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地狱厨房(三十一)

【书名: [综美娱]轮回真人秀 第153章 地狱厨房(三十一) 作者:游心酱

强烈推荐:[灰姑娘]王子走开口袋妖怪之林克仙道可期敛财人生[综]无限自由者神级医生超级英雄的御用队医[综]机甲之越时     “侍应这边要两份凯撒沙拉。”

    “这边也是”

    客人们此起彼伏的点单声在餐厅里响起。

    虽然没有大声喧哗而是客气的小声招呼但一声声的催促还是让人心里发急。

    “莉亚,这边。”

    “还有这边”

    “这边”

    侍应生们领着伊莉在一个个餐桌边周转。

    “这是怎么回事?客人们都那么爱凯撒沙拉吗?”

    伊莉忙得脚不沾地晕头转向地跟着侍应生向又一桌客人走去一边小声向对方问道。

    这不是伊莉嫌麻烦想偷懒,而是她真的觉得好像全餐厅的人都在点凯撒沙拉!

    不止是她这边乔什那边也是一样两人遥遥忘了一眼互相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虽然两人是竞争对手但面对客人时,他们也是站在同一条战线上的战友。

    “咳,这个”被伊莉问到这个问题时,年轻的侍应生显得有些尷尬。

    “怎么了吗?”对方这副有什么隐情的样子让伊莉忍不住追问了一句。

    “没什么,就是”侍应生顿了顿在伊莉鼓励的目光中,小声说道“厨房里现在很糟糕好像都没端出什么前菜,所以”等的不耐烦的客人或者担心连前菜都吃不上的客人才会纷纷点了目前看来上菜最快最稳的凯撒沙拉。两队都是这样。

    “怎么会?!”伊莉不可置信地问道这是第四次晚餐服务!不是第一次!固然有人是浑水摸鱼留到现在,但大多数人还是有真材实料的,怎么会连前菜都搞不定!

    如果不是对方的表情太认真、太无奈选手们做不好菜,负责上菜的侍应生们会更麻烦毕竟他们是直接被客人催促的那个,必须直面客人或好或坏的脾气。说真的,他们比谁都希望选手们表现出色,所以绝不会在这种事上开玩笑。

    而在这件事上,戈登和伊莉的看法一模一样

    时间回到晚餐开始之初。

    “16号桌,一份香煎扇贝,一份天使细面,两份豌豆调味饭!”

    “24号桌,一份香煎扇贝,一份披萨!”

    “26号桌,一份豌豆调味饭,一份天使细面!”

    “20号桌”

    一份份订单传进厨房,主厨向红队的选手们大声下达着指示!

    “是的,主厨!”选手们纷纷应下。

    但是,她们的工作并没有像她们对主厨的回答这么干练气魄!

    “该死,这是谁做的扇贝?!”站在传菜口检查菜品的戈登转过身,手里端着一盘才做好的扇贝,面色不善地问着厨房里忙碌的女选手们。

    “是我,主厨。”朱莉惴惴不安地站了出来。

    一直以来,她的晚餐服务都完成的不错。

    哪怕是选手们最手忙脚乱的第一次晚餐服务,她也很好运地与伊莉分在了一起,后者接手了前菜台上最棘手的工作毫无疑问是扇贝,而朱莉主要做的是相对简单的调味饭。而在挑战赛里,朱莉也表现得可圈可点,更不用说这次挑战赛里拿到的满分了。

    可以说,在整个比赛里,朱莉都没受过什么责骂又有给力的队友在前面顶着,又有亲手抚养孩子长大的光辉妈妈形象护持,主厨和节目组一直对她很友好。朱莉看似不起眼,但却在比赛里过得很滋润也许,她是在这里过得最好的一个也说不定。

    当然,压力仍然人人都有,这点,朱莉也不例外。

    但是,这一次,她却要一个人负责前菜,只有迪妮莎给她搭把手。搭把手的意思是从旁协助,而不是担起大任。所以,显而易见地,这是朱莉第一次做扇贝扇贝挑战赛中的那次不算,那次是她和伊莉一组,受到了对方的很多关照,主要是对方的功劳,朱莉自己清楚地明白这点。可以说,像扇贝这种高级食材,在地狱厨房之前,她从未动手做过!

