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极速前进(十二)

【书名: [综美娱]轮回真人秀 第202章 极速前进(十二) 作者:游心酱

强烈推荐:无限自由者[综]天生女配神级医生[综]师父都市至尊超级英雄的御用队医[综]口袋妖怪之林克[灰姑娘]王子走开     这里是新防盗菌需要30订阅才可以看到最新章参赛者们配合地看着蒂姆大家都被策划人告知过节目流程而且往期节目也有相似的画面接下来则就是蒂姆的鼓励,“这是你们第一次挑战,也是你们第一次将自己的作品展现给评委评委对你们一无所知,所以这是你们给评委留下印象的重要机会。”

    蒂姆说着每期节目的第一轮都会说的台词而设计师们都听得非常认真至少表面如此。蒂姆很快给出了第一个重要消息“待会儿你们的模特会过来试衣然后今天你们可以工作到晚上九点明天将展示你们的作品。”

    伊莉暗暗记下时间。从往期来看,一般工作时间都是到晚上十二点,不过,可能今天是第一天,所以时间上有调整。既然这样时间就更紧凑了,要加快动作才行,尽快做出衣服的雏形,让模特试穿一下,不然就要等明天走秀前才能再见到自己的模特了。每个模特的身材都是有所差异的不过比赛模特一般不会更换,所以模特尺寸要记下来。她暗暗想道。

    正思考间,她就听到蒂姆话锋一转“我想,大家都知道,我们是要求各位自带工具包的,比如剪刀和尺子这些在工作室里要用到的工具。”

    她和其他人一起点头,这确实是节目组之前通知的内容,工作室只提供工作台和缝纫机,针和剪刀这些每个人用顺手的都需要自带,不过工作室会提供无限量的各种缝纫线卷。等等,蒂姆这么说不会是

    “然而,本季的天桥发生了一件史无前例的事。”蒂姆严肃又无奈地说道,“这里有三位设计师什么都没带,大卫同婚男士,斯沃普尼尔印度小哥和默林海地女士。我简直难以置信,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就像参加长期夏令营,却不带牙膏和洗发水一样荒谬!”

    “”目瞪口呆,除了当事人三人以外,其他人全部目瞪口呆。

    伊莉也半晌无语,这就跟参加考试,结果带了准考证,却没有带笔一样,而且考场似乎还不提供笔。难道蒂姆决定这次破例一次,带三人出去购买,所以跟他们其他人说一下?

    爱戴小檐圆帽的三十多岁海地女士开始咬手指了,印度小哥斯沃普尼尔尴尬地动了动嘴唇,已婚男也不自在地咧了咧嘴角。虽然节目组应该不会直接把他们踢出去,但怎么处置他们还真的很难说。三人都开始不安起来。

    “那你们该怎么办呢?”蒂姆摊手看向这三位迷糊的参赛者,三人则暗含期待地看着他,结果蒂姆“冷酷无情”地说道,“你们只能靠其他设计师好心帮忙了。”

    “”三人默,这和他们想的不太一样,节目组好像让他们自生自灭一样。

    “”其他人也不太满意,每个人的工具都是自己趁手的,谁都不太乐意借给别人。

    伊莉注意到林赛毫不掩饰地朝天翻了个白眼,整个人散发出别来烦我的气息。

    中午,当两个人在小厨房里一起吃饭的时候,她就听林赛不客气地吐槽道,“那简直无理取闹,来参加比赛,竟然不带工具箱,还指望别人帮忙?他们以为是来玩的吗?以为这是小孩子的过家家游戏吗?这是比赛好吗?!我觉得他们都应该回家!”

    “”其实伊莉对这三人也有点无奈,林赛虽然说的不客气,但确实是实话。在场的这些参赛者没有人有百分百获胜的实力,大家都在伯仲之间。这种时候,大家都是竞争对手,少一个人就多一份胜算。所以,愿意伸出援手的人确实善良,不愿意也理所当然。

    “我的箱子有80磅重约36公斤,我的体重才100磅约45公斤,可是我还是带了箱子啊!sp!”林赛一边戳着沙拉碗里的黄瓜,一边继续吐槽,“最让我吃惊的是,竟然还真有人借给了,你也借了?我的天!”你们有没有比赛意识?这是林赛没说的话。毕竟吐槽不在场的三个人就算了,当面指责别人这种事太没情商了。

    不过,在那件事后,面对个人采访时比赛过程中随时可能会有封闭的个人采访,在不打断设计师工作的情况下,问及这个问题,林赛却是毫不犹豫地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在这件事上,林赛自认自己没有不当的地方。

    “其实我本来也不想借的,但堂堂正正的比赛不应该被工具这种事影响,我想公平竞争。”伊莉一脸正气地说道当然事实并不是这样。

    她只是留意到了自己个人面板上的善恶值属性,虽然还不知道善恶值有什么用,但既然存在,一定有存在的意义。所以,在能力范围内,她想把这个数值刷上去,也许会有意料之外的收获也说不定。说到底,她也不是真的善良,只是完全出于功利心而已。

