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第九十五章

【书名: [综]咕咕鸟养大的阴阳师. 95|第九十五章 作者:顾影自西征

强烈推荐:口袋妖怪之林克无限自由者最强大脑敛财人生[综][灰姑娘]王子走开神级医生超级英雄的御用队医[综]机甲之越时     对于时雨来说,劝诫酒吞童子也是件轻车熟路的事。

    毕竟是从充斥着血与火的负面情绪中诞生的妖怪,即使天性敏锐、有着极强的洞察力和冷静的头脑,但酒吞童子的本性却也有着残酷暴戾的极端面。

    更可怖的是,因为他几乎永无止境般在不断增长的压倒性实力,酒吞童子几乎不用克制自己,他尽可以放纵自己的本性而无所顾忌。

    当初他手底下的妖怪们几乎不是被他一一打服、就是因为见识过他的卓绝实力而狂热追随,又有哪一个会对他随心所欲的行为提出异议呢?

    在妖怪的世界中,强者有着特权,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再者,酒吞童子虽然对内也冷酷无情,却也将自己的势力当成所有物,不容许外人欺辱。但从这点来说,也不失为一个能够效忠的对象。

    只有时雨,因为本身性格的原因,再加上从小在气氛和平相对平等的森之乡与奴良组混迹,对于大江山这种赤.裸.裸.的强者为尊的丛林法则有些看不惯。

    在看到酒吞童子有时过于放纵与残酷的行为时,也只有她会进行劝诫。即使只是接受了辅助酒吞童子成为大江山鬼王的任务,时雨也不希望看见他最终成为一个暴君——他身上明明具备着成为真正王者的潜质。

    就像她曾经在大天狗与滑头鬼身上所感受到的一样,那种无法用言语诉说的人格魅力、那种一眼就可以分辨出他与旁人不同的强烈存在感,就如同高天原熊熊燃烧的太阳,吸引着无数妖怪飞蛾扑火般地追随。

    像这样的存在,如果结合了暴君的果决强悍与王者应该具备的仁者之风,那又会是如何的光景呢?

    时雨曾经这样想着,各种明里暗里缠着酒吞要跟他讨论如何更好地统御下属,而那时的酒吞童子虽然神色有些无奈,到也没有真的拒绝她的建议。

    他们两个按照讨论好的思路几番试探性的动作下来,结果就是……早已被统合的整个大江山的妖怪几乎都转变成酒吞童子的脑残粉了!

    夜叉就是其中非常具有代表性的那一个。

    茨木童子那个脑回路明显跟他们不一样的暂且不说,时雨可是亲眼见证原本属于酒吞童子的手下败将、被夺走了大江山最强的名号与自己辛苦招收的小弟、最后就连自己也变成人家小弟的夜叉逐渐从冷淡到认真、再到狂热忠诚的全过程。

    这收小弟的功夫也是没谁了!

    如今听见大江山的现状,再看看酒吞童子明显不为所动的模样,时雨就觉得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这货肯定又是让大江山那些全心全意崇拜他的脑残粉给惯坏了,就算知道他们险些暴动的消息,也完全不为所动,那副完全不准备离开的大爷模样……让时雨都有些胃疼了。

    旁边茨木童子那眼神真的很刺眼啊喂!

    大江山那群忠心耿耿的妖怪要是知道酒吞童子执意不肯回去的理由……时雨不寒而栗,都不忍心再想下去了,心塞地捂了捂脸。

    “……所以,你暂时就先回去吧?到时候那群家伙们闹起来可不得了,而且,这样也会被别的势力小瞧吧?”时雨努力劝说着酒吞童子,除了确实担忧大江山目前的现状之外,心中也想着恰好能趁这个机会避开酒吞童子。

    之前两人之间那复杂奇妙的气氛让她心有余悸,本质上时雨心中对酒吞童子的感情就连她自己也分辨不清,到底那默契自然的羁绊,是友情还是所谓的爱情。

    若说是爱情的话,总觉得还差了些什么……

    总之,还是先分开一段时间会比较好。

    她心中思量万千,酒吞童子却完全不回应。他默默垂眸俯视着身下有些出神的少女,脸上没什么特别的表情,唯有那双深邃的紫瞳闪烁着宝石般冰冷坚硬的光泽。

    等时雨又有些着急地催了一遍,酒吞童子才慢悠悠地说:“你,很希望我离开?”