    这也许是朱莉第一次直面主厨的苛责,而不是像以往那样,躲在队友羽翼下时,被主厨点到即止的责备。以往,即使稍有担心,但想到自己还有可靠的队友,朱莉也在惶恐之余,不至于惊慌失措。但这一次,朱莉看着边上有条不紊地完成其他前菜的迪妮莎即使朱莉被主厨点名,她也完全没有回头,漠不关心的姿态相当明显这让朱莉的心渐渐沉了下去。

    “看看你哔都做了些什么东西!”

    戈登愤怒的时候可不会管选手过去的表现有多好,他只在乎选手现在的表现,在乎能不能给客人端去像样的食物!或者说,选手过去的表现越好,这次的表现越差,戈登就会越生气!容忍是容忍,努力是怒气,这是两回事!

    “”朱莉被主厨吼得头皮发麻,双手不安地扭着自己身上的围裙。

    “看看这些扇贝!它们摸起来哔像橡胶一样,一点都不柔软!”戈登把餐盘狠狠摔在料理台上,捏起一片扇贝,在朱莉面前晃了晃,在朱莉咬唇之后,又丢回盘子里,大掌用力地拍了下去,顿时,砰地一声,扇贝被打得稀烂,肉屑四溅!

    朱莉又是一吓,几乎忍不住想要后退一步,但她很快控制住了这种逃避的冲动,僵硬地站在原地,等待主厨的又一轮咆哮!

    “它熟过头了,明白吗?”怒气已经在扇贝上发泄过,戈登语气稍有缓和,但仍说不上温和,“现在,去给我做一盘可以吃的扇贝!立刻!马上!”

    “是的,主厨!”朱莉顶着其他人无情旁观的目光,紧张地对主厨说道。

    但是,地狱厨房里的这道香煎扇贝被观众戏称为“死亡扇贝”不是没理由的,这已经说明了这道前菜的难度。

    “这哔是生的!生的!”当朱莉再次将粉嫩嫩的扇贝端到传菜口后,戈登也再次检查了这道被等待已久的菜品,但他失望了。戈登重重摇了摇头,又是生气又是泄气地把这盘扇贝砸到桌子上,向朱莉大声吼道,“过来!过来这里!”

    “是的,主厨!”朱莉战战兢兢地站到了戈登面前。

    “看看这份扇贝!它几乎是白色的!我要的是两面煎得金黄的扇贝,明白吗?”戈登单手叉腰,沉着脸说道,“朱莉,我告诉你!红队的开席不能毁在你手里!看看,到现在为止,有哪一张订单是成功送出去的?”

    戈登扬了扬自己手里的那一叠订单,对朱莉和其他人吼道,“我不管你们在想什么,你们是个团队!如果你们不能完成这次重要的晚宴,就统统给我滚出地狱厨房!”

    到最后,戈登还是帮了这个非常有观众好感度的单亲妈妈一把,没有任对方自身自灭,而是暗示其他选手不要袖手旁观,谨记他们是个团队。

    “是的,主厨!”红队所有人立刻心中一凛,连忙答道。

    前菜的进度很缓慢,由于扇贝的缘故,几乎可以说得上止步不前。

    但有迪妮莎在,多少也送出了一些菜品,不至于真的彻底失败。

    再加上大厅里有伊莉完成一部分的前菜订单,于是,主厨又开始分派起了主菜订单。

    “8号桌,一份惠灵顿,一份羊排。”

    “20号桌,一份惠灵顿,一份金枪鱼。”

    “12号桌,一份惠灵顿,一份烤猪排,一份金枪鱼,一份鳕鱼。”

    “28号桌,一份烤猪排,一份金枪鱼。”

    “还有”主厨语速飞快地念出了一批主菜订单。

    “是的,主厨!”肉膳与鱼膳台上的四人立刻进入工作模式。

    前菜台上,朱莉仍在挽救自己,而迪妮莎也没真的置身之外。

    “迪妮莎。”戈登转过头后,朱莉小心翼翼地向迪妮莎求救,“这样的扇贝可以吗?”

