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地狱厨房(五)

【书名: [综美娱]轮回真人秀 第127章 地狱厨房(五) 作者:游心酱

强烈推荐:口袋妖怪之林克最强大脑无限自由者敛财人生[综]神级医生[灰姑娘]王子走开超级英雄的御用队医[综]农家乐小老板     “16桌……”

    “8桌……”

    “22桌……”

    主厨一刻不停地对选手们下达着菜单,选手们一边做菜、一边记订单,忙得一头热汗。

    前菜的顺利送出让女子队的晚餐服务有了一个极好的开始,但这个好开始能不能维持,就看其他工作台的选手们能不能继续送出同样水准的菜品了。

    “披萨完成了!”

    “两份天使细面好了!”

    前菜台的朱莉和梅格又完成了一个订单,将菜品送到了戈登身边的传菜口。

    快速检查过菜品的质量,主厨微微点了点头,让侍应生把菜品端了出去。

    “主菜!主菜好了吗?”上完了好几份前菜,但主菜却没有进展,戈登忍不住皱起眉头,对肉膳台和鱼膳台的人催促道,“在这段时间里,我没有见到一份主菜!难道你们要我们的客人靠着啃沙拉度过一晚上吗?”

    “不,主厨!”肉膳台和鱼膳台的四个选手一边用白色厨师服的衣袖擦了擦额头的热汗,一边飞快地翻炒着锅中的菜品,大声对主厨回答道。

    “金枪鱼好了!”

    “鲷鱼也好了!”

    很快,负责鱼膳台的吉娜和惠特尼将她们的菜品送了出去,等待主厨的检阅,之后又急急忙忙地回到料理台,毫不停歇地准备下一份订单。在继续做菜的间隙里,她们的目光仍不自觉向主厨那边瞥去,暗暗祈祷她们的菜品能得到主厨的肯定。

    “这……”戈登看叉子翻了翻金枪鱼,眉间的褶子显而易见地叠了起来,转过身看向女子队的厨师们,稍微提高了音量,“金枪鱼是谁做的?”

    “是我,主厨!”吉娜立刻忐忑地站了出来——主厨的语气听起来有点糟糕,她不觉得这是表扬的前兆,恰恰相反,这更像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可怕征兆。吉娜一点都不怕其他人,实力再强的也不怕,说到底,她们都是平等的对手和竞争关系。但对上主厨,没有人敢轻忽!主厨的每一句话,都是地狱厨房说一不二的命令!想到这里,吉娜就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过来!”见吉娜站了出来,戈登示意对方走到传菜台边上,端起装着金枪鱼的银盘,砰得一声扔到了吉娜面前的料理台上,“看看这份该死的金枪鱼!它的肉是散的,[哔]散的!告诉我,这[哔]是什么?这[哔]是为什么?!”

    “这是熟过头了,主厨!”吉娜心里一颤,但还是硬着头皮,大声回答道。如果连原因都看不出来,主厨肯定会更生气,既然这样,还是老实认错比较好。不过,这是她第一次在地狱厨房里干活,这种高级的厨房和她以前待的小餐厅厨房完全不一样,锅子的火候、鱼肉的品质,都和以前完全不同,再加上紧张的心理,所以她才会出错。

    事实上,吉娜不是看不出来金枪鱼可能烧过头了,但她也害怕做生了而遭到主厨的责骂,于是,她就想忍不住煎久一点,再久一点,结果就煎过头了…

    说到底,还是作为厨师的水准不够、判断不够准确、个人信心不足才导致的问题。

    “没错!你就是煎得太[哔]久了!”戈登大声咆哮道,“还愣着干什么,滚回去重做!”

