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极速前进(十八)

【书名: [综美娱]轮回真人秀 第208章 极速前进(十八) 作者:游心酱

强烈推荐:口袋妖怪之林克都市至尊[综]师父[综]天生女配无限自由者神级医生超级英雄的御用队医[综][灰姑娘]王子走开     这里是新防盗菌, 需要30%订阅才可以看到最新章~   一张美丽非凡的面孔绝对是任何真人秀的通行证——能不能夺冠就是另一回了, 节目至少要做到表面上的公允。www.しwxs520.com毕竟, 纯实力的比赛对非专业的观众来说太乏味了, 风趣个性的言语和俊男美女的互动才是最刺激观众视觉与听觉的利器。

    说直白点,哪个电视节目没有颜值担当?

    可以想见,伊莉和谢城在这轮真人秀中注定会得到很多镜头。

    在这段被拍摄的过程中, 两人一边专注在前方的路上,一边也把注意力分给了自己的身边人——知己知彼, 百战不殆。了解自己的对手, 怎么也不嫌多。

    伊莉对谢城的印象停留在危险感上, 即使那是对方一瞬间展露的气质, 之后显露的一直是自然随和的一面,但伊莉直觉地认定,在对方的性格深处,一定有深沉的一面。

    谢城也在悄悄观察伊莉,无论是长相还是气质, 对方都无可挑剔,甚至,对很多人来说——也许要包括谢城自己,这种微冷的气质更是让人移不开目光。一般而言,有这样气质的人多半也是冷静谨慎的人, 或许还会很聪明。作为竞争者,这种类型的对手是最让人头痛的,因为她们几乎没有弱点, 近乎完人。

    这一刻,两人都在内心给了对方很高的评价。

    跟在两人身后的摄影师不断做手势示意两人交流。哪怕这两个人站在一起时,美得就像考特油画中的情侣,让人不禁屏息感叹,但是人又不能一直不呼吸,等回过神来后,观众想看的还是参赛者之间的交流,无论是明争暗斗,还是火花四溅。

    谢城了然,这毕竟是比赛中,所以向摄影师点点头后,就主动对伊莉说道,“这是你第一次参加这类比赛吗?看起来有点紧张啊。”

    “是第一次,不过与其说紧张,不如说是兴奋。”伊莉适时地扬起一抹笑容——她也注意到了摄影师的暗示,所以配合地说道,“能参加这样的节目,难道你不兴奋吗?”这个人看似随意,但给人的感觉却相当冷静从容,有种万事尽在掌握的自信感。

    “当然兴奋。”谢城摊了摊手,悄悄捧了节目组一把,“能参加天桥这样的节目,本来就已经是一种认可了。如果能夺冠,那就是最值得自豪的事情。”

    “确实如此。”伊莉配合地点点头。虽然面上不显,但她心里已经承认:这种头脑清楚,目标明确,放得下脸皮和身段的人,却是在哪里都能混得好的人。在这点上,自己不如他。

    两人走到麦迪逊花园广场门边的时候,另一组人也走过来了。其中一个就是伊莉先前就和很在意,或者说有亲切感的华裔女孩了。或许在西方人看来,华裔与日裔韩裔差别不大,但在中国人自己眼里,那绝对是有微妙却明显的差别的。

    “你好,我是丽萨·伊芙琳。”伊莉主动向那个学生头短发的眼镜女孩说道。

    “你好,我是韩淼·杨。”女孩露出略惊喜的笑容,开心地握住了她伸出来的手。

    “你是华裔吗?”伊莉明知故问道。

    “对。”杨韩淼笑着点点头,土生土长的西方女孩能说她是华裔而不是日韩裔让她相当开心,毕竟,中国对这个国家的人来说实在太陌生了,“虽然我现在在纽约读书,住的地方离这里就几个街区,但我绝对是中国制造(made in a)。”她风趣地说道。

    “你真有趣。”伊莉也配合地笑了起来——虽然是用英语对话,但在节目里,能遇到中国人,已经让她很满足了。

    和杨韩淼一组的是这次节目的另一个gay男(自己正式承认的),大卫·詹皮科罗,30岁的中青年男子。他说自己12岁时发现了自己的性向,16岁时出柜,被父母赶出家门。幸运的是他遇到了现在的丈夫,两人已经登记结婚了,现在很他很幸福,丈夫也鼓励他追求他的事业。

