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三弟对你也有心了

【书名: 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 第九十章 三弟对你也有心了 作者:东木禾

强烈推荐:半个丧尸来种田太古仙王仙植灵府锦桐网游之位面瓜田李夏我有药啊[系统]水乡人家     见她不说话,神往自以为真相了,顿时美颜酸的能滴出水来,“暖儿尽可放心的说,有了大哥的前车之鉴,这点虐,我还能受的住。”

    温暖无语的问,“你是认真的吗?”

    神往点头,已经摆出视死如归的壮烈表情。

    温暖失笑,用手指戳戳他的脸,“行啦,别绷着了,好好的一张绝世容颜硬是被你扭曲成醋坛子脸,丑死了,说好的颜值担当、赏心悦目呢?”

    神往抓住她的手,放嘴里咬了一口,画面邪恶,他声音却哀怨不已,“这都怨谁?”

    温暖无奈的笑道,“好,逗怨我,可你冤枉我啦,昨晚我和表哥根本没有什么浪漫的故事,不过是去郊外的庄园住了一夜,说了半宿的话而已。”

    闻言,神往有些不太信,“真的?只是盖棉被纯聊天?”

    温暖点头。

    神往蹙眉,“他都惦记你十几年了,肉到嘴边了,他还能忍住不吃?”

    温暖气笑,捶了他胸口一下,“阿往,你被你大哥附体啦?君子啊君子,怎么可以说这么粗俗的话?”

    神往幽幽道,“近墨者黑,周围群狼环伺,整日里就惦记怎么吃肉,我如何还能君子?暖儿可是忘了我曾说过的话?床下君子,到了床上,太君子会吃亏。”

    温暖噎住。

    神往摩挲着她的手,又问,“大表哥真的忍住了?”

    温暖无语的再次点头。

    神往沉吟着、试探着问,“难道他近肉情怯?还是有心无力?”

    这话出,温暖无语更甚,“阿往啊,你在瞎想什么呀?没有的事儿,是我跟表哥说了两件事,对他冲击很大,我也心绪不平,所以没心情。”

    闻言,神往愕然,“什么事会让表哥都没了亲热的心情?”

    温暖迟疑了下,想着早晚都瞒不住,便附到他耳边低语了几句,他听的惊住,等她说完,犹自不敢置信,喃喃道,“难怪他会,听到这样的事,任是对谁都冲击很大。”

    温暖叹了声,“嗯,表哥当时情绪波动很大,也亏得他心性强大,不然非崩溃不可。”

    神往深以为然,感慨道,“尤其是你和他的兄妹关系,他为此困扰折磨多年,现在忽然一下子被推翻了,这让他以前所受的痛苦情何以堪?简直是个讽刺和笑话了!”

    “唉,谁说不是呢?”

    “不过,你也不用担心,他就算难以接受也是一时,想开后就会是喜大于惊了,毕竟,这层束缚就像是缠在你俩头上的紧箍咒,一旦解除,便可海阔天空、心无挂碍。”

    “嗯。”

    “至于你父母的事,对他而言,只会是震惊和仇恨,倒不至于刺激到他什么,相反,他会把这重仇恨和震惊化为力量,为你父母报仇雪恨。”

    “嗯,不过,这事有点难办,一时半会儿的还没有头绪,只能慢慢来,毕竟事情过去二十多年了,本就证据难寻,如今只怕毁的更干净了。”

    “放心吧,有大哥和表哥在,他们会帮你的,还有我,等有了怀疑的目标就告诉我,我破解他们的电脑找找,看能不能发现什么证据。”

    “好,对了,这两件事先别告诉小三儿,他那脾性,我怕冲动起来,守不住秘密。”

    神往笑道,“我明白,不过三弟若是以后知道他是被瞒着的那个,估计又会跟你闹了,当然,他现在似乎很享受跟你闹,说不准,还会积极制造机会闹你”

    闻言,温暖就响起中午那通骚扰电话来,忍不住嘴角抽了抽,正想说什么,手机就响了,拿出来一看,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神往见她不解,便问,“谁打的?”

    温暖举起手机给他看了一眼。

    神往不由咕哝,“还真是不经念叨,不过三弟找你有什么事呢?”

