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你喜欢我什么,我改还不行吗?

【书名: 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 第二十二章 你喜欢我什么,我改还不行吗? 作者:东木禾

强烈推荐:半个丧尸来种田位面红包群重生当军嫂瓜田李夏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网游之位面锦桐太古仙王     周不寒竟然站了起来,然后走到对面的沙发前,很轻微的移动了下,这是个很绅士的举动,也是对女士的礼貌和体贴,要是这一幕被人看到了,一定会惊掉下巴吧?

    帝都的周公子居然会给别人这种至高无上的待遇?就是周将军和周老爷子都没享受过啊,如今,却真实的上演了,说出去,谁信呢?

    温暖也不敢置信,所以,她脸上的表情是毫不掩饰的惊异,他怎么回事?脑子抽了还是神经搭错了?抑或是她出现了幻觉?定睛再看,他还是站在那里,犹如世界最耀眼顶级的男模,摆出魅惑众生的姿态,只是细看,他的表情很僵硬,甚至对她的反应,渐渐羞恼起来。

    温暖内心也挺难以描述的,好吧,人家都这么礼遇有加了,她是该表现出点受宠若惊来,可她真的做不到啊,除了惊异就是胡思乱想,不知道他到底是唱的哪一出?

    就算如他们所说,他真的对她有心思了,可也没必要如此……殷切讨好吧?不对,是他这样骄傲自大又目空一切的人会甘愿这样?

    怎么想,都是匪夷所思的。

    所以,她没法配合着做出些让他期待的反应。

    周不寒不由有些羞恼成怒了,她不配合、不领情、不知好歹也就算了,还一脸被雷劈的惊吓是什么意思?他干什么惊天动地的事了吗?

    其实,更多的羞恼成怒还是对自己,他是不是疯了?不然站起来上赶着伺候她是为哪般?她又不感动,他这不是自取其辱吗?

    他恼的恨不得时光倒流,他一定不会再做这种蠢事了。

    好在,温暖没惊吓太久,便平静了,淡定的走过去坐下,还不忘客气的说了声“谢谢”,人家既然玩礼貌了,她也得拿出温家大小姐的风度来。

    周不寒总算有了台阶下,等她坐好后,回了对面的沙发上,两人之间隔着一张小茶几,半米的距离,显得很是亲昵,这儿应该是情侣座,墙上还挂着一副呆萌有爱的画。

    不知为何,温暖看的有些想发笑,她不知道他是随便选的这里还是刻意为之,总之,嗯,两人这样面对面坐着挺诡异的,尤其是当无话可说的时候。

    周不寒先开口了,语气是慵懒散漫的,听不出什么异样情绪,“想喝什么咖啡?”

    温暖牢记神往给她说的那些拒绝箴言,不给对方一点想象的空间,然而她又得顾忌他的身份不能跟他撕破脸,所以只能恰到好处的保持疏离冷淡,“随便。”

    周不寒浅眯了下眸子,按下桌边的一个键,很快,就有人端着两杯咖啡走过来,却不是这家的服务生,而是周不寒的属下,那人恭敬的放下后,又训练有素的消失,从头到尾,没发出一点声音。

    温暖不想这么干坐着,于是端过咖啡,拿着勺子慢慢搅动着,香气渐渐的弥散开,她却没喝一口,见状,周不寒再次开口,这回带了些情绪,“怎么?担心我给你下药?”

    温暖停下搅动,抬眸看着他,平静的反问,“周公子怎么会有这种奇怪想法?我为什么要担心你给我下药?你有那个动机吗?”

    周不寒噎了下,似乎又不甘心这样被她怼回来,所以,轻挽了下唇角,流露出几分不太正经的邪魅,“你说呢?一个男人单独约见一个女人,有些动机不是很正常?”

    温暖淡淡的笑了,“别的男女或许有那种可能,但是我们之间肯定不会。”

    周不寒没来由的有些气闷,忍不住问,“你就这么确信?”