    当然,这种话是不能说出去的。在后来的个人采访中,她也只是表示要公平竞争,这样的胜利才有意义,所以才借出了自己的工具,虽然那三个人忘掉自己工具箱的行为对设计师来说不可原谅!这太不专业了!她是这么评价的,嗯,顺手黑了三个竞争对手一把。

    果然她还不够善良啊。伊莉在心中暗暗感叹了一把,心安理得地吃起了自己的沙拉。

    时间拉回现在。

    蒂姆将三个人的情况说了一下之后,就真的离开了,仿佛放任三人自生自灭。

    但伊莉知道不是的。从蒂姆开口开始,这就代表了节目组的态度节目组希望其他设计师能对这三人伸出援手,否则,以蒂姆为代表的节目组即使知道了也不必在此时开口,只要跟三人说让他们自己想办法向其他人借就可以,那样三人的处境才会更尴尬。

    伊莉想了想,决定按蒂姆说的去做。要知道,这个工作室里可是随时有摄影机的,如果没人伸出援手,或者特别直白的表示拒绝,节目组面子上还是会过不去。而且,这场比赛毕竟是真人秀性质的比赛,专业性要低很多,比起看到一个冷漠强大的人获胜,观众也许更乐意看到有人性又强大的获胜者。这也是正确的社会价值取向,这毕竟是电视节目。

    显然,想明白这点的不止伊莉一个。当然,也许其中有真正善良无私的人也说不定。但,无论如何,三人很快都借到了工具。

    印度小哥斯沃普尼尔询问别人是否有卷尺的时候,伊莉身边的这个男人就拿着卷尺走了过去,拍着对方的肩膀,叫了声“br”兄弟就把卷尺递了过去。一旁,正要举手示意的阿什莉笑着摇了摇头,放下了手。摄影机显然把这感人的一幕拍了下来。

    伊莉暗暗猜测,这个人一定在男生圈子里混的很好,说不定能和所有人都称兄道弟,这实在是一种可怕的天赋能力,或者说魅力。

    大卫的邻座是热心的阿曼达。大卫一句话都不说,就那样沉默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也许是拉不下脸借工具,所以阿曼达主动对大卫说,她的工具足够,欢迎大卫和她分享。

    至于伊莉,她向来是有备无患理念的奉行者,比如考试的时候,书写的签字笔绝对会带两支以上。所以,除了一些不易损坏的工具像剪刀之类的,她基本什么都准备了两份,两条卷尺,两盒缝衣针,两把绘笔等等。她的工具箱也比一般的稍大一点,这还是得益于她擅长整理,否则就是大一倍了。

    伊莉把多出来不用的工具整理出来,直接借给了一脸惊讶的默林,然后说还差的跟她借就可以,默林松了口气,各种道谢。伊莉笑着摇摇手,就回自己工作台去了。

    不过默林最终没有跟她借,她和默林的工作台其实有点远。还差的一些工具,默林跟自己身边的那些参赛者借了。毕竟,真借到了头上,也很少有人会拒绝摄像机就在旁边。

    林赛对此的反应是随口咕哝了一句,并没有压低声音。摄像机也毫不客气地拍了下来。

    解决了这起意外事件以后,伊莉也全心投入到自己的设计中去。

    虽然她查看了一下她的人物面板,善恶值没有动让她有点遗憾。

    难道是因为不诚心的缘故?伊莉想了两秒,无法确定,于是很快放下了。

    毕竟,对现在的她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这场比赛。

    “咳。”为了不让伊莉发现这个事实,谢城上前一步,见她没什么反感的表情后,才轻轻抱住她,拍了怕她的肩膀,轻声道,“一切都会好的。别难过,你是最好的。”

    其实谢城想说的是,你还有我,但这时候说这个似乎有点不太恰当,所以他顿了顿,就把这句话吃回去了。

    这是个非常普通的美式安慰。温暖的拥抱,关怀的话语,可以发生在任何人之间,家人,恋人,或者一般的朋友,想用哪种定义都可以。所以,早已习惯的伊莉没有拒绝。

    “说真的,你的作品吓了我一跳。”即使猜测对方可能不是在为这种事纠结,但这无疑是个非常安全的话题,所以谢城还是把话引到了这件事上,“海蒂叫到我名字的时候,我害怕极了。我想,n,我引以为傲的裙子竟然输掉了。”

    “结果是我输了”伊莉闷在他怀里,低低地搭了句话。虽然仍有些鼻音,但听起来不觉得沉闷,反而有种孩子气的可爱这是谢城情人眼里出西施的看法。

    “抱歉。”谢城就着拥抱的姿势搓了搓她被空调吹凉的手臂,想让她能稍微暖和起来,低声道,“这次就当让给我吧。”

    “下次我会赢的。”伊莉轻声宣誓道。

    “嗯,一定会的。”对方在她头顶笑了笑,她能感受到对方震动的胸腔,还有那颗怦怦跳动的心脏,好像在无声诉说着真心。

    仿佛被对方胸口的温度烫到一般,伊莉突然意识到自己竟然在和对方拥抱虽然自觉是很纯洁的胜利者对失败者的鼓励拥抱,但她还是觉得有些莫名的窘迫。

    也或许,在她察觉的这一刻,这个拥抱就不再是属于友人之间的了。

    “我们快下去吧。”伊莉匆匆说道,然后转身就想离开。

    “等等!”谢城连忙在她身后挽留。

    “”不行,不能回头。

    “你的妆那个”谢城着急地小声提醒。

    “?!”事关女性最重要的脸,伊莉立刻停下了脚步,一秒从口袋里摸出化妆镜。

    看着小方镜里那张顶着花掉的可怕眼妆的脸,伊莉整个人都不好了!

