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6章 当年的纠葛

【书名: 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 第626章 当年的纠葛 作者:东木禾

强烈推荐:红楼之环爷至尊主播太古仙王影帝想吃回头草网游之位面瓜田李夏炮灰攻略盛世谋妆     闻言,温暖不由冷笑,毫不客气的还击了回去,“你倒是自诩聪明,却生了一个那么蠢的女儿,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让阿往帮忙,就应该看着你们身败名裂。”

    钟雨妍面色变了变,之后想到什么,又嘲弄的笑道,“是,我家映月是单纯,可这些年,她过的犹如公主一般,这才让她不知人情险恶,遭了你们的道,至于你说什么帮忙?呵呵,难不成你们还是真心的?你们那时候打的什么主意当我不清楚?”

    “你清楚什么?”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不过是想卖江泉一个面子、一个好,那时候,他还不知道你的身份,你这是投石问路,好为以后进江家做准备。”钟雨妍说的信誓旦旦,满脸的嘲讽和不甘。

    温暖淡漠的问,“你觉得我很想进江家?”

    钟雨妍讥讽道,“难道你不想?你整出这么多事来,为的什么?不就是垂涎能正大光明的踏进江家、冠上江家的姓氏?可惜,你这如意算盘注定会落空,老爷子最痛恨庶出子女,所以,即便,你讨好了江泉,你也过不了老爷子那一关,江家的族谱在他手上。”

    温暖扯了下唇角,轻蔑的道,“你也太自以为是了,你把江家当一回事,不代表别人也看在眼里,你视如珍宝,我视如草芥、弃之如敝屣。”

    闻言,钟雨妍下意识的就反驳,“不可能,你在撒谎,你故意这么说,装模作样,以为你这样就清高了?就让人高看你一眼了?不过是欲迎还拒,抬高自己身份罢了,以为我会信吗?哈哈哈,你出去问问天下的人,谁会信你不愿进江家?你不过是个私生女而已,见不得光,你会不想要?”

    这时,周不寒冷声道,“不是所有人都像你那么见识浅薄,我信暖暖,她从来对江家无意,哪怕我有心为她和江叔叔调和关系,到现在,她也不愿跟江家扯上半分关系。”

    钟雨妍失控的大吼一声,“我不信,你在骗我,你们都在骗我,怎么可能会有人不稀罕江家?那是江家,可以把所有人都踩在脚下的江家!”

    温暖看着她有些歇斯底里的样子,像是她心里的什么东西被击垮了似的,她漠然的道,“当初,你就是因为此才愿意嫁到江家的吧?因为可以享受高高在上的荣光,可以把别人踩在脚底下,为了这样的虚荣,你才紧紧的抓着江泉不放,哪怕他不爱你,哪怕他后来……”

    钟雨妍情绪激动的打断,“不,不是这样,要尊贵,要荣光,我钟家难道差吗?那些我从小就不缺,我是真正的被当成公主一样养大的,我什么没见过?”嘶吼完了,声音又低下去,喃喃道,“我是因为喜欢他,真的喜欢他,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了,那时候,江家在帝都的地位远不如现在,连钟家也不如,樊家和周家的老爷子虽然都看好江泉,但我爸却不,他说,江泉是个出色的政客,但不会是个好丈夫,因为他眼里根本没有我,可我还是义无反顾的嫁了……”

    温暖面无表情的听着。

    钟雨妍豁然抬头,神色再次变得激动起来,“我嫁给他后,对他一心一意,在家当个贤内助,哪个佣人不说我贤惠体贴?就是老爷子那么挑剔的人都夸我好,在外面,我更是不遗余力的帮助他,他有如今的地位和成就,我们钟家功不可没,可我得到了什么?除了冷漠就是伤害!”

