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老子有话要说

【书名: 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 第五十八章 老子有话要说 作者:东木禾

强烈推荐:末日刁民网游之位面锦桐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六零时光俏重生当军嫂权相嫡女位面红包群     闻言,神奇并无太大的惊异,倒是让郑长远意外了,忍不住问,“你一点都不紧张担心?他们的目的是要闯进你们部落啊,至于闯进去做什么,你不会猜不到吧?”

    神奇冷嗤,“部落是那么好进的?就算从断崖下去,就能进了?当我们部落是什么地方?”

    郑长远提醒,“可有人从断崖下进去过了不是么?那就说明,部落并非铜墙铁壁,若真有心为之,就一定能找到突破口,断崖便是。本文由 。 首发”

    神奇面不改色,“下了断崖,我也有办法拦住,当年那些能进部落的人都是跟我家有缘之人,自然进的,至于其他有非分之想的侵入者,必死无疑。”

    郑长远听了这话,说不出是什么感受,“真要如此,也好,至少景儿可以不用那么痛苦内疚了,他因为被逼着做这件事背负了很大的压力,良心上也饱受折磨,唯恐给你们部落带去灾祸,那他就是罪人了,这样也好,也好,那些人到头来只白忙活一场……”

    神奇眼眸闪了闪,漫不经心的问,“那些人是谁?”

    郑长远眼里闪过恨意,却没直接说,而是沉痛的道,“我可以告诉你是谁,但是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神奇不爽的冷哼,“又要跟老子做交易?”

    “不,算我求你!”

    “你说说看。”

    “我知道你大哥是神医,所以能不能,能不能请你大哥帮我家景儿看看……那毒能解吗?”

    “这两年你是怎么办的?”

    “那人会按时给我解药,每月一次,有一回景儿做得没让人他满意,解药就迟了,景儿的毒发作起来,那模样……我都不敢回想,我也曾偷偷找医生看过,可他们都没办法,最后只能屈服于那人。”

    “那人到底是谁?”

    郑长远咬牙挤出两个字,“孟家。”

    神奇蹙眉,没说话。

    郑长远又解释道,“我也只知道是孟家的人,具体是谁却不清楚,因为那人每次来都蒙着面,声音也刻意改过。”

    “那你又是怎么知道他是孟家的人?”

    郑长远冷笑,“在北城,谁还会有那么大的野心和本事?只有孟家,现在的北城就是孟家的天下,孟家老大把持政权,他长子控制了部队,而孟家老二财富滔天,侵吞了北城几乎大半的矿产资源,他还是武术协会的副会长,在武林中也有很大的影响力,他儿子也不差,据说是从国外某个秘密军校出来的……”

    “证据?你有确凿证据吗?”

    “有,我曾暗暗跟踪过那人一次,亲眼看到那人进了孟家的祖宅。”

    神奇又沉默下来。

    郑长远焦灼不安,“我把自己知道的全都告诉你了,那么,你是答应还是……”

    神奇扫了他一眼,把他脸上的表情尽收眼底,那是一个父亲对儿子最深刻的忧虑和焦灼,他难得声音温和了点,“这个我说了不算,等过后我问一下大哥吧。”

    郑长远为了不让别人起疑心,努力克制着激动之情,“好,好……”

    “你别高兴的太早,大哥应不应还不知道呢,就算答应了,能不能解也是个未知数,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懂不?”神奇没好气的提醒着。

    郑长远却像是不担心,“只要神医肯出手,景儿就一定有救。”

    “你还是先操心你自己吧,老子要是不放水,你早挂了一百回了,说吧,想怎么死?”神奇也就是说说狠话、出口气,当然不会真的在众目睽睽之下杀了他,那不是在报仇,那是作死。

    郑长远心里也明白,他早已是强弩之末,不过是因为还没从人家嘴里得到自己想要的,一直苦苦撑着罢了,如今,那口气泄去,他急促的喘起来,“我不能死在你剑下,那对你名声有损,我还得暂时留着这条命,我得劝下长功,不然他会做傻事,还有我还得亲自给柳家的人赎罪,你,你把玉箫拿去吧,缴了我的兵器,我以后也再无颜在江湖上立足了,若是你还不解气,给我一剑也行……”