    背对着谢城,伊莉快速擦掉糊掉的妆谢天谢地,湿巾纸可以直接擦掉补了个还算过得去的淡妆上节目必须浓妆,不然镜头吃妆,整个人看起来就会很寡淡,整张脸也会显得扁平,即使西方人的脸本身就比较有立体感,在这方面还算有优势,也不能疏忽。

    不过,现在录完了节目就没关系了,画个淡妆就,实在懒的话,她的素颜很能见人。不过,伊莉在这方面一向不懒,所以还是动手了。

    “对了,你的衣服”想到自己的妆很可能就是在对方的衣服上蹭掉的并不是,伊莉连忙转过身,果然看向对方胸口那两滩小小的黑痕,忍不住歉疚起来。

    “没关系。”谢城心虚地摸摸鼻子很好,没有发现他是最初肇事者,计划通

    “不,我还是赔你吧。”伊莉坚持对方的衣服是浅色的,所以那两团黑痕挺明显的,万一洗不掉,这件衣服就毁掉了。她不想再欠他人情了伊莉还不知道她其实已经变相还掉之前那个人情了。蒂姆已经说出了那件事,评委们才决定把第一给谢城。

    “真的没关系。”谢城无奈道,不过注意到伊莉坚持的眼神,他又妥协地耸了耸肩,“不过如果你坚持的话”他的目光在周围扫了一圈,停在了一个正在路边墙上画个性壁画说白了就是随意的街头涂鸦的行为艺术家身上美国街头这种人还挺多的,对伊莉道,“陪我十分钟怎么样?这件衣服一会儿就没事了,我保证。”

    “好。”反正节目早就录完,现在是自由活动时间,其他人下车后就散开各玩各的了。伊莉想想自己也没什么事,也有点好奇对方要做什么,于是答应了下来。

    谢城双手插兜走在前面,伊莉跟在他的旁边,看他慢悠悠地向街头涂鸦的爆炸卷年轻人走过去,娴熟地跟对方打了个招呼后谢城和同性的社交技能果然是满级,到哪里都能和别人称兄道弟也是厉害就顺利借到了对方的颜料。

    之后,谢城就找了个还算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头一收,双手一拎领口,把上衣脱了下来,然后就这样光着肌理分明的上身,把上衣铺在地上,稍微构思了一下,就准备抄起画笔。

    “你”伊莉目瞪口呆地看着对方的一系列举动,“你是要在衣服上手绘图案?”

    “嗯。”谢城没掩饰,很干脆地点了点头。

    这时候,正好旁边有一个开敞篷车的金发美女路过,看到谢城光着上身露出的大好肌肉,美女忍不住轻呼一声,向谢城吹了个口哨。

    谢城看过去,笑着摆摆手,指了指身边的伊莉,又对美女摇了摇头。

    香车美女叹了口气,耸耸肩,头也不回地开走了。

    “你还是快把衣服穿上吧。”目睹了这一幕,伊莉无奈地说道。

    这个人身上本来就有一种独特的气质,这么把上衣一脱,荷尔蒙简直像不要钱一样的往外洒。伊莉总觉得那个美女绝不是最后一个。

    “放心,很快。”谢城笑了笑,食指在她额头上轻轻点了点,“借我点好运气。”

    “”伊莉刚想说什么,对方就已经乖觉地把手指收回去,然后埋头作画了。

    果然如伊莉所猜想的那样,在谢城画画的时候,不时的有各种美女过来搭讪。不过,看到年轻男人理也不理她们,只是埋头苦画,美女们也只好摊摊手,无奈地走掉了。

    有的刻薄点的还会给站在旁边的伊莉一个白眼,然后被伊莉毫不客气都还了回去。那些搭讪不成的美女们一口气咽不下,嘴巴里还骂骂咧咧的,这种伊莉就没办法了她还不想像泼妇那样和别人骂街。

    “闭嘴!”本来正专心画画的谢城却在听到的第一瞬间就抬起头来了,他的目光第一次显得那么冰冷,盯着那个口上无德的女人警告道,“说话注意点brs!”