    “那也是你自己的选择,明知道他不爱你还一心嫁过去,就该有被他背叛的心理准备……”

    “不,不是这样,原本我们好好的,虽然他不爱我,但也能保持明面上的相敬如宾,我给他生儿育女,如果不是你妈的出现,我们也会这样过一辈子,我也会知足,因为我相信,这世上没有捂不热的心,总会有一天,我能把他感动,但是,这一切都被你妈毁了!”钟雨妍的眼里迸发出恨意来。

    温暖蹙眉,抿唇不语。

    钟雨妍咬牙切齿的继续道,“你说,我如何不恨她?是,她不是故意的,她也是被骗得,她是受害者,可就算这样,我还是恨她,她的出现就是个错误!”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哈哈哈,欲加之罪?不,在我心里,她就是个罪人,破坏我们家庭的罪人,让我们夫妻离心、形如陌路,而我的儿女失去了父亲!”

    “所以,你就要对我妈下手?”

    “是,一开始,我没想做得那么绝,我虽然有些手段和心机,却也从来没有害人性命,但我高估了自己的承受力,我知道他在外面有了女人时,我简直感觉天都塌了,江泉跟别人不一样,他不是沾花惹草的性子,那么肯定是对那女人动了心思,这才是让我最无法容忍的,还有,他居然想牺牲好不容易得来的权势地位跟我离婚,哈哈哈,多可笑,早知如此,当初又为什么跟我结婚?不,我不答应,更不会成全,所以我瞒着他约了你妈,你妈可真是傻啊,我都挺着肚子找上门了,她还一无所知,还很客气的问我干什么,哈哈哈……”

    看着她形若疯癫的笑,温暖脊背挺直,眼神越来越冷,周不寒更贴近了她一些,双手搭在她的肩上,怜惜的拍着,“别当回事,你越是认真,她越是得意。”

    温暖“嗯”了一声,稍稍放松了些。

    钟雨妍摸了一把笑出来的泪,情绪冷静了些,像是陷入回忆中,“我跟她约在一家咖啡馆,那是下午,里面很冷清,我不想让人知道我是谁,便要了个隐秘的单间,她比我先到,我进去的时候,她就坐在椅子上看书,她不知道看到什么,正巧是笑着,眼睛跟月牙一样,真是好看极了,可我却只觉得刺眼,她就是凭这些迷惑了我的丈夫吧?我坐下后,她见我怀孕了,还好心的建议我不要喝咖啡,自作主张的要了果汁,我当时看着她那股热心样,在心里不停的冷笑……”

    随着她的回忆,温暖的脑海里不可遏制的浮现出画面,她妈妈仰着笑脸,好心的帮钟雨妍点果汁,殊不知,对方是抱着羞辱她的心态来报复的。

    “我原以为,她就是个狐狸精,一定长的很美艳动人,结果,却是朵天真烂漫的小白花,呵呵,这样的她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我亮明身份,她就傻了,甚至没怀疑过我的话,可我还是一件接一件的说,说我和江泉从小认识的事,说他喜欢吃什么、喝什么,说他喜欢穿什么颜色的衣服,甚至内衣穿哪一个号码我都告诉了她,包括江泉的一些不为人知的小习惯,我讲的详细极了,还有我们之间的盛大婚礼,我儿子几岁,我肚子几个月了,呵呵呵,我统统都说了,她越听脸色越白,眼泪跟不要钱似的落,身子坐都坐不住了……”

    温暖咬了下唇,手指攥起。

    “你看,她是不是很没用?我还没跟泼妇一样的骂,她就要晕倒了,我也没对着她扇巴掌,我已经很便宜她了,我只是好言好语的求她离开我老公,把孩子的父亲还给他们,我这样做难道也有错吗?”钟雨妍豁然看向温暖,“现在,哪个正室夫人有我这么温和?上门去教训小三怎么着也得打一顿,再搅和的人尽皆知,让她身败名裂才能出了气,可我呢,只是找她说了几句话,她对我的伤害,我半分没对外传,我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成全了她的好名声……”

    温暖冷冷的打断,“你真有这么大度?你不过是为了自己的颜面而已,这事传出去,你脸上就光彩?帝都那些贵妇们会怎么看你笑话?最重要的是,你还不想跟江泉撕破脸吧?你还得顾忌江家的体面,还要给他在政界留个名声,好以后继续往上走,你不得已才忍下了,我说的可对?”

    钟雨妍表情僵硬了片刻,忽然笑了,“呵呵呵,你妈当初有你一半聪明就好了,是,我确实没那么大度,换成你,你有吗?你的男人被别的女人抢了去,你会如何?”

