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极速前进(五)

【书名: [综美娱]轮回真人秀 第195章 极速前进(五) 作者:游心酱

强烈推荐:[位面]龙族小姐进化论都市至尊[综]师父[综]天生女配无限自由者神级医生超级英雄的御用队医[综]口袋妖怪之林克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综美娱]轮回真人秀最新章节!

    伊莉和谢城来到布罗肯山火车站, 买好车票, 走进候车间的时候, 没看到相亲组、男男组和那对老夫妇, 只看到了邓菲夫妇和情侣组。看小说到

    “你们来了。”邓菲先生笑着和他们打个招呼。

    “菲尔。”谢城也笑着走上前,和心态依旧年轻的邓菲先生碰了碰拳,“你们还没走?”

    “上一班火车正好在我们面前开走。”菲尔无奈地摊了摊手, “男医生那组、两个小伙子,还有那对夫妇都赶上了, 我和克莱尔正好被关在外面。”

    他和克莱尔来的时候, 火车就已经进站了, 两人硬着头皮买了那一班火车, 想着跑一跑赶上去的,结果没赶上,火车当着他们的面关门启动了,那两个小伙子正好隔着窗户和他们咧嘴打了招呼,让克莱尔气得够呛。菲尔的心态倒还算平和, 毕竟他们这次是第四名,也不算差了,只是两人不得不重新买票,退票的手续费让他们心疼了一把。

    “那你们现在买的是哪班车?也是6点半这班的?”谢城问道,这也是他和伊莉能买到的最早班次, 两人也希望别有太多队伍赶上这班火车,能让他们稍微保留一点优势。

    “对,他们应该也是。”克莱尔也上来搭了句话, 并对走过来的那对情侣怒了努嘴。

    “你们好。”这时,这对情侣也来到了两人面前,“我是特雷西,这是莫娜。”

    “你好,我是切斯特,这是我女朋友莉莉安。”谢城挑了挑眉,握住对方伸出的手,但很快就收了回来——说真的,这个男人对女朋友的态度让他非常看不上眼,自然也不想和对方深交了,但从对方的态度来看,对方应该是想和他们保持良好关系的。

    “我知道你们。”特雷西笑了笑,“你们很厉害,不过,在这个比赛里,运气更重要。”这是在暗示他和他女朋友运气好,随便就凑满了通关的五个足球,而伊莉和谢城却空有运气,反而耽搁到现在?这是赤裸裸的嘲讽了吧……

    “但人不能总靠运气的。”在谢城皱眉,考虑要不要顶回去的时候,伊莉已经扬了扬眉毛,不客气地对特雷西说道,“运气总有用完的一天。比起运气,我觉得实力更重要。更何况,风水轮流转,谁知道下次好运的是谁呢?”

    “我倒觉得好运气会保持下去,运气好的人会一直运气好。”特雷西笑了笑,“我们正好有好运气,你们正好有实力,你不觉得我们互相帮助才能走得更远吗?”伊莉和谢城的表现一直看在他的眼里,两人完成任务的速度都是数一数二的快,除了像上局那样特别靠运气的。这也是他希望和这两人交朋友的原因。而显然,他的情商是负数的,明明是过来示好,看上去却像来示威,真是让人格外反感。和他一比,金发姐妹都显得无比可爱了。

    “不觉得。”谢城也出声了,他一点也不想让这种人和伊莉说话,或者说不想让伊莉面对这种讨人厌的家伙,所以,谢城现在只想尽快打发走对方。

    “你!”谢城的话比伊莉还不客气,让这人的脸色都变了——他本以为谢城是那种和谁都能称兄道弟的人,没想到是那种有点实力就目空一切的人!其实特雷西没想错,谢城确实和谁都能称兄道弟,但是这个兄弟里面不包括他而已。