    “哼。”被谢城的气势所慑,美女忍不住后退了一步。刚想说点什么,对上对方那双冷飕飕的眼睛,她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只能用可惜的目光在谢城上身的漂亮肌肉上狠狠刮了一圈,吃够了眼上豆腐后,才咽了咽口水,不屑地轻哼一声,掉头离开。

    “”伊莉算是见识到荷尔蒙分泌过剩是什么后果了。

    “好了!”美女离开不久,等谢城再次抬起头时,他的画已经彻底完工了。

    “画的什么?”伊莉凑过去看,结果,就看到胸口有两团黑痕被深色颜料覆盖,上面还画了长睫毛和弯眉毛,又加上了五官、脸部轮廓与一头金发,也就是说,谢城在胸口的位直接画了个美女的头像,下面还写了两个词“r!”。伊莉的耳朵莫名地一热,总觉得谢城是在画她的肖像这大概是她的自作多情吧。伊莉悄悄想道。

    “看,这样就没关系了吧。”谢城把颜料给那个艺术家小哥还回去,又拎起衣服抖了抖,感觉干得差不多了,就直接穿上了。

    “”伊莉想伸手阻止都没来得及,想了想,反正亚克力颜料干了之后就不会糊了,穿着也没什么关系虽然她对谢城把衣服脱在地上画画有点无言,不过对方本来就是走的随和帅气路线,又不是优雅贵气风,所以也就不多说什么了。

    解决掉衣服事件后,两人又慢悠悠地晃了回去。

    “对了,你接下来几天有什么打算吗?”谢城边走边问。

    天桥的比赛并不是连着进行的,每轮比赛之间都会有休息时间。不然,接连不断的高压比赛,绝对会压垮设计师。除了比赛期间,其他时间大家都是可以出去走走的。比如说那三个忘带工具箱的设计师,就可以利用不比赛的时间,出去购买必要的剪裁缝纫用品。

    “随便去街上逛逛吧。”伊莉想了想,随口答道。

    “我也是,要一起吗?”谢城侧过头,向她眨了眨眼睛。

    “算是约会吗?”伊莉好笑地看着他即使知道两个人所在的世界根本不一样,这里不过是她的寄居之地,但,面对这种真诚的目光,真的很难有人说不。

    在美国,约会不是情侣专属,而是很开放的交往方式,只要互有好感的两人愿意就可以,没有任何道德的束缚,甚至同时和几人约会,都没什么,说起来就相当于中国的年轻男女一起出去玩而已,不用担心任何道德问题。

    但是,约会的进一步之后,就是确立关系。

    一旦确定了关系sp,那就是相当于正式交往了。在这个阶段,两人只有彼此,交往几乎就是奔着结婚去的了,第三者和出轨是绝对会被其他人谴责的。这就和中国人的恋人交往一样,必须对彼此忠贞。

    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所以伊莉才愿意试着和对方接触。

    既然这是虚拟的世界,那就不用背上过多负担,只要享受恋爱就好,不用想着进一步发展。虽然她仍希望彼此能专一相处,但却无需考虑太多以后。

    反正,三个月后,关于她的一切痕迹,都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这是告诉她的,每次真人秀以后,被选中的人都可以选择是否把自己存在的痕迹清空。一旦选肯定答案,每个人的存在痕迹记忆、照片、记录中的自己的信息都会消失,不留一丝痕迹。所以,无所谓辜不辜负,最后,会记得一切的,只有她一个人而已。

    想到那个过高的好感度,伊莉决定试着和这个人多接触一点。

    她已经不是十几岁的小女孩了,当然明白有的人看似外向,但却行之有度,只对真正的恋人无比钟情,谈起恋爱来很专一有的人看似老实可靠,实际上走肾不走心。

    虽然谢城看起来很受欢迎,但他从没对其他人做出任何暧昧的言行,行为举止之间也是点到即止,完全没有过分之处。总之,是和看起来的随性模样截然不同的相当保守的人。

    所以伊莉决定给两人一个机会她当然看得出来这个人对她的意思,即使没有好感度备注也看得出来,只是她先前在故意避开而已。

    至于比赛,她不敢说自己一定会胜利,但敢说不会让这件事影响到比赛本身。

    本来,一段健康稳定的恋爱关系或者西方人会简化到性关系就是很能纾解压力的,特别是在这种竞争激烈的真人秀比赛里,很多选手都会压力大到崩溃,这种事实在屡见不鲜。

    如果能有一段稳定的感情维系哪怕只是比赛期间,那对双方来说都是一个稳定心态的极好方法各种真人秀里都有这样的情侣,只是由于各类真人秀比赛的赛制差别,在数量上有所不同而已。甚至,赛后也维持了长期情侣关系的也不是没有,比如美国最知名的真人秀幸存者里就有这样的情侣。

    说得直白点,就像学生时期,家长总是告诫小孩,千万不要谈恋爱,谈恋爱影响学习。但是,每个学校里总是不乏学习恋爱两手抓的学神,更有甚者,直接小情侣双双上大学。这就是良好的恋爱关系带来的正面影响了。

    而在工作上也是一样的,有情感稳定的交往对象确实能帮职场人士分担不少工作压力。甚至,有的面试官会直接问起求职者的感情情况,作为非决定因素的一项参考。甚至,有的企业内部还会积极组织相亲会,帮员工促成人生大事,好让员工能更高效地完成工作。

    当然,有正面,自然也有负面。有些人容易感情用事,谈个恋爱往往会惊天动地,这就没办法了

    伊莉和前男友是初高中同学,高中的时候开始正式交往。虽然前男友人品堪忧,但是在当时的交往期间,两个人都很清楚自己的人生目标,所以一直是互相鼓励共同进步的。

    所以,哪怕老师对他们的关系略有微词,但一方面他们是出国党,没有高考压力,老师的监管本来就不是那么严格,另一方面,两人平时的成绩也很稳定,并没有因为谈恋爱而大起大落,于是老师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这大概就是中国国情了,成绩好的学生天然会受到优待。

