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极速前进(六)

【书名: [综美娱]轮回真人秀 第196章 极速前进(六) 作者:游心酱

强烈推荐:神级医生无限自由者超级英雄的御用队医[综][综]天生女配[综]师父都市至尊[位面]龙族小姐进化论口袋妖怪之林克     深夜的悉尼机场里, 十个队伍再次齐聚一堂。|

    “你们的机票是几点的?”邓菲先生向谢城问了一句。

    “一点半。”谢城笑了笑, 坦白地回道。

    “真好。”克莱尔叹了口气, “我们是两点的飞机。”

    “你们到的很迟吗?选了哪个展柜?”邓菲夫妇和他们是差不多坐上出租车的, 没理由比他们慢太多,不过,展柜里留下的首班机票应该也不多了, 没得到也不奇怪。

    “那两个小伙子比我们快一点,他们去拿了蜘蛛展柜里的那张机票。”菲尔无奈地说道, 年轻人跑得就是快, 更何况天生运动神经就格外发达的黑人小伙儿, “留给我们的选择并不多, 我们拿到了蟾蜍展柜里的那张机票,可惜是两点的。”

    菲尔说到这里,忍不住笑着拍了拍妻子的肩膀,他现在还记得,拿到信封后, 克莱尔立刻跟工作人员问了路,然后脸色发青地跑去洗手间,一边碎碎念一边拼命洗手搓手的样子。

    明明克莱尔根本就没碰到那只硕大的雨林蟾蜍,但被蟾蜍仿佛裹着一层粘膜般的眼球盯着,恐怕让克莱尔在心理上非常不适, 恐怕短期内都不想看到青蛙蟾蜍这类两栖动物了。

    而克莱尔显然也知道丈夫笑是想到了什么,不由小小瞪了他一眼。

    菲尔立刻抿嘴,作正直状。

    “等等, 你们拿到了蟾蜍展柜里的机票?”伊莉和谢城对视了一眼,忽然出声道。

    “对啊。”克莱尔接了伊莉的话,“这个展柜怎么了吗?”

    “不,没什么,只是医生那组好像准备去那里,我们以为……”

    “哦,那看来他们没去,或者去了没拿。”克莱尔耸耸肩,“那个小女孩不像有胆子去有蟾蜍的展柜里拿信封的,老鼠就够她尖叫的了。”

    虽然克莱尔也很怕蟾蜍,但她多少也能克服自己的恐惧心理,她的死穴是蝴蝶,特别是那种满柜满柜的蝴蝶,一想到伸手时可能会有蝴蝶翅膀的鳞粉沾到她手背上,克莱尔就觉得浑身鸡皮疙瘩就起来了……

    “应该是这样。”克莱尔的推断合情合理,伊莉没有否认,“就是不知道他们最后拿了哪里的机票。”伊莉总觉得,那个女孩不敢靠近蟾蜍,那蜈蚣就更不敢了,最后多半还是折回去,选择其他不那么可怕的动物吧。想到这里,伊莉就不禁暗暗感慨,那个队伍本来是绝对的领先位置,只是因为一次小小的失败,就立刻落到后面,这场比赛的变数实在太大了。

    伊莉对女孩的反应倒是完全理解,就像她本能地害怕蜘蛛一样,明明没有被蜘蛛伤害过,也没有相应的童年阴影,但看到这种生物,就是会反射性地浑身出冷汗。

    伊莉曾看到过一篇论文,就讨论这种恐惧的来源,论文作者提出的假设是,可能先祖被某样生物伤害过,于是这种畏惧的心理就通过基因一代代传承下来,直到呈现出显性征兆。

    这就像动物们对天敌的畏惧一样,有些初生的动物明明没有关于天敌的记忆,但就是会本能地畏惧,也许就是基因传承的原因。只是人类至今都没能完全解析基因,这个假设也只能停留在假设了。

    机场的其他角落,其他队伍也在交流沟通着。

    “老鼠简直太可怕了。”正好被提及的艾丽西亚心有余悸地按照自己的胸口,“你们没看到,那黑乎乎的小老鼠在玻璃柜里爬来爬去,简直让人汗毛直竖!我都不敢相信,我竟然从有老鼠的柜子里拿出了信封!天哪天哪天哪!”