    神奇低咒了声“啰嗦”,不待他说完,便长剑一挑,把他手里的玉箫拿在了自己手上,剑身一收,横在了他的脖子上,至此,整个体育馆里都安静了。

    一开始两人打的难分难舍,寻常当然看不懂门道,分辨不来谁输谁赢,只觉得两人都很厉害,几乎要闪瞎他们的眼、震聋他们的耳朵,渐渐的,便多少明明白几分,郑长远虽未落败,可显然的内息跟不上,情绪波动也大,脸上的表情也丰富多彩,然而神奇就不一样了,始终高冷霸气,仿佛一切尽在掌控。

    越到后面,郑长远越是动作僵滞,好几次和危险擦肩而过,若不是亏了手里的碧玉箫挡着,只怕早已受伤了,众人也便都知道了,那碧玉箫是件宝贝,有它在手,郑长远才能和神奇抗衡这么久。

    但是输,是迟早的事。

    果然,此刻,兵器被缴,颈上横剑,输的很难看。

    换成别人,或许没什么,但郑长远不同,他是一派掌门,素来在北城很有声望和地位,是所有江湖人敬重的一代宗师,可现在却在别人剑下狼狈不堪。

    相较其他三人,众人对郑长远是最寄予厚望的,谁能想到,他结局会最惨,郑长功虽说伤了手腕,但没有被剑抵着脖子啊,这是要命的节奏。

    秦庸和齐忠似乎最幸运,两人只是毁了兵器,多少伤了点颜面,也算是落个全身而退。

    唯有郑长远,命都危矣。

    诸位看客们在震惊的失语后,就是各种心惊胆战的紧张,纷纷暗自揣测着,神奇那一剑就是吓唬吓唬吧,不可能真的抹郑长远的脖子吧?毕竟杀人是犯法的,他应该还没狂傲到那个份上吧?

    ……

    温暖也有些紧张,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神奇的手,这熊孩子玩的这么凶险干什么?一个不留神真划破了郑长远的脖子那就是故意伤人罪啊。

    神往拍拍她的手,柔声劝慰道,“放心吧,三弟不会的,他有分寸,不过是震慑一番,落落郑长远的面子,顺便再在江湖中立个威。”

    阿呆却抢过话去哼道,“什么啊,他就是装逼耍威风,哼。”

    神出幸灾乐祸的道,“你这话我会原封不动转告给三公子喔,明明人家在玩狂拽酷霸叼炸天,你倒是好,硬是要把他拽下来,呵呵……”

    阿呆被唬了一跳,“神出,告状是女人的专利。”

    神出得意的道,“谢谢,我就是个女人,还有,嫉妒也是女人的专利,你这么女人真的好么?”

    阿呆深吸一口气,矢口否认,“我没有嫉妒,我是就事论事。”

    神出呵呵一声。

    阿呆顿时苦下脸,去扯温暖的袖子,“少夫人,你救救我呗,怎么去打败嫉妒那只魔鬼?”

    温暖无语又好笑,“我没有经验。”

    闻言,阿呆立刻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对喔,你哪里需要嫉妒?几位公子身边都是干净的不能再干净,堪称女人绝缘体,我该去请教他们啊,他们肯定对嫉妒这只魔鬼很有对抗经验。”

    温暖嘴角抽了下,无言以对了。

    阿呆还真去问了,他先问的傅云逸,傅云逸似笑非笑,“我需要嫉妒吗?我从暖儿三岁就陪在她身边,青梅竹马、俩小无猜,我还真不知道该嫉妒谁去。”

    阿呆默默点赞,又去问神往,神往笑着道,“我也不知道嫉妒为何物,从小在部落里就被人赞为第一美男子,习惯了被别人各种羡慕嫉妒恨,早已忘了还有嫉妒这个词了。”

    阿呆再次竖起大拇指。

    一个比一个厉害,好吧,他也得拿出点爷们气概来了,他难道需要嫉妒吗?也不需要好么,他武功比不上神奇高,可胜在比他可爱呀。

    他自我治愈后,为了求证一番,还兴致勃勃的问吴用,“假如你现在是个女人,我和三公子一起追求你,你会选择哪个呢?”说完,各种卖萌眨眼装可爱。

    吴用一头黑线滑下,半响后憋出一句,“我选择继续当单身狗行吗?”