    只是,两人的结局还真的被老师说中了。那时候,班主任曾对他们说过,他们现在恋爱还太早,无法对自己的人生负责,这说不定只是一时冲动,未来未必能真的在一起。只是,那时的两人表现太好,让老师的这番话显得有些无力。

    到了毕业前夕,两人拿到录取通知书后,班主任还感慨,没想到他们真的走到了这一步。甚至,在圣诞长假,两人回国时,偶尔去看望老师们,老师还在啧啧称奇。但那时候老师反而对他们持祝福态度了,毕竟大学生也该谈恋爱了。

    但,恐怕老师们都想不到,两人没败给学业压力,没败给学校压力,也没败给家庭压力,却败给了第三者,或者说,败给了他们自己

    三年时间过去,伊莉也对此渐渐释怀了。

    如果不是一直没有遇到恰当的对象,也许她真的会跟别人谈一场稳定的恋爱也说不定。

    她本来就不是那种因为一次感情受伤,就再也不信感情的人伊莉的性格要比一般女生坚定坚强得多。更何况,因为男朋友出轨而拒绝恋爱,就像用别人的痛苦惩罚自己,然后对方继续潇洒人生,自己却孤独终老?伊莉不自虐。

    她会活得比对方更好,这才是最好的答案。

    所以,在确定了谢城此时的追求后,伊莉也没什么犹豫的答应了。

    作为比赛期间的短暂约会对象,谢城已经足够足够好。

    能有个在比赛里互相分担压力的人,是非常幸运的事。

    此刻,听出伊莉的应允之意,谢城立刻欣喜若狂了。这一刻,谢城的眼中,天是绿的,草是蓝的有哪里不对,连评委们的毒舌都变得可爱起来了。

    “那,先一起去吃个晚饭?”谢城他欢欣鼓舞地说道,“我有个朋友在米其林餐厅工作,应该能帮我们订到座位。”他现在整个人都是晕乎乎的,幸福来得太快,太不真实了!

    “好。”看着对方明显兴奋过度的模样,伊莉也忍不住轻轻笑了起来。

    “我觉得我们可以走华丽风,比如50年代的风格。”斯沃普尼尔率先说道。他是上一轮的获胜者,也是这个团队的第一个成员,理所当然有先开口的资格。

    “我觉得70年代的设计也不错。”杰克也开口阐述自己的观点。

    “如果采用50年代的风格,我们可以做层次复杂的夸张设计,还有很多素材可以使用。”斯沃普尼尔据理力争,并不想轻易放弃自己的观点。

    “那我们投票吧。”在两人争辩不绝的时候,埃德蒙提议道。

    “就50年代吧,50年代有最大的发挥空间。”关键时刻,杰克妥协了。

    其实,无论是50年代,还是70年代,都是时尚界非常特殊的年代。

    50年代被誉为最经典最优雅的年代,无数经典设计就是从那个年代蕴育的。卡尔拉格斐,克里斯丁迪奥,于贝尔德纪梵希,他们全是战后涌现的杰出设计师,也创造出了影响后世的品牌。这个年代产生了无数划时代的设计,比如铅笔裙、阔腿裤、百褶喇叭裙等,很多设计直到今天都在被设计师们膜拜沿用。

    70年代则是时尚界念念不忘的年代。有别于五十年代的华丽优雅,70年代是个性展现的年代。彼时经济萧条的欧洲抛弃了奢华的时尚风,而选择了嬉皮风、波西米亚风与朋克风。那是设计师们充分进行自我表达的年代,乔治阿玛尼、伊夫圣罗兰都是这个时代的象征,阿玛尼将男装的强硬设计引入了女装,圣罗兰则带来了迷你裙和女士裤装。

    在时尚界中,这两个举足轻重的年代也只有风格的差别,但没有好坏的说法。

    平心而论,伊莉更喜欢50年代的风格。原因很简单,她喜欢经典的、摩登的、优雅的、永不过时的时尚。当然,那些嬉皮风、朋克风和波西米亚民族风的时尚也很有趣,她并不排斥,只是没那么喜爱。而阿玛尼和圣罗兰这两位大师也是她敬重的,这两位在表达女性强势一面的设计上简直无人能比。

    总之,这一组还算愉快地定下了他们的设计风格。

    而接下来摆在他们面前的难题就是布料问题了。看到那些工装连体裤上的可怕颜色,很多设计师都脸色发青没有晕过去的缘故,是因为女设计师组比他们还要惨烈,这一组的设计师好歹从对比中获得了一点点欣慰。

    万幸,蒂姆没有让他们自生自灭。节目组还是提供了额外的白帆布和彩弹,让设计师们可以在白帆布上重新作画,创作出他们喜欢的颜色和图案。当然,原来的工装连体裤也必须在他们的设计中用上。

