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都是没出息的

【书名: 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 第二十四章 都是没出息的 作者:东木禾

强烈推荐: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重生当军嫂网游之位面瓜田李夏位面红包群锦桐末日刁民半个丧尸来种田     其实撞腿这事吧,要是当事人都沉默,装作什么都没发生,那么这也就不算什么了,免了尴尬,皆大欢喜,温暖就是这样选择的。本文由 。 首发

    可偏有人唯恐天下不乱。

    阿呆听到那细微的一声,忙兴奋的从嘴里拔出鸡腿,转头望着周不寒,惊叹,“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妖孽啊,撞腿什么的最暧昧了。”

    这话一出,全场寂静了三秒。

    钟翰林恨不得去拧他的嘴,用力搂过他脖子来,恶声恶气的道,“不说话能憋死你不?”

    阿呆无辜的道,“能憋疯。”

    钟翰林挥起拳头,阿呆立刻激动,“想打架?来啊,互相伤害啊……”

    钟翰林顿时泄气,他技不如人,只会是被伤害的那个。

    吴用见不得他俩犯二,在桌下每人警告的踢了一脚,钟翰林嘶的吸了口气,老实了,可阿呆惊悚的瞪着他,“吴用,你这么快就被传染了?竟然有样学样的跟我撞腿玩暧昧?”

    吴用咳嗽的上气不接下气。

    钟翰林见状内心的痛苦的治愈了点,果然快乐都是建立在别人更倒霉的基础上。

    ……

    这边三人耍宝,那边,气氛凝滞了片刻后,就很快被神往从容不迫的化解,他似半分不以为意,含笑对温暖道,“暖儿,你那里太挤了,都碍着周公子用餐了,来,到我这边坐,我们是情人,挨近一些也不会有人说闲话。”

    这话说的,既解了暧昧的氛围,又宣告了占有欲,情人啊,凑近点多合情合理!

    周不寒面色一沉,不过没说话。

    那隐忍的模样,钟翰林看的都替他觉得揪心,不是说神家三兄弟里,这位二公子最温柔、最脱俗、最好相与吗,说这话的人是不是眼瞎?

    不动声色的软刀子扎人,才是真的疼。

    温暖肯定知趣的配合,于是,很自然的起身,把椅子往神往的方向移了过去,与他紧挨着坐一起,如此,两人就像是一对鸳鸯亲密无间了。

    相视一笑,无尽的柔情四下流泻,画面唯美的不要不要的。

    周不寒的脸色也难看的不要不要的,此刻,他周围异常宽阔,不管他的大长腿怎么伸展都不会有阻碍了,可他的心里却像是堵住了,呼吸不畅。

    行,这俩人可真行,合起伙来虐他。

    真觉得他好欺负呢?

    周不寒冷笑一声,这时,钟翰林点的招牌菜已经送了上来,他拿起消毒好的专用筷子,优雅的吃了起来,仿佛对刚才的一幕已经不在意。

    见状,钟翰林松了一口气,也赶紧热情的招呼吴用和阿呆,反客为主,拼命的给两人倒酒夹菜,忙的不亦乐乎,‘盛情难却’下,吴用和阿呆也吃起来。

    事情进展到这里,好像终于顺利了。

    如果,周不寒没有去给温暖夹菜的话。

    可他夹了。

    当时,他脑子大概是抽了吧,见神往伺候的她无微不至,吃个排骨都恨不得把骨头剔干净再送她嘴巴里,他看的那叫一个憋火,所以,不受控制的,手就脱离了他的意志,连夹的什么都不知道,就放在了她面前的碗里,还是用的他自己的筷子,这就……更暧昧了。

    气氛再次静寂。

    钟翰林心里暗暗哀嚎,公子到底哪个筋搭错了啊,怎么没事找事呢?给人家夹什么菜呀,还是用的他自己的筷子,这是有多拿自己不当外人?

    吴用则精神紧绷,公子这绝对是挑衅啊,或者是赌气?

    阿呆最先开口,问的很纯真,“周公子啊,你给我家少夫人这样夹菜真的好么?”

