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送上 你又被戴绿帽子了

【书名: 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 二更送上 你又被戴绿帽子了 作者:东木禾

强烈推荐: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网游之位面锦桐六零时光俏末日刁民位面红包群半个丧尸来种田权相嫡女     那熟悉的字迹扑面而来,一瞬间温暖鼻子发酸了,泛黄的病例纸张保存的很完整,字是漂亮的行楷,其实父亲最擅长草书,龙飞凤舞,洒脱豪气,不过写病例不合适,他才用的楷书,她见过父亲留下的医学笔记,满满的都是这样的字体,熟悉的就如记忆中父亲温暖的笑。=

    “确定了么?”傅云逸不忍的问。

    温暖点了下头,嗓子有些堵,“嗯,是爸写的。”

    傅云逸爱怜的摸摸她的头,“暖儿,都过去了……”

    温暖勉强挤出一抹笑,“我没事,哥……”说着,她声音忽然顿住,视线落在那个病人的名字上,“钟雨妍?这个人不会是?”

    她抬起头来看着傅云逸,面色讶异。

    傅云逸表情复杂的点点头,“应该就是她,我当时也怀疑是重名,后来就让人去查了下,钟雨妍在那一年确实怀孕了,也确实去四院看过病,病例上显示她有些轻微的流产先兆症状,应该在那里保胎治疗了,舅舅当时只是进修学习的身份,所以病例是他来书写。”

    温暖默了片刻,苦笑道,“这个世界还真是小,事情也是总是会碰的那么巧。”

    “这就是缘分吧。”

    “是孽缘吧?”温暖自嘲的笑了笑后,平静下来,“那我妈呢?他们是在医院里认识的吧?”

    傅云逸忽然搂住她,“暖儿,别问了。”

    “哥,我能受的住……”

    “我受不住,暖儿,我现在不想说了,改天再告诉你。”

    “……好。”

    温暖窝在傅云逸怀里,安静的一动不动,像是睡着了,神往放下谁,担忧的看着,和傅云逸交换了一个眼神,真相很残酷吗?

    傅云逸俊颜有些冷凝,若是不残酷,昨晚他一见到她就会说了,刚刚也想全盘托出,却发现自己有些接受不了,他尚且如此,那对她的打击会更大,现在不是好时机。

    神往目露疼惜,却也无能为力。

    连神出都无奈的叹了声,表情看着很纠结。

    车里的气氛更低沉了。

    ……

    到了体育馆时,已经九点了,观众们早已都进场,门外冷清清的,温暖下车后,脸上已经看不出丝毫的低落,一手挽着傅云逸,一手拉着神往,笑意嫣然,“走啦,比赛只怕开始了,我还等着给念眉加油助威呢。”

    傅云逸宠溺的捏捏她的脸,“好。”

    神往也柔情四溢的笑道,“嗯,走着。”

    三人走在最前面,吴用和傅云紧随其后,神出又走后门了,神奇见阿呆要往前跑,一把拽住,跟前面的人保持了点距离后,不解的问,“她到底是怎么了?”

    阿呆被他问的一头雾水,“什么怎么了?”

    神奇瞪他,“你傻啊?没看出她很不对劲?”

    阿呆挠挠头,“你说的是少夫人?她不就是有点难过吗?这很正常啊……”

    “还正常?哪里正常了?”

    “哪里不正常呢?”

    神奇有些气急败坏,“哪里都不正常,她为什么难过?还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儿,多大点事啊,不就是看了她父亲生前写的字吗,就触景生情了?”

    阿呆叹道,“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表哥讲的那些话。”

    “他讲的那些话也没什么刺激性啊?”

    “哎呀,三公子,你怎么就是不明白呢,表哥讲的那些话很有深意的好不?虽然后面那些没说,但是**不离十就是个悲剧,你想啊,少夫人的父亲是在一个妇产科医院学习对吧?那接触的病人就都是女人了呗,若是真的在那儿跟少夫人的娘认识,那这认识的过程可就……”

    神奇也不是太傻,终于似懂非懂了,“你是说,很可能是她的娘去看女人病,然后两人就看对眼了?”