    在大家各自的设计中,埃德蒙想要剪开连体裤的上衣,把带有领子和衣扣的部分作为裙子的前襟,然后把裤子的内侧和其他布料制作成裙子的下摆

    斯沃普尼尔用了连体裤的所有材料,通过折叠,准备制作出华丽的褶皱,不过连体裤那点可怜的布料绝对是不够的,他还要用到其他材料

    杰克想做一件无袖上衣配一条贴身中裤,上衣的领子那边可以用上工装裤的材料,他还打算用工装裤的上半部分剪开来,做那件上衣的假开襟

    默林希望能做出一条不对称效果的裙子来,上衣是中袖,下半身是长短错落有致的裙摆

    谢城准备做一件露脐夹克,配一条两边腿侧缀有荷叶褶的铅笔裤,裤子的底版可以直接从工装连体裤上剪下,然后两边做一些剪裁修饰,达成修身的效果

    伊莉则打算做一身优雅的抹胸长礼裙,下摆会做出花瓣般层叠的别致造型来,而这身裙子的很多布料,都可以从连体裤上剪下来只是大概会剪得面目全非了。

    当然,现在摆在所有设计师面前最重要的问题,还是原料问题。

    那些连体裤显然是不能直接用的,毕竟每个设计师连体裤上的颜色都参差不齐,完全不是一个色调,没有丝毫一致感,必须要做染色才行。

    这一次,杰克挺身而出了。他经营着一家服装公司,所以对染色方面很在行。当然,染色并不是什么困难的活计,其他人也能做。只是,既然他自告奋勇了,其他人当然不会拆台难得合作到现在没出什么岔子,大家当然希望能一路顺利下去。

    设计师们商量好以浅蓝色为主色,并由杰克调色,其他人协助染色。埃德蒙提议,他们可以在布料上添一些有杰克逊波洛克风格的抽象主义线条。其他人欣然应允。

    这位抽象表现主义大师对美国人来说是特别的,他是美国人自己的大师。在那个以欧洲为绘画标准的年代里,波洛克的抽象画一手打破了欧洲的这种垄断,使得美国从欧洲标准中脱离了出来,奠定了美国自己的绘画标准。

    而这位大师最喜欢使用的就是滴画法,也就是将画布铺呈在地上,并将颜料装入有小孔的画具上,营造出自然喷溅的效果来。他的画作事先没有规划,也没有定位,就是随意走动,在无意识中创造出画作,通过喷溅形成的交错线条,来构造出自然的图案。这种创作方式,也被称为行动绘画。

    而现在,在埃德蒙的提议下,杰克就仿照了波洛克的做法,在染成淡蓝色的布料上,溅上少量深蓝色的线条,以使布料不太单调。不过,如果真的完全模仿波洛克,在布料上直接用繁复的线条构筑出图案来,那杰克就做不到了。在场没有人做得到。

    不过,从最后的效果来看,染过色又用线条装饰过的布料看起来还不错。

    浅蓝色看起来很淡雅,那些飞溅形成的曲线又带来了一些活泼的动感,两者相得益彰。

    与此同时,女设计师组的进展似乎并不理想。当伊莉这组开始为工装裤和白帆布染色并绘上线条时,女士组似乎还在讨论的样子,而且脸色都显得很沉郁,看上去非常茫然。

    “她们是遇上麻烦了吗?”默林把蓝白的颜料桶递给杰克后,对伊莉小声说道。

    “好像是这样。”伊莉点点头,一边专心修改自己的设计稿,一边和默林搭着话。她倒没有什么幸灾乐祸的心思,她的全部心思用在自己的设计稿上还不够,根本没有分心他顾的精力。而且,她对那组也无所谓爱恨她已经不在乎她们了。

    教父里有一句话她很喜欢,“不要憎恨你的敌人,那会影响你的判断”,这句话放在此时也是一样的。她不想自己的心境被那些无关的人干扰。说到底,大家都是彼此的竞争对手,哪怕互相阴一把都很理所当然,之前那种被故意落下的小手段根本不算什么。她本来就不应该对其他人抱太多期待。现在,她已经对彼此的竞争对手关系非常清醒了。

    “她们好像也开始染色了。”默林继续兴致勃勃的说道。她是那种精力旺盛又能自得其乐的女性,哪怕伊莉只是随口应和她,她也能说得非常开心。

    “染什么色?”伊莉一边问一边抬头顺着默林指的方向望过去。

    “好像是紫色橙色之类的吧。”默林在她耳边小声嘀咕道。

    “这些颜色可不好处理。”

    伊莉和默林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出于本身冷静自持的性格,她对默林的回应并不热切,但也决不敷衍。她记得是默林选择了她,就这点来说,她非常感激这个有时候显得过于热情的海地女士。甚至,在现在的她看来,默林的这种热情也显得非常可爱。

    果然,看一个人顺眼的时候,这个人就显得千好万好了。至少,默林不是那种表面和你交好,背地里却会暗暗捅你一刀的人。事实上,现在的好感度列表上,默林的数值相对而言还是比较可观的,至少在女生中是最高的。

    现在,她的好感度列表是这样:

    切斯特谢利:100100沉浸爱河

    默林拉比西亚:43100虎视眈眈

    林赛克里尔:42100虎视眈眈

    阿什莉提普顿:35100虎视眈眈

    劳丽安德伍德:35100伺机而动

    阿曼达裴娜:20100伺机而动

    凯丽邓普西:9100势不两立

    坎迪丝措科:5100势不两立

    其他的男设计师暂时略过。

    只看好感度列表,这些数值显得很不正常不是么。

    明明林赛对她的好感度在女设计师中并不低,但那时还是背弃了她。而她和阿什莉的关系看起来还不错,但阿什莉对她的好感度其实也并不算高。

    但这其实并不奇怪。

    说到底,大家最本质最重要的关系还是竞争对手,除此以外,才是微弱的友情。

    所以,作为竞争对手的林赛会对她放冷箭,而同样作为竞争对手的阿什莉,在内心也对她充满警惕,而平时看似和她很聊得来的坎迪丝,对她的好感度也低的可怕,这是由于自信强势又野心勃勃的坎迪丝在内心暗暗排斥着她。

    这就是伊莉没有对林赛的背弃放在心上的原因。

    本来的她还是太天真了,所以才会抱有不切实际的小小期望。哪怕她早已做好不择手段也要获得胜利的心理准备,但想和做毕竟是两回事。过去一直处在正常世界的伊莉很难立刻把心态调整到碧池模式,但现在,她已经调整好了,随时可以开撕了。

    “我想说的是,他怎么想到用荷叶褶缀在裤子边上的?看起来太棒了。”两位嘉宾评委也啧啧称赞着,“这是一般人绝对想不到的手法。”

    “没错。”扎克也点头表示同意。

    “埃德蒙的露背衬衫裙也很不错,看上去非常清新。”海蒂对埃德蒙的模特说道,“走过来给我们看看,亲爱的。”模特面带微笑地走到了评委们面前。

    “他把扣子和领子的部分直接剪下来,作为前襟了。这点很聪明,很节省时间。”扎克从工艺上对埃德蒙表示肯定,“而相比之下,切斯特也保留了折领部分,不过切斯特改造的更多,他把扣子那部分裁掉了,然后换上了拉链,做成了那件上衣。”

    “埃德蒙的上衣很清新,裙子蓬松的很甜美,两者搭配的很好。”妮娜说,“不过我们更喜欢切斯特的两件装,不是吗?”

    “是的。”评委们纷纷点头。

    “来看看丽萨的大礼裙吧。”海蒂对丽萨的模特娜塔莉招了招手。

    “丽萨的礼裙很优美。”妮娜赞赏地看着眼前亭亭而立的模特,“她的品味一直是这些设计师中最好的之一。简洁却不简单的设计,就是她的象征。”

    “是这样。”扎克上手摸了摸模特身上的长礼裙,又仔细观察了那些拼接的地方,“她的手工也很好。而且,她也用到了连身裤上的材料,但没有像其他人,比如埃德蒙,比如切斯特那样直接妙用。她将连身裤完全剪开了。这可以说是巧思,也可以说是取了捷径。”

    “我觉得是前者。”嘉宾评委佩里说道,“看看高分组的作品吧,有好几件都直接用了连身裤上衣的领子和扣子,也有直接改造了裤子的。只有她是将裤子完全剪开,再重新设计的。我觉得这是她的新颖之处所在。当然,那些直接妙用的也很不错。”

    “我喜欢她裙摆上的特殊结构。”奥斯本说道,“这种花瓣般的裙摆是很考验设计师的。而她显然通过了这种考验,证明了她自己。”

    “是的。”扎克点点头,打量着衣服上那些简洁精致的山茶花型,“而且,这个系列上的花型手绘好像都是她画的。她有非常聪明的图案设计技巧,这对设计师来说很重要。”

    “没错。”海蒂点头,“最重要的是,丽萨的裙子绝对是那种可以直接穿去最高级场合而且不会有任何不恰当的裙子,有那种大牌高定的感觉。”

    “是这样。”妮娜点头赞同,“丽萨的裙子向来是我最喜欢的。”

    “我也是。”两位嘉宾评委纷纷点头。

    “既然这样,我们的最高分决定好了?”海蒂看向其他评委。

    “没错。”其他评委对海蒂回以微笑。

    “那接下来请出我们的低分组吧。”海蒂对蒂姆说道。

    “好的,海蒂。”蒂姆转身,将高分组带回后台,然后带出了低分组。

    当这队以大紫色为主色调的模特走上来时,所有评委都露出惨不忍睹的表情来,扎克忍不住发出了一阵古怪的低叫,“”他觉得自己的眼睛瞎掉了。

    “一团糟。”妮娜用手里的评论卡挡住眼睛,简直不想再看下去了。

    “忍耐一下,妮娜。”海蒂好笑地对妮娜说道,“我们得决定该淘汰谁。”

    “好吧好吧。”妮娜妥协地放下手。

    “这大概是节目开播以来最混乱的团队系列了。”蒂姆在一旁叹气道。

    “是的。”海蒂不得不表示赞同,“先来看看阿什莉的吧,她是我们都喜欢的设计师。”

    “好。”其他评委当然不无不可。

    “一看到阿什莉这次的作品,对她的喜欢就没有了。”海蒂这样感叹道。

    “这个大褶领做的还是不错的,有很多细节功夫。”妮娜客观地为阿什莉说了句好话。

    “但是看上去就像围裙一样。”奥斯本伸手翻看了一下这身衣服上唯一的亮点大褶领。

    “虽然这身衣服挺差的,但不是最差的。”扎克这样说道。

    “来看看坎迪丝的裙子吧。”海蒂说道。

    “好吧。”大家看向走上前来的模特,“这个跨身的大褶子做的糟糕透了。”

