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送上 动手

【书名: 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 二更送上 动手 作者:东木禾

强烈推荐:网游之位面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六零时光俏末日刁民权相嫡女锦桐太古仙王入侵娱乐圈的骗子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最新章节!

    发号施令后,温正仁便志得意满的等着,神色笃定,然而,十秒,三十秒,一分钟后,他的属下都没有一个进来的,他坐不住了,脸色也发生了变化。

    “怎么回事?人呢?”

    他心浮气躁的吼了一嗓子,却无人回应他,更衬的他像个孤家寡人一般,可笑又可悲。

    “温言,你还不出去看看?”温正仁恨铁不成钢的盯着他,手攥着拐杖用力的戳着地面,“将来这一切都是你的,你就不能上点心?”

    林温言机械的往门口走,心底满满的凄凉,别人不懂他,他无所谓,可为什么偏偏跟他有血缘关系的人这般看他?他图的从来就不是温家,而是亲情,缺失了二十多年的亲情,可他们都不懂!他忽然觉得自己很悲哀,也深深厌憎这一切,他像个游魂一般拉开们,看到的却是温暖清冷的脸。

    “你?”他张了张嘴,艰难的发出一个字后,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温暖冲他点了下头,抬步走进来,他默默的让开,退到一边去,如落幕的配角,完成了自己的戏,接下来的都跟他无关了。

    “怎么是你?”温正仁震惊的看着温暖,一脸的不敢置信,他的人呢?不是在外面守着负责拦住她吗?可现在她毫发无伤的走进来,那么他的人……

    他面色急促的变幻着,心底的不安在渐渐扩大。

    温暖是一个人走进来的,手里只拿着一个文件袋,姿态从容不迫,站在温正仁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冷笑,“为什么不能是我?这里是医院的会议室,我来不得吗?”

    “你,你把我的人怎么了?”温正仁恨恨的用拐杖敲着地面,发出砰砰的声响,足见他气的不轻。

    温暖淡淡的道,“没怎么着,就是看他们每日里为虎作伥也怪辛苦的,所以,请他们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再来为您效力。”

    温正仁铁青着脸,用手指着她,“你好大的胆子,我的人你也敢动,你是要造反吗?”

    温暖嘲弄道,“造反?我看是他们造反了吧?敢对我不敬,我教训一下不应该么?”

    温正仁呼吸急促,猛拍桌面,“不应该,你没那个资格!”

    温暖讥诮的勾唇问,“我没那个资格?为什么?我不是您的孙女、温家大小姐、医院的掌权者吗?我没资格,谁有那个资格?”

    温正仁死死盯着她,一字一句道,“你根本不是我儿子的骨肉,所以,你不是温家的大小姐了,医院更是跟你无关,我儿子的血脉是温言,只有他才有资格享受温家的荣华、才有资格掌管医院的一切。”

    这些话说出来,该是多么伤人!

    温暖就算心里对温正仁早已失望、没多少感情,可此刻,难免还是被刺了下,面上,她却不以为意的笑着,“是么?就因为我不是爸爸的亲生骨肉,所以现在就要被你扫地出门了?”

    温正仁冷声道,“没错,识相的话,你就自己主动离开,不然等我诉诸于法庭,告你侵吞温家的财产,你可就无颜见人了。”

    “温正仁!你别太过分!”萧玉兰恨恨的喊了一声,然后痛惜的看着温暖,“暖儿,对不起……”

    温暖再强大坚硬,听到这声对不起,鼻子依然酸了,她走过去,俯下身抱了抱萧玉兰,柔声安抚道,“奶奶,我没事,我很好,您别担心。”

    “可是……”

    温暖冲她笑着摇摇头,“放心吧,奶奶,这里都交给我,我不会再让您受委屈,我也不会被人任意欺负。”

    萧玉兰又哭起来,不停的抹着眼角,“好,好……”

    温正仁看着这一幕真是刺眼极了,忍不住讥讽道,“都这个时候了,还在演戏吗?温暖,她不是你亲奶奶,你看清楚了,温言才是她亲孙子,你只是个来路不明的私生子,鸠占鹊巢,学了你妈的手段,专门来祸害我们温家的吗?”