    “那确实太恐怖了。”詹娜附和着她,“我们去拿了壁虎展柜里的信封,那也把我吓得够呛,如果不是爱莲娜一直鼓励我,我绝不敢把手伸进去。”

    在面对那些可怕的动物上,詹娜和艾丽西亚很有共同语言。而最让詹娜高兴的是,明明医生组第一个完成了队伍,却还是不得不和她们同时出发,这实在让人暗喜不已。爱莲娜在边上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别表现得那么明显。詹娜悄悄翻了个白眼,反正对方看不出来不就行了。

    “你们竟然也拿了首班机票,这可真了不起。”黑人小伙对老夫妇说道。

    “哈哈哈,菲奥娜可吓得够呛。”老先生爽朗地笑了起来,“不过,那些黑得发亮的蝎子确实吓人,我的心脏病都快发作了。”

    “但你们还是拿到了不是吗?”阿里奥笑了笑,“你们比好多年轻人都厉害。”

    “谢谢,你们也很厉害。”老太太也笑眯眯地回夸两位年轻人,“蜘蛛我可绝对不敢碰,一想到那长着尖毛的蜘蛛腿,我就觉得自己要晕过去了。”

    “哪里哪里……”

    “我不敢相信,你们竟然没拿到首班机票。”肖恩和德克斯特惊讶地对康纳说道。

    “人生总有小遗憾的。”康纳笑了笑,大度地说道——只有他知道,自己的心头在滴血,滴答,滴答,明明上个赛段最先抵达中继站,却成为后出发的队伍,他当然不会因此责怪艾丽西亚,毕竟有的人就是生来怕这些,但这种一落千丈的感觉确实不好受。

    “那你和艾丽西亚相处得怎么样?你们不止是为了比赛来的,不是吗?”肖恩安慰道。

    “……”康纳揉了揉额头,“我想,生活中艾丽西亚会是个不错的朋友。”但绝对不会是女朋友,想想他这一路被对方折磨的。不过,抛开比赛不看的话,艾丽西亚的性格也不坏,就是说话不过脑了一些,为人也简单爱笑,也愿意做自己能力范围的事,只是这次的任务对她来说确实太可怕了吧。

    在选手们有一搭没一搭的交流中,首班飞机的登机口打开了。

    “请航班是qf063的旅客前往12号登机口登机,重复一遍,请……”

    机场也开始播报登机信息。

    “那我们先走了。”伊莉和谢城对邓菲夫妇点头道。

    “好,祝你们好运。”菲尔大方地对两人说道,克莱尔也对两人笑了笑。

    “谢谢,希望你们尽快赶上来。”谢城和菲尔碰了碰拳,伊莉和克莱尔拥抱了一下。

    “再见了。”四人道别,两人向登机口走去,两人在他们身后目送。

    直到小情侣们的身影在登机口消失后,克莱尔脸上的笑容才垮了下来。

    “没事的,克莱尔。”菲尔安慰自己的妻子,“我们还有机会,不是吗?”

    “嗯。”克莱尔把脸埋在菲尔的怀里,闷闷地出声道。

    固然,和他们一样留在这里,等待下一班飞机的不止一队,但如果能登上早班飞机,谁会想多留一分钟呢?留下的时间越久,落后的差距也越大。对克莱尔和菲尔来说,百万美元的奖金不是最重要的,两人毕竟生活无忧,但如果被早早淘汰,那也太丢人了!性格里有些争强好胜的克莱尔一点都不想这么早就离开比赛!

    飞机上,伊莉和谢城走到了两人的座位边。

    “我来,你先坐。”谢城一手接过伊莉的背包,轻松地把这个沉重的背包放到了上方的行李舱中,然后又把自己的背包也放了上去,这才在伊莉边上坐下,随口道,“和我们一起的有哪些队伍?”

    “我看到的有四队。”谢城在放包的时候,伊莉也注意了一下其他人,“阿里奥和布鲁诺他们两,那对老夫妇,布里安娜和她爸爸,还有那个肖恩和德克斯特。”

    “还好,不是最棘手的。”谢城点点头,对伊莉说道,“睡一会吧,这次要飞很长时间。”

    “嗯,你先睡,我记一点东西。”伊莉对谢城笑了笑,从腰上的小包里拿出一个小记事本和一支笔,准备把最近这段赛程发生的一些事情以及各队伍的名次情况记录一下。

    以往的比赛中,在最后一关时,偶尔会出现回想性质的任务。伊莉的记忆力不错,但为了以防万一,她还是会不时地用笔记录一下,以免关键时刻头脑空白。

    “好。”谢城口头上答应了,却并没有真的闭上眼睛,只是向后靠在座椅上,静静地看着伊莉把这段赛程中的各个任务、各队伍完成任务的情况、中继站的签到顺序等记录下来,偶尔有不知道的,比如在他们之后签到的队伍,伊莉就略过不记了。这是他们本来就不知道的事情,节目组应该也不会在这上面考验他们。

    很快,旅客们已经全部坐下,空乘小姐一一检查过他们的安全带,小电视机上也播放着航行中的注意事项,以及万一发生险情时乘客们的自救须知。

    “飞机要起飞了,请收好笔,等飞机平稳后继续书写吧。”空乘小姐微笑着提醒道。

    “好的,谢谢。”伊莉也不想给对方的工作添麻烦,而且她也记得差不多了,很快就把记事本和签字笔收好,对空乘小姐点了点头,这才靠到她的椅背上。

    一转头,伊莉就看到谢城一眨不眨地看着她。

    见她看过去,谢城立刻闭上眼睛,好像之前默默看着的人不是他一样。但谢城很快反应过来,看看自己的恋人再正常不过,没什么好心虚的,于是理直气壮地睁开眼睛,正好对上伊莉含笑的眼睛和弯起的嘴角。