    时雨猛地抬头看了看他,那双深紫的眼睛定定地凝视着她,眸底奔涌着深不见底般的暗流,令人莫名压抑。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酒吞童子看向她的目光总是显得克制而且柔和,那份柔和太过自然了,使得时雨也不知何时,渐渐习惯了他的注视。

    她原本是那种对于投注在身上的视线很敏感的类型,估计也唯有酒吞童子,能够躲在暗处连着观察了她多天,却让时雨丝毫无所察觉。

    这份认知在今天之前都并不显著,唯有现在,在那极具穿透力的静默却可怖的视线下,时雨整个身体都紧绷起来,她这时才深刻地意识到酒吞童子的气势到底强盛到了如何一种程度,他微怒的视线,竟给她一种像是被麻仓叶王注视着的时候那样的感觉——好像整个人从上到下头被看透了一般。

    身体又难过、又感到深深的压抑。

    这让她清楚地意识到,酒吞童子发怒了。

    怒到甚至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气息。

    “吾友,你还在犹豫什么?”见他们僵持住的样子,原本就有些等待不及的茨木童子凑了过来,灼热的视线略带欣悦地落在面无表情却气势极盛的酒吞童子身上,提议道,“若是实在舍不下那个女人,就将她一并带走如何?”

    一听到茨木童子出的损招,时雨顿时抬起头狠狠瞪了他一眼。但这视线也只是从茨木童子身上一扫而过,很快停留在了他身旁那道双臂环肩的红发身影上。

    在那一瞬间她仿佛读懂了酒吞童子身上微妙的神色变化,下意识地就绷紧身体后退了一步。

    一手伸进了藏有符咒的袖中。

    酒吞童子瞳孔缩了一下,明明没有收到攻击,他却仿佛被刺伤一般狠狠地皱了一下眉。下一刻,他毫不犹豫地转身,身形几个闪烁之间,就消失在郁郁葱葱的林中深处。

    “吾友!等等我!”茨木童子大喜,他几乎完全没在意除了酒吞童子之外的一切,空荡的袖袍在时雨面前一晃而过,很快追着酒吞离去了。

    时雨的身体微微放松下来,这时姑获鸟才带着两个式神走到了她的身边。

    一股微风从林间传来,时雨突然感到一阵淡淡的冷意。

    “明白了。原来你并不喜欢他。”姑获鸟走近之后,双翼中的一支微微抬起,温柔而熟练地拭去了少女白皙光洁的额上的汗珠。

    “是吗?”时雨在姑获鸟久违的照顾中感到放松地进一步舒缓了神经,半闭着眼,她轻轻靠在姑获鸟的肩头,似睡非睡地问。

    “唉……可惜了,他很喜欢你呢。”姑获鸟叹息地说了声。

    “妈妈……你很喜欢他?”时雨有些别扭地低声嘟囔着。

    “他很强。”姑获鸟简单粗暴地回答,但紧接着在时雨有些无语的表情下补充了一句,“以后可以代替我守护你。”

    她说的如此一本正经,叫时雨忍不住暖心地翘了翘嘴角,暂时抛开满心复杂的思虑,搂着她回应道:“我只要有姑获鸟妈妈就足够了。”

    青行灯忧伤地站在时雨的左侧,感觉自己受到了严重的精神伤害。被无视也就算了,现在主人居然说出了这样的宣言,还有将她这个乖巧听话又能打的大妖怪放在眼中吗?!!

    正当她气得鼓起脸准备破坏气氛的时候,就听见时雨带着丝倦意与鼻音的声音闷闷地响起:“不用你守护我,妈妈——以后可以换我来守护你,我现在有着很可靠的同伴、我已经变得很厉害了……”

    她听见她可爱的主人小心翼翼地试探地说:“所以……可以不要再离开了吗?”