    温暖当然回答不上来,她就是觉得那熊孩子在故意找茬,压根没正经事。

    这次,电话铃声响的很执着,似乎她不接就一直响下去的节奏,温暖递给神往,示意他接,神往挑眉,“你确定?”

    温暖点头。

    神往含笑拿过来,接起,那边就是一番连珠炮似的攻击,“你这女人是怎么回事啊?之前我给你打好几遍,你自作多情的怀疑老子骚扰你拒接,那现在呢?老子可是只打了一遍啊,草,你不会又丧心病狂的怀疑什么了吧?你说,你是不是怀疑老子对你念念不忘、穷追不舍?”

    他声音高昂,温暖在旁边听的清清楚楚,眉头跳的那个欢快啊。

    神往都抽了下嘴角,然后似笑非笑的瞥了温暖一眼,难怪让我接啊,原来你和三弟之间还有这么一出恩怨情仇?

    温暖扶额。

    神奇吼完了,心情畅快了些,没听见动静,忍不住又道,“怎么又哑巴了?还是被老子驯服了?”

    神往这才幽幽的开口,“三弟,是我。”

    这一声出,那端整整沉默了半分钟,然后才低咒了声,懊恼的道,“二哥,怎么是你啊?”

    神往慢条斯理的反问,“怎么就不能是我呢?”

    神奇噎了下,然后问,“你现在和她在一起?”

    神往“嗯”了一声。

    神奇下意识的道,“二哥,你厉害了啊,居然能绕过大哥和大表哥抢到人,你是用了三十六计还是什么兵法?”

    神往意味深长的笑道,“可要我教你?”

    闻言,神奇立即情绪激动起来,“二哥,你瞎想什么呢?我哪里需要你教?我又没打算从大哥和大表哥手里抢人,学那些兵法干什么?”

    “是么?”

    “当然是!”

    一个问的漫不经心,一个回的斩钉截铁。

    温暖无语极了,赶紧暗示神往问问他接二连三的打电话是有什么正经事吗,没有就挂断,都影响她吃饭了。

    神往从善如流,“那你打电话给暖儿是有什么事?”

    神奇沉默了下,才别扭的道,“我能有什么事,就是怕她自作多情的胡思乱想,又给我定个什么罪名,那我得多冤枉啊?”

    “所以呢?你打电话来就是为了警告她别自作多情对吗?”

    “算,算是吧。”

    “好,我会转告给她的。”

    “啊?好,那个,二哥,你们在干什么?”他装作很随意的问。

    神往矜持的含笑道,“吃饭。”

    “吃饭?吃的什么?”

    “西餐。”

    神奇像是找到了话题,十分强烈的表达不屑,“西餐有什么好吃的?那牛肉都没煮熟,是她要求去吃的吧?呵呵,她是不是傻,喜欢吃生肉”

    神往笑着打断,“暖儿说,西餐厅里的氛围适合情侣来吃。”

    神奇终于干生闷气,不说话了。

    见状,旁边的傅云都替他愁得慌,少爷,神医,二公子,这三位的智商和心计,眼前的大侠跟他们压根不是一个段位的上啊,没几句话就败下阵来,哎吆喂,这可肿么办才好?

    他倒不是积极的想当红娘帮着牵线搭桥,他完全是害怕大侠欲求不满拿他撒气啊!

    他要不要帮着出个馊主意啊?

    另一端,神往挂了电话后,笃定的对温暖道,“暖儿,三弟对你也有心思了。”

    温暖无话可接,这可真是

    神往又道,“他骚扰你,或许是他想出来的新套路,前些天他不是还用车子坏掉的借口来假装与你偶遇吗,那一招不灵,这是又出新计谋了。”

    温暖哭笑不得,“那这骚扰就能灵了?”

    说实话,神往也挺无语的,要是别人想出这种烂招,他还可以挤兑两句,可偏偏那人是自己一母同胞的低低,也真是与有荣焉,“不是有句俗话叫,烈女怕狼缠嘛,三弟大概是觉得这都是古人经过几百年的实战传下来的经验之谈,应该是有用的”

    温暖只想哀嚎,有用个鬼啊,她烦的都没心情吃饭了。

    神往思虑片刻,担忧道,“我想,三弟见这招不灵,接下来还会有别的动作,你且等着看吧,也不知道他那脑子里还能琢磨出什么来”

    温暖生无可恋的问,“有办法阻止吗?”