    阿呆无语的道,“我猜,应该是少夫人的娘怀着少夫人去的医院,目的嘛,就很残忍了,唉……”

    神奇皱眉,脱口而出,“去坠胎?”

    阿呆赶紧竖起一根手指,“小声点啊,大表哥都不忍说,你咋呼啥?被少夫人听到你就惨了。”

    神奇不甘的咕哝一声,“你以为她猜不到?”

    “少夫人猜到是少夫人的事,总之你不要说啦。”

    “知道了,老子又不傻。”

    ……

    几人落座时,场中的比赛已经开始了,正是激烈处,所以他们的到来没引来多少关注,可周不寒手下的人却高度紧张盯着,见到傅云逸,忙给**oss发了个信息过去。

    很快那边传来指示,让他们把视频打开,当然瞄准的不是场上的比赛,而是温暖和那几人的一举一动。

    傅云逸似有察觉,回头冷厉的扫了一眼。

    那两人脊背生寒,不过稳着没动。

    傅云逸挑衅般的忽然一笑,无声的说了一句话,远在帝都的周不寒会读唇语,于是,美颜瞬间变了,差点把面前的电脑搬起来砸了。

    傅云逸说的是,昨晚我陪着她睡的。

    周不寒如何不恼恨?他咬牙切齿半响后,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傅云逸和她是兄妹啊,怎么陪着睡?不对,他早就看出傅云逸对她的感情不单纯,超越了亲情,可他以为,傅云逸不会有胆量真的冲破那层禁忌,毕竟带来的后果太严重了,若是他真的爱她,那就不会伤害她。

    等等,还有她会愿意?她不是有他们几个了吗?还有神往和神奇,这俩兄弟难道是死的?都不会阻拦?他越想越气,桃花眼里差点冒出火来。

    最后,他又想到一个画面,当初他去瑰园时,楼上的房间排列,分明傅云逸就在她旁边,按说,真是兄妹的话,应该避嫌吧?应该跟她的男人们分开居住吧?

    可是没有,那说明什么?说明从那时候起,两人之间的那层纱就戳破了?

    她,她是不是疯了?

    这件事一旦曝光,傅云逸和她都必将万劫不复!

    傅云逸是怎么想的?这是在害她,她又是怎么想的?难道就真的爱的不顾一切了?

    周不寒坐立不安,也没了心情继续盯着屏幕,啪的阖上电脑,翻来覆去的挣扎半响后,拿出手机,决然的给神圣打了过去,那端响了很久才接,一张口就是,“我真的很忙啊,有事快点说。”

    周不寒却不说话,呼吸急促。

    神圣躲在洗手间里,“喂,喂,你打电话就是让我听你喘气的啊?行,我听了,不如小电影里的男主喘的性感动听,鉴定完毕。”

    “神圣!”周不寒冷冷的喊着他的名字。

    神圣不以为然,“干啥?”

    “我要跟你说一件事,希望你有心理准备,听完后不要疯了。”

    神圣夸张的道,“啊?这么严重?不会是你想说你终于放弃暖儿了、以后再也不纠缠了吧?哈哈哈,要是这样,那我真的会高兴疯啊。”

    周不寒咬牙,“不是这句。”

    神圣顿时耷拉下头,郁郁道,“除了这个,没有什么话会让我疯了。”

    周不寒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愤慨,“有,我保证接下来跟你说的这句会让你发疯崩溃!”

    “什么?”

    周不寒深吸一口气,“你被戴绿帽子了。”

    神圣默了几秒,才问,“你给我戴上了?”不等周不寒发话,他就自顾自的道,“不对啊,那花我每天看着呢,是一股劲的在挣扎着开,可我拿石头压住了啊,你给我戴不上绿帽子呀。”

    周不寒听不懂,这会儿也没心思深究,他恨声道,“不是我给你戴的。”要是自己,他还至于这么气愤?他早就跟他显摆炫耀了!

    不对,他为什么要显摆炫耀?

    他烦躁的踹了下桌子,抽出一根烟来点上,狠狠吸着。

    神圣立刻道,“你抽烟了?哈哈哈,看来心情很不愉快呀,哎呀,我咋忽然这么开心了呢?”

    周不寒差点被他气得呛着,“神圣,你到底听没听懂,你被戴绿帽子了!”

