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一个个都是腹黑的狼

【书名: 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 第四十七章 一个个都是腹黑的狼 作者:东木禾

强烈推荐:锦桐位面红包群六零时光俏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半个丧尸来种田网游之位面末日刁民权相嫡女     看着这一幕,傅云逸神色渐渐有些动容,他也是自小习武,但更注重力量和招式,他不知道,原来内功是如此强大而神奇的存在。% し

    神往不是头一回见,所以相对淡定些,他更在意的是暖儿和三弟彼此吸纳融合了对方多少,天和地、阴和阳、男和女,相生相克又和谐统一,只有在一起才是完整的圆满,他略懂一些,便知道如此双修的男女,不但在武功和内力上事半功倍、更上层楼,而且感情也会越来越靠近默契。

    据说,双修还会让人上瘾。

    他脑子里天马行空的想着,良久后,唇边是无奈的苦笑,其实没什么好纠结的,三弟原本就是她的,不过是早晚而已,他既害怕那天的到来,其实又何尝不期待那天的到来?

    真的来了,熬一下也就过去了,总好过现在这般。

    ……

    床上,温暖早已进入忘我之境,身体里似流淌着涓涓的暖流,异常的舒服熨帖,又似漫步在云端,虚无缥缈,悠悠荡荡,好不快活。

    相较她,神奇就没那么好受了,他没法做到心静如水啊,掌心抵着她的那一刻,他的心头就是一阵激荡,他跟她讲了一大堆的注意事项,但落在自己身上,却是做不到了。

    他武功比她高太多,感触尤为强烈,她的体香,她掌心的细腻柔软,就像是一片片的羽毛在他身上撩拨着、轻抚着,扰的他心痒难耐,呼吸不稳。

    不得已,他闭上眼睛,努力默念清心戒律,奈何,收效甚微。

    她若在天堂,他就是深陷**的泥潭了,苦苦挣扎,不得救赎。

    若不是他天赋异禀、内功深厚,只怕会走火入魔,但这样的后果便是,他货真价实的被人家采阳补阴了。

    所谓双修,是男女互采互补,达到一个阴阳和谐、平衡共赢的境界,可现在,因为他不能清心寡欲,导致自己吃了亏、大大成全了人家。

    当然,他也不是舍不得,他就是觉得挺懊恼憋屈,甚至窝囊没出息,这事还不能说,总不能告诉别人因为他想入非非被人家采了阳气去吧?

    神奇内心那个郁闷啊,亏他还曾口口声声的挤兑他们几个被温暖采阳补阴呢,谁知到头来悲催的是他,要是真的鱼水之欢了,他被采干净也认了,可真相是,他就只碰了下小手啊!

    怎么想,这次都是赔大发了!

    可现在,他还不能收手,她正采的愉快呢,强行中止,就跟好事干到一半似的,那欲求不满、无法疏解的滋味,算了,他就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天上。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卧室里寂静无声。

    傅云逸的眼睛一直盯着温暖,唯恐她有一丝闪失和变化,直到她头上空的热气慢慢消散,再也不见,他揪着的心才慢慢松开,他用眼神询问神往,是不是快结束了?

    神往点点头,也暗暗松了一口气,不过他有点奇怪,看暖儿的脸色,这次双修很成功,本就姣好的肌肤在光晕中熠熠生辉,跟那打磨了千年的美玉一般,可三弟怎么瞧着不太对劲呢?

    按说,三弟武功这么好,内功心法又熟练,双修对他来说,作用会更大,获取的更多,但是……那疲惫的眉眼、暗淡的神色是什么鬼?

    不明就里的,定会想到纵欲过度这个词。

    可三弟什么也没干啊,再说就他那身体素质,压根也不会出现纵欲过度这回事,他曾三天三夜不眠不休的参悟一门剑术都能精神奕奕,又怎么会屈服于纵欲?

    可眼下是怎么回事?