    “再多煎一下。”既然被求到了面前,迪妮莎也不可能无动于衷更何况,朱莉也没真的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即使迪妮莎和伊莉都感觉到了朱莉的隐约疏远,但两人此刻仍是队友关系,再有主厨的发声,所以迪妮莎一边翻炒着调味饭,一边出声指点道,“多点耐心,像你之前做调味饭那样,等待一面煎熟后,再翻身,不要没熟就急着翻过去。”

    “可那样的会煎老”然后被主厨批评像橡胶一样。

    “那你要多留意,底下和边上煎出金色就要准备翻身了。”说是这么说,但食材的变色其实是一个很微妙的过程,语言是不足以形容经验的,即使迪妮莎完全没有藏私。

    “好吧。”朱莉略有失望的点点头她本来指望能得到一点窍门的,但迪妮莎说的和先前主厨指导的好像全无差别,听起来太公式化了。这让只在家庭厨房干过活的朱莉有些不太明白,听起来更是一头雾水。

    “可以了,翻身!”最后,迪妮莎还是直接指示道。

    “好的,谢谢!”听到迪妮莎的指点,朱莉立刻听话地翻过扇贝,见到了那煎得金黄漂亮的一面,她这才深深松了口气。

    “可以了,盛出来吧。”迪妮莎分神留意了一下朱莉的油锅,又出声道。

    “好,太谢谢你了!”朱莉脸上露出了笑容,感激地对迪妮莎说道。

    “”迪妮莎摇摇头,她本来想说些什么,但想了想又闭嘴了朱莉此时的感谢里有几分真心,她已经不明白了。但她知道,她们已经彼此离心了

    朱莉很快把扇贝端到了传菜口,之后一边准备烹制下一单菜品,一边小心留意着主厨的神色动作,希望主厨能大发慈悲地点下脑袋,把这盘集两人之力的扇贝送出去。

    在朱莉的屏息中,戈登稍微翻了下扇贝,见底部和顶部都是金黄,中间层有些半透明的白这是扇贝恰到好处的熟度这才点了点头,但他并没有完全满意,“配菜呢!扇贝的配菜在哪里?!”

    “马上!”吉娜连忙回道这是朱莉的第三次扇贝了,两人又没有好好沟通,她都快忘了扇贝的配菜了!幸好,与扇贝相配的不过是沙拉而已,做起来相当快捷。吉娜在心里庆幸了一下,将早已切成丝的蔬菜在小碗里快速拌好,跑步交到主厨手边。

    “你们应该好好协调一下工作!”

    戈登一边接过吉娜递来的沙拉碗,将沙拉装点到餐盘的中央,一边难得提醒了一句他留意到了红队此时的不好苗头,也多少认知到莉亚对红队的重要性。

    但戈登并不希望红队立刻崩盘,他想看到的是选手们的共同成长,而不是一个人的飞速成长,然后其他人就在这棵大树下,安心地享受着庇荫。这不是他想看到的场景。他不想见到,在莉亚领导下花团锦簇的红队,在莉亚离开之后,就变成了一盘散沙。

    “是的,主厨。”吉娜一愣,她没听懂主厨隐晦的暗示,只以为主厨是在提醒她们要及时沟通,于是随便答应了下来。而其他人更没意识到,这是主厨对她们所有人的最后提醒。于是,在真正的崩盘到来前,她们犹在无知无觉地忙碌、忙碌

    “惠灵顿来了!”

    “羊排来了!”

    前菜断断续续地送了出去,主菜也开始送到了主厨手边。

    “哔!”戈登又骂了一句,“惠灵顿是生的!看这块白色的脂肪!那么明显!谁哔做的这块惠灵顿?!”

    “是我,主厨。”米拉紧张地出列。

    “你让我说些什么呢?我还有什么好说的?”戈登把惠灵顿端到米拉面前,“看到了吗?这块白色的、透明的脂肪,就这么在你眼前!你却完全没看到,还把它端了出来!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我真是想不明白,你哔就不能再送出来检查一下吗?用你这双乱转的眼睛!”

