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送上 原来他也是柳家人

【书名: 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 二更送上 原来他也是柳家人 作者:东木禾

强烈推荐:至尊主播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网游之位面太古仙王半个丧尸来种田位面红包群末日刁民权相嫡女     温暖在开口说“请进”前,先低声警告了一番,“等会儿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自己长点心。し”

    阿呆笑眯眯的表示了解。

    神奇不以为然的哼了声,表示不屑。

    神往低头摩挲着她的手,含笑不语,仿佛她的手就是他喜好的全部,稀罕的不得了。

    ……

    门被推开,齐念修走了进来,他穿着一件灰色的大衣,低调内敛,脸上的表情有些郑重,脚踩在地毯上,无声无息,神奇傲娇无视,阿呆眨巴着眼看戏,只好温暖出声应酬,“请坐。”

    她本想站起来表示下客气和礼貌,可神往拽着她的手不放,她也只能装傻了。

    好在,齐念修的心理很强大,对眼下的招待并无尴尬,也没有羞愤的想遁走,反而很自在坦然的坐下去,跟温暖面对面,视线却是看着神奇。

    神奇抱臂,望着天花板。

    阿呆幸灾乐祸的抿嘴偷笑。

    温暖轻咳一声,想来个开场白,却发现不知道如何称呼他更好,只得又装傻的跳过去,“你来有什么事?”

    客套寒暄的话就没必要说了,大家都心知肚明。

    齐念修显然也是这么想,直接开门见山道,“我来见神奇。”顿了下,后面又加了一句话,“玄武门的第十代掌门。”

    话落,房间里静的落针可闻。

    阿呆敛了笑,神奇也终于不再看天花板,赏了个眼神给齐念修,神往也抬起头来,温暖心里讶异,面上不动声色,她没想到他居然这么直白。

    玄武门的第十代掌门,这九个字意味着什么?不止是说明他了解那段百十年前的历史,还意味着他是认可的,认可神奇的身份和地位。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温暖淡淡的问。

    齐念修神色端凝,“知道。”

    温暖又问,“你来是背着你师傅吧?”

    齐念修面色未变,“是,不过依着师傅的聪明,他该猜得到。”

    温暖扯了下唇角,笑得有几分讽刺,“你什么时候知道神奇是玄武门掌门身份的?”

    齐念修没有丝毫犹豫的道,“他到花都的第一晚,双木武馆里有弟子去挑衅,被他教训,我便有所怀疑,真正确定还是他登门踢馆那天。”

    闻言,神奇挑了下眉,接过话去,“这么说,你当时是认识老子的武功了?”

    齐念修点头,“对,您用的是玄武门最正宗的套路招数,没有丝毫偏差,且您的修为也已经到了最后的两重,玄武门历史上,能做到您这样的境界,只有三位,第一位就是开山立派的祖师爷,第二位就是百十年前的武学奇才柳风前辈,第三位便是您了。”

    他用了您字,敬畏之情溢于言表。

    温暖没想到他态度这么诚恳,倒是讶异了下,忍不住问,“既然你早就知道,为什么那时候没有点破?在来北城的机场上,神奇也公开表明了身份,那时候你同样选择了沉默。”

    “之前都不是时候。”

    温暖嘲弄的笑了笑,“那现在就是时候了?”

    齐念修不以为意,神色坦荡,“没错,当然,我既然私下来访,便是还不到公开的最佳时机,但我想让你们知道我的态度,免得到时候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大水冲了龙王庙就不好了。”

    温暖蹙眉,“什么意思?”

    难不成还是一家人?

    神奇猜到了什么,不由玩味的看着他。

    齐念修缓缓的沉声解释道,“我其实姓柳,柳树的柳!”

    温暖面色变了变,这个答案太出乎她的意料了,她原本以为是齐念修比齐忠更识时务、也更知趣,所以才会顺应潮流,认下神奇,不做无意义的挣扎,这要比装聋作哑要来的洒脱和明智,虽然面上显得好像背叛师门、不太厚道,其实这才是聪明的做法。

    因为神奇是正统,这是不争的事实,他虽然是双木武馆人,学的却是玄武门的功夫,等到将来玄武门的事大白于天下,到时候他不认也得认,哪里有主动来的更显魄力?