    也许这是选手们第一次晚餐服务,也是选手的第一次出错,所以戈登难得地给予了一些耐心,在训斥过后,就让吉娜继续去干活了,而不是采用了后期的一些惩罚措施。

    “是的,主厨!”没有得到更多的怒吼,只是这种程度的责骂,吉娜立刻在心里松了口气,再不敢在主厨面前逗留,立刻小跑回到了她的料理台前,重新拿了一块金枪鱼煎了起来。

    确认完鱼膳台的工作——让戈登有些不满,主厨又转向了肉膳台。

    “肉膳台,牛排呢?猪排呢?这么长时间,你们就[哔]什么菜都端不上来?”鱼膳台的失败让戈登的火气积聚了一点,对肉膳台的催促也更加不耐了。

    “马上,主厨!”迪妮莎和蕾妮也有些焦急起来,鱼膳台都端出了成品——虽然失败了,但总比她们什么都没拿出手好。不不不,宁可慢一点,也要做得好一点。在主厨的催促下,两个人的大脑也有些混乱起来,手脚也跟着忙乱起来。

    迪妮莎把将将烤好的惠林顿牛排从烤箱里拿了出来,切好,放到盘子里。

    “配菜台,惠林顿的配菜好了吗?”迪妮莎对配菜台喊道。

    “马上!”配菜台的米拉大声回答,但事实上,她根本还没开始准备!

    要知道,戈登的念菜单速度实在太快了,而迪妮莎也没有像莉亚一样,在做的时候再提醒她一句——伊莉是做好了每个队友都是猪队友的心理准备,所以才会巨细靡遗,全部和队友们再确认一遍;她不愿意把自己的成功寄希望在队友的靠谱上,在地狱厨房中,这很要命。

    而迪妮莎也许没想到会有队友连最开始的少量菜单都记不清——总之,一直作为私人厨师的米拉确实不擅长流水线工作,她的脑子就忘了惠林顿的酱汁和配菜的事情了。

    这可真要命!

    幸好,配菜做起来还是很快的,应该能在惠林顿冷掉之前一起送出去。米拉这样对自己说道。但是,在这种着急的心情之下,她做菜的动作也凌乱了起来,乱七八糟的配菜稀里糊涂地就扔到了锅子里。

    至于艾琳,她在准备其他配菜。这是两人之前说好的,订单多起来之后,米拉就主要负责惠林顿、美式烤猪排和香煎金枪鱼的配菜,土豆盖鲷鱼和瓦多文烤鸡以及前菜等的配菜就由艾琳负责。这是两人为了明确职责而定下的分工。不过,如果谁那边的工作实在多到忙不过来,那她们也会互相支援。但目前的订单数量没有多到这种程度,是米拉自己的遗忘才让她陷入了措手不及的窘境,所以艾琳也爱莫能助了。

    迪妮莎也意识到了米拉的慌乱,她在心里摇了摇头,还是决定先把她的牛排端出去——配菜是米拉的问题,不是她的问题,她不可能为了米拉的遗忘而等她;惠林顿牛排一会儿就冷了,如果她刻意等米拉,连她自己都会被主厨责骂。她不愿意为米拉的错误买单,至少她要让主厨看到,她负责的方面是没问题的,其他人的工作不是她的责任。

    “惠林顿来了!”迪妮莎将牛排和酱汁端到了主厨身边的传菜口。

    “唔,惠林顿做的不错。”戈登查看了一下牛排的肉质和外层酥皮的颜色,满意地点了点头——作为所有菜单里难度最高的菜品之一,迪妮莎虽然费了点时间,但成品不错。

    戈登希望这是她的实力体现,而不是碰巧撞运气。

    “惠林顿的配菜呢?猪排呢?”收到惠林顿之后,戈登又催促了一遍订单的其他菜品。

    “猪排来了来了!”蕾妮看到迪妮莎也送出了菜品,心里更急了,又看了一下自己锅里煎的猪排,看了下大概没问题后,也连忙盛到盘子里,快速切好,给主厨送了过去。

    戈登习惯性地用叉子翻了一下,脸颊不由抽动起来——

    “[哔]!这[哔]是生的!”戈登一把将盘子扔到料理台上,毫不留情地对蕾妮大吼,“你[哔]竟然端上一盘生猪排?!看看这脂肪,这白色的脂肪,根本还没熟!你要我把这坨[哔]送出去?猪肉绝对绝对不能是生的!你[哔]明白了吗?!”