    伊莉也客气地和他打了招呼。说客气倒不是她歧视同性恋,不然她也不会和布莱克相处友好,而是两人之间性别和年龄的差距,让她有点不知道怎么和对方交谈。

    毕竟,在她原来的国家,很多同性恋都羞于承认,随便找个女性结婚,婚后却又不能对妻子忠诚,只是把妻子当成了生育和维护自己名誉的工具,最后东窗事发,深深地伤害了自己的妻子和孩子。

    与其这样,不如一开始就坦率地承认自己与众不同的性取向。如果无法承认,那至少不要和无法给对方幸福的女性结婚,总而言之别祸害无辜的女生就是了。但她也知道,国内外的同性恋环境确实很糟糕,哪怕连号称“皿煮”的美国都有一大片反同和恐同的人,所以也只能希望这些少数性向的人也能坚持自己的操守,不要随波逐流了。

    在摄影师的指示下,四人依序向场馆里走去,摄影机在他们面前滑动着拍摄他们行走的画面。很快,四人就走到了这个世界著名的场馆内部,和其他参赛者汇合,节目主持人兼世界名模海蒂·克鲁姆以及参赛者们的设计导师蒂姆·冈恩已经等在了那里。

    海蒂作为节目主持人和评委之一自然不用多说,蒂姆·冈恩虽然不是评委只是导师,但他会在参赛者根据每轮主题制作服装时给出诚恳可靠的建议(参赛者听不听就自己做主了,蒂姆的观念也不总是正确的),但他不会提供具体的指导,比如配色用哪个,裙子长度多少适合之类的问题。

    此外,蒂姆·冈恩还有一次拯救权,可以在一轮比赛结束后选择要不要让被淘汰选手复活,官方说法是救回蒂姆认为有潜力却没发挥好的选手,实际上却是救回那些引起观众注意的弱势群体,节目毕竟是考虑很多因素的,比如曾经有一位听力障碍者就获得了这样的一次机会,但之前比他更有才华的被淘汰参赛者却没有享受到这个仅有一次的权力。

    此时,见参赛者们都不由面露激动之色,海蒂也露出了一个动人的微笑,语调轻快地对众参赛者说道,“你们好,设计师们。欢迎来到纽约,这里是天桥风云。”

    总是戴着无框的金丝眼镜,白发向后梳得一丝不苟,西装纹丝不乱的蒂姆也风度翩翩地说道,“欢迎你们,我们迫不及待地要认识你们每一个人了。”

    听着这两个象征着天桥风云节目的标志性人物开口,伊莉心中终于有了自己真的来到这个真人秀的真实感了。面上和其他人一样,做出喜悦地忍不住轻声欢呼鼓掌的模样,她的心里却一片沉静——真正的比赛,此时才正式开始。

    她不能输,至少,不能跌出前三,否则将万劫不复。

    “那我们投票吧。”在两人争辩不绝的时候,埃德蒙提议道。

    “……就50年代吧,50年代有最大的发挥空间。”关键时刻,杰克妥协了。

    其实,无论是50年代,还是70年代,都是时尚界非常特殊的年代。

    50年代被誉为最经典最优雅的年代,无数经典设计就是从那个年代蕴育的。卡尔·拉格斐,克里斯丁·迪奥,于贝尔·德·纪梵希,他们全是战后涌现的杰出设计师,也创造出了影响后世的品牌。这个年代产生了无数划时代的设计,比如铅笔裙、阔腿裤、百褶喇叭裙等,很多设计直到今天都在被设计师们膜拜沿用。

    70年代则是时尚界念念不忘的年代。有别于五十年代的华丽优雅,70年代是个性展现的年代。彼时经济萧条的欧洲抛弃了奢华的时尚风,而选择了嬉皮风、波西米亚风与朋克风。那是设计师们充分进行自我表达的年代,乔治·阿玛尼、伊夫·圣罗兰都是这个时代的象征,阿玛尼将男装的强硬设计引入了女装,圣罗兰则带来了迷你裙和女士裤装。

    在时尚界中,这两个举足轻重的年代也只有风格的差别,但没有好坏的说法。

    平心而论,伊莉更喜欢50年代的风格。原因很简单,她喜欢经典的、摩登的、优雅的、永不过时的时尚。当然,那些嬉皮风、朋克风和波西米亚民族风的时尚也很有趣,她并不排斥,只是没那么喜爱。而阿玛尼和圣罗兰这两位大师也是她敬重的,这两位在表达女性强势一面的设计上简直无人能比。