    “好走,不送。”谢城点点头,示意大家的交谈到此为止。

    “……你会后悔的!”这人说了一句反派特有的台词,这才愤愤然离开。

    谢城耸了耸肩,低头在伊莉耳边亲了一下,小声道,“我可和那种家伙不一样。”

    伊莉忍不住笑出了声,“我知道。”怪不得谢城一副和对方划清界限的样子,原来是想在她面前卖乖啊,真的好乖好乖~

    就在谢城和菲尔想再说点什么的时候,又有两个队伍一前一后走了进来,分别是父女组和黑人小哥组。

    “布里安娜。”伊莉和金发小美女打招呼。

    “阿里奥,布鲁诺。”谢城上前和两位黑小伙互拍了拍肩膀。

    “切斯特,莉莉安。”两个队伍也和他们打了招呼。

    “你们来得可真快。”谢城随口感慨了一句。

    “扑哧。”布里安娜像想到什么有趣的事情一样笑了起来。

    “怎么了?”伊莉好奇地问她,总觉得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们没看到布鲁诺为了完成任务,直接把尤里(谢城先前找来帮忙的小哥)从人群中拎过去的时候,尤里脸都吓白了,紧紧抱住了他的手机。”布里安娜笑着说道,当然,那时候她和爸爸已经做好了任务,所以尤里才会被周围虎视眈眈的人立刻围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其他人脑海中都浮现出布鲁诺像拎小虾米一样把年轻人从其他人的包围圈中拎出去的样子,不由倍感好笑,布里安娜的这个词真是用得太形象了!

    “我还不是为了完成任务。”布鲁诺挠了挠脑袋,叹气道,“而且,我也得到了他的谅解,他也愿意帮助我们啊。”不然他又不能强迫对方帮忙,不过那个年轻人也很大度就是了。

    四个队伍又说了一会儿话,每个人脸上都是完成了任务后的轻松,当然,内心深处,还是有人在暗暗叹气的——这一波任务完成的太集中了,除了最前面的三组,他们彼此之间根本不能把距离拉开,这让大多数人都没什么安全感。

    “你们说,还会有人来吗?”布里安娜突然说道,这种直白的心思并不惹人讨厌,因为每个人都是这么想的,正相反,因为她的直白,才让她显得更坦率可爱。

    “我希望不要。”两个黑小伙也很直接,“这里的队伍已经够多了。”

    “是啊……”伊莉也跟着叹了一声——那对情侣,邓菲夫妇,她和谢城,父女组,黑人兄弟组,他们已经站到了同一条起跑线上,只有那已经坐火车离开的三组获得了一些优势,而且,他们这些人还时刻要被其他人赶上。

    “前往悉尼的……”

    这时,车站里响起了火车到站的通知声,五个队伍立刻走到站台边,随时等待登车离开,并在心里暗暗祈祷,这时候千万别再有队伍赶上来了!

    也许是祈祷的人数够多,也许是五队祈祷的足够诚心,直到他们走进车厢,列车门缓缓关上时,都再没有别的队伍出现,不,出现了!

    “看,那队是!”眼尖的克莱尔立刻看到了挥着手向列车跑来的两个女性。

    “是两位退役女军人!”伊莉也看到了她们两。

    “幸好她们没赶上。”在火车的缓缓启动中,阿里奥松了口气道——在先前的飞机上,他当然重视其他乘客的生命胜过飞机的准点与否,但这到底是一个比赛,他还是希望自己能多一分获胜的机会,当然也不会愿意其他队伍及时赶上这班车,“我是不是太坏了。”但这个念头让他有些罪恶感,他稍微反思了一下下。

    “当然不。”其他人异口同声地安慰他,“这是个比赛,不是吗?”如果可以,谁不希望此时车上能再少一两个队伍呢?但是,看在大家相处得还不错的份上,没有人说出这样的话,但每个人都是这么想的……