    “我要睡了。”伊莉对他说道。

    先前,他们在火车上已经睡了有五个多小时,但白天的任务又累又热,之后又是打车又是飞奔地半夜去昆虫馆挑战自我,然后又匆匆赶来机场,现在天还没亮,正是一天之中放松下来最累的时候。

    “嗯。”谢城点点头,不知道伊莉为什么强调这个,顿了顿,“晚安?”是该说这个吧?

    “……”伊莉叹了口气,不指望男朋友自己领悟了,干脆地把身体往对方那边移了移,限于座位间的扶手,移不了太多,只能身体一斜,把头靠在了对方的肩膀上,“晚安。”笨蛋。

    “晚安~”谢城幸福地僵硬了~

    隔壁座的乘客们不经意看到了情侣相偎的一幕,也理解地转过了头,非礼勿视。

    上升的飞机很快平稳了下来,灯光也变得昏暗,乘客们渐渐沉入了梦乡。

    睡梦中,飞机从气候宜人的大洋洲来到了炽热的非洲。

    灯光变亮,飞机停稳,空乘们叫醒了旅客,把他们送上了这片灼人的大地。

    “走吧。”伊莉和谢城早已背上背包,在空乘们示意飞机停稳、乘客们可以站起来的时候,就果断站到了门边,机门一打开,两人就大步走了出去。

    机场的接驳车已经停在下方,两人在靠前的位置坐下,其他旅客也纷纷走来。

    “你们可真快。”人群中,两个显眼的黑大个很快走了进来,和两人打了个招呼。

    “你们也不慢。”谢城笑着对他们说道。

    “我倒希望其他队伍慢一点。”阿里奥和布鲁诺在他们边上坐下,笑着说道。

    “但愿。”在这点上,两队是一致的。

    很快,接驳车上就坐满了人。

    “先生,可以走了。”阿里奥忍不住催促了一下司机。

    “不,还可以再来两个。”司机很淡定地回道。

    “已经站满了。”看着人群中向这边跑来的两个男选手和那对边喘边跑的父女,布鲁诺也开口了——领先一分钟是一分钟,如果让后面几支队伍都赶不上这班车就好了。

    “好吧好吧,可以走了。”司机见又上了几个人,车内也差不多站满了,这才点点头,慢悠悠地发动车子,向机场开去。

    “耶!”阿里奥高兴地和布鲁诺击了个掌。

    伊莉和谢城对视一眼,双手交握,也没有出声反对——谁会在这种比赛中让司机慢一点等等别人呢?偶尔确实有这样的好心选手,但这样的选手往往也留不长久。

    对伊莉和谢城来说,赢得这场比赛比什么都重要,他们并不想做好人,只想做赢家!

    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们活下去!

    接驳车很快把他们带到了出口附近,谢城已经在车上问过司机停车场的方向,车门打开,车还没有停稳,两人就跳下了车,快步向停车场跑去。

    新的赛段已经开始,他们必须争分夺秒!

    然而,紧跟在他们身后的是那两个黑人小伙,不过几个呼吸,两个小伙子就跑到了他们的前面,头也不回地向停车场冲去!

    伊莉咬牙,谢城本来是可以反超他们的,毕竟她和谢城都专门练过,谢城的体能比一般人要强得多,但她却没有谢城的强健,体能比同水准的女性要好得多,但和这些天生就运动能力爆棚的人相比,还是逊色了一点。

    “没事,快到了。”谢城边跑边安慰她,连呼吸都不太急促。

    “嗯!”伊莉已经说不出多余的话了,只能用力点头,尽可能不被落下太多。

    不多时,两人也跑到了停车场,看到了节目组提供的放置了线索卡的吉普车。

    “路线:请选手们抵达城外的尼卡顿村,获得新的线索卡。”伊莉迅速拆开线索卡念道。

    “有地图吗?”谢城目光扫过车子,没找到地图的踪迹,立刻向伊莉问道。

    “没有。”伊莉把线索卡的信封再看了一次,摇了摇头,“这次我们要自己买地图,而且,这个尼卡顿村还不一定在地图上,我们买地图的时候还要顺便问一下。”

    “行。”谢城点点头,把背包放在后座,自己直接坐上驾驶位,“上车吧,我来开车。”

    “好。”伊莉也把背包放到后面,干脆地坐上副驾驶的位子。

    摄影师、录音师也随即上了车,一点都没有耽误两人。

    谢城很快就发动吉普车,向外开去。

    “你好,请问附近哪边有卖地图吗?”离开停车场时,伊莉下车向停车场的看守人问道,“还有,您知道尼卡顿村在哪吗?”