    温暖缓缓直起腰身,冷眼看着他,“爸爸怎么会有你这样的父亲?我都替爸爸觉得痛心。”

    “你,你,你竟然敢数落我?”温正仁气的拿起拐杖就打了过去。

    萧玉兰吓得惊叫一声,下意识的就去护着温暖。

    林温言也急切的跑过来,想要帮她挡住。

    只是,两人都没温暖速度快,她轻巧的接住,看了眼这跟象征着威严和权势的拐杖,然后随手当垃圾一样的扔了出去,啪的摔在地上,百十年的木头倒是没断,可镶嵌在上面的装饰品却骨碌碌滚下来。

    温正仁都被她的举动震到了,一时瞪大眼,忘了反应。

    温暖拍了下手,像是拂去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然后冷笑道,“你也说了,我不是爸爸的女儿,那你就不是我爷爷了,如此,你也没资格再教训我这个陌生人吧?”

    “你,你……”温正仁脸色苍白,呼吸急促起来,手里没了拐杖,威严受到挑衅,他拍着桌面,咬牙切齿,“你太放肆了,谁给你的胆子?”

    “放肆?呵呵,我只是不想再忍了而已,我一直觉得即便我们没有血缘关系,可也能好聚好散,可你们却步步紧逼,我一退再退,看在爸爸的份上,我哪怕不愿,也能忍着跟你们维持明面上的和平,不愿撕破脸,可是到头来,终究还是要走到这一步!”

    “这都怨你!是你挑起来的,若不是你和神圣非要搞什么选徒,我也不会做得这么决绝,是你逼我的!”

    “我逼你?我告诉你那是爸爸的遗愿了,你为什么就是不能成全呢?一定要猜忌是我诚心想祸害医院吗?我没有你想的那么不堪。”

    温正仁根本不信,“谁知道呢?万一你别有用心,医院岂不是毁了?再说,你若真高风亮节,为什么不痛快的把一切都让给温言?为什么还要霸占着?”

    温暖失望的摇摇头,自嘲的喃喃一声,“我居然还想再给你一次机会,呵呵,果然是白费力气。”

    “你在嘀咕什么?”温正仁警惕而防备的看着她,心里不由的后悔,早知道她这么难缠,就该在她小的时候就动手铲除,现在羽翼丰满,转过头来都会咬人了,他如何不恨?

    温暖没接他的话,而是转身把手里的文件袋递给萧玉兰,“奶奶,您先看看这个。”

    “这是什么?”萧玉兰没接,抬眼看着她。

    温暖温柔的摩挲着厚实的牛皮纸,“这是爸爸留给我的,一直锁在他书房的保险柜里,很小的时候,爸爸带我看过一回,还跟我说了密码,那时候不懂事,不知道里面藏得是什么宝贝,前些日子,我才想起来,今天让阿呆给拿来了,我想您最该先看看,因为里面有爸爸留给您的一封信。”

    “什么?筠儿留给我的信?”萧玉兰又惊又喜,激动的双手发颤,根本打不开,见状,温暖便帮她把封口的线一圈圈的绕开,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

    厚厚的一摞,最上面的便是一封信,上面用毛笔字恭恭敬敬的写着几个字,母亲亲启,萧玉兰一看那字迹,眼泪刷的就流下来了,抚摸着泛黄的信封,哽咽道,“是筠儿的字,是筠儿的,呜呜……”

    温暖眼眶也热起来,不由的撇开脸,正巧迎上林温言看过来的视线,心口被撞了下,他的目光里有着难以言喻的复杂情绪,浓烈却又拼命的压抑着,见她发现,忙狼狈的扭过头去,看向窗外。

    萧玉兰已经抽出信纸,看了起来,边看边哭,到最后,忍不住放声痛哭,“筠儿啊,妈对不起你啊,妈错了,妈让你失望了,呜呜……”

    温正仁坐不住了,从另一侧急切的走过来,没有拐杖,他走的很不稳,几乎是踉跄着到了萧玉兰身边,就要去抢她手里的信纸,“筠儿说了什么?给我!”

    萧玉兰却紧紧的护着,悲愤的看着他,“你没资格看!”