    周不寒其实干完这事后,心里就懊恼个半死,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让你手贱,可面上一脸若无其事的散漫,“怎么不好了?朋友之间吃饭,相互夹菜不是一种礼节吗?以示礼貌周到。”

    阿呆不怀好意的笑着提醒,“你说得没错,可你夹的菜上沾了你的口水了,你是让我家少夫人吃呢还是不吃呢?不吃的话,就是不给你面子,显得不礼貌,可若是吃了,哎呀,这事可就说不清了。”

    周不寒面不改色,“你想的太多了,只是顺手夹个菜而已。”

    阿呆呵呵一声,也不纠缠他的欲盖弥彰了,看向温暖,期待她的反应。

    温暖没说话,当然也没吃。

    神往展示出无与伦比的好风度,笑着跟周不寒道谢,“多谢周公子的体贴,只是我家暖儿实在不喜吃腰花,只能拂了周公子的一番心意了。”

    闻言,周不寒挑眉,这才看清自己给她夹的什么,“不喜吃这个?那还真是对不住了,那我再……”说着,就举着筷子想去夹别的。

    温暖很麻利的放下筷子,淡淡的道,“我吃饱了。”

    周不寒眯了下眸子,手僵在半空中,成心的对吧?

    神往却是知道她吃的真差不多了,现在这话不止是阻挡周不寒的借口,所以倒没再想着圆,而是给她盛了一碗刚端上来的鲜汤,“吃饱就别再多吃了,来,再喝点汤。”

    “嗯。”温暖拿起勺子,小口的喝起来。

    周不寒俊颜阴沉的厉害,从小到大,还没有人敢这么落他的面子,之前在咖啡厅里,她说的话再狠,可那时只有他们俩人,现在却是众目睽睽之下,他有些绷不住了,声音冷下来。“嫌弃爷?”

    一听这话,钟翰林下意识的就想去和稀泥,被吴用暗暗扯了下袖子,阿呆更是眼疾手快的拿起一只鸭翅膀塞他嘴里,报了刚刚的小仇。

    钟翰林只能干瞪眼,哀求的看向温暖。

    温暖没理会他,平静的迎视着周不寒,没什么情绪的道,“怎么会?周公子想多了,你来之前我和阿往就已经吃了一会儿,最近我又在减肥,更不敢晚饭吃太多。”

    这也是算是变相的解释、给周不寒圆面子、找台阶下了。

    周不寒周身的寒气稍回暖几分,“是么?”

    温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很诚挚,“当然是。”

    周不寒冷笑了声,忽然意有所指的道,“我还以为是温小姐又开始随意践踏别人的心了呢?”

    温暖扯了下唇角,“周公子真爱开玩笑。”

    周不寒幽幽沉沉的看着她,“我从不开玩笑,或者是我描述的不对?应该说是温小姐喜欢别人上赶着求被虐?这更合你的心意?”

    温暖轻蹙了下眉,刚要开口,阿呆抢了话去,“哎呀,身为美女,就要有当美女的自觉啊,践踏追求者的心和虐男人的身,这不是基本属性、日常标配吗?”

    周不寒噎的说不出话来。

    倒是钟翰林噗了声,不知道是被刺激的吐血还是笑了。

    阿呆说完,又天真的补了一句,“对不住啊,周公子,我这人实诚,就爱瞎说大实话,你可别跟我一个小孩子计较喔,免得降了你的身份。”

    周不寒给了他一个眼神,“阿呆是吧?”

    不知为何,阿呆莫名颤了下,下意识的点点头。

    “很好,爷记住你了。”

    “啊?”阿呆有点紧张了,“周公子不用念念不忘的把我放在心上啊,我不值得的。”

    周不寒扯了唇角,“你不用妄自菲薄,你很值得。”

    阿呆垮下脸,可怜巴巴的问,“你想对我怎么样?”

    周不寒高深莫测道,“以后你就知道了。”

    越是这样,阿呆越是不安,有种风雨欲来的压迫感,“欺负小孩子不是英雄好汉。”

    “小孩子?小孩子不会话这么多!”

    阿呆猛地捂住嘴,含糊不清的道,“你想拔我的舌头?”