    只是她没想到,原来不是这样,原来他姓柳,他是柳家的后人,那么他之前的那些话就有了合情合理的解释,神奇师承柳风前辈,他们可不就是一家?

    相较温暖,其他三人都显得很平静,阿呆低下头沉思起什么,神往静静的听着,神奇漫不经心的问,“这么说你是柳家的后人了?”

    “是!”

    “有什么证据?”

    齐念修抿抿唇,眼神变得沉重,“我知道当年的那段历史,知道我的祖辈原本被选为新一任掌门,原本该是荣光的一生,却被人嫉妒陷害,追杀到雾莲山的断崖,最后被逼跳下,从此生死不知、下落不明,而之后,郑家人鸠占鹊巢,窃取了掌门之位,柳家人担心遭受郑家的继续迫害,为保住血脉,不得不含恨离开,然后隐姓埋名,再不在江湖上露面,再后来,齐家和秦家的祖辈也看到了郑家的真面目,不愿再与虎谋皮,也离开雾莲山,至此,玄武门便成了郑家一家的囊中之物,霸占雾莲山百年之久。”

    神奇面色没有任何改变,淡淡的道,“这不算是什么证据,你说的这些郑家人、秦家人、齐家人都会知道一些,说明不了问题。”

    “没错,他们也都了解,所以这百十年来,他们对柳家后人的追杀就没有停止过,秦家和齐家算是良心发现,退出这一场迫害,可郑家没有,只要柳家不灭族,他们住在雾莲山上就会寝食难安,哪怕柳家隐世了他们也不肯放过,直到后来,柳家人越来越少,东躲西藏,没有安稳的日子过,再后来,也就是三十年以前,郑家人找到了柳家后人的藏身地,召集了很多人围杀,那时候,柳家后人有三兄弟,老大武功最好,老二已经结婚,妻子怀着身孕,老三最小,一家人逃亡,可老二的妻子怀着身子,跑不快,最后被郑家的人追上,老二为了护着他怀孕的妻子被砍杀在刀下,死不瞑目,他妻子悲痛的晕了过去,老大想着不能让柳家断了后,所以毅然决然的引着那些人去了断崖,最后跟他们同归于尽,一起跳了崖,他牺牲了自己,保住了柳家老三还有老二妻子肚子里的骨肉。”

    房间里的气氛悲伤起来,沉重的让人喘不过气。

    齐念修双眼通红,里面翻滚着仇恨和哀痛。

    温暖其实已经不再怀疑什么,可有些不解的地方,她也不忍心开口问。

    倒是神奇,依然平静如水,语调没有半分起伏,“当初柳家那三兄弟就藏在雾莲山里对不对?”

    “对,他们认为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却不想,最后还是遭了难,唯一庆幸的就是,郑家那帮追杀的人也没好过,柳家老大把他们引到了当年柳风祖爷爷跳崖的那个地方,然后同归于尽,也算报了仇。”

    “再然后呢?”

    “再然后,老二的妻子悲痛欲绝本想跟着丈夫一起去了,只是想到肚子里的孩子,还是坚强的活了下去,可等她生下来后……”齐念修顿了下,才有沙哑的继续道,“她还是选择去了。”

    “那孩子呢?”

    “那个孩子,就是我。”

    “那你是如何到了齐忠身边的?”

    “说来也巧,我三叔埋葬了我父母后,带着我继续躲藏,他那时候年纪也不大,根本不会照顾孩子,还要疲于应付郑家,可谓是心力憔悴,后来到了花都,无意中遇上我师傅,师傅是齐家的后人,听说过当年的事,对柳家后人抱有愧疚之心,所以便收养了我,这样我至少安全了,三叔一个人逃命也能省心些。”

    “那你后来又是如何知道自己身世的?”