    相邻的卧铺上,选手们和衣而躺,他们很累,但一下子又睡不着。

    “这一次,会有队伍淘汰吗?”不知是谁第一个开口。

    “会的吧。”有人含含糊糊地说道,不知道是犯困了,还是不太好意思谈论这个话题,“在悉尼的中继站,我们是最后抵达的,但没被淘汰,所以,这次……”

    不可能连着两个中继站都不淘汰人的,难得一个中继站不淘汰都很罕见了。

    而显然,听到这里,说话的是谁也呼之欲出了——在悉尼,最后抵达的只有黑人兄弟了,小小的船只装不下他们高壮的身体,他们是输在了硬件上,不是输在个人能力或者运气上。这个任务本来就设计得对他们有些不公平,所以那次的中继站才没有淘汰他们也说不定。

    “……”也因为这个原因,这次的中继站一定有队伍淘汰。每个人都明白这一点。全球之旅才刚刚开始,就有队伍止步于此了。想到这里,每个人的心情都有些沉重,也越发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了。

    伊莉在狭窄的卧铺上翻了个身,目光不经意落在了对床上,正好和那个也在向她看来的人对了个正着。

    “别担心,我们会赢的。”谢城对伊莉做了个口型,看起来十分有信心。

    “嗯。”伊莉看懂了对方的口型,也明白恋人的安慰,小小露出了一个笑容。

    “早点睡吧。”谢城目光柔和地说道。

    “好。”伊莉点点头,拉了拉薄毯,小声道,“你也是,晚安。”

    “晚安。”谢城看着伊莉翻身睡去,这才看着头顶的床铺陷入了思考。

    已经在澳大利亚进行了两场比赛,下一场应该不在澳大利亚了,不然主持人就直接让他们去下一个比赛城市,而不是返回悉尼了。回悉尼的原因,应该就是准备飞去其他国家了。

    现在,三个队伍领先他们,四个队伍和他们齐平,他们必须想办法脱颖而出了,否则,任何队伍都有超过他们的可能,那他们就危险了。只是不知道这一次出行的机票,是让他们自己买,还是节目组另有安排。但无论如何,他们一定不能再落后任何队伍了!

    他输不起,伊莉也输不起!

    他绝不会让伊莉在这场比赛失手——在伊莉那么期待地邀请了他的情况下。

    谢城渐渐睡去,不知不觉就陷入了梦乡。

    梦中,他和伊莉都回到了他们的世界,他想找伊莉约会——这里的梦境还是现实画风,却被一道巨大古老的铁闸门拦住了去路。

    画风突变,整个背景都变成了中世纪的古堡和森林。这时候,神仙教母出现了,给了他一匹马和一把剑,让他能砍断铁锁,闯入城堡,将伊莉公主救出来。

    就在两位高壮的黑人保姆的通风报信下,伊莉公主提着裙子从卧室中奔出来,就要和他一起离开的时候,和主持人长得一模一样的菲尔国王和克莱尔皇后突然出现了。

    “把这个觊觎公主的混蛋叉下去!”随着国王一声怒吼,他的黑马变回了黑麻雀扑棱棱地飞走了,他的宝剑也变回了火柴,捏在他的手指上,并在他眼睁睁的目光中自燃消失了!谢城悲愤不已,这神仙教母也太不靠谱了,简直坑爹啊!

    “上!”在长得和邓菲先生先生一样的侍卫长的带领下,侍卫们一拥而上!

    伊莉公主含泪看着他,却无力推开严防死守的侍卫们,只能不舍地看着他被拖向乌黑的地牢——“切斯特,我会给你送饭的!”