    于是,等到两人一结束,神往见傅云逸抢先一步奔向了温暖,他便只好走向神奇,不解的问,“三弟,你怎么了?”

    神奇有些心浮气躁,不过努力遮掩着,打死也不能承认,“我?很好啊,什么怎么了?双修很成功,你看她那面若桃花的样不就知道了?”

    他指着温暖,眼神怪怪的,语气也怪怪的,反正在场的几人绕是都天资聪颖、识人无数,却也捉摸不透他是几个意思。

    不过他说的对,温暖的确是面若桃花,睁开眼眸的一瞬,整个房间都亮了起来,犹如黑夜里那颗遥远却明亮如斯的星辰,令人惊艳失神。

    “暖儿!”傅云逸激动的喊了声,小心翼翼的摸了一下她的脸,“可有哪里不舒服?”

    温暖活动了一下腿和手,笑着摇摇头,“没有呢,哥,正相反,我觉得哪里都很舒服,而且还轻飘飘的,像是要成仙的感觉。”

    温言,傅云逸也为她高兴起来,“真的么?那真是再好不过了,不过暖儿刚刚描述的感觉,像是吸了毒品的症状,舒服是好事,不会上瘾吧?”

    “啊?”温暖怔了下,看向神奇,“还会上瘾?”

    神奇心里郁郁,没好气的道,“上什么瘾啊?你就算想,老子还不愿意应呢,你以为我会天天跟你双修啊?哼,那你还不得把我榨成人干?”

    “什么意思?”

    如今,换神奇不想搭理她,主要是他没法解释真相,只能打碎了牙往自己肚子里咽,憋屈可想而知,他面色不善的下床,就要离开,被神往一下子拉住,“三弟,你真的没事?”

    神奇挣开,哼了声,“我能有什么事?我就是睡她个三天三夜,出去也能打一头老虎回来,被她采这么一会儿算什么?”

    神往蹙眉,再要细问,神奇已经大步出去了,温暖和傅云逸正面面相觑,神奇忽然又回来了,站在门口,恶劣的说了一句,“双修后不能睡了,至少今晚不行,否则就白折腾了。”

    这回说完离开,没再回头。

    傅云逸看着神往,沉吟着问,“他说的这个睡,是哪种意思?”

    神往幽幽道,“应该就是那个意思。”

    傅云逸其实也猜到了,就是想再确定一遍,确定了,也就死心了,而后就是郁闷和懊恼,神奇是故意的吧?故意报复他和神往来护法!

    他们不是搅乱他的好事吗,那他也不会让他们好过。

    因为他们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就算他说的那句不能睡的话是假的,是骗他们的,他们也不敢以身试法,万一是真的呢?

    事关于她,他们不敢赌!

    听到这句话,最高兴的莫过于温暖了,双修本是权宜之计,可是暂时躲避睡觉问题,谁知,一下子把两个都解决了,真是完美啊。

    当然,心里再爽,面上是不会显的,“那个,身上出了些汗,我先去洗澡了。”

    “要不要我帮你?”傅云逸期待的问。

    温暖忙摆手,“不用,不用……”

    随便拿了件衣服,温暖就冲进了浴室,有种躲过一劫的庆幸。

    ……

    卧室里,傅云逸面色郁郁,无声的叹息,“你那个三弟越来越不让人省心了,智商提高的太快,都会反击报复了,我真是小看他了。”

    神往道,“他的智商本来就很高,大伯曾说,在某些方面,他比我和大哥还要聪明,只是他懒得去学习而已,否则,只怕我和大哥也压不住他。”

    “原以为他只是四肢发达,可头脑简单,倒也不怕,若是以后连头脑都武装起来,那谁还能有办法收拾他?岂不是得任由他为所欲为?”

    “应该不会,大哥有药,他再聪明,也避不开大哥出神入化的用药本事,而我会阵法,困他一会儿还是能做到的。”

    “那我呢?”你们都有办法,我怎么办?