    “我、我那里有备用的。”米拉连忙说了一句惠灵顿的失误是在所难免的,所以负责惠灵顿的人都会多准备几块,而且惠灵顿外面有酥皮,不容易冷掉。控制好上菜节奏,别一次性烤十几块就没问题。

    “那还等什么?等羊排冷掉吗?快拿出来!”戈登对米拉大吼了一句,转过头对惠特尼说了一句,“羊排做的不错,保持这个水准。”

    “是的,主厨!”作为今晚厨房里第一个得到了主厨表扬的人,惠特尼立刻振奋了。

    戈登单手撑在料理台上,手指不耐地轻敲着,等待米拉带来一份合格的惠灵顿。

    但他迟迟没有等来。

    所以他亲自走了过去。

    “我的天!你在做什么?”看着米拉连着切开两块惠灵顿都是生的,还有继续切下去的意思,戈登的眼睛都快瞪出来了,“等等,你没意识到问题吗?”

    “啊?”米拉放下手里的刀具,抬起一张圆圆白白红红的脸,茫然地看向主厨。

    “这是生的!你从一开始就做生了!”戈登几乎要崩溃了幸好他过来看一下!否则,这一堆菲力又要浪费了!米拉简直是梅格第二,这两个人还能更浑一点吗?戈登要吐血了,“你难道看不出来吗?你现在应该做的,就是放回烤箱重做!”

    “”米拉迟钝地意识到,也许自己犯了什么错。

    “她真是”艾琳在边上摇了摇头。

    “蠢货。”蕾妮仗着和米拉隔得远,小声又毫不客气地点评道。

    “”艾琳被蕾妮毫不掩饰的话噎到了这两人也算是战友了,蕾妮竟然这么不客气!即使这是在背后说的话,也让艾琳大开眼界了

    “我告诉你!”戈登仍在对米拉训话,“接下来,如果你再敢这么做,我就立刻把你赶出地狱厨房!”对上米拉猛地睁大的眼睛,戈登毫不犹豫地点头道,“没错,就是地狱厨房,这个比赛!而不只是厨房!你应该对这些宝贵的食材心怀尊敬!”

    “是的,主厨。”对上主厨越发火爆的脾气,米拉只能低声下气地应下。

    教训完米拉,戈登依旧气得直摇头,无语地回到传菜口。

    “这份金枪鱼是谁做的?”戈登又眼尖地从几条金枪鱼中挑出了看着显然不同的一条。

    “是我,主厨。”艾琳也忐忑地站了出来。

    “其他三条,完美,我可以立刻让侍应端出去!但这条?彻头彻尾的哔!”戈登指着几个平底锅里的金枪鱼,对艾琳大声说道,“看看这里的鱼肉!是半透明的!但我要见到的,是雪白的细腻的、散发着海鲜香气的金枪鱼肉,明白吗!”

    “是的,主厨!”艾琳连忙说道也许是订单来得太急太多,所以她没能仔细检查好每一份金枪鱼,就急急地把菜端了上来,这是她的失误。

    “好吧,那滚吧!待会儿我要见到和这几条一样的金枪鱼!”戈登指着传菜口的那几道散发着金黄油亮光泽的金枪鱼,对艾琳大声吼道。

    “是的,主厨!”艾琳立刻应下,快步回到她的膳台上,挽救她失败的那份菜品。

    但主厨并没有就此放过她们,或者说,这只是个开始而已。

    “这个鳕鱼真是太恶心了!”戈登微微翻起其中一面鳕鱼查看时,看到下面焦黑的一面,忍不住露出了嫌恶的表情,转身对女选手们吼道,“这哔是谁做的?!给我过来!”

    “呃”蕾妮不情不愿地走到了主厨面前,“是我,主厨。”

    “你看看你做的是什么东西!”戈登单手握拳,用力捶了捶钢制的桌面,怒不可遏地对蕾妮喊道,“一面都焦了!哔!焦得发黑!简直令人作呕!我跟你说,流浪猫、流浪狗都不会吃这种东西!你知道这种东西的下场是什么吗?是这个”

    当着蕾妮的面,戈登面无表情地把锅子一翻,将这条惨不忍睹的鳕鱼完全倒进了他指着的垃圾桶里,然后将平底锅重重拍在桌子上!

    “愣着干什么!去重做!”戈登对蕾妮大声吼道,“还是说,你已经不想干活了?!”