    “对、对不起……”蕾妮被戈登一气呵成的咆哮吼得头皮发麻,几乎不能地就想后退,但她知道这样主厨会更生气,于是强忍着后退的冲动站在原地,“我马上再烤!”她说。

    “那就快去!”戈登怒吼道,“别让我再见到这该死的[哔]生猪排!”

    “是、是的!主厨!”对上戈登,蕾妮是一点都不敢反驳的,她只能端起她的夹生猪排,灰溜溜地回到她的工作台上。

    戈登本来因为前菜的顺利而松了口气,还认真地考虑了一下,这一期选手的水平也许不错。但他没想到,顺利的只有前菜!好吧,其实惠林顿也还不错,但是,“配菜呢?配菜被你们自己吃了吗?难道你们就想让客人吃这光秃秃的惠林顿?配菜在哪里!告诉我!”

    “这里,主厨!这里!”听到主厨越发不耐的催促,米拉身上早已急出了一声热汗,见锅子里的配菜熟了,连忙将配菜倒到盘子里,送到主厨边上,“配菜好了,主厨!”

    “……”看着银盘里那堆黏糊糊的乱七八糟的配菜,戈登深深地叹了口气——他气得话都要说不出来了,“米拉,惠林顿牛排的配菜是什么?背给我听一遍!”

    “烤、烤胡萝卜和土豆泥,主厨!”米拉反射性地回道——背了昨天一晚上和今天一早上的菜谱,尤其是她负责的配菜部分,她记得还是很牢的,所以反射性地背了出来。当然,如果是其他部分,她可能就不那么确信了——毕竟是流水线上的服务,最重要的就是完成好自己的,如果有余力,再去帮助其他人不迟。

    “很好,你知道是烤胡萝卜和土豆泥,那这是什么?!”主厨咆哮着把盘子抬到米拉的面前,不断地向她挥着——那看上去就像要把这盘可悲的前菜拍到米拉脸上一样。

    “这是土豆泥和甜菜根……”米拉的声音越来越低,她也发现自己煮错配菜了。她在心里暗叫一声,自己怎么会该死的拿错配菜!米拉百思不得其解,简直恨不得时光倒流,她把配菜重新放一遍!

    但人有时候就会这样,莫名其妙地做出一些不符合自己习惯的事情,比如考试时忘了做翻面的题目,做题时上一题的答案写到了下一题的空白处,这都是事后想想很不可思议,但当时确实就做出了这些匪夷所思的事情。越是大场面,越是会犯一些平时绝对不会犯的错!这也许就是所谓的“大脑一抽”了。

    “你明明知道配菜是烤胡萝卜和土豆泥,你[哔]竟然做出了甜菜根?”戈登扯了扯嘴角,在米拉以为他息怒的时候,又冲米拉大吼了一句,“还愣着干什么?去!重!做!!!”

    “是、是的,主厨!”米拉都快被主厨的大吼吼出心脏病了,连忙挪动着身体,慢慢地向她的工作台挪去——倒不是米拉不急,而是她的大体格让她习惯了慢慢挪移。

    “奶奶!可以[哔]快一点吗?还有几十张桌子的客人在嗷嗷待哺呢!”主厨才不管原因,米拉慢吞吞的样子就让他火大!如果这是他的厨房,他一定会立刻解雇她!立刻!!!

    肉膳台、鱼膳台、配菜台先后出事,前菜台的朱莉和梅格忍不住对视一眼,偷笑了起来——她们可还没出过错呢!在这之中,莉亚确实功劳不小,但是,她们自身也有实力,所以才可以应对这些忙碌的工作!虽然没能像蕾妮她们那样争取到在举足轻重的主菜台上工作的机会,但她们的发挥可比她们好多了!想到这里,两人就骄傲不已。