    温暖挑眉,“难道周公子都不相信自己的人品?你会是那种无耻小人?而且,我也不是周公子心仪的类型,实在没什么好担心的。”

    闻言,周不寒紧盯着她,意味深长的道,“这世上没有什么是绝对的,尤其是在感情上,有太多的心不由己、不受控制,比如现在……”

    他一边说着,忽然往前倾身,靠的她更近了些,那一抹嫣红的薄唇,几乎要擦着她的耳朵。

    远远看着,两人像是要说悄悄话的情人,画面唯美。

    温暖温暖下意识的就要躲开,可他轻呼出一口气,吹拂进她敏感的耳蜗里,她身子不由的僵住了,紧跟着,他又变本加厉的抬起手,把她耳边的长发,撩到她耳后,他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所以动作显得笨拙,却无比的轻柔。

    “比如我明明不喜你的一切,却还是逼着翰林去想法子请了你来,比如我从来不懂讨好为何物,却还是见到你后中邪一般起身伺候你,还有此刻,我受不了这世上所有被别人碰过的东西或是人,可我竟然没有排斥你,甚至还愿意再亲近一些……”

    他的唇似乎擦着了她的耳垂,也似乎没有,温暖已经不知道了,只觉得有种颤栗从头皮传到脚底,她像是被点了穴,一动不能动,直到他想要轻抚她的脸,她才募然惊醒,往后退去,他的手便落了空,修长白皙的五指,漂亮的能如画,此刻,却是僵硬的。

    “周公子,你越矩了。”温暖暗暗压下翻滚复杂的情绪,冷着脸,不悦的道。

    周不寒收回手,身子也慵懒的靠回沙发上,他妖孽的脸上带着些漫不经心的笑意,似在掩饰些什么,语气不明的反问,“越矩?我越了什么矩?”

    温暖端起杯子喝了一口,香浓的咖啡让她混乱的脑子清醒了几分,“周公子自己做了什么难道不知?”

    周不寒挑起好看的眉,一双桃花眼里闪动着莫名的光芒,“我做了什么?不过是离着你近了些,又说了几句话,帮你顺了下头发,怎么?难不成引起温大小姐误会了?觉得我是在挑逗你抑或是勾引?”

    温暖皱眉看着他,抿唇不语。

    “温大小姐不说话是何意?被我言中无话可说还是被我挑逗的说不出话来?”

    温暖冷笑,“是因为你太不自重,所以不愿和你说话。”

    闻言,周不寒呵了声,“不自重?我做了什么?抱你了还是亲你了?碰一下头发而已,就是不自重?温大小姐,需不需要我提醒你,你未嫁,我未娶,即使我真做了什么,也是合情合理。”

    温暖气笑,“这是什么歪理?”

    周不寒理所当然的道,“圣人说的,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没伤天害理。”

    温暖若不是还在心里默念着他是帝都周家的太子爷,实在开罪不得,她都想端起咖啡泼他一脸了,调戏她还振振有理,“周公子,需不需要我也提醒你一句,我已经名花有主了,还不止……一个。”

    她平时还真不想拿这个来说事,省得有人说她是炫耀显摆,或者骂她风流放荡之类的,可现在,她毫无压力的说出来,甚至带着几分恶劣,就是想膈应他,他不是非身心干净不可吗,可她不是啊,不但不是,还多情的很,身边已经围了四个了,他要是真洁癖,就该恶心的起身走了吧?

    谁知,周不寒还稳稳当当的坐着,只是面色微微变了变,连名带姓的道,“温暖,这种事不用到处宣扬,更不用特意告诉我,我对你的风流韵事不感兴趣。”

    见他动了气,温暖倒是心里踏实了,只要在意就好,她是真怕他对她动了真心、且到了什么都不管不顾的地步,那才是麻烦了,于是,她不惜再毁自己的形象,把风流多情演绎到底,“喔,我是担心周公子忘了,也对,整个花都都知道我瑰园里住了好几个男人,且我们还很恩爱,嗯,相处的也很和谐,每晚他们都会轮流进我房……”

    “够了!”周不寒忽然烦躁的打断,桃花眼里闪过被刺痛的阴沉,他冷冷的瞪着她,像是要扑过来咬她一口,“温暖,你真敢说!”