    看着蕾妮不知反省的表情,戈登简直气不打一处来,“如果不想做,直接告诉我!我批准你,可以立刻、马上、随时滚出地狱厨房!我绝不会对你做出任何挽留!”

    “不,我没这个意思,主厨!”蕾妮连忙抬起头,乞求地看向主厨她真不是对主厨让她重做的话有任何不满!这是她搞砸的事情,这点觉悟蕾妮还是有的!让蕾妮略有不忿的是,主厨的责骂太严厉了!所以她才一时没收拾好表情,露出了不服气的模样。

    “那就快滚去重做!滚滚滚!”戈登懒得跟她废话。

    “是的,主厨!”蕾妮很庆幸主厨没有真的把她赶出去,不然她会杀了自己的!

    就这样,继前菜台与肉膳台之后,鱼膳台的两人也跟着阵亡了。

    稍显空旷的厨房里,一时之间,只有主厨咆哮的残响和微粗的喘气。

    但主厨并没有就此放过选手,也没有放过他自己。

    说真的,看着主厨气得脸色发红、脖子发粗、额角青筋直跳的样子,观众都忍不住同情起被选手折磨得看上去快要心脏病发作的主厨了!地狱厨房的主持人工作对一般人的健康来说绝对是巨大的挑战!这简直是分分钟脑溢血的节奏啊!观众们摇头表示。

    至于厨房里这些大错小错不断的选手?观众们一点都不同情她们!这不是说被主厨骂得狗血淋头不可怜,而是因为这是工作上的常态!地狱厨房本来就不是一个普通的厨艺比赛,而是一个职场模拟的真人秀!

    工作里,老板无缘无故找茬,不考虑实际的工作情况和工作环境,就在下属身上随便发脾气,那绝对是老板自己变态!但如果在正常的工作环境下,老板要求下属保持工作进度,下属却因为偷懒、粗心或者其他私人原因而没有完成,甚至拖累了其他同事,影响了公司的整个项目进度,那被老板怎么骂都不为过!如果造成了更不可挽回的影响,老板直接炒鱿鱼都不为过!

    戈登重重地喘了口气,觉得自己稍微活过来后,这才继续查看传菜口的菜品,但

    “配菜呢?配菜在哪里?”戈登看着传菜台的这些餐盘,其中只有一部分有配菜那多半是迪妮莎做的,大部分都只有光秃秃的主食,“拜托,来个人,上点配菜好吗?”

    “是的,主厨!”吉娜满头大汗地应道。

    “别只回答我,去做!去做!好吗?!”戈登已经不记得这是自己第几次催配菜了。

    “是的,主厨!”吉娜匆忙将蔬菜洒到热锅里,一边大声回答主厨。

    等主厨一边无语地摇头,一边转过身后,吉娜才小声问迪妮莎,“我们还有哪几个配菜没有做?我有些记不得了,这里真是太乱了。”

    前菜、主菜,肉膳、鱼膳,每个餐台都有菜品被退回去。而对这些即将重上的菜品里,配菜当然要重新准备。但是,不是每个人都会想起提一句配菜台准备新菜品的配菜的!配菜台的工作固然比其他膳台的简单,但是忙碌程度绝对远胜于其他膳台!

    如果说,其他膳台的困难是在于厨艺怎么把食物正确地调味、做到适合的熟度等,那么,配菜台的难度就在于大局面地调控怎么和其他膳台协调,算准时间,一起上菜,而不让已经上菜的食物冷掉!

    说实话,“有些记不得”这差不多是假话了,吉娜真正想说的是,她几乎想不起来,她到底有哪些配菜要准备了!哪些做过了,哪些没做错,拜托来个人告诉她!