    “表哥的心智和谋算非常人能及,就算三弟再聪明,也不会是你的对手。”神往没多少诚意的道,心想,你没办法正好被欺负呗。

    傅云逸如何不知他心里的想法,冷哼了声,忽然站起身开始脱衣服,他这番动作吓了神往一跳,“你要做什么?”

    傅云逸不搭理他,径自脱的还剩一条底裤。

    神往撇开脸,呼吸有些急,“表哥,三弟说了,今晚不能睡,他就算有报复的成分,可我们宁可信其有啊,你可不能……”

    傅云逸置若罔闻,拉开衣柜,拿了件新的男士浴袍穿上,腰间松松垮垮的一系,露出健硕的胸膛,黑丝绸的质地,柔软熨帖的垂感,华丽的一直蔓延到脚腕,衬得他俊美冷酷如黑夜里的撒旦。

    他脚步一动,神往离开挡在门口,语气更急,“表哥,真的不行,你冷静些,若是你这时去找暖儿,我们就功亏一篑了,万一明天有危险怎么办?不,有我在,我绝不允许你踏出一步!”

    闻言,傅云逸忽然笑了,从衣柜的顶层拿出一床被子来,然后塞到神往怀里,“好啊,如你所愿,我不踏出一步,那么就辛苦你今晚睡沙发了。”

    神往抱着被子,一下子楞了。

    傅云逸唇角嗪笑,悠哉闲适的半躺回床上去,寻了一支烟,点上享受的吸了一口,这才慢悠悠的道,“原本我打算出去睡沙发的,你知道的,搂着暖儿却不能碰,那滋味也真心不好受,太考验一个人的意志,也太折磨我的自制力,我是不敢轻易尝试的,尽管我想暖儿想得快疯了……”

    神往听着,眸底的情绪越来越波涛汹涌,事到如今,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他被人家摆了一道,跳进坑里了,想自救都难。

    果然,等他又吐出一口烟气后,继续道,“可是呢,你一脸大义凛然的阻止了我,不许我踏出这房间一步,好吧,看在你坚决的想跟我拼命的份上,我也只能牺牲自己、成全你了,不太太感谢我,其实我很了解,你刚刚开荤,自持力差一些可以理解,所以出去睡沙发是最明智的选择,我不跟你抢了。”

    神往止不住冷笑,“表哥果然是好心智、好谋算、好手段。”

    傅云逸诚然道,“多谢夸赞,我若没点本事和胆量,也不敢跟你们三兄弟共侍一妻啊,我其实也就是自保而已,不然我怕被你们欺负的连渣都不剩。”

    “表哥真是太谦虚客气了。”

    “彼此彼此。”

    ……

    温暖从浴室出来时,已经过了快一个小时,她也是磨蹭的感觉不能再磨蹭了才故作镇定的走出来,结果,一眼就看到神往躺在最宽大的那张沙发上已经睡了。

    他身上盖着白色的被子,有一角垂到了地上去,客厅的大灯已经关掉,只留下墙上的壁灯。

    温暖站在原地发了一会儿怔,然后放轻步子走过去,见他闭着眸子,呼吸平缓,似乎睡得很好,他是侧卧着身子,被子盖到胸口处。

    温暖静静的看了他半响,然后轻柔的帮他把被子拉了上去遮住肩膀,又把垂在地下的塞好,四周都掖严实,她这才附身在他脸上亲了下,最后低声到了句“晚安”,悄然离开。

    等她进了卧室,轻轻关上门后,神往睁开了眼睛,抬手抚摸着脸上的痕迹,良久后,才再次闭上眸子安睡。

    卧室的大床上,温暖窝在傅云逸怀里,舒服的只想叹息。

    傅云逸搂着心心念念喜欢的人,不可能不心悬意马、想入非非,可他也不敢忘了神奇的那句话,只能苦逼的忍着,忍到辛苦时,都羡慕神往能去睡沙发了。

    “暖儿……”他声音沙哑,满是隐忍的**,在她耳边喃喃控诉,“我实在难受怎么办?”