    和她们同在前菜台工作的伊莉还想说些什么——与其关注别人的表现,她们(包括伊莉自己)应该更关心自己手上的活!但两人看上去不像听得进这些话的样子,伊莉皱了皱眉,决定先闭口不言了——让她们先吃个亏也好,这样之后才能学乖,不然提前提醒太多,她们反而不乐意听,还会让她显得里外不是人。往期的节目里这种事情不要太多,明明好心提醒,却总是不被领情,还反过来在个人采访时抱怨对方碍手碍脚……

    两人也没有笑很久——她们也知道这是比赛,这点清醒她们还是有的。

    梅格稍微再翻炒了一下她的天使细面,又加了一把芝士进去,让面条呈现一种微稠的质感,觉得差不多了才把面条倒出来,送到了主厨那边的传菜口。

    “天使细面来了,天使细面来了!让一让!”梅格边走边喊。

    “又一份前菜。”主厨点了点头,目光意有所指地看向其他工作台的人——相比源源不绝送出菜品的前菜台,其他工作台的人难道不应该羞愧吗?每个不经意接触到戈登目光的人都忍不住低下头,聚精会神地看着自己手里的菜肴,就像那是她们一生的情人一般。

    也许是有了之前几次的成功经历,所以戈登这次才对梅格的天使细面产生了信心。

    但,不幸的是,这份本就微薄的信心很快遭到了打击——

    “梅格,这是什么?”戈登单手拎着平底锅,将平底锅竖在梅格面前。

    “呃……”看着牢牢地黏在锅底,丝毫没有下坠驱使的天使细面,梅格额头不禁冒出了冷汗,她开始思考自己哪边出错了…等等,在和朱莉偷笑之前,她好像就放过芝士了!后来,在起锅前,她又放了一次!梅格猛然想到了自己放了两遍芝士,难怪天使细面稠成这样,连下坠都下坠不下去!

    “这简直可以[哔]挂在墙上了!”戈登讽刺地甩了甩平底锅,锅里的面条坚定地一动不动,“当然,我不是说荣誉墙,而是耻辱墙!”

    “……”先前得到了主厨的肯定,冷不防却有遭到了主厨的猛烈抨击,梅格几乎快反应不过来了,她的眼睛立刻红了起来,但她强行忍住了,不让自己哭出来。

    戈登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微胖的选手尴尬无措的样子,在心里连连摇头——顺风顺水时没问题,一旦遇到麻烦就要哭,这种心理素质在地狱厨房几乎留不到三集!现在,连前菜台都沦陷了,戈登已经不准备容忍下去了,他决定给这些反应不过来的蠢货一点警告!

    “你们!所有人!”戈登把平底锅重重拍在料理台上,对女选手们大声喊道,“听着,我不管你们是这个原因还是那个原因!到目前为止,我们可怜巴巴的客人还是只吃到了前菜!我不仅要看到前菜,还要看到主菜,到最后的甜点!再出错,你们就全部给我滚出去!”

    “是的,主厨!”前菜台的出错耗尽了戈登最后的耐心,面对吼得几乎声嘶力竭的主厨,选手们半个抗议都不敢说,只能看上去大声、实则心虚地应下。

    戈登对女子队摇摇头,又走到了男子队那边。

    身为主厨,他本来就要兼顾两个厨房的表现,所以会在两个厨房里来回走。不过,在他在一个厨房,不在另一个厨房的时候,副厨会顶替他完成另一个厨房的传菜和检查工作。

    目前来看,相比至少开局还不错的女子队,男子队的发挥更让主厨头疼。

    “男士们,17号桌的披萨和天使细面好了吗?”戈登从男子队的传菜口上拿起张订单,看了眼上面一动未动的痕迹(完成的菜品会被手动划掉),回头皱着眉问道。

    “好了好了!”德温和尼克连忙回道,“让一让,让一让!”

    两人将各自负责的菜放到盘子里,一起向传菜口走去。

    “嗯……”戈登翻看了一下披萨,特别注意了一下切面和背面,又有叉子搅拌了一下天使细面,将面条分放在两个盘子里,见品相和分量都没问题,这才点了点头,“你们终于送出了点像样的东西来!保持这个水准,继续下去!”

