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阿呆上场

【书名: 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 第三十五章 阿呆上场 作者:东木禾

强烈推荐:盛世谋妆至尊主播炮灰媳妇当家太古仙王末日刁民半个丧尸来种田位面红包群狂仙     这一波的比赛打得不温不火,相较上一场少了太多激情和看点,观众们吃过了热血沸腾的大餐,再看这种清粥小菜,自然兴致缺缺。

    练场上的裁判都少了几分精气神。

    评委们若有所思,注意力更是少的可怜。

    选手们内心那个郁闷啊,就算他们武功稍差了些,可也不至于这么被无视吧?打的都没劲了,匆匆结束,获胜的人也没多少激动可言,感觉自己就像是来凑数的。

    ……

    下一波的选手陆续进场,这也是男子组最后一场比赛,温暖在几十个人中,一眼就看到了阿呆,主要是他太惹眼了,在一群五大三粗的汉子里,他青涩的就像是个高中生。

    不止如此,别人都穿着代表自家武馆的练功服,要么英姿飒爽,要么威风凛凛,唯有他,穿着便服就上场了,下面是破洞牛仔裤,上面是一件圆领的蓝色毛衣,再加上那个又炫又酷的发型,青春逼人的惊天动地。

    这不是重点,重点还是他那态度和表情,笑吟吟的东瞅西望,跟上场去玩耍的一样,别人要么一脸严肃,要么严阵以待,就他吊儿郎当的,毫无比赛的样子。

    这不由的让人怀疑,这小子是选手吗?

    裁判还怀疑的走过去询问了一下,“你是哪家武馆的?”

    阿呆装模作样的抱拳,“英雄莫问出处。”

    裁判嘴角抽了抽,“你是来比赛的吧?”

    阿呆夸张的瞪大眼,仿佛受到了莫大的冤枉,“不然呢?”

    “那你叫什么名字?”

    阿呆眨巴眼,扭捏的问,“你是不是看上我了?”

    裁判一脸黑线的遁走,还是自己查吧,看了报名的档案,这才确定他确实是参赛选手,来自花都神氏武馆,名字很响亮,叫神通。

    裁判再上下打量着他那太过闲散的样儿,呵呵一声,希望他真的是神通广大。

    评委席上因为阿呆的出现,也吸引了不少人的关注,认识他的不多,齐忠是知道的,面色微微变了下,他没想到阿呆会参加比赛。

    坐在他旁边的郑长功低声问,“你认识?”

    齐忠点点头。

    “也是神氏武馆的?”

    齐忠复杂的道,“算是吧。”

    郑长功想到什么,脸色也变了变,“从部落出来的?”

    “嗯。”

    郑长功抿紧唇,不说话了,视线如刀锋般落在阿呆身上,清瘦单薄的身板,细皮嫩肉的跟小姑娘一样,这样的人武功会好到哪儿去?

    换做一般人,被郑长功这样的人盯着,只怕是如芒在背、心惊胆战,可阿呆似乎很高兴,还笑嘻嘻的冲他挥挥手,热情而烂漫。

    郑长功的脸色更阴沉了。

    ……

    比赛开始,选手们双双对打起来,这十几组里,有骑士团的两组,还有青云武馆的两组,还有郑家的一组,很巧合的是,骑士团和青云彼此都没遇上,打起来就轻松多了。

    只有郑家倒霉,遇上了阿呆。

    当然,一开始,谁也不认为是郑家倒霉,都无一例外的同情阿呆,因为郑家这次派出的可是武馆里很有实力的一个人,虽比不得郑海,却也成名很早,在北城武术界算得上是家喻户晓。

    而阿呆,知道他的就寥寥无几了,而且再看他那跟玩似的态度,众人都不由摇摇头,唉,就算知道自己要输了,好歹也装装样子啊。

    现在算什么?

    了解阿呆实力的人却都明白,这是人家压根就没把对手放在眼里,比赛就是走个过场,搞那么正经干什么?

    阿呆也不是个正经人,别人都开打了,他还在向对方展示他的友好,“你好啊,我叫阿呆,从花都来的,今年十八岁,目前还是单身,你呢?”

    对方只冷冷的回了三个字,“秦守亭。”

    “啊?禽兽……停?”阿呆一脸惊叹,“给你取名的人好有才啊,他是不是生的貌若天仙、经常被人调戏?”