    “她做过头了。”海蒂摇头道。

    “太差了,简直是折磨。”妮娜毫不掩饰她的不满。

    “好吧,接下来我们来看看阿曼达的吧。”海蒂让阿曼达的模特出列。

    “这身衣服简直像帐篷一样,完全没有版型可言。”妮娜皱着眉头说道,“而且也没什么做工,就像把头和胳膊那边挖了三个洞,就把布料套到模特身上了。”

    “但我还有点喜欢这身裙子。”海蒂歪了歪头说道。

    “好吧,穿在海蒂身上可能会不错。”奥斯本笑着说道,海蒂立刻笑逐颜开了。

    “这是一身做工还不错的裙子。”同是嘉宾的佩里说道。

    “但是这个做工也太简单了。”扎克摇头道。

    “而且这身衣服和她上个比赛的做得几乎一模一样。”妮娜不满地说道,“她每次都保证不会继续错下去,但她却一直没有改变,两件成品完全雷同。”

    “那,我们决定好了?”海蒂向其他评委确认。

    “是的。”评委们向她齐齐点头。

    “好吧,那就把我们的设计师请出来吧。”海蒂对蒂姆说道。

    很快,设计师们从后台鱼贯而出,在天桥上站成一排。

    海蒂和往常一样公布规则,“设计师们,你们应该都知道,高分组有一人将获得这场比赛的胜利,而低分组的一人将在这场被淘汰。”

    得到设计师们的点头回应后,海蒂首先看向高分组,“斯沃普尼尔,杰克,默林,还有埃德蒙,你们都晋级了。现在,你们可以先回休息室了。”

    送走了四人后,海蒂看向高分组仅留的两人,“切斯特,丽萨,怎么样,紧张吗?”

    两人忍不住对视一眼,然后看向海蒂,坦诚地承认道,“非常紧张,海蒂。”

    果然,自己最大的对手就是这个人。

    这一刻,两人心中的念头如出一辙。

    接下来,海蒂没有再戏弄两人,也没再卖关子这一期挑战的重点显然不在作品本身,而是选手们之间的内部暗斗。女设计师组那边有太多料了,这才是节目组本期的重点。

    “切斯特。”海蒂看向微笑注视她的谢城,对他点头道,“你晋级了,可以回休息室了。”

    “好的,谢谢你,海蒂,还有各位。”谢城失落之余,非常有风度地对各位评委道谢,然后转头对伊莉做了个恭喜的口型后,才干脆地走下了天桥。

    其实,如果可以,他更想再给伊莉一个祝福的拥抱的。虽然第一名被伊莉赢得让他有点不甘心,但他也没什么不满,甚至觉得这个结果也许更好。在这次比赛中,被排斥的经历一定会让伊莉感觉很糟糕,而获胜的喜悦一定能冲刷掉那种憋屈感。这才是对伊莉最好的安慰。

    而他已经拿过两轮第一,给评委们留下了不错的印象。而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是最后的决赛,只要在最后那轮比赛中获胜,他就算完成了这次的真人秀任务。

    这次的一次小小失利,影响的不过是一轮的积分而已。虽然和获胜的积分有差距,但高分组的积分也不少,他不差这点积分。所以,谢城此时对伊莉的恭喜,绝对是出自真心的。

    “也就是说”海蒂看向伊莉,“恭喜你,丽萨,你是这次比赛的冠军。”

    “谢谢你,海蒂,谢谢你们。”海蒂公布了谢城的结果后,伊莉就意识到自己赢了这轮比赛,但听到海蒂这样宣布,还是让她激动的近乎哽咽。也许有做戏成分,但更多的是真正的欣慰被背弃,被分入意外的团队,这些都让伊莉充满了压力。一次比赛的成绩固然不能说明什么,但输赢给选手带来的心理影响绝对是难以在短期内消除的。

    在这种压力下,一旦伊莉输掉,绝对会让她的信心大减。即使本身有天赋又实力,也难保在后续的比赛中发挥出几分。而获胜则完全相反。在逆境中击败所有对手,这种喜悦足以冲刷掉先前所有不自信的情绪即使伊莉从来没有表现出来,但她不是没有怀疑过自己的。

    作者有话要说:推荐大家去看b上的歪果仁吃皮蛋视频,会忍不住怀疑人生的233333333

    然后谢谢红尘、25038151、美美、r、梓瞳的地雷么么哒

    还有谢谢君子星星和轻轻哼唱的么么么么哒

    还有谢谢灌营养液的小天使们3

    看到大家的留言,开心了好多所以小小爆发了一下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综美娱]轮回真人秀相邻的书:[综]永远不要和伊尔迷分手[综]咕咕鸟养大的阴阳师.[综]逼死强迫症自从换上杀生丸系统[快穿][综英美]猎杀游戏[综英美]关系户[综]re0男主你别死![综]是什么让你们产生了我是主角的错觉!?[综]徒有其表别叫我安倍晴明[综][综]我的日常不太对[综英美]冰箱那头的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