    温暖其实也有点心虚,她也是为了让他死心而豁出去了,难以启齿的话也故作随意的说了,如今见他被刺激的像是激怒的狮子,一时还真想跑路,不过,临门一脚了她可不能放弃,“我有什么不敢说的?这都是事实,更是我们的日常,当然也许周公子接受不了,觉得我太……不自爱,但是部落里就是这样的规矩,兄弟共妻,没有谁觉得奇怪。”

    周不寒咬着牙逼问,“那你呢?你不是部落的人,凭什么就能心安理得的接受?”

    温暖没正面回答,“现在这社会,男人在外面养着几个情人不算是什么稀罕事儿吧?依周公子的身份地位,将来即使明目张胆的三妻四妾,我想也不会有人说什么,还会认为是理所当然。”

    “你也说了,那是男人!”

    “呵呵,女人同理,手里有了权势,玩小鲜肉的多了去了,周公子不会孤陋寡闻的都没听说过吧?我可没厉害到开这个先河,当然,我和她们还是不一样的,她们抱着玩的心态,玩腻了就换,我对他们可是情真意切,是要白头偕老过一辈子的,换句话说,我和他们都是合法夫妻,如此,我为什么不能心安理得的接受?”

    周不寒的目光死死的锁着她,想从她平静的脸上找到什么破绽,可她演的太过完美,他看到的只有她的淡定从容,该死的淡定从容!她是对接受那几个男人多习以为常才练就了这样的心态?

    “温暖,我不信!”

    温暖心里哀嚎一声,他怎么这么难缠啊,她话都说到这不要脸的份上了,他还不死心?难道他是洁癖到一定程度后物极必反、喜欢风流多情的了?

    她暗暗深呼吸,打起精神,继续刺激他,“周公子,你不信什么?不信我和他们之间的关系?不是吧?你不会天真的以为我是为了骗你才做戏的吧?”

    她故意用嘲弄的语气,他脸上的阴沉又深了一份,咬着后压槽,一字一句道,“我是不信你对他们个个都是情真意切,若喜欢一个人,心里怎么可能还会有位置给别人?”

    闻言,温暖眸光闪了下,没接着回应。

    周不寒又咄咄逼人的问,“说啊?你对他们到底是什么感情?你喜欢的是哪一个……”

    温暖打断,很认真的道,“我最初喜欢上的是神圣,部落里有规矩,只有兄长才能娶妻,所以,当时我和神圣接触最多,心里也认定是他,一开始,我确实有些不适应兄弟共妻的习俗,只是后来慢慢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接受了,不管是阿往还是神奇,我从心里都不再排斥他们的亲近,不瞒你说,我们都已经……”

    “够了,我不想再听了。”周不寒又一次烦躁的打断,端起杯子,急切的喝了几口。

    温暖知趣的没再接再厉,在她看来,这回火候已经到了吧?他对她的好感毁的一点都不剩了吧?反正换位思考,要是她喜欢一个男人,而那个男人身边有了好几个女人围绕,她是肯定会放手的。

    谁知,气氛沉默了半响后,他情绪不明的开口,却是,“温暖,你违心的说出这么多话,目的就是为了让我死心是吧?你也知道我对你动了想争的心思?”

    温暖眼眸缩了下,心里忽然浮上不安,“周公子……”

    周不寒忽然嗤笑一声,“这是你的意思还是他们几个的手段?用这些来逼我放手?看来他们还是不够了解我,难道不知道越是如此,我就越是执着?”

    温暖懊恼的道,“你到底想如何?”

    “你说呢?”

    “你喜欢我什么?我改还不行吗?”

    周不寒再次倾过身来,“我就喜欢你这股拧着我的劲,要不你从了我试试?”

    温暖,“……”

    ------题外话------

    下午尽量二更,今天木禾上班有点忙,么么哒,这样的妖孽妹子们喜欢么?感觉要黑化啊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相邻的书:路过你的城王爷你的计划太明显了妖界醋王壕妻扮仙记一世永宁暧婚之重生恶妻恰似暮光深情嫁给有钱人听说男主是泰迪捡来的雌性沈大小姐的上门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