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39.12.13

【书名: [综]咕咕鸟养大的阴阳师. 61|39.12.13 作者:顾影自西征

强烈推荐:机甲之越时[灰姑娘]王子走开口袋妖怪之林克最强大脑敛财人生[综]神级医生超级英雄的御用队医[综]极度狂热[足球]     樱花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一个陌生柔软的怀抱抱着,脑海中顿时一片空白。

    她有点懵地眨了眨眼,动作幅度很小地挣扎起来。

    “你醒啦?还真是睡了很久呢。”那怀抱的主人低下头,漆黑的眼眸与她的对上,弧度优美的红润嘴唇往上翘了翘,那有些莫名又透着点亲昵的语气让樱花妖有点茫然。

    咦,这只妖怪认识她吗?

    “你是谁?”樱花妖怯怯地开口问着,卷翘的长睫宛若蝴蝶般颤颤地抖动着,黑珍珠般温润的水润眼眸中带着些羞怯,顿时让一直关注着她的时雨露出爱怜之色。

    “别担心,我们不会伤害你的。”时雨温言安慰着,抱着她的姿势如同抱着一个娃娃,脸上也情不自禁地露出了爱不释手的神色,“你是新诞生的小妖怪,谁也不会故意为难你的。”

    对于妖怪们来说,基本上不会刻意伤害刚出生和化形的懵懂幼崽,因为这对于他们来说,是一种相当丢份的事。特别是樱花妖这种柔弱又无害的小妖怪,时雨毫不怀疑,就算她长大了,也绝对不会有什么妖怪舍得伤她一根头发。

    怀中香喷喷的小花妖此时大概只有人类的五六岁的幼童大小,穿着华丽而柔软的衣裳,肤色如雪,五官精致极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除了那双仿佛会说话一般的乌黑水润的眼眸,她的脸上一直没有什么特别激烈表情,乍一看,简直就像一个完美的人偶。

    “……我是谁?”樱花妖眨眨眼,接受了时雨的说法,但她很快转而问出了一个奇怪的问题。那张如画出来的一般精美的小脸上没有表情,看起来有些呆呆的,但因为她可爱的脸,而变得格外惹人喜爱。

    “……你自己也不知道吗?”时雨有些好笑地问,“我们也不知道你是谁呀。第一个见到你的是鬼葫芦,也许是它把你从樱花树里找出来的吧。”

    听到呼唤它的声音,鬼葫芦从时雨肩头探出身体,意味不明地扭了扭身体。

    樱花妖一开始还有些茫然,但当她看到鬼葫芦翻身时露出来的那张满是利齿的大嘴,小小的身体顿时僵硬了。

    “……”

    时雨低头看着悄无声息软倒在她怀中的樱花妖,有些无奈地拍了拍肩上的鬼葫芦,屈指一弹,将它从肩上驱赶了出去。

    “虽然很可爱,不过也太胆小了吧。”时雨叹了口气,“我还从没见过这样柔弱的妖怪呢。”

    同样可爱的山兔可是从还没化形的兔子形态就开始四处惹是生非,就连外形可怕的魔蛙都只能屈服在她凶残的手段之下,含泪变成它的坐骑来着。

    “说这话的时候,你就不能先从我身上下去。”

    闷闷的声音在头顶上响起,时雨抬头看了看抱住自己赶路的酒吞童子,有些无辜地眨了眨眼,“你累了吗?”

    此时的他们正快速地在山林间穿梭。白狼的事件了结后,时雨又感应到了灯笼鬼的气息就在附近,于是准备前去接应。

    刚刚恢复的白狼因为身体与灵魂之前的分离而进入了一段较为虚弱的时期,可能需要一段时间的适应,才能恢复以往的实力。

    虽然她现在赶路是完全无碍的,但是时雨还是有些担心,因此在身体感到疲惫、跟不上两个妖怪的脚步时,她果断选择了用酒吞童子代步。

    樱花妖之前是被鬼葫芦和酒吞童子组合吓晕过去的,再加上她一看就是刚出生的小妖怪,实在不能扔在那里不管,时雨索性就一起带走了。打算等樱花妖醒来之后再好好谈谈。

    她也是没想到樱花妖对鬼葫芦的心理阴影已经大到那种地步……

    “我怎么可能会累。”酒吞童子深紫色的瞳眸眯起,有些不屑地瞥了她一眼,“倒是你这家伙,比起你怀里这只幼崽也强不到哪里去吧。我也没见过体力像你这么弱的妖怪。”

    因为时雨怀里还抱着樱花妖的原因,她没有像原先那样伏在他背上,而是被酒吞童子用两只手臂分别搂着腰和膝盖的部位,一只手扯着他领口的衣服保持固定。

    酒吞童子应该是从没有这样抱住过别人,因此表现得十分别扭。但对于时雨来说,因为人类与妖怪在行动力和体力上的巨大差距,她小时候几乎就是在一众妖怪的怀抱中赶路的,就算是到了现在的年纪,也会被滑瓢用抱小孩的那种姿势抱着赶路,酒吞童子这种抱法,已经是耻度最低、最习惯的一种姿势了。