    “莉莉!莉莉!”谢城伸手想要向公主抓去,却无奈地被侍卫们越拖越远。

    “……切斯特?切斯特?”他听见公主在喊他,那温柔的声音仿佛就在他的耳畔。

    “嗯?公主?”切斯特看着公主的面容越来越模糊,心里也越发焦急,猛地睁开了眼睛,就看到他的伊莉好好地坐在他的床边,手还被他紧紧抓着。

    “莉莉?”谢城试探地问道,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又是他的一个梦……

    “悉尼快要到了!”在其他人的窃笑中,伊莉努力不让自己的脸颊太红(但这实在不是人力能够控制的……),一边想把自己的手从谢城掌心抽出来,一边尽力严肃地对谢城说道。

    “啊!”一听目的地的名字,谢城立刻回过神来,这才发现自己还握着伊莉的手不放,其他人都一边整理行李,一边偷偷看着他们。

    “怎么了吗?”谢城小心翼翼地问道。

    “……”在梦里一直叫她的名字,叫得整个车厢的人都听到了这种事还是别告诉他了,伊莉自己也有些难以启齿。更过分的是,在她去叫醒谢城的时候,谢城竟然还抓住她的手不放,还在喊什么“公主”“国王”“我是真心的”这种听着就耻度爆表的话……

    谢城到底做了什么梦啊!!!

    在其他人打趣的目光中,伊莉快要抓狂了……

    “没什么,只有你睡得太沉了,大家都起来了,所以才看你。”伊莉给了个勉强的理由,脸上的表情却显得十分心累,看着谢城的眼中写满了“再问你就一个人孤独终老吧!”。

    “……”谢城当然不敢再问了,连忙和其他人一起收拾床铺。

    在去洗手间的时候,黑人兄弟还带着那种“我懂”的笑容拍了拍他的肩膀。

    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啊!谢城一头雾水,想向沉稳一点的邓菲先生询问,邓菲先生也露出“年轻人嘛,可以理解,可以理解”的表情(毕竟他和克莱尔也会时不时cosplay下电影人物,玩点夫妻情趣神马的)…理解你个头啊!他才没有做那种梦!!!谢城想要向伊莉**官上诉,但**官大人根本没给他上诉的机会,直接给他判了不许说话刑。

    于是,直到下车前,伊莉真的没和他说一句话……

    谢城要崩溃了……

    幸好,他们还有任务要做!

    当火车的汽笛声响起,车上开始播报悉尼站已经抵达后,所有人都争先恐后地下了车。只有下车后才能查看线索卡,明确下一步的任务。

    伊莉和谢城也不例外,两人一走出站台,立刻就在摄影师的拍摄中拆开了线索卡,念道,“请选手们去澳大利亚昆虫博物馆,在恐怖馆的十个展柜中,任选一个,两人分别从中取出线索卡和机票。注意,越是危险的展柜,机票的出发时间就越是靠前。”

    “走,打车去昆虫博物馆!”谢城立刻说道。

    “好!”伊莉点头,两人迅速问了车站服务人员,快步向车站的停车点走去——这里的出租车才是最多的!如果去外面街上打车,就不一定什么时候能打到车了!

    和两人有着相同想法的不止一队,邓菲夫妇也想到了这点,父女组、情侣组、黑人兄弟组也都留意着其他人的动向,都不约而同地跟了出来!

    谢城第一个走到停车点,选了一位看上去稍年长的司机(一般情况下,老司机比较认路,对城里的路也熟,知道万一堵车时该怎么办,说不定还知道近路可抄,年轻司机缺少经验,对路况可能就不太熟悉了),隔着车窗问道,“先生,知道澳大利亚昆虫博物馆吗?”

    这是必须确认的事情,如果不问清楚,有的司机明明不认识路,却还想拉客,中途却不得不停下来认路问路,就会耽误他们的时间了。极速前进的历史上,有多少实力强的队伍就是被出租车司机耽误的;也有多少本来落后的队伍,却是被给力的出租车司机救了一命。

    “知道,它在奥尔顿路上。”司机干脆利落地回答。

    “好的,那麻烦带我们去了。”司机回答得这么清楚,显然是认路的,加上性格也爽利,谢城当机立断选择了这辆车,和伊莉一起坐了上去,“劳驾开快点,我们非常赶时间!”