    “是的,主厨!”经历了主厨的一系列可怕摧残,骤然得到了这样的肯定——即使不是完全的赞美,但这种程度的肯定已经让饱受摧残的男选手们十分感动了!几乎时肉眼可见的,先前还有些萎靡不振的男选手们立刻精神一振,大声回答着主厨!

    也许是主厨的肯定为男子队提升了信心,也许是费城大叔德温和中年白人选手尼克渐渐适应了菜品和比赛节奏,接下来的几道前菜也顺利地送了出去。

    “惠林顿牛排来了!注意背后!让一让!”很快,肉膳台的西恩也做好了惠林顿。

    “金枪鱼好了,鲷鱼好了!”鱼膳台的布兰登和乔什也完成了他们的菜品。

    戈登仔细翻看了一下男选手们端出来的菜品,稍显满意地点点头,“很好!我很高兴,你们终于表现出了厨师的样子!你们终于完成了反击,进度赶上女子队了!”

    “哦呼!”男选手们纷纷欢呼起来,脸上也不自觉露出了笑容,彼此得意地挤眉弄眼,和身边人或是拍手或者拍肩,并齐声回道,“是的,主厨!”

    男选手们似乎渐入佳境,戈登紧皱的眉头也微微舒缓了一点,直到——

    “猪排是谁做的?!”戈登再次皱眉看着自己手边的猪排,转过身,语气不善地问道。

    “我,主厨!”亚当从肉膳台边上走了出来,面色虽有紧张,但看上去还是很自信——虽然主厨的语气很不好,但他觉得自己做的烤猪排没什么问题,主厨没理由批评他。

    “看看你[哔]做的东西!”见亚当没有丝毫反思,还一脸怔愣的蠢样,戈登简直心口火上涌,“这是干的,干的!我不知道你们今晚怎么回事!这是你们的第一次晚餐服务,你们真的想好好干吗?前菜折腾了那么久,现在还[哔]给我端上来一盘干的烤猪排!生猪排不行,所以你[哔]就给我上一盘烤过头的?!”

    “不,主厨!”亚当一愣,立刻回道——他确信自己的猪排没有做生,但做得熟过头了又是另一个问题了。

    在地狱厨房,很难说做生还是熟过头哪个更糟糕,做生的会吃出病来(猪肉绝对不能生吃,里面可能有寄生虫),但做生的话还可以回炉重做,仍有挽回的余地,相比之下,做得过熟就完全不能补救了,只能重头再来!

    这也需要就是地狱厨房里做生的次数远多于熟过头次数的原因。很多选手都宁可冒着做生的危险,再花费时间补救一下,也不愿意做得过熟,然后整个订单推翻重来——还是那个原因,西餐对时间的配合要求很高,同一桌的前菜或主菜需要同时上。

    “还愣着干什么!滚回去!”戈登把那份完全不能用的猪肉向垃圾桶一倒,直接把盘子扔到了亚当手里,“继!续!还要我重复吗?!”

    “不,主厨!”亚当连忙借助那个盘子,快速地回答主厨——身为军人,他对这种非是即否的问题回答得很快,但能不能立刻反应过来,就是另一回事了。

    比起其他职业的厨师——无论是餐厅厨师还是私人厨师,哪怕是家庭主妇,都有比他多得多的经验,亚当在厨艺方面的实力其实并不算特别杰出。但他的参军经历为他的参赛简历增加了亮点,这才是他站在这里的原因。但能走到多远,就和他的过去无关,而和他现在、未来在地狱厨房的表现有关了。

    肉膳台迎来了失败,鱼膳台和前菜台也很快陷入了滑铁卢。

    “该死!这是谁做的金枪鱼?!”戈登痛苦地按了按鼻梁。

    他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先前上菜全死,每个菜都跟[哔]一样!好不容易活过来了,有像样的菜端出来,结果没一会儿,又不行了!这[哔]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我,主厨。”站出来的是布兰登,他的态度明显要比过分自信的亚当要好得多,但主厨看重的不是态度,而是实力!能按时好好上菜的实力!!!