    “我会弃之。”温暖毫不犹豫的道。

    “只是这样?就不找小三报复?”钟雨妍压根不信。

    “男人我都不要了,其他的人我又怎么会理会?”

    钟雨妍闻言,嘲弄的道,“你境界高,可惜,我做不到,我是真的忍不了,但为了那个家,我还是忍了,原以为忍下这次屈辱也就够了,谁知……他居然还不死心,还让人到处寻找她,你说,还让我怎么忍?我除了让她消失,我还有别的路可以走吗?全都是他们逼我的!”

    “你可以放手!”

    “我试过了,我放不了,你以为我天生就是贱骨头、他不喜欢我就死皮赖脸的非缠着他?我也不想这样,喜欢我的男人多得是,可我就是只能委身于他、我能怎么办?当初,你妈跟着温筠去了花都,隐姓埋名,谁也不知道,我一开始也不知道,我想着,她走了就好了,我们继续过我们的日子,但江泉不愿,他对你妈简直就像是着了魔,没有她活不了,我看在眼里,痛在心上,我才是他的妻子啊,他做这些的时候,考虑过我的感受吗?”钟雨妍泪如雨下,失声痛哭起来。

    “你也恨他?”

    钟雨妍只顾着哭,没回应她,良久后,才哑声的,“有爱才会有恨,爱之深、恨之切,他那么对我,我怎么会没有怨恨呢?所以,我要毁了林玉颜,他不是在乎她么,不是爱她么,不是非她不可、没有她就活不下去吗?呵呵,我就除了林玉颜,看他怎么办?他是不是真的就活不了了,他要是为她殉情了,我也跟着去,一了百了,那样就谁也不会痛苦了,可谁知,林玉颜死了,他却不知道,他还以为她活着,一直不曾忘记去找她,还想破镜重圆,呵呵,你说可笑不可笑?”

    温暖面色冰冷,没理会她。

    钟雨妍还在继续,“我最大的遗憾,就是林玉颜死的事没能亲口告诉他,我真想看他当时是什么反应?哈哈哈,是不是生不如死?他也尝到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了吧?可惜啊,我没能看到……”

    “我可以告诉你他当时的反应。”

    “什么?”

    “吐血、昏迷,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

    钟雨妍噌的站起来,“不可能,他身体那么好,怎么会病危?”

    温暖冷笑,“你没听到前面的吐血、昏迷吗?如你所愿,他确实痛的撕心裂肺、生不如死,还嚎啕大哭了,在医院住了十几天才转危为安。”

    钟雨妍面色煞白,魂不守舍的喃喃,“怎么可以?他怎么可以这样?他心里果然还是惦记着她,全都是她,吐血?昏迷?他可真狠……”

    温暖又补了一刀子,“他还一夜白头,比你的头发还要白。”

    钟雨妍身子晃了下,又砰的坐回去,痴痴怔怔的愣了半响后,忽然笑起来,“哈哈哈,一夜白头?哈哈哈,一夜白头,他真好,真是好的很,可惜,林玉颜看不到,他再想忏愧,她也看不到,林玉颜,林玉颜,你也什么都不知道,你到死都是活在对他的怨恨里,怨恨他骗了你,哈哈哈,你不会知道他有多爱你,真好,真好,你们俩都是傻子,还有我,我也是,我们都是……”

    温暖不想再听下去,起身就要离开,见状,钟雨妍急声喊住她,“等等!”

    温暖背对着她,冷漠的问,“见也见了,你想说的也说了,还有什么事?”

    这一刻,钟雨妍像是异常疲惫无力,低声道,“我害了你妈,间接的也连累了温筠,我知道,你恨我,我现在落得这样的下场,我也无话可说,你留了我一条命,我知道,你那不是心慈,你是想更狠的惩罚我,我认了,我不会自杀,我愿意用下半辈子来赎罪,如此,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

    说了这么多,这才是她最后想要的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妻主在上之撩汉成瘾相邻的书:路过你的城王爷你的计划太明显了妖界醋王壕妻扮仙记一世永宁暧婚之重生恶妻恰似暮光深情嫁给有钱人听说男主是泰迪捡来的雌性沈大小姐的上门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