    周不寒没说话。

    阿呆向神往求救,神往给了他一个安抚的眼神,“周公子逗你呢。”

    谁知,这次周不寒像是铁了心,一点面子都不给,“我说了我从不开玩笑,一言九鼎。”

    神往眸光闪了闪,正要说什么,温暖忽然给他夹了一筷子菜,“阿往,尝尝这个,这道菜可是这里的招牌菜,在别的地方都吃不到的。”

    神往看着她平静的眉眼,勾唇笑了,“好。”

    一个好字,说的很是乖巧,还透着愉悦和满足。

    周不寒又看不惯了,不就是夹个菜吗,至于高兴成这样?跟得了什么了不起的宝贝一样,还真是出息!结果,他正在心里腹诽着,温暖的筷子出其不意的到了。

    当然,温暖没用自己的,拿了双新的,夹了一块鱼肉放周不寒碗里,话说的很客气,“周公子也尝尝,这鱼肉要趁热才好吃,就吃个鲜嫩。”

    周不寒愣了,桃花眼里闪过一抹异样,好一会儿都没什么反应,只直直的看着她,心里却翻江倒海的乱起来,什么滋味都有。

    直到钟翰林看不下去的咳嗽一声提醒,他才回了神,在心里暗骂自己一声,刚刚还鄙视人家没出息,结果呢?轮到自己头上,更蠢了。

    他垂下头,遮去眼底的懊恼,生硬的说了声“多谢。”,借着吃鱼肉的机会,努力平复心情,努力做出一番云淡风轻、宠辱不惊的慵懒样子。

    只是这番做派,让熟悉他的钟翰林更加不忍直视,都想哭一场来哀悼了,这还是他从小就崇拜的周公子吗?高高在上呢?骄傲自负呢?冷血无情呢?为什么这么轻易的就被人家收买了啊?不就是一块鱼肉吗,您还稀罕这个?要是人家扑上来亲一口,他也认了,英雄难过美人关,可就是一口吃的啊,这意志力也太不堪一击了。

    照这么下去,将来人家要是肯牺牲点美色,就是要公子的小命,公子也得心甘情愿的奉上吧?

    他觉得眼前一片黑暗,可见公子吃的津津有味,好吧,你开心就好。

    阿呆这时感慨的来了一句,“问世间情为何物?一物降一物……”

    害怕他再继续说出什么不中听的话来,钟翰林忙递给他一个酒杯,“来,喝酒,喝酒。”

    阿呆不买账,“你想把我灌醉?”

    钟翰林嘴角抽了下,没好气的道,“这是f国进口的红酒,全球也不过一百瓶,你爱喝不喝!哼,我的心也不是由着你随意践踏的。”

    闻言,周不寒眉心跳了下,他现在真是对这践踏两个字讨厌极了。

    阿呆却没当回事,一听全球只有一百瓶,立刻没脸没皮的笑着问,“这么珍贵呀?”

    “当然,要不是公子大方,我都舍不得点。”

    阿呆眨眨眼,“那我得尝尝,不喝白不喝。”说着,端起面前的红酒杯,仰头一饮而尽,末了,抹抹嘴,眉开眼笑,“嗯,果然好喝,再给我来一大杯。”

    钟翰林脸都绿了,这是饮牛呢?这是上百万的红酒啊,看着他咕咚咕咚又喝了一大杯,他的心都碎了……

    另一边,周不寒轻轻晃动着酒杯,优雅自若的品了一口,和阿呆的牛饮形成强烈的对比,不过,倒是没人笑话阿呆,相反,他那呆萌的样子还有几分可爱。

    钟翰林就产生了这么诡异的想法,所以,即使心碎,还变态的成全着,一杯杯的给他倒。

    ……

    神往也小酌了一杯,自己喝一口,然后端着杯子又递到她唇边上,位置刚好是他碰过的地方,“暖儿,你试试,口感还不错。”

    温暖就着他的手,把剩下的喝完,俏脸很快染上一抹红晕,如盛开的玫瑰花,她展颜一笑,赞许的点点头,“嗯,确实不错。”

    这一笑,就落进周不寒的桃花眼,心都跟着漏跳了半拍,只是,迷惑有之,对这一幕的碍眼也有之,酸气忽然而至,他忍不住冲神往道,“你这么做,你大哥知道么?”

    神往淡淡一笑,“自是知道,大哥同意的。”

    周不寒眯了下眸子,“那傅少呢?”

    “北城一行,便是表哥安排的。”

    周不寒磨磨牙,“他们可真圣人!”

    神往不紧不慢的道,“非也,因为我是名正言顺的。”

    ------题外话------

    下午有二更,么么哒。

    另,微信公众号里的文文也继续更新中,求关注喔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相邻的书:路过你的城王爷你的计划太明显了妖界醋王壕妻扮仙记一世永宁暧婚之重生恶妻恰似暮光深情嫁给有钱人听说男主是泰迪捡来的雌性沈大小姐的上门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