    “你[哔]知道做熟的鱼是怎么样子的吗?”戈登压着怒气问道——这是第一场晚餐服务,所以他不会在选手的第一个就让人滚出厨房,而是以“调♂教”为主。当然,如果有人态度恶劣,又不思进取,那戈登还是会毫不犹豫地赶人的。

    “肉质雪白细腻,紧而不散。”布兰登老实地回答道。他其实很擅长做鱼肉,在挑战赛里,他做的就是阿拉斯加帝王蟹肉饼配比目鱼。不过,可能是流水线的工作节奏太快,所以他一时没注意,就急着把菜品端出来,结果就没做成熟……

    “你[哔]知道竟然还做错?”戈登摇了摇头,“如果你不说,我还以为你做的是寿司呢!”

    “……”虽然没全熟,有点生,但和寿司里的生鱼片还是两回事吧?虽然在心里这么想,但表面上,布兰登还是态度良好地对主厨道歉,“对不起,主厨。我这就去重做!”

    “滚吧!”见布兰登识相,戈登皱了皱眉,也懒得骂他,随便挥了挥手,把他打发走了。

    之后,戈登又来到了代表女子队的红色厨房,照例看了一下女子队的上菜进度。

    “[哔]!”戈登拿着自他走后就一动没动的订单,不可思议地对工作台上的厨师们说道,“这么久了,你们还是一道主菜都没上?!”

    “……”女选手们简直羞于启齿。

    “惠林顿,烤猪排,你们还是没做完?!”戈登又问了一遍。

    “惠林顿来了!”迪妮莎连忙回道——她的第一次惠林顿是没问题的,但是配菜没跟上,为了等配菜,还有同一份订单里没做好的烤猪排,那份惠林顿就生生等冷了,她只能重做。虽然她心里确实有不满,但这确实是西餐厨房的常态,她也只能皱眉认了。

    迪妮莎把包裹着蛋液酥皮和蘑菇泥的惠林顿牛排切开,配上酱料,端到主厨手边。同时,吸取了第一次教训,她这一次主动提醒了配菜台的米拉,所以配菜也及时地一起端了上来,一起放到了主厨手边,让主厨摆盘用。

    “迪妮莎。”戈登却没有如她想象的露出轻松的表情,相反,他的表情更沉重了,眉头也可怕地抽了抽,“告诉我,惠林顿牛排是几分熟?”

    “三分熟,主厨。”迪妮莎毫不犹豫地回道——她的专业素质还是很过硬的,背诵菜谱时也很用心,这种问题绝不会弄错。

    “那三分熟的惠林顿牛排应该是什么颜色?”戈登皱着眉,继续问道。

    “周围是深粉色,中间是粉色。”迪妮莎分毫不错地回答道。

    “那你觉得这是三分熟的惠林顿牛排?”主厨指着盘里的牛排,音量终于提高了。

    “不,主厨。”迪妮莎看了眼牛排,发现牛排的切面已经呈现出完全的深粉色——这是五分熟牛排的模样。也许是她没注意,也许是她急着端出来,没好好检查……

    “还有,这个金枪鱼!”发作完迪妮莎之后,主厨又调转了枪头,将火力集中向了传菜口的另一道菜品上,“这肉[哔]是散的!散的!要我说多少次,吉娜?”

    “对不起,主厨!”吉娜连忙从队列里出来,不管好坏地率先道歉。

    “我[哔]不要听对不起!我要看到菜品!能端上桌的菜品!!!”戈登把金枪鱼盘子往桌上一扔,用手狠狠拍在盘子上。砰的一声重响,一瞬间,盘子里鱼肉飞溅,每个选手都不由站直,默默向主厨和出列的两人看去。

    迪妮莎觉得自己的脸上热极了——自从她做上她们那家西班牙餐厅的副厨以后,她就再也没有被这么骂过了。但她却丝毫不觉得戈登骂错了,她还是很能反思自己的。

    首先,这次确实是她没做好,自己都没有检查肉质就端了上来;其次,对方是戈登·拉姆齐,世界上最负盛名的顶尖主厨之一,别说主厨是有的放矢,就算是无缘无故找她茬,她也没资格没地位抱怨——当然,主厨还是很明辨是非、相对公平的,绝不会做出这种事来。

