动服,擦着汗进了厨房。

    傅云逸瞥了他一眼,俊朗英气的脸上有些红,显然是刚运动后的结果,汗水湿了背,紧贴在身上,越发衬的那背挺直的如白杨树一样,他一走进来,空气中都似乎是满满的阳刚之气和荷尔蒙的味道。

    傅云逸几不可见的皱了下眉,又有几分庆幸,庆幸暖儿还没起床,不然看到这一幕……对女人来说,还是很有诱惑力的。

    “傅少!”吴用可没想那么多,喊得很坦荡自然,因为身上出了汗,黏在身上不舒服,他进了厨房后,还不避嫌的又脱了外面的那一件,只余下里面的背心。

    这下子,喷薄的肌肉、饱满的力量,更有雄性魅力了。

    傅云逸看过去,眼神不悦,“你很热?”

    “啊?”吴用有点懵,不过还是很实诚的点了下头,下意识的道,“是有点热,刚刚和傅云、傅雷过了几招,没想到他们武功真不错,不愧是傅少培养出来的人……”

    他这话算是在夸赞傅云逸了。

    可傅云逸不但没高兴,或许他压根就没听进去,只盯着他路在外面的肌肉看了,语气冷冷淡淡的,“就算再热,也不该这么衣衫不整,像什么样子?”

    闻言,吴用都傻眼了,衣衫不整?在说他?他这样子不是很正常吗?大老爷们就是光着膀子也不会有人说衣衫不整吧,更何况他还穿着件背心呢,又没女人……,等等,后知后觉的,吴用总算是回过味来了,嘴角忍不住抽了一下,小姐还没起床呢,这就先防备上了?

    再说自己这样子也不算不雅吧,更没勾引的意味啊,好吧,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吴用讪讪地笑着,又把衣服穿好,傅云逸的脸色才好看些了,“有事?”

    吴用想到来的目的,正了神色,“是的,傅少。”

    傅云逸看他一脸郑重的样子,也不由的认真了几分,“什么事?”

    吴用道,“傅少,今晚慈善会,您和小姐都会去吧?”

    傅云逸点了下头。

    吴用继续道,“帝都的周公子今晚若是不出意外,应该也会去。”

    傅云逸面色不变,心里却咯噔一下,猜到几分吴用来的目的了,他默了片刻,才淡淡的问,“然后呢?”

    吴用迟疑了一下,大致也猜到自己说出那番话肯定是吃力不讨好的,但他还是坚定的说了出来,“我想趁此机会,介绍周公子和小姐认识。”

    闻言,傅云逸果然面色变了变,只是没说话,目光沉沉的盯着吴用。

    吴用心里七上八下,脸上却坦荡无愧,“傅少,您也该清楚帝都周家意味着什么,虽说温家在花都,也没有往帝都伸手的野心,可温家没有,不代表别人没有。”

    傅云逸还是不语。

    吴用抿抿唇,又继续道,“当初我去帝都,老夫人的用意傅少也该猜得到,说实话,那些年并不好过,我一个人,还没有身份背景,想要结交上层那个圈子,凭的也不过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决心和勇气,幸不辱命,总算是在帝都有了点根基,虽然和傅少建立的人脉力量无法相比,可也是我的一份心意……”顿了下,他豁出去一般的道,“我不想当年的努力的一切都付诸流水,我想老夫人也会失望的。”

    傅云逸勾起冷笑,“你倒是很会说。”

    吴用坦然道,“傅少,我只是实话实说,我想在傅少的心里,孰轻孰重早有定论,实在不需我自作聪明,您就会做出对小姐最好的选择来。”

    傅云逸冷哼,“既然知道,那你为什么还是选择自作聪明跑来说这一遭?”

    吴用憨直的笑笑,“虽然我知道傅少英明神武,对小姐的心意更是天地可鉴,可情字惑人,我也是唯恐傅少一时深陷其中,错失良机……”

    傅云逸忽然眸光锐利的盯向他,“你是不是昨晚听了我们说的话?”

    吴用面色不变,摇头,“傅少多虑了,我没有听墙角的习惯,不过……多少可以猜到一些,傅少和几位公子如此想,也是人之常情,就算有些小动作,也能理解,毕竟周公子,确实有让男人紧张不安的本事。”

    闻言,傅云逸脸色可就更不好看了。

    吴用也意识到自己说的那话有点不妥,赶紧补救,“傅少,我不是说你们不好啊,你们都是人中龙凤,我只是想说,周公子,周公子……”

    他越是急,越是找不到合适的言辞。

    傅云逸已经抬手打断,“行了,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也能理解你对周不寒的敬仰之心,不过,你现在在暖儿身边,哪边轻、哪边重,莫要忘了。”

    吴用心神一凛,“傅少放心!现在小姐是我唯一的主子,我在不离开之前,绝对不会有二心。”

    “那最好!”

    吴用暗暗松了一口气,又小心翼翼的试探着问,“那我刚才的提议傅少可同意?”

    傅云逸沉默着,这些日子,几人可是都在想方设法的拦着两人相见,就是刚才他还坑了神出一把想让它帮着晚上演一出戏,谁知到头来……还要主动送上去求认识?

    怎么想,心里都咽不下那口气!

    吴用咳嗽一声,像是很漫不经心的说道,“周公子虽然在帝都很受女人欢迎,却洁身自好,到现在也没个女伴,让周家急的不行,唉,周老爷子也操心,想帮着撮合,可周公子眼光实在挑剔,谁也入不了他的眼,他提出那选女友的条件,简直苛刻的近乎……”变态。

    最后俩字,他当然没说,那可是他偶像啊,他就算想安抚傅云逸,可也不愿太过中伤自己的偶像。

    ------题外话------

    下午有二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相邻的书:路过你的城王爷你的计划太明显了妖界醋王壕妻扮仙记一世永宁暧婚之重生恶妻恰似暮光深情嫁给有钱人听说男主是泰迪捡来的雌性沈大小姐的上门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