    总之,这一组还算愉快地定下了他们的设计风格。

    而接下来摆在他们面前的难题就是布料问题了。看到那些工装连体裤上的可怕颜色,很多设计师都脸色发青——没有晕过去的缘故,是因为女设计师组比他们还要惨烈,这一组的设计师好歹从对比中获得了一点点欣慰。

    万幸,蒂姆没有让他们自生自灭。节目组还是提供了额外的白帆布和彩弹,让设计师们可以在白帆布上重新作画,创作出他们喜欢的颜色和图案。当然,原来的工装连体裤也必须在他们的设计中用上。

    在大家各自的设计中,埃德蒙想要剪开连体裤的上衣,把带有领子和衣扣的部分作为裙子的前襟,然后把裤子的内侧和其他布料制作成裙子的下摆;

    斯沃普尼尔用了连体裤的所有材料,通过折叠,准备制作出华丽的褶皱,不过连体裤那点可怜的布料绝对是不够的,他还要用到其他材料;

    杰克想做一件无袖上衣配一条贴身中裤,上衣的领子那边可以用上工装裤的材料,他还打算用工装裤的上半部分剪开来,做那件上衣的假开襟;

    默林希望能做出一条不对称效果的裙子来,上衣是中袖,下半身是长短错落有致的裙摆;

    谢城准备做一件露脐夹克,配一条两边腿侧缀有荷叶褶的铅笔裤,裤子的底版可以直接从工装连体裤上剪下,然后两边做一些剪裁修饰,达成修身的效果;

    伊莉则打算做一身优雅的抹胸长礼裙,下摆会做出花瓣般层叠的别致造型来,而这身裙子的很多布料,都可以从连体裤上剪下来——只是大概会剪得面目全非了。

    当然,现在摆在所有设计师面前最重要的问题,还是原料问题。

    那些连体裤显然是不能直接用的,毕竟每个设计师连体裤上的颜色都参差不齐,完全不是一个色调,没有丝毫一致感,必须要做染色才行。

    这一次,杰克挺身而出了。他经营着一家服装公司,所以对染色方面很在行。当然,染色并不是什么困难的活计,其他人也能做。只是,既然他自告奋勇了,其他人当然不会拆台——难得合作到现在没出什么岔子,大家当然希望能一路顺利下去。

    设计师们商量好以浅蓝色为主色,并由杰克调色,其他人协助染色。埃德蒙提议,他们可以在布料上添一些有杰克逊·波洛克风格的抽象主义线条。其他人欣然应允。

    这位抽象表现主义大师对美国人来说是特别的,他是美国人自己的大师。在那个以欧洲为绘画标准的年代里,波洛克的抽象画一手打破了欧洲的这种垄断,使得美国从欧洲标准中脱离了出来,奠定了美国自己的绘画标准。

    而这位大师最喜欢使用的就是滴画法,也就是将画布铺呈在地上,并将颜料装入有小孔的画具上,营造出自然喷溅的效果来。他的画作事先没有规划,也没有定位,就是随意走动,在无意识中创造出画作,通过喷溅形成的交错线条,来构造出自然的图案。这种创作方式,也被称为行动绘画。

    而现在,在埃德蒙的提议下,杰克就仿照了波洛克的做法,在染成淡蓝色的布料上,溅上少量深蓝色的线条,以使布料不太单调。不过,如果真的完全模仿波洛克,在布料上直接用繁复的线条构筑出图案来,那杰克就做不到了。在场没有人做得到。

    不过,从最后的效果来看,染过色又用线条装饰过的布料看起来还不错。

    浅蓝色看起来很淡雅,那些飞溅形成的曲线又带来了一些活泼的动感,两者相得益彰。

    与此同时,女设计师组的进展似乎并不理想。当伊莉这组开始为工装裤和白帆布染色并绘上线条时,女士组似乎还在讨论的样子,而且脸色都显得很沉郁,看上去非常茫然。

    “她们是遇上麻烦了吗?”默林把蓝白的颜料桶递给杰克后,对伊莉小声说道。

    “好像是这样。”伊莉点点头,一边专心修改自己的设计稿,一边和默林搭着话。她倒没有什么幸灾乐祸的心思,她的全部心思用在自己的设计稿上还不够,根本没有分心他顾的精力。而且,她对那组也无所谓爱恨——她已经不在乎她们了。

