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第九十四章

【书名: [综]咕咕鸟养大的阴阳师. 94|第九十四章 作者:顾影自西征

强烈推荐:[灰姑娘]王子走开无限自由者口袋妖怪之林克最强大脑敛财人生[综]神级医生超级英雄的御用队医[综]机甲之越时     “多么可恨的女人啊。”茨木童子鄙视地瞥了眼身形纤细瘦弱的少女,道,“星,或者现在应该叫你时雨才对,到底要迷惑吾友到什么时候?”

    “你怎么会这么想?”时雨正是心情不太妙的时候,闻言微笑着侧头打量着昂首挺立的茨木童子,说道,“酒吞童子在你眼中,是那么容易受到迷惑的存在吗?”

    “哼。”酒吞童子配合地低低哼了一声。

    “误会啊!”茨木童子反应迅速地望向酒吞童子,想来冷淡傲然的神色在面对他的时候总是显得炙热而真诚,“吾友自然是完美无缺的!你的冷静和理智每每想来都令我兴奋不已!”

    “真是令人惊叹的狂热之心。”时雨捂着嘴偷偷笑了下,每次见到茨木童子面对酒吞时那副简直就像是狂热脑残粉的模样,那股剧烈的反差都会叫时雨觉得大开眼界。

    实际上在时雨看来,论起实力、智慧、性格等等因素,除了过于狂傲之外,茨木童子在各个方面都是令人惊异的优秀。他本身也有着成为最强的潜质,却在与酒吞童子的短短相处之中,死心塌地地决定追随于他。

    在大江山四处争战、名动天下之际,就有无数妖怪势力试图分化大江山的内部,其中,除了酒吞童子之外最强的茨木童子,自然也被无数黑暗中的眼睛盯上了。

    但那些如同潮水般涌来的攻击暗杀或者明招暗揽,对于茨木童子来说,似乎都毫无意义,唯二的价值除了供他解闷取乐之外,就是能向自己心目中的那个至高存在证明自己的忠诚。

    相比于茨木童子这种酒吞童子的死忠,时雨确实并不算是多么合格的树下。她与茨木童子之间的关系,从他第一次察觉到酒吞童子对她的不同之后,就一直有点诡异。

    当然说不上好,但也算是能勉强说得上话。茨木童子是个相当聪明敏锐的妖怪,在他很清楚酒吞对于时雨的重视之后,就注定不可能对时雨动手,即使他有些时候,确实对时雨相当看不惯。

    但也把握着一定的尺度。

    至少在时雨突然消失在酒吞童子的时代之前,是这样的。

    现在嘛……

    当然就不好说了。

    因为即使酒吞重新找到了她,她也从未产生要和他回到大江山的想法。她真正视为家的地方只有奴良组,也许还要算上让她感情复杂的森之乡,但大江山……终究只是副本任务世界中的一场梦……这对于酒吞童子的手下势力来说,应该也称得上是一场背叛吧?

    这也难怪茨木童子在时隔多年时候见到时雨的第一句话,就是如此的敌意满满。

    慢慢想通的时雨心情有些低落下来,也不再故意抓着茨木童子的弱点与他玩笑。

    “茨木童子,你过来有什么事?”虽然茨木童子对酒吞童子的赞扬全部都发自肺腑,但酒吞童子的脸色也并未因为这点而舒缓一丁半点。他有些不耐地抬起眼帘,冷淡注视着对面身材高大的男妖,问道。

    “吾友!你离去的时间太久,大江山的家伙们快要按捺不住了!时隔百年再次响应你的召唤,那些家伙都有点兴奋过头了。”茨木童子直言道,“唯有你才能真正统领他们!因为你是百鬼之主,鬼王中的鬼王!”

    酒吞童子闻言,略感棘手地皱了皱眉。

    当初与时雨重逢时,因为滑头鬼的狡猾,硬生生从他眼前将时雨夺走,这让当初原本就狂躁不已的酒吞童子当即下定决心,要掀起战争,将自己认定的女人从另一只强大妖怪的怀中夺走。

    但等他完成荒废多年的势力的统合,率领百鬼出战之后,才断断续续地根据情报得知时雨与奴良组和滑头鬼之间的真正羁绊。

    既然不是他当初想象中的情人,而是重要的家人,那么这一仗也就没有再打下去的必要了。当众做出宣告的酒吞童子在放出狂言之后,就顶着滑头鬼怒气爆棚的攻击撤离部队,同时马不停蹄地朝着属下传达的情报中显示的时雨的方位赶去。