    “那边的旅行社里有地图。”黑瘦的看门人对伊莉咧出一口白牙,“尼卡顿村很远,那是克姆卡部落的地方,开车要一个多小时,你们往西面开吧。”

    “好,谢谢您。”伊莉向对方点了点头,等摄影师也协商好了,这才和谢城一期向不远的旅行社开去。

    在旅行社买了地图,又麻烦对方在地图上标出了尼卡顿村的位置,并描了一下大致线路,伊莉和谢城才再度回到车上,向他们这次的目的地开去。

    “饿吗?”确定了谢城开在正确的道路上,又看了下时间——中午12:23,伊莉连忙问了谢城一句。要知道,他们的上一顿是飞机提供的简单早饭,每人一个小圆面包,勉强不饿,但也绝对不会饱。只是那时候他们都半梦半醒,肚子也不是很饿,所以也无所谓了。只是,待会儿肯定要做任务,现在不吃东西,一下午肯定撑不住。

    “嗯,有点。”谢城一边注意路况,小心别撞到路边窜出来的动物,一边苦笑着点点头。

    “吃饼干吗?”伊莉问着,手已经向后座拿背包了。

    “行。”谢城点点头。

    伊莉向给她搭了把手递背包的录音师道了声谢,从背包里拿出两包饼干两瓶水。

    “是我们换着开,轮流吃,还是我直接喂你?”伊莉问。

    让谢城自己一片片拿着吃也可以,但如果路上有情况的话,手上有东西会反应不过来,如果撞上什么野兔野狐狸,撞动物死事小,把车撞坏了就麻烦了(在这种竞速比赛里,伊莉实在没心情感受小野兔的萌萌萌),还不如她和谢城直接交换开车。

    “可以吗?!”谢城话语中的期待简直扑面而来,哪个选择简直一目了然!

    “当然。”伊莉不由失笑,“那你好好开车。”

    “嗯!”谢城重重点头,别说让他开车了,开坦克都没问题啊!

    伊莉撕开包装袋,把一片饼干递到谢城嘴边,谢城嗷呜一口全咬进去了。

    “不用这么……”伊莉看着谢城鼓鼓的腮,无奈地说,“分两口也可以啊。”

    “嗯嗯。”谢城一边嚼一边点头,用小狗一样湿漉漉的关心目光看着她,“你也吃。”

    “嗯。”伊莉笑了笑,她也有点饿了,自然不会强撑。

    不过,伊莉吃的到底没有谢城多。

    你一片我一片,没多久伊莉就吃饱了,后面就全在喂谢城了。

    等谢城也吃得差不多的时候,伊莉开了两瓶矿泉水,自己先喝了一点,再把另一瓶开好了盖子递给谢城——在这种崎岖的土路上,喂水实在太高难度了,伊莉放弃,直接帮谢城掌了下方向盘,让他自己喝。

    伊莉给谢城投喂的时候,也有注意地图方向,只是,眼看路越开越偏,离地图上的目的地越来越近,却没看见什么人烟,伊莉也难免担心会不会是自己指错路了。如果走错路,再折返找路就很浪费时间了,如果迷路那几乎就是被淘汰的下场。

    “看到旗了!”开车的谢城眼尖的说道。

    “旗上的图案好像就是那个部落的标志,旅行社的人提过,这个部落喜欢用红黄菱形格做标志。”伊莉也精神一振,“看来我们没走错,应该快到了。”

    “嗯。”谢城也松了口气,平时开车已经够累了,在这种颠簸小路上就更累了。

    很快,两人就看到在路边光着肚皮玩耍的黑肤小孩。

    小孩们似乎知道他们是来干什么的,笑嘻嘻地看着他们,争相给他们指路。

    伊莉隔着窗户对他们微笑道谢,小孩们更开心了,连原本害羞躲在其他人身后的都探出了脑袋,乌溜溜的眼珠好奇地盯着他们。

    两人很快来到了村口,看到了一辆先他们一步到的吉普车——黑人兄弟已经到了,以及熟悉的红黄线索盒。

    谢城迅速停好车,和伊莉一起来到线索盒边,果然,里面只有九个信封了。

    伊莉抽了一个,撕开,抽出线索卡,在谢城的示意下念道,“绕道任务:部落还是洞穴?”