    “让我想想。”迪妮莎揉了揉额头,默默道。

    在这件事上,她也有力不从心之感迪妮莎在为人处世上有着丰富的社会经验,但在这种速记的能力上,就比较有限了。

    不是所有人都能和伊莉一样,专门为了比赛,有针对性地一项项培训的。记忆训练、味觉训练、创意训练,等等,所有地狱厨房里可能用到的技能,全部都在她的训练名单上。这是无数轮回者用一次次生命的经验总结出来的培训方法,辛苦、疲惫,但是,有效

    对轮回者来说,那就够了。

    只要有最后一点,其他所有都可以忍耐。

    正当迪妮莎也在努力回想已完成订单、未完成订单时,黑发领班敲响了厨房的玻璃门。

    “让,怎么了?”戈登点头示意让进来。

    “主厨”让这才告知戈登餐厅里的突然情况无赖的客人和被刁难的选手,这不是他能处理的,只能由主厨出面。

    戈登皱眉点了点头,将厨房交给副厨安迪后,这才解下了自己身上的厨师围裙,擦了擦手,和让一起走出了厨房。

    直到这时,经历了戈登整整一晚咆哮的女选手们才悄悄松了口气。

    注意到身边人也是和自己一样的反应,这一刻的女选手们不禁互相产生了一种莫名亲昵的感觉。如果在战场上,这就是所谓的战友情吧。

    明明莉亚不在,但她们依然因为莉亚而得到了短暂的喘息。

    隐约听到了让和主厨低语的迪妮莎这样想道。

    “迪妮莎?”见迪妮莎莫名沉默,吉娜有些不解,又催促了一句。

    “直接去看那边的订单吧。”迪妮莎放弃了无谓的努力,果断对吉娜说道,“现在是安迪在负责传菜口,不是主厨。”迪妮莎不擅长速记,但她知道如何取舍、做出判断。

    她们畏惧主厨可怕的脾气,害怕主厨不满把她们赶出厨房、赶出这个节目,而相比之下,负责管理着她们的副厨就好多了。当然,副厨的要求也一样高,但是,至少她们不会因为副厨的一句话,就被彻底赶出去。说到底,就是权威性的不同了。

    就像时,学生们总会更害怕班主任和主课老师,而对轻松的自然课、手工课老师们更亲昵。当然,这并非绝对,也与每个老师各自的脾气有关了。如果是软绵可爱又认真负责的老师,就算是教语数英,也同样让学生感到亲切并发自内心的喜欢。

    吉娜一怔她完全没想到,她们可以去传菜口看订单!这其实是完全可以的,在她们各自工作过的餐厅里,有时候忙昏头了,难免就要向各自的主厨再确认一下。但是,这里是地狱厨房,这里的主厨是戈登拉姆齐!所以,她们才不敢轻易开口询问。

    此时,被迪妮莎点醒,加上主厨暂时离开,留守的是相对温和的安迪,所以她们才能有勇气去和副厨交谈,询问订单、查看餐盘,并确认各自有什么配菜没准备。

    五分钟后,戈登回到了厨房,和安迪完成了交接。

    “惠灵顿好了!让一让!”惠特尼端上了又一盘主菜在米拉的惨败之后,她和米拉交换了工作。同为肉膳台的选手,她们本就可以自由进行内部调整。

    “金枪鱼也好了!”艾琳也说道。

    “配菜好了,注意背后!”迪妮莎也喊了一句。

    看着选手们仿佛进入正轨的工作状态,戈登忍不住挑了挑眉。

    他也知道,这是她们取巧了。在意识到她们的菜品上不齐后,她们就直接去传菜口问安迪了副厨当然会把这种事详详细细地告诉他。戈登承认,这是一个解决红队眼下问题的“小聪明”办法,但这对红队无条理、无沟通的工作方法根本没有任何改善。

    换而言之,这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

    如果红队不做出改变,即使她们一时做出了补救,但在之后,她们仍会因为沟通不及时、没有统一调控,而让各膳台的上菜进度再次紊乱!

    戈登一语成谶!

    “扇贝呢?扇贝在哪里?这些订单里都缺扇贝!”

    戈登看着传菜台上的一锅锅天使细面和豌豆调味饭,大声向前菜台喊道。不需要扇贝的前菜订单都直接送出去了,余下的都是要扇贝的订单!但要命的是,现在一盘扇贝都没送上来,而这些已经做好的菜快要冷掉了!

    “马上!马上,主厨!”朱莉连忙将锅里的扇贝翻了个身,一边大声回答主厨的问话,一边心急如焚地计算着大致时间,等待扇贝的完成。

    “朱莉,你做了几份扇贝?”戈登又问了一句。

    “我做了两份扇贝!”朱莉大声回道。

    “但这里要四份!”戈登头痛地提醒道,“如果你再不尽快,这些调味饭和天使细面都会冷掉或者糊掉!你又要重头开始了!”