    “没问题!”司机不多说一句废话,启动汽车的速度却很快,让两人多少放下了心,这才回头观察起其他人。

    黑人兄弟和邓菲夫妇都坐进了车里,父女组也打到了车。

    只有情侣组跑得稍慢,离车子还有一段距离——也许是女生的腿不是很方便的缘故,义肢和真的腿相比毕竟有差距,但她能一路走到这里,不掉队,还超过了很多队伍,已经非常坚强了,任何人都不能苛责她什么——除了她的男朋友。

    伊莉和谢城都听到女生在哀求她男朋友跑慢一点,他男朋友却没有放慢脚步,只是不停地催促她再快一点,说着“你可以的”这样无用的鼓励话语,神情间却充满了不耐。

    伊莉看得有点难受——她不确定自己在没了一条腿时还能有这个女生的坚强,谢城却在这时轻轻搂住了她的肩膀,安慰地轻拍着。伊莉忽然觉得好受了很多,抬头看向谢城,谢城对她露出了一如既往的平和笑容,让伊莉也不由回以微笑,并轻轻地靠到了对方宽厚坚实的肩膀上。这个肩膀,仿佛可以为她担起一个宇宙。

    毕竟是在比赛中,两人并没有沉浸在柔情中太久,很快就把注意力拉回了比赛上,时刻注意着其他出租车的动向。其他队伍也是,每个队伍都想赶超自己前面的队伍,并和落后于自己的队伍拉开更大的车距,于是不停地催促着自己的司机。

    “司机先生,请快一点!能想办法超过前面的那辆车吗?”黑人兄弟问道。

    “先生,我们在一场重要的比赛里,你能再快一点吗?”克莱尔也无比心急。

    “司机先生,能超过那辆黄色的出租车吗?这对我们很重要!”布里安娜拜托道。

    “请开出你的最快速度,我们想要最快抵达昆虫馆!”特雷西也不甘地对司机说道。

    每个人都恨不得自己的司机是f4赛车手,能在眨眼之间就飙到昆虫馆,看着自己前面的一辆辆车子,恨不得自己代司机开车,把它们一个个反超了!

    伊莉和谢城也时不时催促着自己的司机,请对方务必不要被后面的那些车赶超了!

    司机轻哼一声,想赶超他?再练二十年吧!

    于是,就在司机笃定沉稳的态度和一言不发就飙车的行动力中,伊莉和谢城第一个抵达昆虫馆。付过车资后,两人快速向馆内跑去。他们可没忘,除了后面那四个虎视眈眈的队伍,还有三个队伍已经在他们之前进去了!最先班次的机票中,有三张已经被取走了!

    两人在恐怖馆前的地图公告栏前停下,仔细看各馆的分布。

    虽然总称是昆虫馆,但看到恐怖馆中的各分馆时,显然不只有昆虫,还有其他毒虫毒物,比如蛇、蝎子、蜘蛛等等,但也有不那么恐怖的,比如老鼠、壁虎、蝴蝶等等,想来,总有胆子不大的人,宁可稍晚点出发,也绝不想碰蛇蝎之类的东西的。极速前进中的女选手不少,但不怕蛇蝎蜘蛛之类的恐怕就很少了……

    “去哪个?我们要快点做决定。”谢城低头问伊莉。

    他去哪里都可以,反正节目组肯定不会真的让他们被毒蛇咬、毒蝎子螫的,最多就有点吓人而已,小心点应该没关系。但他不确定伊莉有没有特别害怕的,就像有些人觉得老鼠还好,但有些人觉得老鼠简直是世界上最可怕的生物,每个人的感官都不一样,过去的经历也会影响每个人的感受,一些童年阴影甚至会影响人的一生。

    “只要不是蜘蛛,哪个都可以!”伊莉光看到蜘蛛的图片就觉得头皮发麻,恨不得所有蜘蛛都从世界上消失!伊莉小时候看《哈利·波特》的时候,最喜欢的是赫敏,但最有共鸣的绝对是罗恩,特别是密室的那一部,她完全能理解罗恩的感受啊!蜘蛛是异端!!!