    “部落也许要和土著们打交道,学习部落传统,说不定还要跳个舞什么的,洞穴听起来是体力型的任务,我们选这个吧。”谢城想了想说道。

    一般绕道任务中,一个是时间短的困难任务,对学习、模仿这些智力要求比较高,比如学习传统习俗、学做手工艺、学跳舞等等,而另一个是时间长的简单任务,对体力要求比较高,比如搬运重物、做重活等等。虽然困难任务一旦掌握诀窍,完成的时间就比较短,但通常掌握诀窍也要花费时间,而体力任务虽然没有窍门,只能实打实干活,但只要体能足够的话,完成起来很顺利,绝不会卡住。

    如果遇到擅长的方向,两人当然愿意做更省力的前者,但如果不确定,两人宁可做后者,至少后者的完成风险低,不至于像前者,一旦不会就是卡在那里,到头来再换任务,反而更浪费时间。不到必要关头,两人不想冒险。

    “好。”伊莉和谢城的想法一致,两人这才翻过线索卡,继续看背面的任务内容。

    “洞穴任务:选手们要进入村外的一个地下岩洞,找到藏在洞穴中的线索卡,即可通过。”伊莉念道。她又看了一下部落任务——在决定了任务之后,再看全部的任务描述就不犯规了,部落任务是在村子里找到六个物品,再分别交给物品的主人。两个任务都不轻松,在不知道大小的洞穴里找线索卡,和在不熟悉的村子里找物品再找人,很难说哪一个更难。

    “我们走吧。”谢城倒不迟疑,岩洞里的线索卡就那么几个,万一被拿完就没有了(节目组有时候确实会限制任务数量),去岩洞越早,找到线索卡的几率越高。

    “好。”伊莉也不反对,两人循着路边的指示牌,左边指向村子,写有部落,右边指向村外,写有洞穴,显然,他们要跟着右边的指示牌走。

    既然确定了任务,节目组也没有在任务地点上为难选手们,两人很快找到了村外的洞穴。洞穴边,工作人员正等着选了洞穴任务的选手。显然,伊莉和谢城是第一个选了洞穴任务的队伍,而黑人兄弟应该选了部落。

    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伊莉和谢城,以及跟拍两人的摄影师和录音师,分别戴上有灯光的矿洞头盔,穿上安全背心,系上安全绳,手上还拿着手电筒,这才慢慢向下落到洞里。

    谢城先下一步,站稳了之后,又接应了一下伊莉,以及之后的摄影师和录音师。

    四人都顺利地来到洞穴以后,伊莉和谢城才开始寻找不知在何处的线索卡。

    “我找左边和脚下,你找右边和上面。”伊莉提议道。

    她和谢城正好一左一右,而谢城又比她高,找高处有优势,这个分工是最有效的。

    “好。”谢城也没意见,两人这才向洞穴深处慢慢走去。

    节目组敢让他们下来做任务,这个洞穴肯定是提前排查过的,肯定没有咬人蝙蝠什么的,对这点,两人都很放心。就是脚底偶尔有些湿滑,这就没法避免了,毕竟是地下洞穴,不过,只要走起来小心一点,倒也没什么。

    黑暗又安静的地洞里,除了隐约传来的风声,和时不时响起的水珠滴落声,就只有四人浅浅的呼吸声和脚步声。手电筒和矿工帽的灯照有限,洞穴里有过于黑暗,如果只有一个人的话,孤独会把黑暗的可怕不断放大,但和对方一起的时候,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伊莉和谢城并肩在洞穴里慢慢走着,偶尔遇到狭窄的地方,就只能前后走动。地洞的地势不太明朗,有时候是平缓向上,有时候又是急转直下,无比陡峭,地面又是湿漉漉的,走起来让人异常疲惫。走在前面的谢城总是会不时地提醒一句“这边特别滑”“这边有块凸起的石头,当心,别绊到”,遇到特别难走的坡度时,他还会回头拉伊莉一把。

    为了寻找线索卡,两人都走得异常慢,灯光扫遍了上下左右每一个角落,却一无所获。

    洞穴深处一望无际的漆黑让人特别沮丧。

    “找到了。”谢城忽然惊喜地出声,“在那边,我去拿。”

    “哪里?”伊莉连忙把自己的手电筒也一起照过去,这才看到不远的前方,一个包裹着黑黄信封的透明密封袋不时地反射出灯光。

    “走慢点,小心。”伊莉叮嘱了一句,扶着岩壁,也慢慢跟了过去。

    “好。”谢城笑着回了一句,用手电筒照着路,小心地走了过去。

    节目组并没有把线索卡藏在特别危险的地方,谢城只是稍微抬了抬手,就顺利地把眼前的线索卡拿了下来,转身向伊莉的方向走去。伊莉见谢城拿到了线索卡,也停下了走过去的脚步,站在原地,等谢城过来。

    也许是完成了任务后的心情特别轻松,谢城的脚步也格外轻快,加上这又是刚刚才走过的路,他就没之前那么小心翼翼了。

    异变突生——

    几乎是眨眼间,谢城脚底一滑,整个人都向前方倒去。

    “!”伊莉睁大了眼睛,连喊都喊不出来!

