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真相揭开

【书名: 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 第六十四章 真相揭开 作者:东木禾

强烈推荐:入侵娱乐圈的骗子太古仙王至尊主播权相嫡女盛世谋妆六零时光俏炮灰媳妇当家狂仙     这一句话,无异与是个炸弹,炸的温正仁都噌的站起来、变了脸色,而萧玉兰更是反应剧烈,身子晃了晃,忘了伤痛,只有满满的惊骇。:3w.し

    “你,你再说一遍!”

    傅云逸又重复了一遍,“舅舅当年的车祸不是意外。”

    “不是意外是什么?”这话是萧玉兰问的,她声音近乎颤抖,一瞬间仿佛老了很多岁,接连的刺激让她所有的力气被抽空,只能依靠在温暖身上。

    温暖心疼的拥着她的肩膀,有些不忍的看了傅云逸一眼,这时候揭开真的好么?她怕奶奶承受不住,那些真相都太残忍了。

    傅云逸也目露不舍,可他实在厌憎了这家人在她面前各种演戏、各种作,温家不再是她的负担,可现在他们却还心安理得的利用着她、揣测着她、防备着她,着实无耻。

    那好,那就让他撕开所有的虚伪,让他们认清他们自己的处境和身份,不要再对她要求或施加什么,她并不欠这个家,更不欠这里的每一个人。

    “外婆,是蓄意谋杀,当年的那场车祸是人为造成的。”

    萧玉兰下意识的摇着头,抗拒着这个结果,“不,不,我那时候让人去查了,也审了那个司机,那人很老实,没有受任何人的指使……”

    温正仁接过话去,声音冷硬,“没错,这事我和你外婆一起查的,我担心那人撒谎,还私下用过些手段,事实证明,那车祸确实是意外。”

    傅云逸叹道,“你们当时只查了那人,却忽略了其他。”

    “什么其他?”萧玉兰急切的问,“难不成你还怀疑吴叔?不可能,他对你舅舅最是忠心耿耿,绝对不可能使坏,绝对不可能。”

    温正仁也道,“我也相信老吴,再说,他也在那场车祸里丧生,没道理使坏把自己也搭进去。”

    傅云逸冷笑,“吴叔是对舅舅忠心,不会背叛,可若是他被人使坏导致神志不清、反应迟缓、行动僵硬呢?那遇上对面的车躲避不及、发生车祸不就是水到渠成了?”

    温正仁瞳孔一缩,一连声的问,“你是说老吴被人下药了?所以才出了车祸?你确定吗?有证据吗?还是谁告诉你的?”

    傅云逸点头,“确实的证据还拿不出来,但是种种迹象和线索都表明这事十有**是真的,吴叔当年开车有多仔细您和外婆都该很清楚,在温家那么多年,车子连点小摩擦都没有,又怎么会出现那么大意外?即便是对方车技不佳,依着吴叔的本事躲闪开些还是能做到的,最多受点轻伤,也不会让整辆车都毁了,你们不觉得这也太夸张了吗?”

    温正仁抿着唇,没说话。

    萧玉兰哭着问,“云逸,你跟外婆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的筠儿到底是被谁害死的?这么多年,我竟然一直被瞒着,任由那凶手逍遥法外,呜呜……”

    “奶奶!”温暖给她擦着泪,鼻子也酸涩起来。

    傅云逸沉声道,“外婆,我现在还没彻底查清楚,不过吴叔当年确实被人下了药,那个人您们也都认识,就是徐海,后来舅舅出事后,他不是离开了吗?前些日子,在帝都找到他了,他神智已经有些不清,说话也颠三倒四的,但是提起当年给吴叔下药的事,却是记得清楚,原本还想再从他嘴里多问出些什么,看他受什么人指使,可惜,送他去了医院后,却死在里面了,医生说是心脏猝死,我觉得是被人弄死的,只是还没证据。”

    闻言,萧玉兰眼底迸射出恨意来,“原来是他,徐海,我待他不薄啊,没想到倒是养了一条毒蛇在身边,不对,他和你舅舅、舅妈没有过节,无缘无故的怎么会下杀手?一定是有人指使他这么做,是谁?是谁害了我的筠儿,若是让我查出来,不管是谁,我都要那个人的命!”