    “……时雨。”姑获鸟说不清此刻心中混杂着的心情到底是如何,但总归喜悦还是盖过了一切。她的天性就是为了自己的孩子付出一切,而时雨正是她所有孩子中最特别的哪一个。

    也是最脆弱的。

    更是最为惹人怜爱的。

    奔波在外常年流浪长达九年的时间,为了追寻自家幼崽身上深藏的隐秘,所要面对的全是些高等级的神明,姑获鸟说不疲倦是不可能的。但所有的付出都抵不上这一刻的反哺。

    她所守护的孩子,已经成长到想要反过来守护她的程度了。

    不论是少女低落而真诚的孺慕,还是那小心翼翼的试探,都叫姑获鸟的心软成一汪春水。

    她忍不住抱住自家的崽儿就不想撒手了,神色转柔,认真地应了声:“好。”

    时雨勾了勾唇,忍不住在姑获鸟的颈间亲密地蹭了蹭。

    大概是适才驱使八咫镜花费了太多的灵力,危机散去之后,她的身体一阵阵叫嚣着疲累。

    感觉到自己被拦腰抱起,她也就熟练地在那个怀抱中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蜷缩着闭上了眼。

    ……久违了的感觉。

    这种温暖的感觉独一无二,是独属于姑获鸟的怀抱才能带来的。

    寻回了多年未见的姑获鸟,也取得了她不再离去的承诺,这就是此行最大的收获了吧……

    但为什么,心中却仿佛有块角落漏了风,透着股丝丝缕缕的寒意。

    不管如何装作若无其事,时雨也终究无法忘怀酒吞童子临走之前的那个眼神。那是仿佛被刺痛一样的、叫她的心也跟着颤了颤的神情。

    她依然不觉得自己爱上了酒吞童子,只是觉得他的离去仿佛带走了什么,让她的心也跟着空荡了一片。

    姑获鸟的身形快速移动起来,时雨隐约听见她与自家两个式神低声说话的声音,大概是准备回去了吧……说起来……不知道叶王老师会不会生气……

    脑子里乱七八糟地转动着各种念头,最终,时雨还是沉沉浸入了梦乡。

    ***

    百里外的某处深山,两道黑影一前一后在荒野疾驰,一阵阵狂放的笑声在旷野上空回荡着。

    其中一道,突然在某个凸出的岩壁上止住了身形。

    “吾友,发生了何事?”落后一点的那个身影也随之停下了,好奇地问道。

    “……别跟着本大爷。”酒吞童子面无表情地瞥了他一眼,那居高临下的眼神中除了漠然烦躁,还有几乎快要掩盖不住席卷一切的疯狂暴戾气焰。

    “怎么了?”茨木童子疑惑地想要靠近。

    酒吞童子却几乎是一言不发地抬起手,五指并拢,隔空抓出一道气势滔天的血红印记,擦着茨木童子的耳际,将地面轰得一片狼藉。

    若是寻常人,此时不是吓尿,也要警惕甚至质问突然发出攻击的酒吞童子。

    然而茨木童子却是眼瞳一亮,情不自禁开怀大笑起来:“呵呵呵呵——吾友,要战么?!来吧!让我再次见识到你战斗的雄姿!”

    酒吞童子眼底不知何时已经是血光一片,血红的瘴气不断从他身后的鬼葫芦涌出,妖气震荡发出的光辉简直直通天地,蔚为壮观。听闻茨木童子豪放的狂言,他的嘴角史无前例地扯起一个狰狞恐怖的弧度。

    “做好被撕碎的准备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综]咕咕鸟养大的阴阳师.相邻的书:[综]逼死强迫症自从换上杀生丸系统[快穿][综英美]猎杀游戏[综英美]关系户[综英美]如何避免团灭结局[综]咕咕鸟养大的阴阳师[综]永远不要和伊尔迷分手[综美娱]轮回真人秀[综]re0男主你别死![综]是什么让你们产生了我是主角的错觉!?[综]徒有其表别叫我安倍晴明[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