    “我十岁的时候,三叔曾偷偷来花都找我,跟我讲了我的身世,一开始我也不信,直到三叔给我看了他身上的一个记号,那是柳家人身上独有的记号,为了记住百年前的仇恨,所以每个柳家人都在背上刻了一个柳字,三叔背上有,我的背上也有,那还是我三叔亲手刻上去的。”

    这话落,一直低着头的阿呆豁然抬眸,茫然而无措,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神奇看了他一眼,又继续问,“再后来呢?”

    “再后来,三叔就给了我很多练习武功的书籍,我瞒着师傅偷偷学,那些武功招数跟师傅教的有些不太一样,三叔就告诉我,这是祖爷爷留下来的,是最正宗的玄武门功夫,郑家还是齐家、秦家的后人练习的都只是一知半解,他最遗憾的是,柳家弟子没有天资过人的,可以把这门功夫练到第八重以上。”

    神奇沉吟着,“那么你今晚来是……”

    齐念修深呼吸一口,压下那些翻滚的情绪,郑重道,“您的事,我三叔也知道了,他说只有一个解释,便是当年柳家的那位老祖宗跳崖后并没有死,而是因缘巧合的去了你们神氏部落,之后,把一身功夫传给了你们神家的祖辈,这才有了你最正统的玄武门招数。”

    神奇摇摇头。

    “我三叔猜的不对?”

    “对了一半,当年柳风前辈确实去了部落,不过他可没能亲自传给我祖辈,你也该知道,这门功夫想学简单,可想修炼到一定境界就难了,必须天资过人,是武学奇才才行,所以,柳风前辈怕失传,就在他去世前,把他的毕生所学都记录了下来,等待有缘人,然后,就一直等到了我。”

    齐念修惊异不已,“这么说,你是看书自学的?”

    神奇傲娇的点点头。

    齐念修神色动容,半响后又问,“那你这个掌门之位又是如何得的?”

    神奇轻哼了声,“被逼得的,你家老祖宗临去前弄了个遗嘱,说是谁能学的他全部武功,且能到了第九重境界,就是玄武门第十代掌门,我不想当都不成。”

    “那么,那块代表着掌门之位的玉牌真的在你身上了?”

    “没错,你想看?”

    齐念修面色变了变,直直的看着神奇,然后重重点头。

    神奇收了嘲弄的语气,一本正经的道,“你可知道看了这玉牌要怎么做?”

    齐念修再次重重点头,“我三叔早就教过我了。”

    “好!”神奇忽然正襟危坐,脸上的表情端肃凝重,双手放在膝上,俨然一副掌门风范,然后,就见他从身上拿出一块玉牌,浑然天成的羊脂白玉,在灯下,熠熠生辉。

    正对着的一面写着玄武二字!

    齐念修只看了一眼,便立刻单膝跪了下去,“参加掌门。”

    神奇抿唇,没马上开口。

    阿呆怔怔的看着这一幕。

    温暖眼眸闪了闪,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

    神往拍拍她的手,无声的安抚。

    半响后,神奇沉声道,“起来吧。”

    “是,掌门。”齐念修这次站起来后,没有再坐下,从他单膝跪下的那刻起,他和神奇的身份便变了。

    神奇也没矫情的让他坐,而是问道,“玄武门的规矩和门风你都知道吧?”

    “是,我三叔都教过我了!”

    “嗯,那就好,不要违背了,不然我会亲自清理门户。”

    “掌门放心,我不会给玄武门丢脸,也不会侮灭了柳家的名声。”

    “好,那么从现在开始,你就是玄武门下的五弟子了!”

    齐念修似没反应过来,不解的看着神奇。

    神奇指了下阿呆,“他是大弟子,早在部落时就进了门,之后我来花都又收了三个,你不就是排第五了?”

    “是,多谢掌门。”

    “既然你尊我一声掌门了,我也送你一份见面礼。”

    “什么?”

    “你大伯没有死!”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相邻的书:路过你的城王爷你的计划太明显了妖界醋王壕妻扮仙记一世永宁暧婚之重生恶妻恰似暮光深情嫁给有钱人听说男主是泰迪捡来的雌性沈大小姐的上门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