    谢城正前方的地上,正对着他眼睛的位置,有一支避无可避的石锥!

    手电筒从手里滑落的谢城根本看不到!

    否则,他哪怕做个抱头动作都能避开那危险的石锥!

    只有伊莉,只有伊莉手电筒的余光照到了那支石锥!

    伊莉想去拉住谢城,但她才踏出一步,谢城却已经要撞到地上了!

    这一刻,伊莉的头脑一片空白,但又本能地飞速运转着——

    ‘幸运加持!’她甚至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幸运加持,使用次数-1,技能发动。’冰冷的系统声音这样回答她。

    在伊莉惊惶的目光中,谢城的腰侧忽然撞上了一块凸出的岩石,整个人摔倒的方向立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原本刺入眼中的石锥险险从他眼角擦过,谢城重重落在地上!

    “谢城!”伊莉快步上前,小心翼翼地扶起谢城,“你没事吧?”

    “嗯?”谢城被伊莉扶起,费力地想要睁开眼睛,眼前却是一片湿润的黏糊。

    “天!”伊莉这才发现,谢城的眼角边直到太阳穴有一道长长的伤口,止不住的鲜血正从伤口中流下来,几乎濡湿了他的半张脸!到底要怎样的出血量,才可以让人的半张脸在短时间内全部都沾满了鲜血?伊莉几乎不敢思考!

    “切斯特?”伊莉深吸了口气,这才让自己的思绪清晰了起来。

    “嗯。”谢城想要点头,眼角却因此抽痛起来,让他不由发出了一声轻嘶。

    “别动!”伊莉当机立断,回头和跟拍的摄影师说道,“可以让医护人员下来吗?”正规的电视节目,特别是这类真人秀节目,一定有医护人员随时待命的!谢城这个情况,根本不可能进行大动作,爬上爬下是不可能的,只能让其他人下来!

    “可以!”摄影师立刻点头,他身后的录音师已经走回去叫人了。

    “没事的,没事的。”伊莉不知道是在安慰谢城,还是在安慰自己,连她的声音都有些不自觉的变调,听起来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嗯,我没事。”谢城半靠着墙、半靠着伊莉坐在地上,“止血就好了。”

    他也意识到自己划伤了,所以才血流了满脸,但除此以外也没什么了。

    “嗯。”伊莉的双手握着他的双手,想要帮他止血,又怕弄痛他的伤口,一时无措。

    “加文来了!”录音师很快带着一个人走了过来。

    “这边!”伊莉立刻出声道。

    “好,交给我,没事的,别担心。”这个名为加文的医疗人员快步走过来,熟练地安慰了伤者的队友,这才半跪在谢城身前,清洗他的伤口,检查他的伤情,“只是外伤,我处理一下就没事了。”加文很快做了判断。

    “要缝针吗?”伊莉这才看清谢城眼角那道长长的伤痕,不由担心地问道。

    “嗯,要的。”加文从身边的急救箱里拿出他的医疗工具,“三针,我会很快的。切斯特,我先给你止血,再给你缝针。有点不太好受,但不会太痛,稍微忍耐一下。”

    “行。”谢城言简意赅地回答道,手中却仍轻握着伊莉的手掌,还趁加文找工具的间隙,给了伊莉一个没事人的笑容,安慰者与被安慰者的位置仿佛颠倒了过来。伊莉一瞬间有些鼻子发酸,眼睛也微微发涩,但看到谢城一如既往的笑容,确实让她安心了许多。

    “看,这是什么?”见伊莉脸上露出笑意,谢城又像变魔术一样,变出了一个包着透明密封袋的黑黄信封——这是他们这次要找的线索卡,就算要摔倒的时候,谢城都没松手。

    “!!!”伊莉惊愕地看着那张来之不易的线索卡,下唇渐渐咬紧。

    “嗯?”不高兴吗?谢城小心翼翼地看着伊莉,就像一只生怕被小主人嫌弃的大狗。

    “你竟然还拿着它!”伊莉努力调试出惊喜的状态,虽然她现在更想和对方谈谈人生,但考虑到伤者的心理需求,她还是尽力配合了——那种危险的关头,谢城最应该做的就是扔掉这种碍眼的线索卡,好好保护自己!大不了待会儿接着找就是了!实在不行,他们还有直通卡,绝不会就这么被淘汰的!为什么要为了一张不是那么重要的线索卡……

    “嗯!”见伊莉眼中浮现出开心的光芒,谢城也露出了心满意足的微笑。

    “……”傻瓜。

    很快,加文熟练地处理好了谢城的伤口,谢城在原地稍微休息了一下,缓解头部失血后的眩晕,等他好受了一点之后,伊莉才扶着他,小心地走到了洞穴入口,外面的工作人员很快就把他们一一拉了上去。

    “怎么样,还要继续吗?”摄影师问他们。

    “……”伊莉和谢城对视一眼,伊莉狠狠点头,“要!怎么不要!而且,现在的我们比之前更渴望获得胜利了!”不,他们对胜利的渴望从一开始就这么强烈!只是,面对镜头,他们当然要表现出永不退却的勇气来!