    你还开心个鬼啊!

    神圣还是笑吟吟的模样,“我听懂了啊,可我咋觉得被戴绿帽子的人是你呢?瞧瞧你那愤慨的小样,又爱又恨对不对?偏偏还没办法,哎呀,这纠结痛苦的呀……”

    “神圣!我在跟你说正经的!”

    “我也很正经呀,嘿嘿,好吧,不逗你了,你是想说我家二弟吧?这个你不是早就跟我说了吗?我允许的好么,难不成连我三弟也开荤了?”

    “都不是!”

    “咦?难道还有像你一样的烂桃花?”

    “……是傅云逸。”

    周不寒觉得说出这个名字,怎么滴也该像是抛出一个炸弹一样,炸的他目瞪口呆、魂飞魄散吧,可神圣居然没事人似的,反问一句,“然后呢?”

    周不寒呼吸滞住,好半响,才挤出几个字,“你不生气?”

    神圣又轻描淡写的反问,“我为什么要生气?”

    周不寒真是怀疑自己跟一个外星球的人在对话了,“神圣,你到底听懂了吗?傅云逸和温暖,他们冲破了兄妹禁忌,睡到一起了?你是不是不信?这可是傅云逸亲口对我承认的,我可以拿证据给你看!”

    “不用啊,我信。”

    “那你就没点反应?”

    “反应?喔,我好像应该吃点醋。”

    周不寒火了,“神圣,你听懂重点了吗,他们是兄妹!要是这事传出去,你知道后果有多可怕吗?会被千夫所指,会被唾骂的再也没有立足之地!你们一个个的不都爱她爱的死去活来吗?你们就是这么爱的?把她推到火坑里去,你们的爱也太可浅薄可笑了!”

    神圣这才幽幽的提醒,“亲,在我们部落,表兄妹可以通婚的好么?而且很提倡这种亲上加亲的姻缘,你见识少我可以原谅你这回。”

    周不寒怔住,后知后觉的想到这一点,似乎他是听说过部落这个风俗,其实在古代,这种通婚制度也是合法存在的,只是……“就算允许,可你想过这样是,是……”

    神圣接过话去,“是不能孕育后代的?因为表兄妹通婚生下的孩子智商不足或者有缺陷?”

    “难道不是?”

    “呵呵,这是你们,在我们部落里,这种问题根本不存在好么?”

    周不寒又怔住了,半响后,才艰难的道,“那人言可畏呢?现在的人都不会接受这种感情,会被视为**,你们难道也不在乎?”

    神圣满不在乎的道,“我们为什么要在乎?我们将来都要回部落的,管这里的人怎么想干什么?”

    “什么?回部落?”

    “对啊,部落才是我们的家。”

    “那她呢?也要走?”

    “当然啦,暖儿是我媳妇儿,当我要跟我们在一起啦。”

    周不寒捂着胸口,觉得那里针扎般的刺痛起来,连呼吸都开始变得困难,“那傅云逸呢?他不是部落的人,他也能去吗?”

    “啊,这个啊,我父母已经收了他当干儿子了,那就是我们部落的人啦。”

    “……”

    周不寒再也说不出话来,颓然的挂了电话,原来人家都早已打算好了,可笑他还替她紧张不安,他真是蠢到家了,白白丢人现眼。

    神圣还真没顾上笑话他,琢磨了一会儿后,给傅云逸发了个消息过去问,“你怎么忽然对那妖孽坦白了?受什么刺激啦?”

    傅云逸扫了温暖一眼,见她看比赛正专注,低头飞快的回了几句,“他让人盯着我和暖儿,不舒服就打击他一下,反正他早已看出来了,说不说都无所谓。”

    “你就不怕他到处宣扬?”

    “他不会!”

    神圣撇撇嘴,好吧,就冲刚刚妖孽那激动的样儿,也知道人家不会出卖的,人家可是比他这正主子都愤慨紧张啊!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相邻的书:路过你的城王爷你的计划太明显了妖界醋王壕妻扮仙记一世永宁暧婚之重生恶妻恰似暮光深情嫁给有钱人听说男主是泰迪捡来的雌性沈大小姐的上门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