    神往摇摇头,苦笑道,“从小到大,三弟都是不服管的,连三叔也拿他无法,他武功又奇高,想阻止他,只怕难,母亲说的话他倒是听两句,可这山高皇帝远的”

    “神圣呢?”

    “大哥虽然计谋无双,可在武功上却逊色极多,他当然可以对三弟用计,可是,毕竟是兄弟,小手段能玩,太过了就伤兄弟情分了,大哥也不舍得。”

    “你说的对。”

    “或许,可以让大表哥出手。”

    “表哥?不行,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忙,我不好再给他添乱了。”

    “是了,我倒是忘了这茬了,那么唯有暖儿多加小心、自求多福了。”

    温暖顿时垮下脸。

    神往轻笑起来,“乖,逗你的,还有我呢,若是三弟再无理取闹的纠缠,你就打电话给我,我帮你收拾他,就像刚刚那样可好?”

    温暖总算展颜,“好!”

    两人吃过饭后,牵手离开,吴用和阿呆一直守在不远处,见两人出来,还有些讶异,这么快就舍得结束了?还以为要亲热一下午呢。

    吴用不好意思拿这事来调侃,阿呆没顾忌,直接问,“少夫人,你和二公子怎么不多吃一会儿啊,这么早就出来,包间都浪费啦。”

    温暖好笑的扫他一眼,“吃饱了不出来干什么?”

    阿呆下意识的道,“干你们想干的啊。”

    温暖差点没被呛死,这小破孩,什么都敢说。

    神往其实心里也是有几分遗憾的,只是听了她说的那些秘密,也知如今她面上平静,心里却没个十天八天的淡然不了,所以实在不是亲热的好机会,遂只能忍下,很规矩的吃了一顿餐。

    当然,大动作没有,小甜蜜幸福还是可以。

    这时候,他是要站在她一边的,于是,很鄙视的看了阿呆一眼,“小小年纪,脑子里都在想什么?我和暖儿想做的事就是享受美食。”

    阿呆嘿嘿笑了两声,转头问吴用,“你信么?”

    吴用傻笑,拒绝回答。

    阿呆又问温暖,“少夫人,你信么?”

    温暖装的一脸镇定,“自然,你家二公子可是被誉为圣人君子,君子怎么会撒谎呢?你以前不是对此最津津乐道?现在这是要自打脸了?”

    阿呆噎住。

    几人上车后,温暖先让吴用送他们俩回了温家大宅,然后又折返到医院,此时已经是下午三点,钟院长打电话给她,说外科给林温言安排的欢迎宴定在晚上七点,他也把温暖要去的消息透露给组织这次欢迎宴的外科主任,让他事先有个准备,当然,为了制造惊喜,其他人就先瞒住了。

    他还含蓄的又提及温雅,说温雅已经在办出院手续了,明早就走。

    温暖挂了电话后,便带着吴用去了温雅所在的病房。

    医院方面对温雅还是安排的很用心,至少给了她应有的体面,一间贵宾病房,还是在p专区,舒适幽静,无人打扰,很方便养伤。

    这会儿,病房外的走廊上更是事先清场,一个人都没有。

    站在门口,温暖对吴用道,“你在外面等我就好。”

    吴用还有点不放心,“小姐,那女人就跟疯狗一样,万一要是再”

    温暖冷笑,“放心吧,她就算心里再恨我,也断不敢再这个时候对我出手,她还想留着命东山再起、卷土重来呢,是不会敢蠢事的。”

    吴用想了想,也是这个理,遂不再坚持,点头应下。

    温暖敲了下门,不等里面有什么动静,便推门自行走进去了。

    题外话

    呜呜,你们都养文不看,木禾都写的木激情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相邻的书:路过你的城王爷你的计划太明显了妖界醋王壕妻扮仙记一世永宁暧婚之重生恶妻恰似暮光深情嫁给有钱人听说男主是泰迪捡来的雌性沈大小姐的上门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