    《教父》里有一句话她很喜欢,“不要憎恨你的敌人,那会影响你的判断”,这句话放在此时也是一样的。她不想自己的心境被那些无关的人干扰。说到底,大家都是彼此的竞争对手,哪怕互相阴一把都很理所当然,之前那种被故意落下的小手段根本不算什么。她本来就不应该对其他人抱太多期待。现在,她已经对彼此的竞争对手关系非常清醒了。

    “她们好像也开始染色了。”默林继续兴致勃勃的说道。她是那种精力旺盛又能自得其乐的女性,哪怕伊莉只是随口应和她,她也能说得非常开心。

    “染什么色?”伊莉一边问一边抬头顺着默林指的方向望过去。

    “好像是紫色橙色之类的吧。”默林在她耳边小声嘀咕道。

    “这些颜色可不好处理。”

    伊莉和默林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出于本身冷静自持的性格,她对默林的回应并不热切,但也决不敷衍。她记得是默林选择了她,就这点来说,她非常感激这个有时候显得过于热情的海地女士。甚至,在现在的她看来,默林的这种热情也显得非常可爱。

    果然,看一个人顺眼的时候,这个人就显得千好万好了。至少,默林不是那种表面和你交好,背地里却会暗暗捅你一刀的人。事实上,现在的好感度列表上,默林的数值相对而言还是比较可观的,至少在女生中是最高的。

    现在,她的好感度列表是这样:

    切斯特·谢利:100/100↑(沉浸爱河)

    默林·拉比西亚:43/100-(虎视眈眈)

    林赛·克里尔:42/100↓(虎视眈眈)

    阿什莉·提普顿:35/100-(虎视眈眈)

    劳丽·安德伍德:35/100-(伺机而动)

    阿曼达·裴娜:20/100↓(伺机而动)

    凯丽·邓普西:9/100-(势不两立)

    坎迪丝·措科:5/100↓(势不两立)

    其他的男设计师暂时略过。

    只看好感度列表,这些数值显得很不正常不是么。

    明明林赛对她的好感度在女设计师中并不低,但那时还是背弃了她。而她和阿什莉的关系看起来还不错,但阿什莉对她的好感度其实也并不算高。

    但这其实并不奇怪。

    说到底,大家最本质最重要的关系还是竞争对手,除此以外,才是微弱的友情。

    所以,作为竞争对手的林赛会对她放冷箭,而同样作为竞争对手的阿什莉,在内心也对她充满警惕,而平时看似和她很聊得来的坎迪丝,对她的好感度也低的可怕,这是由于自信强势又野心勃勃的坎迪丝在内心暗暗排斥着她。

    这就是伊莉没有对林赛的背弃放在心上的原因。

    本来的她还是太天真了,所以才会抱有不切实际的小小期望。哪怕她早已做好不择手段也要获得胜利的心理准备,但想和做毕竟是两回事。过去一直处在正常世界的伊莉很难立刻把心态调整到碧池模式,但现在,她已经调整好了,随时可以开撕了。

    不但是团体挑战赛,更是双人挑战赛。比起多人团体,双人一般来说反而会更麻烦。在多人团体赛里,还能通过联合其他人来发声,而在双人赛里,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说得更直白点,要么设计出好到爆的作品,要么设计出low到底的作品。

    至于最后能获得哪种结果,就全看队友了。所谓“猪队友毁一生”(阿曼达私下语),更别说这次的设计师里还有一些补刀小能手(还是阿曼达语xd),如果不幸分到了和自己合不来的设计师,那妥妥的就是一个完啊。

    每个人都假装不经意地打量其他人,想着待会儿组队的时候自己该挑谁做队友。

    一般来说,双人赛有时是指定的,有时是指定的完全随机的。所谓指定的意思是,蒂姆随机抽一个设计师出来,抽到的人从剩下的人里挑一个队友,然后蒂姆继续抽,这就是指定,也就是说,设计师们还是多少可以选择自己的队友;至于完全随机的就是……

    “我们的小黑袋又出现咯。”蒂姆用了个轻快地语气,从身后拿出一个系着金色绳结的小黑袋。这就是‘令人闻风丧胆的抽签袋,有多少设计师的事业毁在它的手上’——这是印度小哥斯沃普尼尔对其的评价,一如既往的犀利。

    “好好摇一摇,好好摇一摇。”设计师们笑着恳求蒂姆——每个人都希望自己能获得一个给力的队友,如果是切斯特、丽萨那样的最好,阿什莉也不错,这些都是证明过自己的人,而且平时为人不错,并没有表现出很碧池的行为——事实上,这三个人都是在一开始就帮助那些没带工具箱的设计师,从这点来说,他们的为人也很有保障的。