    至于吉娜,她虽然在心里不爽被这样拎出来骂,但她也知道,自己绝不能在主厨面前露出一点不满,那样的话就等着被赶出去吧。这点机灵劲她还是有的。

    “这是我给你们的最后警告!”戈登已经决定不忍耐下去了,“如果你们再出错,就统统给我滚出去!统统滚出去!”他提高声音强调了一遍。

    “是的,主厨!”选手们纷纷回应,然后沉默地投入到自己的工作中去。

    “让一让。扇贝来了,主厨。”伊莉一边和身边人借过,一边走到主厨身边,把她负责的菜品放到了传菜口,坦然地等待主厨检阅——无论是半个小时,三个小时,一晚上,只要是扇贝,只要是她曾经无数遍做过的食物,她就绝不会出错!

    “嗯,很好。”选手们的一轮轮错误已经快耗光了戈登的耐心,即使是这个少数一次都没出错的选手,戈登也没有露出什么好脸,只是简短地点了点头——但他心里有数,知道谁是发挥得既好又稳定的,谁是浑水摸鱼、蒙混过关的。

    “天使细面,主厨。”一直做天使细面的梅格也把盘子端了过来——她的菜品和伊莉的菜品正好是同一个订单,伊莉一直都对时间配合特别注意,之前已经提醒过梅格,又在梅格上菜之前替她检查过菜品(这是梅格被主厨打回来之后,梅格默默形成的小习惯),没意外的话,梅格的这份菜品应该也没问题。

    “好。”戈登的回答非常简洁,但在这种时候,没有责骂就已经是满意地表示了。梅格对主厨的这种反应也没什么不满,她感激地向伊莉笑笑,然后和伊莉一起,快速回到了她们的工作台边上。

    “朱莉,披萨好了吗?我要开始拌沙拉了。”伊莉和朱莉确认道。

    这是她们的下一份订单。相比其他只能勉强记清点菜数量的选手,伊莉能记住包括前菜、主菜在内的所有订单,只是她这次的工作范围是前菜,所以她就只调控前菜台而已。

    而且,目前来看,她的其他队友暂时也没遇到弄错菜品数量的问题,她就不多管闲事了。质量控制这种事,如果不是其他人主动提出,她不准备自己去招人嫌。

    “没问题,差不多了。”朱莉回答道。

    相比其他陷入火急火燎状态的工作台,前菜台的进度一直忙中有序着。

    只要菜品质量不出错,连订单都完成地非常迅速。

    这在地狱厨房的所有赛季里,都是非常出色的成果了——要知道,在一些选手实力较弱的赛季,第一次晚餐服务里,有时连前菜都送不出去,就被集体赶出厨房了!

    ——总觉得莉亚的实力跟其他人不是一个层次的。

    ——看了这么多期地狱厨房,第一次看到有选手在前菜台上的表现比肉膳、鱼膳台上的表现还出色,也是绝了。

    ——关键是她不但自己做得好,还能带得队友做得好,这是最了不起的地方。

    ——有实力,不怕撕,目测她能在比赛里走得很远,非常远。

    观众们的眼睛还是雪亮的,谁好谁差一看就清楚了。

    当然,这也可能有后期剪辑的关系——毕竟观众看到节目时,节目已经录了很多集了,节目里有冠军之相、走到最后的人已经渐渐显露了,剪辑师当然也会照顾到这种结果。

    一般来说,除了当期即将淘汰的人镜头最多、热爱或擅长内斗的人镜头也多,除此之外,就是走得够远的选手镜头多了。这也是很多原本脸盲的观众看到后面,渐渐觉得能认出人来,这不仅是因为那时候选手变少了,客观上也因为节目组确实多给了镜头。

    但是,前期的比赛方式终究是团体比赛,一个人、少数人的出色表现并不能挽救结局。

    压倒女子队的最后一根稻草是蕾妮。

    “该死!”戈登看到她端上去的烤猪排就彻底火了,“你[哔]到底会不会做烤猪排?之前那次是生的,这次又是过熟的。猪排要[哔]全熟,但也不能坐干!肉汁呢?那[哔]的肉汁呢?!你看看这块干巴巴的可怜的肉,这[哔]是给人吃的食物吗?”