    “是的,主厨!”朱莉连忙应道,一边连忙加热边上的空锅,倒入橄榄油,不等油锅加热就把扇贝放了进去

    太心急了。

    已经有观众叹气了。

    平底锅没热,橄榄油没响,不能下扇贝啊!

    哪怕不会做,但老观众们已然是理论上的专家了。

    知道她们为什么总是频频出错了,真的太急了。

    今晚的表现尤其差劲,是我的错觉吗?

    只是莉亚不在而已,会差那么大吗?

    敏锐的观众已经察觉到关键点了。

    莉亚有那么大影响吗?是其他人今晚没发挥好吧?

    也有观众不那么认为。

    不,莉亚是红队的绝对领导者,正是因为失去了她,红队才会乱成一锅粥的。

    没错。这就像交响乐一样,即使每个演奏者都将曲目练习得炉火纯青,但没有指挥的话,再娴熟的曲子都无法配合成美妙的音乐。这边也是相似的道理,没有莉亚从中协调,她们的工作节奏就完全乱掉了!不是每个人都能完美地完成自己的工作的,更别说,还要在完成工作之余,注意和其他人配合了。没人主动出面控制,红队乱成这样其实不难理解。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红队的选手们也许想不明白,为什么今晚她们拼命表现,想要让主厨看到自己的实力与领导力有莉亚在,她们的表现都会被莉亚完全盖过!莉亚不在厨房的今晚,是她们最好的机会!但即使这么想,她们的表现却反而不尽如人意,甚至比以往还糟!

    而在观众看来,有莉亚的厨房和没有莉亚的厨房相差实在太大了!

    先前,莉亚在厨房时,她会主动出声,让整个队伍保持一个积极沟通的状态,但在莉亚缺席的现在,红队却显得过于安静了,每个人的工作都被孤立了,失去了彼此间的配合。从精神上来讲,这种孤独的工作也会带来心理上的不安定和急躁感,也会选手们害怕自己被其他人比下去,这让她们更加心急。

    其次,莉亚在时,她会主动出声询问别人的工作状态,确定别人的工作进度,并让团队的其他人也能了解到别人的工作进展。这就像驾驶一样,时刻注意路面情况的司机总是很容易感到疲惫,但如果边上有一个人在时刻与他聊聊天,却反而能帮他集中注意力。在这里也是相似的道理。莉亚不但调控了与她关联的队友的进度,还会调控整个厨房的进度。这也让其他人不至于心急焦躁,从而犯下不该犯的错误。

    再次,莉亚有一个其他人很难复制的天赋在其他人看来的天赋,但实际上,这也是她自己的练习成果。她能精准地记下每一个菜单,提醒自己的身边人以及其他人!所有人都知道,只要有她在,只要跟着她的话去做,她们就绝不会出错!哪怕是和她关系不好的人,都对这点确信无疑!这让整个红队都不知不觉地团结在了她的身边,因为她的强大,红队也变得强大,但也因为她的强大,而让她的队友变得依赖。

    这也许就是主厨今晚特地将她调开的原因之一。

    主厨不是为了让红队的其他人认识到伊莉的重要,而是让她们意识到自己的不自觉怠惰莉亚太宠她的队友了!这是主厨看到的事实。

    所以,戈登才特意将伊莉调开,让红队好好反省自己。

    当然,从目前来看,收效甚微

    “惠灵顿!”这是这个餐厅里被点得最多的主菜之一,戈登也在不断催促着厨房的选手们,“这里差1、2、3份惠灵顿!快快快!”

    “是的,马上!”惠特尼守在烤箱前,焦急地向主厨应话。

    “还有烤猪排!为什么一份烤猪排都没有?!”戈登又要发飙了!