    但很少有人想要和埃德蒙做队友——倒不是说埃德蒙为人很糟糕,没人愿意和他合作——而是因为埃德蒙是上场的冠军,如果他这次发挥不好,他还有豁免权使他免于淘汰,但剩下的人就惨了,那个人要承担全部错误的后果。而如果是和其他人组队,哪怕是设计出糟糕的作品,至少能两人承担后果。这是每个头脑清醒的人都有的认知,也是凯丽心中的不断请求——不要和埃德蒙一组,不要和埃德蒙一组。这个带着一点波西米亚风的女孩非常聪明。

    就在设计师们紧张的视线中,蒂姆抽出了第一组团队,“阿曼达,加布里埃尔。”

    这两个人表现的很开心,她们认为彼此的设计风格很相似,然后她们在法国南部和希腊岛之间犹豫了片刻,选择了装有象征法国南部风格布料的旅行箱。

    然后是“阿什莉,坎迪丝”,随着蒂姆报出的第二组团队,两个人也笑着走到了一起,坎迪丝在阿什莉耳边说了个威尼斯,阿什莉欣然同意,于是两人拿过了威尼斯的旅行箱。

    接下来是林赛和杰克,杰克将选择的机会留给了身为女性的林赛,于是林赛选择了代表中国香港的箱子,杰克也表示满意,因为他个人也去过香港好几次了。

    之后是劳丽和斯沃普尼尔,当然,他们选择了印度的箱子,在场没有人比斯沃普尼尔更了解印度的了,他们相信自己能设计出好看的时装,蒂姆也笑着表示,他们的选择提高了别人对他们的期待度。斯沃普尼尔自信地点头。

    终于,轮到了——

    “丽萨。”蒂姆从小黑袋中抽出了写有伊莉名字的标牌,伊莉顿时心中一紧——剩下的人有凯丽、默林、埃德蒙、韩淼、谢城,伊莉当然希望能和谢城一组,但这种五分之一概率的事情,她并不抱太多指望。如果可以,她只希望别和埃德蒙一组就好了。虽然其他人的设计风格和审美和她也不一定相合,但至少两个人可以有难同担,和埃德蒙的话……

    “下一个是……”蒂姆慢悠悠地把手伸到小黑袋里去,伊莉的心高高悬了起来,然后,她就听见蒂姆笑着看向谢城,说道,“切斯特。”

    呼……

    伊莉大大松了口气,脸上终于挂起轻松的笑容来,然后给了伸手向她走来的谢城一个大大的拥抱,“thank god.”她听见对方在她耳边轻轻说道。

    “哦,真是强强联手。”蒂姆感慨了一句,“你们两个是连着两次都进入高分组的人,这样对其他人来说真是巨大的压力。要不要重新抽一次呢?”蒂姆开了个善意的玩笑。

    “不要。”伊莉和谢城同时说了no,然后他们看着对方笑了起来。

    “好啊好啊,重新抽,重新抽。”其他人对此喜闻乐见,故意配合蒂姆开玩笑道,恨不得蒂姆真的重新抽签。伊莉听到有人很轻的骂了个需要被哔掉的词,但声音太轻的缘故,以至于她没听出来是谁,这时又不好回头,显得太小家子气,只能皱着眉忍下。

    “好吧,既然两位设计师都坚决反对,那我们还是按规则来。”蒂姆说的好像两个人反对他就会真的重新抽一样——怎么可能?如果两人真的都反对,节目组肯定对两人的组合更加喜闻乐见好吗!来战!来撕逼!这才是真人秀的真谛啊!

    “来,告诉我,你们选哪个?”蒂姆笑着问道。

    “圣彼得堡怎么样?”伊莉看向谢城,“希腊或者加勒比也可以。”圣彼得堡是她以前去玩过的地方,比起高冷的莫斯科人,她更喜欢温和的圣彼得堡人,而且,圣彼得堡作为一座文化名城,其蕴含的古典文艺气息也让她着迷。

    “那就圣彼得堡。”谢城怎么会在这种事情上和伊莉说不?当然是果断同意。于是,两人高高兴兴地拿了圣彼得堡的箱子——好吧,是谢城拿的,这是男士的风度。

    接下来,剩下的两组人也很快选好了他们的心仪地点,当然,最后一组是没得选了。

    凯丽和默林选了希腊。

    埃德蒙和韩淼选了加勒比。

    这就是这次比赛的分组情况。

    “好了,既然分组已经确定了。”蒂姆拍了拍手,“那宣布这题的主题,你们需要设计一件高档的日晚装,白天可以在异国游玩,晚上则可以回到游轮享受美食和表演,两者之间可以自由转换,不能有丝毫突兀,明白吗?”