    “好吧,祝你们之后好运。”摄影师笑着对他们说道。

    “谢谢。”伊莉和谢城对他笑了笑,这才开始对着镜头,拆开这张来之不易的线索卡。

    “路线:开车前往村外的鳄鱼水塘,那里有新的线索卡。”伊莉念道。

    “走吧。”谢城率先站起来,一如既往地说道。

    “好。”伊莉点点头,握住对方向她伸来的手,却并没有借力,就站了起来。

    两人很快折返尼卡顿村。

    “你好,请问鳄鱼水塘怎么走?”伊莉向村口的老人问道。

    “从这条路一直走,走到没有路的地方,就是鳄鱼水塘了。”老人示意道。

    “好的,谢谢您。”伊莉向对方道了谢,这才和谢城一起走回车上。

    村口,停车的地方,已经有四辆车了。

    他们这一班飞机上一共有五个队伍,除非有一个队伍迷路,否则现在都应该到了。

    而排除迷路的可能性,这里只剩四辆车的原因,就是一辆车已经去做下一个任务了!

    “我们走!”伊莉对谢城说道,“我开车!”

    “好。”作为一个伤患,谢城显然是没有话语权的——当然,哪怕他活蹦乱跳的时候,面对伊莉,也是没有话语权的,哦不,是主动放弃话语权。

    四人很快上车。

    伊莉坐上了驾驶座,摄影师在副座,那只伤患和录音师则在后座。

    摄影师看着伊莉试了试手感,然后发动车子,一踩油门——

    吉普车轰得一声飞了出去!!!

    谢城都伤成这样了,这个赛段她绝对要拿到第一!

    伊莉冲冠一怒为蓝颜!

    副座的摄影师和后座的录音师在颠簸的车厢中,恍然回到了阿富汗硝烟纷飞的战场!

    敌方不断射来各种炮弹,轰得一声爆炸开来,地面不停地震荡,就像一场小规模地震!

    他们的身体也随之震动,手中的摄影机、录音机都仿佛拿不稳了一般!

    两人连忙定了定神,意识这才回归,想到自己只是在一个小女孩开的吉普车上而已。

    伊莉:小女孩?呵呵。

    谢城:小女孩?呵呵= =

    油门踩到底,引擎不断轰鸣,吉普车一路势如破竹,向道路的尽头疾疾驶去,只在土路上留下两道深深的痕迹,和一路扬起的黄土!

    直到扬尘落下,视线所及之处,车影也消失无踪了。

    车外的景象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向后退去,在没有限速的非洲野外,吉普车一路狂飙!

    摄影师认真思考,要不要提醒一下,水塘就在前面,再不停就停不下来了!

    最后,摄影师决定忠于自己的职业操守,闭口不言。

    不过,对方显然和他想的一样,刹车猛得踩下,没有半分迟疑!

    吉普车几乎与路面发出了刺耳的摩擦声,却到底是停在了池塘前面,节目组设置的红黄线索盒,就在车窗外的触手可及之处。

    于是,摄影师就眼睁睁地看着司机伸手,连门都没开,直接就从窗户上懒洋洋地伸手,就把线索卡拿到了手中。

    “路障:谁擅长驾驶?”伊莉念出了线索卡内容,然后自问自答,“嗯,我擅长驾驶,所以,”她翻到背后,阅读更详细的任务内容,“选手要开车穿过鳄鱼池塘,一路前行,把沿路的障碍物用车拖开,并回收障碍物上的绳索x3,最后开过一个沼泽,可用沼泽边的木板借力,并获取新的线索卡,抵达中继站。”

    伊莉阅读完毕,把线索卡放好,把双手放在方向盘上。

    莫名的,这个普通的动作,让摄影师和录音师都不由身体发凉。

    伊莉换了个档位,吉普车倒退了一小段,然后——

    轰!

    油门发动,池塘里的鳄鱼机警地向两边避开!

    水花飞溅!

    眨眼之间,整辆车毫不犹豫地冲进水塘,开到了对岸!!!

    车上的人都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除了司机,司机的眼神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坚定,却让人无端地想要跳窗逃跑……

    光速通过了鳄鱼池塘,吉普车的速度这才进入平缓。

    伊莉向前开去,时刻注意着眼前何时出现障碍物。

    第一个横贯马路的是一棵一人合抱的大树,伊莉想了想,把车开到近前,把树上的绳索绑到车前方的安全杠上,吉普车迅速向斜后方倒退,大树也被从路面拖离。伊莉再度下车,把树上的绳索解下,放到后备箱里。

    如是重复三次,伊莉终于看到了前面那辆一辆同色的吉普车!