    “咦,但那时因为酒吞你根本没见过几只妖怪吧?”时雨也不生气,而是笑着回应道。平安地找回了白狼,灯笼鬼也有了线索,这让她感觉非常开心,因此看什么都显得格外顺眼起来。就连酒吞童子的嘲讽,在她眼里也变得像是闹着脾气的小孩子般可爱。

    说到底,这家伙现在也就是个中二少年的模样,他斜着眼看人的模样,虽然气人,但在时雨看来显得威严不足,反而令人升起一股戏弄他的欲.望。

    “哼。你这张嘴真是不像样啊,连承认自己无能的勇气也没有吗。”酒吞童子略微挑眉,语调略微上扬,语气顿时变得危险而挑衅。

    他不知道是什么给了这个女人可以随意支使他的底气与妄念,但说到底,妖怪之间决定上下位的,不是只有力量吗。

    也许他是时候让她意识到了吧,他与她之间真正力量的差距。这样她应该就能意识到,她与他之间,处于命令者地位的,到底应该是谁。

    “你这家伙,也是够不像样的。”时雨终于敛起笑容,她微眯的眼眸在酒吞童子布满傲慢与狂气的脸上逡巡着,语气又轻又柔、但却又不容置疑地,将酒吞童子发出的嘲讽原样返还了回去。

    “你看不起其他的妖怪吧?是不是觉得只有你自己才是最强者?”时雨语调柔缓地说着,红润的唇角攀上一丝嘲讽,“如果你一直保持着这样的想法,那么登上百鬼之巅、站立在所有妖怪顶点的那个地位,绝对是与你无关了。”

    时雨在森之乡长大,虽然不太想承认,不过大天□□理森之乡的理念与方式,其实对她造成了很大影响。在大天狗看来,真正的强者都有着自己的原则,而他心中的正义,就在于守护弱者,维护自己心中的秩序。而后来跟随的滑头鬼,更是有着强大的领袖魅力,他将自己手下的百鬼们当成家人来守护,喝过妖铭酒之后就都是兄弟。

    这两位妖怪之主的理念也许都与正常的妖怪大相径庭,特别是奴良滑瓢,他在妖怪之中,简直就堪称异类,对于手下绝不轻视,也很重视羁绊的关系。这也是前世身为人类的时雨,能够愉快地继续跟随着滑头鬼的原因。

    对于时雨来说,如果天下间只能出现一个站立于所有妖怪之巅的王者,那么一定非奴良滑瓢莫属。而在接受了滑头鬼的风格之后,再面对此时刚刚生成不久的酒吞童子,时雨只觉得有点格格不入。

    一路打到底的称王之路有什么好辅佐的?三观不同完全无法愉快交谈好么?!

    “你……在挑衅我?”酒吞童子的手一紧,骤然停下脚步,面无表情地低头看着怀里的少女。

    他不太明白此刻心中泛起的一丝沉闷从何而来,但对于这种程度的挑衅,所产生的怒火已经足够掩埋他的理智。

    鬼葫芦似乎也感受到他的愤怒,它重新化作火红的瘴气,在无形的气流托浮下无边无际地蔓延开来。

    白狼皱着眉握住弓箭,担忧的眼神落在还被禁锢在敌人怀里的契约者身上,一时反而不敢轻举妄动。

    “没有。”察觉到他的怒气,时雨干脆利落地回答。她从来不想和酒吞童子为敌,因此在试探地挑衅了一下他的底线之后,又干脆地收回了触角。

    但如果他真的完全不听人说话又性格残暴,那也只能暂时离开,寻找别的离开这个空间的方法了。

    她能感觉到抱住自己的这幅充满力量的强壮身体紧紧绷着,透过并不太厚的衣服甚至可以见到那棉质的布料下卉起的弧度,但即使真的发了怒,他也没有立刻对她动手。

    时雨试探性地戳了戳他略微敞开的领口中露出来的胸膛,感觉到手底下的肌肉骤然一缩,那双原本就充溢着怒火的深色眼瞳愤怒地瞪了过来。

    时雨认真地看着他,问:“酒吞童子,你想成为这片土地的百鬼之王吗?”

    “什么?”酒吞童子有点头痛地皱着眉,有些无法理解她跳跃的话题。

    “像你原先那样是不行的……我来帮你吧?”时雨弯起眼眸,微笑着抬头对上酒吞童子的视线,“帮你成为大江山的……百鬼之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综]咕咕鸟养大的阴阳师.相邻的书:[综]逼死强迫症自从换上杀生丸系统[快穿][综英美]猎杀游戏[综英美]关系户[综英美]如何避免团灭结局[综]咕咕鸟养大的阴阳师[综]永远不要和伊尔迷分手[综美娱]轮回真人秀[综]re0男主你别死![综]是什么让你们产生了我是主角的错觉!?[综]徒有其表别叫我安倍晴明[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