    “明白了。”大家纷纷点头。

    “在工作室里,我们还为你们准备了其他布料。不过,我们还是希望你们以各自拿到的特别布料为主,好吗?”蒂姆对设计师们说道,得到了肯定回答后,才对身边的女董事说道,“接下来,将有这位丽萨来带你们去船上画设计图,你们可以充分汲取游轮旅行的灵感。”

    “是的。”这位女董事微笑着说道,“希望你们都感到饥饿了,因为我们为你们准备了精美的午餐,你们可以边画边享受美食。”

    设计师们都欢呼起来。不管真的假的,至少,他们确实很难得能在节目中吃到美食(虽然他们也不是真的期待这个),天桥在这方面确实太抠了,也许跟节目近年来的收视率不理想也有关系,于是各方面的预算都下调了,甚至现在都没有带他们去mood挑过布料。

    由于这次是团队赛的缘故,分在一组的设计师们都两两走在了一起,伊莉和谢城走在大家中间也并不显眼,两人也摄像机前也比较克制,并没有做出什么过分亲密的动作。不过,其他设计师倒也看出来了两人间的火花,不过对此他们也没什么好说的——在往季天桥中,也有男女设计师(有没有男男不记得了…)在摄像机前表示出了暧昧的好感。

    “三轮比赛都没有去mood买布料,难道这季的比赛全是指定的?”伊莉一边和谢城跟着同样叫丽萨的女董事向餐厅走去,一边和谢城说着悄悄话。

    “我恨这个。”谢城言简意赅道,“我想亲手挑自己想要的布料。”被天桥节目组随便丢两块布料来打发的感觉糟糕透了。他没说的是,这季天桥提供给他们的布料质地好像也不怎么样,反正没有在150美元以上的(这是往季比赛中,每个设计师在每轮挑战中的基本预算)。

    “我也是。”伊莉也叹了口气,注意到摄像机向他们凑了过来,顿时闭口不言。

    很快,设计师们两两到达了餐厅里。

    伊莉本来还性质缺缺的,但看到餐厅门口放的马卡龙之后,她的眼睛立刻亮了!她爱马卡龙!她可以自费买!……不,等等,钱包不在身上,没人会带钱包来录节目的,所以…她没钱买,心好痛!qaq

    “怎么了?”敏锐地注意到伊莉忽然激动起来又忽然低落的情绪,谢城小声问道。

    “没什么。”伊莉伤心地摆摆手,她的马卡龙qaq

    “马卡龙?”就算伊莉不说,谢城也留意到了伊莉先前的视线停留处。

    “嗯……”马卡龙马卡龙马卡龙qaq

    “咳,我知道有一家餐厅,饭后甜点里的马卡龙做的特别好。”谢城小声说。

    “!”伊莉刚刚黯淡了下去的眼睛立刻又亮了起来,“切斯特!”

    “录完节目我们就去吃!”谢城目光柔和地看着伊莉,“点两份,全给你。”

    “嗯!”开心!伊莉立刻被顺毛了——马卡龙是她为数不多没有抵抗力的甜食,她平时还是很有自制力的,对甜食也很克制,并不贪嘴,但这里的马卡龙摆放的太漂亮了,而且是马卡龙塔!堆成塔!于是向来冷静自持的伊莉也不淡定了……

    趁着摄像机稍微转过去,谢城赶紧在伊莉脸上偷亲了一下。

    ——女朋友好可爱!是他的女朋友!好幸福!又要晕倒了……

    等等,又是什么意思?不,更重要的是,现在在录节目,绝对不能晕!稳住!