    对方马上就要驶到沼泽前了!

    如果等他们做完这个任务,伊莉再做,那她就再也赶不上他们了!

    想到这里,伊莉眉毛一挑,摄影师、录音师、谢城,三人齐齐抓住头顶的扶手,把身体紧紧贴到座位上,总有种感觉,不这么做的话,自己下一秒就要飞出去了!

    见乘客们配合良好,伊莉满意地点点头,然后,下一刻——

    油门一踩到底!!!

    轰——

    前面的吉普车立刻像老太太过马路一样,显得迟钝又犹疑!

    不过几个呼吸间,后方的吉普车就渐渐逼近……

    “切斯特他们要追来了!”阿里奥整个身体都向后转了过去,“开快点!”

    “好,我知……”话还没说完,后方的吉普车就已经追上了他们半个车身,和他们平行,超出了他们半个车身,然后扬长而去!

    “……”阿里奥默了片刻,干巴巴地说道,“这…超速了吧?”

    “这里没有交警贴罚单,也没有街道监视器,更没有……限速……”布鲁诺的回答更加干巴巴,别忘了,这里是非洲野外,说的简单点,法律管得到这块吗?噢,当然是管得到的,毕竟是属于某国国土,但国家并没有给这里分配交警啊……

    “所以,我们是被切斯特反超了吗?”阿里奥的脸立刻拉了下来。

    “不。”布鲁诺沉吟了一下,在阿里奥“你怎么可以自欺欺人”的目光中,诚实地说道,“开车的是莉莉安,不是切斯特。”

    “………………”阿里奥想死,不,在死之前,他想先干掉布鲁诺,“你怎么可以连个女孩子都开不过?!!!!!!”他看上去很想掐着布鲁诺的脖子摇一摇。

    “你这是性别歧视。”布鲁诺冷静地指出,“这只能说明对方技术比较好。”

    “………………………………”不要这么快就认输好吗?赶超!赶超啊!就像她赶超你那样赶超她啊!给她点颜色看看!!!

    “她已经过沼泽了。”布鲁诺对阿里奥抬了抬下巴。

    “……”所以,已经注定赶不上了吗qaq

    布鲁诺沉重地点了点头。

    前方,伊莉已经从路边拿到了新的线索卡。

    “路线:一路向前开,尽头的白船酒店,就是这次的中继站,最后一名可能会被淘汰。”伊莉念完,干脆利落地说道,“好了,我们要继续了。”

    “……”可以稍微缓一缓吗?!!!摄影师和录音师的脸上写满了控诉。

    “嗯。”谢城淡定地点点头,这一刻,即使眼角顶着一块纱布,他也显得分外沉着冷静——他已经习惯了伊莉在马路上的速度,即使野外没有路。如果这两位多乘几次,也会习惯的。毕竟,战场上只有震动,伊莉的车上,除了震动,还有速度啊……

    伊莉对谢城微微一笑,谢城也回了个微笑。

    于是,伊莉缓缓地踩下油门,吉普车再次带摄影师和录音师享受了一番风的速度。

    野外的路似乎没有尽头,吉普车的折磨似乎也没有尽头。

    当摄影师和录音师以为自己要去见天国的战友时,一个巨大的木石建筑渐渐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中,高大的屋顶上,还可以看到一艘装饰性的白木船。

    “到了!”伊莉踩下刹车,吉普车很快在门边停下。

    大门的木廊边,菲尔微笑着看着向他跑来的第一队选手。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节日快乐!汪汪~

    想起了昨天要说什么了!

    宝贝们节日快乐!汪汪~

    想起来昨天想说什么了,一个是极速前进这一卷里,小的地名大部分都是虚构的,比如街道名字公园名字博物馆名字,只有国家名字和城市名字是真的,不然开着谷歌地图满世界考据地点真的太崩溃了orz

    还有一个是前前章修过了,因为元素周期表里金属元素还是比较多的,如果不管主副放射性元素过度元素之类的都算上的话,好多年没碰化学了,完全忘记元素周期表上的各种排列性质了;所以运气不错的选手能正好全选到五个金属元素也是有完全有可能的,不可能每个人都背啦,于是名次顺序改了一下下~

    还有为什么伊莉能这么飙车(极速前进的车明明这么容易坏),因为这一个小时是幸运加持状态,不管怎么飙车,车都不会坏!(~ ̄▽ ̄)~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综美娱]轮回真人秀相邻的书:[综]永远不要和伊尔迷分手[综]咕咕鸟养大的阴阳师.[综]逼死强迫症自从换上杀生丸系统[快穿][综英美]猎杀游戏[综英美]关系户[综]re0男主你别死![综]是什么让你们产生了我是主角的错觉!?[综]徒有其表别叫我安倍晴明[综][综]我的日常不太对[综英美]冰箱那头的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