    “烤猪排正在制作中!”米拉连忙说道。

    “在哪里?我没看到!”戈登瞥了一眼肉膳台,追问道。

    “”米拉一时语塞,那本就是她用来搪塞主厨的话。

    “你是在骗我?你哔的在骗我?!”戈登愤怒地睁大了眼睛。

    “对不起,主厨!”谎言被戳穿的米拉羞愧地涨红了脸。

    “哔!这真是哔!你竟然在厨房说谎?!”戈登仍在又惊又怒的不可置信中。

    “”米拉不知道除了道歉,她还能做什么。

    “滚出去!”戈登忍无可忍了!

    “主厨”米拉仍想乞求,“拜托,这是最后一次!”

    “滚!出!去!”戈登不想容忍一个职场上的说谎者。

    “是的,主厨。”见主厨态度坚决,没有一丝转圜余地,米拉这才垂头丧气地走出了厨房。

    没有人同情她。

    敢在这个到处都是镜头的地方都主厨撒谎,这不是作死是什么?

    哪怕不是对主厨撒谎,而是对其他人做手脚,又有几个能好运地正好在死角不被拍到?

    米拉太蠢了!

    没有人同情她!

    “这已经是你们的第四次晚餐服务了!”把米拉从厨房里赶出去之后,戈登用力在红队中间的料理台上拍了拍,桌上堆着的盘子都因此跳了起来,发出了让人心惊胆战的碰撞声,戈登仍在大声吼道,“但你们还是见鬼地不断犯错!谁哔能给我端出成订单的菜?”

    “对不起,主厨!”红队的选手大声回道。

    “一份烤猪排!这是我目前最需要的!”戈登大声吼道,“现在!你们全部停下!直到这份订单完成,再去好好做下一份!这是你们需要学的一课,这才是厨师的工作!”

    “是的,主厨。”戈登的话让她们又羞愧又沉默,只能各自站在边上,等待被主厨指名的选手完成她们的订单

    在这种集体盯视下,肉膳台仅存的惠特尼满头大汗。

    “烤猪排好了!”

    许久之后,她终于能这么宣布。

    而这时候,除了与她协调的配菜台和同一份订单上的鱼膳台仍在工作,红队厨房的一些选手已经停工很久了。

    “做得不错。”看着惠特尼小心翼翼递上来的烤猪排,戈登终于点下了头。

    “是的,主厨!”惠特尼一抹额头的热汗,向主厨露出了笑容。

    “明白了吗?这就是订单的意义!”戈登再次向她们强调,“不要胡乱地把菜品送上来,不成订单的菜品根本没有意义,知道吗?!”

    “是的,主厨!”红队的选手们大声回道。

    红队厨房停工了这么久,每个人都焦虑极了,生怕蓝队的表现超过她们。

    此时,得到了主厨让她们再次开工的暗示,女选手们终于松了口气。

    作者有话要说:下一章就是迪妮莎小姐姐出手了,至于能不能挽救这个要命的红队

    再怜爱下被红队气得要厥过去的狗蛋,下一章还要被蓝队花式气一次呢

    例行谢谢如昼宜人、柔兰、草帽小七2、任平生、花千雅、貂蝉小姐姐是我老婆、醉觞、雨露3、墨爾本晴的地雷

    还有谢谢欧洲审神者、蛋类饲养员的手榴弹

    谢谢的地雷4、手榴弹3和火箭炮嗷

    谢谢黑白喵酱的浅水嗷

    最后谢谢r40、贝瑟芬妮^^10、欧洲审神者20、秋天的菡萏4、猪猪5、一宿寐2、一只永远的匿名君5、貂蝉小姐姐是我老婆10、靈凌貓10、一枝花22、凉宫凛20、口口酱20、银鱼生丝鸡汤130、蛋类饲养员17、蛋类饲养员1、rb50、闲二10的营养液3

    最后再谢谢大家给我留言投雷灌营养液嗷么么哒爱你们

    今天就到这里啦,滚去碎觉晚安3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综美娱]轮回真人秀相邻的书:[综]永远不要和伊尔迷分手[综]咕咕鸟养大的阴阳师.[综]逼死强迫症自从换上杀生丸系统[快穿][综英美]猎杀游戏[综英美]关系户[综]re0男主你别死![综]是什么让你们产生了我是主角的错觉!?[综]徒有其表别叫我安倍晴明[综][综]我的日常不太对[综英美]冰箱那头的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