    秦守亭脸色一黑,“不是!”

    “那为什么叫你禽兽……停呢?”阿呆煞有介事的问着,还做了个禽兽停止的动作。

    秦守亭呼吸急促,咬牙道,“这听错了,我名字是守护的守,忘川亭的亭。”

    阿呆像是来了兴致,“忘川亭在哪儿啊?好不好玩?”

    秦守亭,“……”

    这小子在拖延时间还是玩我啊?

    其他人早已打的热火朝天,只有他们还在聊天,画面着实诡异,观众席上已经有人笑起来,评委席上,周鸿运一脸不解,“这小子在干什么?”

    孟归宗意味不明的笑道,“在等时间。”

    “嗯?”

    “他大概不舍得太早下场,可依着他的本事,三两招就能结束比赛,所以消磨时间。”

    周鸿运震惊,“他就这么自信能赢了对方?还是三两招?”

    孟归宗点了下头。

    郑长功的脸色完全沉了下去,这比他的弟子直接输了比赛还要觉得丢脸,这完全是在蔑视,他给了裁判一个眼色,那人硬着头皮走了过去,“还打不打了?不打就视为弃权。”

    闻言,阿呆无辜的道,“可是我们还没聊完呢。”

    裁判气急败坏的道,“这是比赛场,不是你家热炕头。”

    阿呆摊手,遗憾的道,“好吧,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那裁判气得想吐血,明明就是他不对,还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儿。

    阿呆又对秦守亭道,“对不住啊,我们不能一起愉快的聊天啦,以后再找机会可好?”

    秦守亭早受够了,谁要跟你聊天啊?冷着脸扯开架势,眼底冒火,如激怒的狮子。

    阿呆颤了颤,“你可温柔点喔,打坏了我,我会赖上你负责的……”

    “嗷……”秦收亭不想再听他说话,吼了一声,猛扑过来。

    ……

    贵宾席上,钟翰林无语的道,“这小子真是太猖狂啊,这是在比赛吗?分明是打郑家武馆的脸啊,这是拿着对方多不当回事啊?”

    周不寒支着下巴,懒懒的道,“猖狂之人必有猖狂的资本。”

    钟翰林瞅着场上的画面,嘴角一个劲的抽抽,“……好吧。”

    场上,秦守亭猛扑过去,可阿呆轻飘飘的一个跃起,就落在了秦守亭的后面,然后也不趁机出手,而是笑眯眯的拍拍他的头,“嗨”了一声。

    噗……

    观众席上,很多人喷了,然而是爆笑和掌声齐鸣,体育馆里史无前例的热闹起来。

    评委席上,很多人的表情就变了,能坐在这里的都是武术界的前辈,是德高望重的人物,眼睛自然毒辣,刚刚只是那一招,他们就知道谁输谁赢了。

    阿呆若是趁机下手,秦守亭必输无疑。

    周鸿运忍不住叹道,“这速度也太快了吧?”

    孟归宗眯了下眼,“这就是传说中的轻功吧。”

    闻言,周鸿运又叹道,“这年头还真有轻功啊?”

    孟归宗敷衍的附和了一声,“是呀,真的有。”

    ……

    场上,阿呆大概是还没做够秀,所以并没速战速决,而是跟秦守亭玩了起来,猫捉老鼠一样的逗弄,他笑得越天真无辜,秦守亭就越是悲愤恼恨!

    郑长功攥起拳头,一身的寒气外泄,“欺人太甚。”

    齐忠面无表情的提醒,“镇定,比赛没有不准这样打斗的规定,别失了身份。”

    郑长功眼底闪过狠戾,“可他也实在太狂妄了,士可杀、不可辱,当我郑家是什么?”

    闻言,齐忠想起在机场时,神奇大刺刺的端坐在那里的一幕,自己好歹也是前辈,可他完全没把自己放在眼里,为什么?因为论起身份,他高了自己不止一点半点。

    他是玄武门的掌门,不是靠强取豪夺,不是靠阴谋诡计,更不是陷害逼杀,他是名正言顺、当之无愧的一派掌门,也是能号令整个武林的盟主,在他眼里,别人又算得了什么?不管是双木,还是郑家,甚至是雾莲山,都一文不值,说的再难听些,他们是需要被清理的门户。

    “他是从部落里出来的。”

    “那又如何?”