    温暖如何感觉不到?“要不你也去睡沙发?”

    傅云逸的大手滑倒她腰上,忍不住捏了一把,幽幽道,“沙发睡不开了。”

    温暖存心逗他,“那不然你和阿往换过来?”

    傅云逸呼吸一滞,“我忍不了,难道他就忍得了?除非他对你不够爱!”

    温暖贴着他的胸口,无声的笑。

    “暖儿……”傅云逸再次哀求,“我想你想的真受不了了,你都想象不到那几天我在帝都过的是什么日子,就拿今晚能开荤吃肉当救命药呢,结果……”

    “可,可神奇不是说不行么?”温暖动摇了,其实她也想他啊,尤其在双修后,身子前所未有的精力充沛,甚至隐隐有那方面的冲动。

    “你可以用别的办法。”

    “嗯?”

    傅云逸暗示的摩挲着她柔若无骨的小手,暗夜里,温暖的俏脸一红,低声道,“那你小声点,阿往在外面呢,要是吵醒他,我就不伺候你了。”

    “好……”

    温暖到底伺候了几回自己都忘了,最后睡过去时,脑子里只有一句话,以后再也不心软了,果然对别人心软,就是对自己残忍,她的手腕啊……

    ……

    翌日,温暖先醒来,双修后,身体的复原能力大大增强,尽管昨晚睡得不太早,精神却好的很,她一动,傅云逸就睁开了眼,只是还有些困顿,“暖儿,还早,再睡一会儿。”

    温暖在他额上亲了下,“哥,你多睡会儿吧,我先起来给你准备早餐,等下再过来叫你。”

    “好……”傅云逸没坚持,这些日子他真是累坏了,几乎没一天睡得好,总算如今她在身边了,才能有个安稳觉。

    温暖给他整理好被子,穿衣服出去了。

    客厅的沙发上,早已没人。

    温暖四下看了眼,都没看到神往,只好先去浴室洗漱,结果刚一进去,就被里面的人猛地搂住,她惊的差点叫出声,直到闻到熟悉的味道。

    一看是他,温暖松了一口气,又忍不住嗔道,“阿往,你干什么?”

    神往搂着她的腰,唇在她耳边不停的亲着,“给你个惊喜!”

    温暖顿时好笑又好气,“惊是有了,没喜!”

    神往含住她的耳垂,暧昧的撩拨着,“那这样呢?可是喜了?”

    温暖身子轻颤,不由的推他,“阿往,别闹,表哥就在卧室呢。”

    闻言,神往酸酸的轻哼了声,“他在又如何?昨晚我也在客厅,结果呢,你还不是帮他一次又一次的疏解?他爽的叫了那么多回……”

    温暖羞恼的想撞墙,“你,你听见了?”

    “我又不聋!”

    “可我明明就……”

    “你声音是压的低,可他太闷骚了。”

    “……”

    “暖儿,我不管,我现在也要!”神往呼吸急促,动作大胆孟浪起来,开始去扯她的睡袍。

    “阿往,你冷静点,你忘了神奇说的了?”

    “记得,三弟说昨晚不行,没说今天也不行。”

    “……”所以说,表哥觉得昨晚他赚了,其实阿往等到早上也不吃亏啊!

    啊啊,一个个都是腹黑的狼!

    ------题外话------

    今天周末,木禾休息陪孩子哈,只有一更喔。

    晚上有空,就写个小剧场,嘻嘻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相邻的书:路过你的城王爷你的计划太明显了妖界醋王壕妻扮仙记一世永宁暧婚之重生恶妻恰似暮光深情嫁给有钱人听说男主是泰迪捡来的雌性沈大小姐的上门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