    以节目组的习惯来看,十张机票中,首班机票至少有五张,就算有三张被人取走,再扣掉蜘蛛的那一张,他们也可以争取剩下的一张,反正他们来得最早,完全有机会得到它。但如果蜘蛛那是最后一张,伊莉再害怕也会去拿,毕竟,对他们来说,这场比赛不止事关百万奖金(这其实对他们没意义),更是一场生命的赌注!她可以害怕,但不可以退却!

    唯一的问题是,他们不知道哪个馆里的机票被取走了,万一在他们一个个查看的时候,其他人也来了,并且运气好直奔没取走的机票,那他们就要落后了。只是,他们也没有其他办法,只能排除蝴蝶、老鼠、壁虎这类相对不那么恐怖的动物,再在余下的动物里找了。

    “我觉得最恐怖的动物应该是蛇、蝎、蜘蛛、蜈蚣、蟾蜍、飞蛾,这些,蝴蝶、老鼠、壁虎、甲虫相对没那么可怕,我们按照地图上的顺序一个个找吧,希望能在其他人来之前找到一张还没取走的首班机票。”伊莉当机立断道。

    “行。”谢城没有异议,两人立刻向馆内跑去。

    第一个展柜是蝴蝶,两人看都没看,直接跳过。

    第二个是蝎子,里面已经空无一物了,显然被人取走了。

    第三个、第四个分别是老鼠和壁虎,两人也没看。

    第五个是蜘蛛,伊莉难得怂了一下,决定把这个放到最后——如果其他展柜里都没有的话,再回来考虑这个,希望到时这里的线索卡和机票没被人取走。

    第六个是蛇,伊莉和谢城在门口就看到了相亲组,医生似乎有意拿这里的线索卡和机票,但模特小姐踌躇不前,每次快把手伸向展柜时都会尖叫着把手收回来。

    “我不行,我真的不行!”艾丽西亚快崩溃了,“我绝对不能忍受自己碰一条蛇!”

    “你不用碰它!”康纳头痛地揉揉额角,“你把手伸到展柜里时,完全可以从蛇身上穿过,根本不用碰到它!拜托了,我们都试了多少个展柜了!”

    “但我真的不行!”艾丽西亚开始抽噎了,“我不明白节目组为什么一定要把线索卡放在这种地方,太可怕了!我简直一分钟都不想待在这里!”

    “只要你拿到它,我们立刻就走!”康纳耐着性子承诺道。因为艾丽西亚没拿,他也没拿。只有两人同时拿到,才能拆开线索卡和机票的信封,否则,一个人拒绝,另一个人就算拿了也得放回去。所以他只能头疼地说服艾丽西亚。

    “我们换一个好吗?蛇…蛇真的不行……”艾丽西亚哭丧着脸说道。

    “你前面也是这么说的,蝎子不行、蜘蛛不行,现在蛇也不行,后面的蜈蚣、蟾蜍,你就可以吗?如果你说可以,那我们立刻放弃这边,去找后面的。”康纳的脾气确实非常好,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和艾丽西亚发脾气,只是在努力劝说她。

    “那,那就蟾蜍好吗?我觉得那边也会有首班的机票的。”艾丽西亚抽了抽鼻子道——其实,她宁愿去拿蝴蝶、老鼠、壁虎那边的机票,稍微晚一点出发又怎么样呢?只要任务做得快点,他们完全能在后面赶上去啊。虽然现在艾丽西亚说要去找蟾蜍,但她也不知道见到蟾蜍时,自己会不会失控。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她就只是害怕……