    齐忠提醒了一句,可显然郑长功没听进去,倒是韩达眼神闪了闪,这一波的比赛他少了几分沉重,因为他的弟子遇上的都是寻常武馆出来的,没有太强的对手,晋级是顺理成章的事,便很有心情去看别家,他的视线一直被阿呆吸引着,研究着他的武功套路,却都无法确定的为其定性。

    ……

    温暖看着阿呆灵活左跳右跳,把秦守亭玩弄在股掌之中,不由好气又好笑,“差不多得了,阿呆还逗起来没完没了了,这也太不厚道了吧?”

    神往含笑道,“也不算是不厚道,对方是郑家武馆的人,又姓秦。”

    闻言,温暖眼眸闪了闪,“可是表哥事先跟你说了什么?”

    神往点点头,拿过她的手来,又开始一笔一划的写着,温暖面色渐渐凉下去,再看场中的画面,心境已然变了,她甚至觉得阿呆戏弄的还不够打脸。

    当年玄武门贵为天下第一门派,如日中天,建在雾莲山上,那座山都因此名扬天下,多少人慕名而来,习武的人都视为武林圣地,唯马首是瞻。

    玄武门的掌门更是武林至尊,一块玉佩在手,可号令江湖所有高手,权势可谓擎天,也因此,推选掌门成了一场不见硝烟的战争,比起宫里选皇帝有过而无不及。

    玄武门门下弟子众多,但是最为出众的有四人,或者说是四家,因为这四家姓氏不是一个人投奔到玄武门下,而是发展了几代人,俨然已经成了个小帮派,而每一代掌门不出意外的话,也是从这四大家中选出。

    这四大家,分别是柳家、郑家、齐家、秦家!

    百年前,掌门易主,雾莲上掀起一场开山立派以来最大的腥风血雨,柳家那位最有天赋的少年被陷害谋杀了前任掌门,于是,被其他三家追杀跌入悬崖,柳家其他的人被逐出门派,自此从江湖上消失。

    之后,又经历了一番权衡博弈,新掌门从郑家选出,自此后,便郑家独大,再无争斗,因为其他两人不知什么原因,都离开了雾莲山。

    秦家归隐,再不出世,齐家去了花都,另开门户。

    至此,玄武门渐渐没落,直至世人对其鲜少听闻。

    神往在她掌心缓缓写着,那是一部百年兴衰沧桑史,所有的悲剧起于那一场腥风血雨的祸乱,为了权利,同室操戈、兄弟反目。

    最后留下郑家,到如今这一代,郑长远坐镇雾莲山,执掌门之位,很少出现在世人面前,低调的如同归隐,其弟郑长功开了郑家武馆,享誉北城。

    至于秦家,不出温暖所料,果然指向了秦知秋的父亲秦庸,而场中这人,也是秦家的子孙,要喊秦庸一声叔叔,他不甘永远归隐在山里,这才投奔到郑家武馆,有了今天的这场比赛。

    可惜,注定是悲剧。

    他想借此机会一鸣惊人,奈何碰上了阿呆,雄心壮志刚刚出世,便夭折了。

    而齐家这些年在花都也算是混的风生水起,唯有柳家,彻底没了音信。

    神往写完,温暖的心情已是说不出来的沉重,再看评委席上的几人,只觉得面目可憎,他们今天的所有风光和体面都是用柳家的血为代价,是可耻的掠夺和侵占,哪怕已过了百年,这仇恨也不会化解。

    可他们,却还觉得自己受到了羞辱。

    郑长功盯着阿呆,眼底的狠辣已经毫不掩饰,作为一馆之主,这样的反应似乎也能说得过去,毕竟武林中人最讲究个脸面,阿呆此刻的所作所为,那是狠狠打了他的脸,他没跳起来教训阿呆,似乎已经是自持身份的隐忍了。

    吃瓜群众们表示理解,可他们理解不了阿呆为什么这么做,难道有仇?不然不会这般公开得罪郑家啊,这对他有什么好处呢?为了好玩?咳咳,那也太任性了,这不是在拿着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吗!

    ------题外话------

    下午有二更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相邻的书:路过你的城王爷你的计划太明显了妖界醋王壕妻扮仙记一世永宁暧婚之重生恶妻恰似暮光深情嫁给有钱人听说男主是泰迪捡来的雌性沈大小姐的上门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