    “萧玉兰!筠儿也是我儿子!”

    “可这是筠儿写给我一个人看的!”萧玉兰恨声质问,“你有把他当儿子看过吗?你只是把他当成你的接班人!你想把他培养成跟你一样冷血无情的怪物!”

    “住口!”

    “不,我偏要说,温正仁,你就是个怪物,手上沾满了血腥和龌龊,脑子里全是算计和手段,你……”

    温正仁怒不可遏,抬起手来狠狠挥了过去。

    萧玉兰绝望的闭上眼。

    巴掌却没打在她脸上,她惊愕的睁开眼,就见温暖不费吹灰之力的拦住了温正仁的手,两人冷眼相对,一个像是要吃人的狮子,一个勾着嘲弄的笑。

    “温暖,你好大的胆子!”

    “你就只会骂这一句吗?我胆子是很大,不需要你一再提醒了!”

    “放手!”

    “你确定?”

    “确定!”

    “好,如你所愿。”

    温暖轻飘飘的一松手,温正仁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挣扎着就要摔倒地上去,他狼狈的后退了好几步,撞翻了一把椅子,才勉强扶着桌面站稳,他恶狠狠的瞪着温暖,“你,你……”

    温暖浅笑,“别说我又放肆之类的,我只是在保护我奶奶,没道理看着我奶奶被一个陌生人打还能袖手旁观,毕竟我可不是冷血无情的怪物。”

    “暖儿!”萧玉兰靠在温暖身上,又低泣起来,“奶奶原本想保护你,可奶奶老了,没有用了,现在还要你来保护我,对不起,暖儿,我更对不起筠儿,没有好好照顾你……”

    温暖弯下腰,轻拍着她的背,“奶奶,您说什么呢?您把我护的很好,尤其是现在,您都知道我不是您的亲孙女了,还愿意守护我,我,我会一辈子都记在心里的……”

    “呜呜,暖儿,你就是我亲孙女,我谁都不认,我就认你!”

    “奶奶……”

    看着这一幕,林温言默默的转身,就要离开,他不想再站在这里当一个多余的人。

    温正仁却喝斥道,“站住!”

    林温言僵在原地,涩然问,“您还有什么吩咐?”

    温正仁恨铁不成钢的吼道,“吩咐?吩咐?你自己就不知道争取吗?你就不知道该做什么?你的位置被霸占了,你的一切也都要被人抢了去,你就不知道反抗?”

    闻言,林温言缓缓转过头来,“争取?反抗?我怎么争取?从小到大,我所有的路都被你和我妈安排好了,我有争取的机会吗?我愿意做的事,你们不准我碰,我不喜欢的事,你们强迫我去做,我又怎么反抗?你们把我当一个傀儡养着,试问傀儡有反抗的资格吗?是你们一点点的扼杀了我原本该有的一切性情,慢慢变成一个没有自我的机器,现在,又要我争取和反抗,我还有那个能力吗?”

    温正仁面色巨变,“你,你怎么能这么想?我和你妈那么做都是为了你好,我们为你做了那么多,到现在,你居然还不懂我们的良苦用心?”

    林温言闭上眼,声音痛楚而绝望,“听听,又是这句为了我好?可你们懂我心里想要什么吗?你们从来不关心我的需求,你们其实从来都不是为了我好,而是为了你们自己的私利和贪欲,却要拿着我当自欺欺人的幌子,你们知道不知道,我恨透了这一切!”

    温正仁气的浑身哆嗦起来,“你居然恨这一切?也恨我吗?”

    林温言没说话,哀莫大于心死的表情足以说明一切。

    温正仁呼吸越发急促,一边拍着桌面,一边惨笑,“好,真是太好了,我养大了别人的孩子,换来是她对我动手,我辛辛苦苦培养的继承人,到头来却在心里恨我,呵呵呵,真是太好了,你们真是太有良心了……”

    温暖冷笑,“事到如今,你还认识不到自己的错误吗?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相邻的书:路过你的城王爷你的计划太明显了妖界醋王壕妻扮仙记一世永宁暧婚之重生恶妻恰似暮光深情嫁给有钱人听说男主是泰迪捡来的雌性沈大小姐的上门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