    “好。”康纳心累地叹口气,虽然他觉得蟾蜍没有蛇保险——他敢保证蛇这里的一定是首班的机票,但蟾蜍那边的,他就不敢保证了,只能赌一把了。无论如何,他总不能逼着一位女性去靠近她不愿意靠近的生物啊…哎……

    于是,两人调头向外跑去,康纳仍在心中祈祷,希望其他人晚点来,别在他们之前就把最早的机票取走了。在上一赛段里,好不容易遇到对他有利的任务,他们才能侥幸获得第一。康纳不确定,他们以后还有没有这样的机会,特别是在这队友是如此……康纳在心里想了很久,最后才用了一个委婉的不靠谱作为修饰语。

    “你们好。”伊莉和谢城已经站了一会儿,从头到尾听到了两人的讨论(在医生温和的语气下,那种对话甚至不能称之为争论),正是觉得两人有放弃的苗头,所以才决定稍微等一下,没想到正好撞到两人跑出来,伊莉和谢城没得避,索性坦坦荡荡地站在了门口,问了一句,“里面的机票你们拿了吗?”

    “没,你们要的话就快拿吧。”医生比他们更坦荡,一句话说明了情况就和队友离开了。

    “谢谢。”伊莉和谢城客气地道了谢,谢城又同情又骄傲地看了医生的背影一眼——他的(←重点)伊莉只是不能碰蜘蛛而已,这个医生的搭档什么都不能碰,医生真是太辛苦了。

    不过,谢城也没想过,这种事情也没什么好骄傲的,什么都不怕的胆大女生大有人在。但天下的父母对孩子的骄傲都是盲目的(比如在家偶尔洗个碗可以吹三年),情侣谈恋爱时也是眼瞎的,看对方哪哪都好,一样一样。

    “你先我先?”展柜前,伊莉问谢城。

    “都行。”谢城说了个情侣间最讨嫌的答案。

    “那我先吧。”但伊莉的决断力很强,立刻说道。

    “好。”谢城一副“都听你的”模样。

    见两人决定好了,边上的工作人员才开口提示伊莉该怎么做。

    其实很简单,展柜里的蛇本来就是无毒的,伊莉要做的就是别刺激到它,手尽可能贴着展柜的上半部分,拿到信封后,也别着急,还是要慢慢地把手取出来,离蛇尽可能地远。

    工作人员还强调道,就算被咬到了也没关系,这蛇没毒。

    伊莉不知道对方是不是想安慰她,如果是的话,这个安慰只能打零分……

    “别怕,我在这里。”

    也许是不想惊扰到玻璃柜中的蛇,谢城的声音也非常轻。

    这句话可能没什么意义,谢城也不可能命令蛇让它们不许吓伊莉,但有时候,只要一种温柔的态度,一些小小的陪伴,就足以让人获得慰藉。

    伊莉对谢城笑笑,紧绷的心脏渐渐跳动起来,她垂下眼,看着深褐的地板,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向工作人员点点头,示意她已经准备好了——但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的掌心有多冰凉,也许和蛇也不遑多让了。

    但,就在这时,她感到自己的左手被另一只温暖干燥的大手轻轻握住。

    暖人的热量通过交叠的掌心手背慢慢传来,一起传来的,还有那句陪伴的诺言。

    伊莉动了动手指,稍微回握住对方,这才将目光移向那个透明的展柜。

    展柜前的玻璃盖已经被滑开,伊莉呼吸微屏,慢慢把右手伸向最里面。

    谢城也不由屏住了呼吸,专注地看着伊莉的每一分动作,好像只要里面的蛇稍有异动,他就要把伊莉抢出来一样。

    不知何时,黑红相间的两条蛇抬起了头,黑豆大的小眼睛盯着伊莉的方向看了半晌,又很快把头收了回去,搭在自己柔软的身体上,仿佛在说,你别碰我,我也不咬你。

    伊莉觉得自己额头冷汗都出来了,旁观者永远也不明白,当一条通体冰冷的蛇离自己不过十公分,随时都能咬自己一口,而自己的手还在不大的展柜里,避无可避时,那是怎样一种静默的胆战心惊。