    谢城快速给自己做了三十个心理建设,才继续以人模狗样的精神面貌展示在摄像机前。

    两人在餐厅里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这家餐厅似乎专门为节目组空了出来,除了他们以外没有别的客人了——其他设计师们也两两坐下,大家都保持了一小段不算近也不算远的距离,这也许是为了避免讨论被其他人听到的缘故。

    坐定之后,伊莉和谢城就打开了他们的行礼箱,查看起代表圣彼得堡的布料来。里面有三块淡紫色系的布料,一块是轻薄的紫色印花布料,一块是有锦缎般光泽和小格图案的紫色布料,还有一块是有着紫色刺绣图样的米白料子。

    伊莉开始寻思,到底是谁挑了这些布料?为什么圣彼得堡是淡紫色系的?在她的印象中,那是个典雅又现代的城市,绝不是这种年轻可爱的颜色。深紫色都比淡紫色好。顺便说一句,她个人以为,这种淡紫色更适合法国的普罗旺斯,那个以成片成片的薰衣草出名的城市。

    “我们做什么?”谢城一边翻看着手边的布料,一边问伊莉,“你有想法吗?”

    “唔,现在做风衣会不会奇怪?”一想到圣彼得堡,就会想到那边美丽而寒冷的冬天。如果可以,伊莉是想设计一件精美的大衣的,但现在毕竟是夏天,大衣实在太夸张了,所以退而求其次,做一件风衣也不错,“里面配一条小礼裙,绝对会又现代又时尚。”

    毕竟要求是做一件高档的日晚装——这里的一件不是真的一件,可以配成一套就可以——所以白天可以穿着风衣在圣彼得堡的街头悠闲地逛来逛去,晚上,把风衣脱下来,就是一件精致的小礼裙,绝对会适合有美食和表演的轻松宴会的。

    “应该没问题。”谢城想了想,同意了伊莉的思路,“但是风衣不能做得太厚重,要做夏天的那种薄款,这样的话其实说是长款薄外套更恰当了;然后袖子那边最好做成中袖,再配一个可以把袖子扣得更高的暗扣,会感觉更清爽一点。”

    “好主意!”听到对方这么快就完善了她的思路,伊莉惊喜极了,“那,里面的裙子呢?你有想法了吗?做无袖裙怎么样?还是抹胸?上下两件套?”对穿在里面的裙子,伊莉倒一时拿不定主意了,“或者,做裤子?”只要手工没问题的裤子,在天桥里一向很安全,只有极少数情况下才会被批评——那大概是裤子一点点新意都没有的情况下才会有,天桥的评委们普遍都偏爱裤子,妮娜尤其。

    “我觉得这次很多人会做裤子。”谢城一边把玩着手里的铅笔,一边说道,“所以我们做裙子怎么样?我们分别画设计稿吧,每个人把两件都画好,然后看哪边的更好,哪怕是没有采用的一边,一些设计思路说不定也可以用上。”

    毕竟回去就要抢布料了——虽然不是去mood,只是在工作室旁边的小角落,但想必也会很激烈,所以把设计图画好,决定好需要哪些布料,到时候拿起来就会比较有目的性了。

    “好。”伊莉点点头,这点她倒不反对——等等!

    侍者正好端着餐前汤走上来,那是乳黄色的蘑菇浓汤,眼睛还可以看到切成小块的蘑菇在汤汁中轻轻翻滚着,浓浓的香味从汤上飘出来,一直飘到人的心里。

    “先吃饭?”伊莉提议,“我们可以一边吃饭再一边思考一会儿,这样待会儿画起来应该更有想法一点。”好吧,她是真饿了,一大早起来,稍微吃了点早饭,就从市郊坐节目组的交通车来到纽约港,然后就开始录节目,之后又绞尽脑汁想设计图的事。

    “好。”谢城也表示同意,其实,他也饿了,现在饿的绝不是伊莉一个人。

    离他们稍远的地方,默林也正好欢呼了一声,“我的‘灵感’来了。”

    伊莉和谢城人对视一眼,都忍俊不禁。说真的,只要不是工作的时候,听默林热热闹闹的说话其实会很有趣,但如果在忙碌的时候,就会让人心生烦躁了。希望凯丽和默林能合得来——伊莉现在还记得,第一天工作时,凯丽受不了的翻白眼的样子……

    因为静下心用午餐的关系,伊莉也稍微听了一耳朵别人的进度。

    其他人离他们稍远,听的不是很清楚。林赛和杰克离他们只有两个座,这时候他们的对话倒是听得非常清楚。于是,伊莉和谢城都听到了这么一句——

    “我们可以设计一件和服那样的作为夹克。”林赛对杰克说道。

    “……咳咳。”伊莉努力不‘噗’出来,但还是忍不住咳了起来——如果她没记错的话,林赛拿到的是中国香港的布料,现在竟然想要做和服似的夹克衫,她的心情有点复杂。

    好吧好吧,反正美国人对中国和日本的感觉都差不多,都是住满了黑头发黑眼睛的人的地方,大概百分之七八十的美国人都不知道日本是个小岛,中国是个陆地国家吧。

    ——不要觉得伊莉夸张,要知道,美国人——哪怕是受到过良好教育的美国人,只要没和中国人或者中国方面的生意打交道,没有刻意去了解过东方,都对东方相当无知。没有任何贬低的意思,这是客观事实。如果不是担心有骗字数的嫌疑,伊莉可以举一百个例子。