    阿呆,“……”

    神出捶胸爆笑。

    温暖不得不去捂它的嘴,场上还你死我活着呢,你笑的这么欢实真的好么?

    ……

    场上,郑长远闭着眼,众人看不到他眼里的情绪,只是想当然的猜测他内心肯定是极为痛苦的,甚至觉得他站在那儿的背影都充满了英雄末路的凄凉和悲伤。

    可没人敢开口说什么。

    莲雾山的弟子只跟来两个,见状,在最初的惊吓过后,已经慌忙冲上去了,但自己的师父在人家剑下,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喊道,“不许伤害我师父!”

    “放下你的剑,这是切磋,不是比武。”

    周围的裁判也白着脸围拢过来,却又不敢有所动作,只能不停的劝,“冷静,都冷静,千万别做傻事啊,这是法治社会,不是拍戏……”

    有人跟周鸿运请示该怎么办,周鸿运头大不已,他哪里知道怎么办?接到公子的电话,只说不管那位大侠做什么都全力配合,他也是要疯了,这都快杀人了难道也配合?

    怎么配合?睁只眼闭只眼?

    周鸿运不动,坐在他旁边观战的孟归宗意味深长的提醒,“周局长,这样的局面也不是您想看到的吧?这位神馆主却是武功盖世,但当众用剑伤人似乎说不过去了,那可不是别人,是玄武门的掌门,深受武林人士的敬重和爱戴,如今这般受辱,我们难道就袖手旁观?”

    周鸿运为难的皱眉,“这个嘛,神馆主确实冲动了些,但是我看郑掌门也没受到什么伤害嘛,或许这就是他们切磋的一个招式?”

    孟归宗冷笑,“恕归宗眼拙,实在不懂还有用这种招式切磋的,稍有差池,便危及生命,是神馆主太自信自己的剑术还是郑掌门拿自己的命太不当回事儿?”

    周鸿运被堵的哑口无言,只得让人上前去提醒。

    提醒对神奇来说没用,他对那人横眉冷对,“老子有话要说。”

    那传话的人赶紧又跑下去跟周鸿运请示,周鸿运当然批准,还让那人带了个话筒去,神奇瞧都不瞧一眼,他随随便便用了点内力,声音就如洪钟敲响般振荡开去,整个体育馆都震了震,挂靠在墙上不结实的东西乒乒乓乓的掉落了好几个,众人下意识的捂了下耳朵,只觉的心灵都颤抖了。

    “我有话要宣布,你们听好了。”

    闻言,众人忙忍着不适,努力竖起耳朵。

    负责直播的媒体也瞬间打上鸡血,虽说之前人家已经提供了一个又一个的新闻爆点,但是爆点不嫌多啊,再制造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来为今年的武术大赛画上完美句号吧。

    只有周鸿运明白,重头戏来了,也就是公子交代给他的所谓配合,说来他也十分好奇,人家折腾的这么惊心动魄到底是要宣布什么?

    万众瞩目、万众期待中,神奇神情肃穆,沉声道,“我要说的是玄武门,也许现在很多人都不知道,当初玄武门是江湖第一门派,声威赫赫,玄武门的掌门手持玉牌,可号令整个武林,受所有习武之人的爱戴推崇,然而百年前,玄武门却发生了一场惨剧,导致莲雾山这么多年再也不是习武者的圣地,而是无耻贼子的窃取之所。”

    ------题外话------

    五点左右二更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相邻的书:路过你的城王爷你的计划太明显了妖界醋王壕妻扮仙记一世永宁暧婚之重生恶妻恰似暮光深情嫁给有钱人听说男主是泰迪捡来的雌性沈大小姐的上门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