    咬牙说完,她冷冷的看着温正仁,视线像是挟了冰霜,竟让温正仁受不住的颤了下,“玉兰,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难不成你还怀疑是我害了筠儿?那也是我儿子,是我温家的嫡长子,是我最寄予了希望的儿子,我能害他吗?我恨不得他长命百岁……”

    萧玉兰冷笑,“可你不是只有筠儿一个儿子,你想让他长命百岁,却有人不想,他们早就容不下他了,你对筠而越是看重,他们就越是嫉恨,直到痛下杀手!”

    温正仁厉喝,“玉兰,不许胡说八道!”

    萧玉兰推开温暖,缓缓站起来,脸上的泪已经干了,只有无尽的冷漠和怨恨,“温正仁,你不用再在我面前演戏,我实话跟你说,若不是这个家里还有暖儿在,我早就走了,你当我稀罕你们温家的东西是不是?不,一点都不,相反,我憎恨这一切,若不是因为这些,我的筠儿也不会死,他那么年轻,他还有那么多的理想和抱负都没来得及做,你说,谁来给他一个公道?你吗?不,你不会,你眼里只有温家的利益,哪怕是你亲生儿子,你也可以牺牲,可我不一样,我不会再忍了,我今天就把话撂在这儿,当着暖儿和云逸的面,最后查出不管是谁是凶手,不管触及到温家什么利益,我都不会再妥协让步了,你同意也好,不同意也好,我都会让他们血债血偿,哪怕毁了温家,我也在所不惜。”

    “萧玉兰,你疯了!”温正仁面色铁青的骇人。

    萧玉兰冷冷的笑了笑,“是啊,我疯了,我后悔没早点疯,我委曲求全换来什么?儿子、儿媳没了,唯一的孙女被你打压、猜忌,我再不发疯我就得憋死了。”

    话落,对傅云逸斩钉截铁的道,“云逸,帮外婆查,这次我要查到底,看看都有谁伸了手,拼着我这条老命不要,我也得亲手刃了他们。”

    傅云逸郑重点头,“外婆放心!”

    “云逸!”温正仁不悦的呵斥,“你也跟着胡闹?”

    傅云逸反问,“为舅舅报仇怎么能叫胡闹?”

    “你……”

    萧玉兰该说的都说完了,真是一刻都不愿再待下去,她冲着温暖疲惫的道,“暖儿,扶我回卧室休息,奶奶累了。”

    “好……”

    “玉兰!”

    萧玉兰头也不回。

    温暖就更是装听不见了。

    ……

    回了卧室后,温暖伺候着萧玉兰躺下,拿了条毛巾沾湿了温水,帮她热敷了下脸,又给她找出安神养心的药来服下,这才安静的坐到床边,复杂的看着她。

    萧玉兰已经平静下来,眼里没了哀痛,脸上也无悲愤,“暖儿,不用担心我,奶奶都这个岁数了,什么没经历过?我能撑得住,即便刚刚在客厅听了云逸说的那些话,我也不会被打垮的,我之所以哭的那么伤心,有大半是哭给你爷爷看的,我要让他知道,这次我是铁了心了,他甭想再拿温家的利益和名声来阻拦我,我不会再忍了。”

    “嗯,我明白……”

    萧玉兰挤出一抹笑,“暖儿这么聪明,奶奶真是安心不少,之前神圣忽然那么做,奶奶还纠结来着,不过现在,唉,奶奶真是老了,远不如你和神圣有魄力、有心胸,你俩也是孝顺孩子,还记得你爸爸的遗愿,奶奶却忘了……”

    “奶奶!”

    “我没事,奶奶就是有些伤感,你和神圣放手去做吧,我也不想让筠儿到了天堂还有遗憾。”

    “嗯,我会做好这件事的。”

    “还有,当年的车祸一定要追查到底,其实是谁干的,奶奶心里有数,可你爷爷他,哼,他既然不死心还想顾全所谓的大局,那我就拿出证据给他看,看他到时候怎么护?”

    温暖点点头,“我会和表哥查到底的,绝不放过凶手。”

    “好,好孩子……”萧玉兰一时百感交集,拉过她的手,动容道,“筠儿能有你这么个女儿,是他的福气,只是可怜了你,没享受过几天的父母亲情,却要背负他们留给你的责任,下辈子,下辈子就罚筠儿再给你当爸爸,他一定会把你当掌上明珠一样的宠爱!”

    温暖眼眶一热,哽咽道,“嗯,下辈子一定要爸爸给我当爸爸,亲爸爸,可这辈子,我没那个福气……”

    萧玉兰一开始没发现这话里有什么不对劲,后来见她神色凄凄而茫然,才觉得不安紧张起来,“暖儿,你怎么了?说什么胡话呢?”