    而对于手下的这股令人惊颤的几乎在百年前百战百胜的精锐妖怪们,他也仅仅是霸道□□地宣布解散之后,就将手下一群狂躁不安的渴血妖怪扔给了作为副手的夜叉与茨木童子。

    对于不熟悉这位鬼王的妖怪来说,他这样随意的举动堪称是任性无谋,虎头蛇尾得莫名其妙,即使在大江山的内部,对此也不是没有怨念的。

    但对于酒吞童子来说,他从来只会对自己感兴趣的事物投入一切。争战天下成为万妖之巅也许很有趣,但能够牵动他的喜怒,令他欲罢不能无法忘怀的女人却只有一个。

    哪一方更为重要,自然是不言而喻。

    “闹事的就处决。”酒吞童子最终只是道,“茨木童子……如果你不能做到,就交给夜叉去做。”

    “吾友!”茨木童子皱紧眉,白发飞扬,清俊的眉眼锐利如刀锋,难得在酒吞童子面前露出这样锋芒毕露的一面,“这一点也不像以前的你!”

    对于天性桀骜野性的大江山妖怪来说,强制的弹压是最下策的统治办法。更何况,这支能够在短短几个月之内聚集起来的妖怪大军,几乎全部都是当年酒吞童子麾下的死忠,因为对于当年的鬼王酒吞有着近乎狂热的信仰崇拜,才如此心甘情愿地继续为他争战。

    这样的一支死忠妖怪大军,酒吞童子现在居然要用这种方式残酷对待么?

    茨木童子不禁有些灰心颓丧,冰冷透着寒气的眼眸落在沉默不语的少女身上。

    “茨木童子,你欠收拾么?”几乎在同一时间,酒吞童子将时雨拦在身后,冷漠到近乎残酷的视线审视地望着茨木童子,冰冷血腥的血色瘴气自他周身蔓延,如同血海浪潮,起伏不定而暗藏杀机。

    “呵呵呵呵——”感受到酒吞童子明晃晃的威慑,茨木童子反而低沉地哼笑起来,暗含狂傲的语调逐渐高昂至癫狂,“不愧是酒吞童子!气势还是如此凌厉——来吧!来填满我战斗的欲.望吧!”

    而时雨这一刻,很清楚地感受到了两个妖怪之间略带着冰冷的气机,她的神色略微显得有些复杂。

    还有些难以言说的羞耻。

    虽然两个妖怪从前也经常一言不合大打出手。

    但这次……

    喂喂,就这样打起来……不是弄的好像是因为我的错一样了吗?!

    更何况,虽然不怎么喜欢茨木童子,但不可否认地是这个经常没事就追在酒吞童子身后跑的脑残粉这次真的带来了重要的信息。而酒吞满不在乎的应对方式,就连时雨也觉得有些不妥……

    茨木童子已经许久没有和酒吞童子战斗过了……确切地说,自从那个女人消失之后,酒吞童子似乎连同满腔的雄心壮志与战斗欲.望也随之消逝了一般,怀抱着妖酒在人间与妖界不断徘徊流浪,那副颓废狼狈的神态几乎完全看不清从前的影子了。

    虽然那副颓靡的模样也意外的有魅力,但茨木童子总觉得,果然还是从前那个英姿勃发的鬼王更加完美!

    如今酒吞童子好不容易将要与他作战,茨木童子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激动地燃烧起来了——

    就在这时,红发鬼王的身后探出一只白皙的手臂。

    茨木童子瞪着眼睛看着那只手轻柔地握住酒吞童子的右手,而几乎是在一瞬间,原本指甲暴涨,已经做好战斗准备的酒吞童子,小心翼翼地收回了自己的武器,任由那只柔弱无骨的手将他的宽大手掌抓住,轻轻放了下来。

    时雨从酒吞童子伸手探出了头,一手还牵着酒吞童子的手,一边冲着茨木童子歉意地笑了笑:“抱歉,先让我和他几句话吧?”

    她说着将酒吞童子拉到稍远处的角落,酒吞童子沉默地配合着她的步伐。

    望着他们的背影,茨木童子握了握手,默默低头看了看手上充满爆炸性力量的黒焰。良久,才恨恨地一手握碎。

    ……酒吞童子的身上总是充满谜团,当然这点也令人欲罢不能。但有些矛盾的地方,偶尔茨木童子也会感到郁闷不解。

    就像此刻,明明身为强者的代名词,却任由弱者支配着,这究竟是什么道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综]咕咕鸟养大的阴阳师.相邻的书:[综]逼死强迫症自从换上杀生丸系统[快穿][综英美]猎杀游戏[综英美]关系户[综英美]如何避免团灭结局[综]咕咕鸟养大的阴阳师[综]永远不要和伊尔迷分手[综美娱]轮回真人秀[综]re0男主你别死![综]是什么让你们产生了我是主角的错觉!?[综]徒有其表别叫我安倍晴明[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