    伊莉的手不自觉僵住,左手却忽然感受到微大的力道和更灼人的温度,仿佛另一个人以另一种不可言说的方式支持着她。

    伊莉缓缓吐出一口气,又深吸一口气,继续将右手向前伸出。当指尖终于拈住信封时,伊莉忍不住闭了闭眼睛,这才让自己保持平静,继续和原来一样缓慢地把信封向外拿,也许是抽信封的动作惊动了蛇,它们又抬了抬头,伊莉也在工作人员的示意下停止移动,过了好一会儿,蛇懒趴趴地趴了回去,伊莉这才把信封拿出来。

    直到整只手都离开了展柜,伊莉长长呼出一口气,这才发现自己整个身体都是僵硬的,如果拿信封的时间再长一点,恐怕真的要发麻了。

    “你太棒了。”谢城却在这时重重地拥抱了一下她,并在她发顶轻蹭了一下。

    “……”明明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却被这样夸赞,伊莉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但是,当她抬头看谢城时,却见对方眼中写满了真诚纯粹的赞美,好像她真的完成了什么开天辟地的壮举一样,明明只是从蛇柜里拿出一封信而已……不过,也确实是因为谢城这样的肯定,让她的心里渐渐产生了暖意,身体的知觉也彻底苏醒。

    伊莉的部分已经完成,接下来就是谢城的了。

    哪怕谢城不怕蛇,但人类对这种软体动物的恐惧就像是刻在基因中的一样,谢城也是以十二分的谨慎,小心翼翼地向展柜深处慢慢伸手。

    但是,不知怎么的,也许是谢城和蛇的气场格外不和,也许是蛇想活动一下身体,原本安静卧着的两条蛇突然在展柜里布置的树桩上缓缓地游动了起来,一时间,那黑红相间的花纹仿佛活了起来,让人不禁头皮发麻。

    谢城的动作立刻顿住,伊莉也一眨不眨地盯着两条蛇。

    工作人员却对两人摇了摇头,示意这只是蛇的正常活动,只要谢城别刺激到蛇,蛇完全不会伤害他,他可以继续行动。有了工作人员的背书,谢城这才点点头,继续伸手。时间在这一刻似乎过得格外缓慢,直到谢城拿到那个信封,伊莉才觉得时间恢复了流动。谢城没有大意,就像工作人员先前说过的那样,继续耐着性子,缓慢地移动,直到脱离展柜。

    “呼。”伊莉这时才松了口气,快步上前和谢城拥抱了一下。

    这一刻,两人几乎都有岁月静好的错觉。

    “看信吧。”两人很快放开对方,相视一笑。

    谢城率先拆开他的信封,“两张机票,目的地是南非,两个小时后从悉尼出发,我们要赶紧了。嗯,这次没有给现金,我们还是要控制预算。”

    伊莉也拆开了她的信封,取出新线索卡,读道,“选手们将飞往南非索维托,在机场的停车场领取本次车辆后,前往城外的尼卡顿村,获取新的线索卡。”

    “明白,走吧。”谢城点点头,微笑着向伊莉伸出手。

    “嗯!”伊莉也笑着把自己的手搭上去,两人快步向门外跑去。

    新目的地,南非!

    作者有话要说:  我记得我今天有重要的事要说的,但怎么都想不起来了qaq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综美娱]轮回真人秀相邻的书:[综]永远不要和伊尔迷分手[综]咕咕鸟养大的阴阳师.[综]逼死强迫症自从换上杀生丸系统[快穿][综英美]猎杀游戏[综英美]关系户[综]re0男主你别死![综]是什么让你们产生了我是主角的错觉!?[综]徒有其表别叫我安倍晴明[综][综]我的日常不太对[综英美]冰箱那头的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