    “让我看看,这边你们一起端上来的菜,让我看看有多少是能送出去的?”戈登一边吼着一边翻看着选手们送上的菜,“这个披萨是烤焦了吗?这[哔]的底是黑色的!你[哔]看不出来吗?”这句话是对前菜台说的——朱莉做了这次的披萨,她还没有送上来,但戈登一眼就看到了那焦黑的底部。

    “还有这个金枪鱼!天!你们[哔]只会做过熟的吗?鱼肉永远不是散的,就是泛白的!我要正好的、恰到好处的、可以让客人们吃的鱼肉!”

    “……”戈登把选手们端上的菜品一一点评,只有少数人勉强过关——但不能和订单里的其他菜搭配起来,依然不能送出去,这种时候,单独的发挥出色根本没有意义。。

    “全部!你们全部!给我滚出厨房!”

    如果是一个选手发挥失常,戈登只会赶走那一个人,但出错的人太多时,戈登就会一气之下全部赶走,或者自己上阵,或者直接关门。

    “……”女选手们互相看了眼彼此,默默走出了厨房——虽然有莉亚在,前菜服务简直是无可挑剔(哪怕到比赛后期,强手如云的晚餐服务中,前菜台最好也不过如此了),但是,她们其他人不争气,这种梦幻开局的优势几乎等同于没有。

    “对了,莉亚。”戈登又一次叫住了伊莉。

    “是的,主厨?”快走出厨房们的伊莉停下了脚步,看向戈登,不知道主厨为什么又一次叫住她。平心而论,她的前菜服务确实不错,但晚餐服务是团体比赛,她的个人表现意义不大,主厨应该不会因此特别表扬她。当然,如果她是在肉膳台、鱼膳台这样重要的料理台上,那么主厨说不定就会直接表扬她、更甚至让她和几个同样发挥好的人留下继续完成晚餐服务也说不定。但既然这次她是在前菜台,那就没这种可能性了。

    “你是今晚表现最好的。”主厨依然肯定了伊莉,这让伊莉都忍不住惊喜了,“接下来,你们回到宿舍后,你有一个小时提名两个待淘汰人选,稍晚些集合的时候,我会作出决定,其中一个将离开地狱厨房。明白吗?”

    “是的,主厨!”伊莉对主厨认真地点点头——这就是她忍气吞声等到现在的原因,她在等待主厨将这个权柄交给她。只要有提名权,她就一定程度上成为了她们队的头狼。其他人认不认可无关紧要,最重要的是主厨认可。

    之后,只要其他人还有点眼力劲儿,就会主动配合她——除非她们觉得自己在这场比赛里表现得完美无缺,伊莉不能无缘无故、公报私仇地提名她们淘汰。不过,遗憾的是,在第一场晚餐服务的比赛里,表现出色的是伊莉,不是其他人。可以说,除了伊莉,其他人都直接被主厨批评过,伊莉想淘汰任何人都是有据可循的。

    就在这段简短的对话中,其他人都忍不住交换了眼色——特别是先前和伊莉硬碰硬过的,都非常担心伊莉会公报私仇,尤其在她们的表现并非无懈可击的情况下。

    伊莉微微一笑。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综美娱]轮回真人秀相邻的书:[综]永远不要和伊尔迷分手[综]咕咕鸟养大的阴阳师.[综]逼死强迫症自从换上杀生丸系统[快穿][综英美]猎杀游戏[综英美]关系户[综]re0男主你别死![综]是什么让你们产生了我是主角的错觉!?[综]徒有其表别叫我安倍晴明[综][综]我的日常不太对[综英美]冰箱那头的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