    若是可以,温暖真的不忍那个秘密告诉她,可她知道,自己若是不说,等到哪一天奶奶从别人嘴里听到,所受的打击必然更大,也更残忍,而经过今天,温正仁一定会找机会披露了,因为他容不下去自己了,如此,还是由她来说最好,虽然她最不忍。

    她舒出一口气,哀伤道,“奶奶,其实我不是爸爸的亲生女儿。”

    这话惊的萧玉兰半响失声,只是不敢置信的瞪着她。

    “奶奶……”

    萧玉兰这才惊醒,僵硬的坐起身子,“你说什么?你不是筠儿的亲生女儿?”

    温暖艰难的点点头,“嗯,爸爸娶我妈的时候,我妈就怀着我了。”

    萧玉兰急声道,“这个我知道啊,可筠儿说那是他和你妈一时情难自禁才,才有了你,怎么会……”

    温暖几乎不忍看她的脸色,“爸爸那是在保护妈妈。”

    萧玉兰身子晃了晃,失魂落魄的坐在那儿,眼里没了焦距,温暖想宽慰点什么,可此刻,任何话语都是苍白无力的,这份痛楚的打击只能她自己来化解。

    良久后,萧玉兰才算清醒,只是脸上黯然无光,仿佛失去了所有,她近乎脆弱而无助的看着温暖,“暖儿,我没了儿子,现在这是连孙女都没有了吗?我只剩下我自己了……”

    “奶奶!”

    “暖儿,你可知道你亲生父亲是谁?”萧玉兰忽然抓紧她的手问道。

    温暖摇摇头,还来不及说什么,就听萧玉兰激动而急切的道,“那么暖儿,你还愿意给我继续当孙女吗?我们跟以前一样,好不好?”

    温暖心里酸的抽起来,“奶奶,您别这样,其实,其实您有孙子的,亲孙子。”

    “什么?”

    “是爸爸的亲儿子,林子眉您知道吧?当年她爱慕爸爸,可爸爸不喜欢她,我也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手段,总之怀了爸爸的孩子,还生下他了。”

    “是,是谁?”

    “林温言。”

    萧玉兰震惊不已,喃喃自语着,“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林温言,那个医生,是筠儿的儿子?我的亲孙子?老天爷,你到底要怎么样啊……”

    “奶奶,这对您来说,其实是好事,对爸爸也是,爸爸并不知道林温言的存在,也就不会知道这世上有人用了无耻的手段膈应了他,他走了,却留下血脉,也是给您留下了念想,那个林温言长的和父亲有几分相像,我第一次见他便察觉到了,这才起了心去追查。”

    “那追查的结果呢?你肯定他是吗?”

    “嗯,我找人做了血缘鉴定,奶奶,也是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我不是爸爸的女儿,我跟您的血缘对不上,林温言却有超过百分之九十的相似度。”

    “他的照片,你有吗?”

    “有。”

    “……给我看看。”

    “好。”

    温暖从手机里找出林温言的照片,递给萧玉兰,萧玉兰拿在手里,手指都是颤巍巍的,眼神却坚定,一眨不眨的盯着屏幕上的人,半响后,闭上眼,把手机还给了温暖。

    “他确实跟你爸爸年轻时很像,很像……”

    “嗯,我也是这么觉得。”

    “暖儿,你早就知道了吗?”

    “知道没多久,只是不知道怎么跟您开口讲。”

    “那现在为何又……”

    “我不想让您从别人嘴里知道这些,那对您太不公平了。”

    萧玉兰豁然睁眼,“你爷爷知道?”

    温暖艰难的道,“他一开始就知道,瞒了您二十多年,也利用了我二十多年。”

    萧玉兰忽然笑起来,那笑声比哭还要让人听着揪心难受,温暖想说些什么,萧玉兰抬手阻止,“暖儿,你先回去吧,让奶奶静静……”

    “奶奶……”

    “放心吧,我不会做傻事,奶奶还有很多事没完成,舍不得死。”

    “……”

    ------题外话------

    五点左右二更,就不写这些喽,知道妹子们都喜欢看谈情说爱,木禾也喜欢的,只是这些东东是情节发展的必须喔,所以,忍忍哈,爱你们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相邻的书:路过你的城王爷你的计划太明显了妖界醋王壕妻扮仙记一世永宁暧婚之重生恶妻恰似暮光深情嫁给有钱人听说男主是泰迪捡来的雌性沈大小姐的上门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