    “咳咳……”然而,被呛到的不止伊莉一个,对中国有所了解的谢城也不遑多让。

    “你怎么了?没事吧?”伊莉一边用餐巾掩口——毕竟在餐桌上咳嗽太不雅了,哪怕转过头都不太好,隔壁的桌子上一般也是有人的——一边问谢城。她不解谢城怎么也突然咳了起来,难道是呛到了?汤太烫了?好像没有吧,那是微烫的很宜口的温度。

    “没事没事。”谢城也用餐巾捂住嘴,一边对伊莉摆摆手——从以前就这样,身边同学对东方、对中国的误解就让他无奈又好笑。虽然在美国出生、长大,但由于家里老一辈人的教导,谢城对中国还是有概念的。当然,这种原因是不能告诉对方的,毕竟他现在看起来完全就是西方人的脸,了解东方反而比较奇怪。

    于是,即使两人都对同一事件反应剧烈,却又不约而同地掩饰了夺去,只是对彼此的突然感到了淡淡的疑惑。如果两人此时继续深究下去的话,大概会更早地发现对方与自己一样的身份吧——这个莫名游戏的轮回者。

    那边,林赛和杰克的对话还在继续。

    “林赛,和服不是香港的。”杰克是真的去过香港,对那里还算有印象,“那是日本的。”

    “我知道,我就是说一下我的感觉而已,这种大红色打绿色的有金色花纹的布料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林赛争辩了一句——好吧,她其实真的分不太清那边。

    其实,他们还有一块淡粉色的布料,那块料子看起来挺可爱的。伊莉正好瞥到,在心里默默想道。顺便为杰克的渊博知识(好吧,虽然对美国人来说冷门了一点)默默点了个赞——她不知道,用不了多久,她就想把这个赞收回来了。

    文化大碰撞在这个餐厅的每个角落都出现着,有问题的绝不止林赛一个。不过,比起更愿意表达自己的林赛,其他自知在这方面了解有限的人都默契地把主导权交给了另一个人。当然,也有固执己见的,不过,这种固执有没有报偿就看明天的展示了。

    回到工作室之后,两组设计师们就泾渭分明地各自讨论起来。伊莉和默林所在的男设计师组将工作室留给了女设计师们,他们则走到了休息室里。相较而言,休息室里有大沙发,很方便他们坐在一起,营造出愉快的讨论氛围。

    “我觉得我们可以走华丽风,比如50年代的风格。”斯沃普尼尔率先说道。他是上一轮的获胜者,也是这个团队的第一个成员,理所当然有先开口的资格。

    “我觉得70年代的设计也不错。”杰克也开口阐述自己的观点。

    “如果采用50年代的风格,我们可以做层次复杂的夸张设计,还有很多素材可以使用。”斯沃普尼尔据理力争,并不想轻易放弃自己的观点。

    “那我们投票吧。”在两人争辩不绝的时候,埃德蒙提议道。

    “……就50年代吧,50年代有最大的发挥空间。”关键时刻,杰克妥协了。

    其实,无论是50年代,还是70年代,都是时尚界非常特殊的年代。

    50年代被誉为最经典最优雅的年代,无数经典设计就是从那个年代蕴育的。卡尔·拉格斐,克里斯丁·迪奥,于贝尔·德·纪梵希,他们全是战后涌现的杰出设计师,也创造出了影响后世的品牌。这个年代产生了无数划时代的设计,比如铅笔裙、阔腿裤、百褶喇叭裙等,很多设计直到今天都在被设计师们膜拜沿用。

    70年代则是时尚界念念不忘的年代。有别于五十年代的华丽优雅,70年代是个性展现的年代。彼时经济萧条的欧洲抛弃了奢华的时尚风,而选择了嬉皮风、波西米亚风与朋克风。那是设计师们充分进行自我表达的年代,乔治·阿玛尼、伊夫·圣罗兰都是这个时代的象征,阿玛尼将男装的强硬设计引入了女装,圣罗兰则带来了迷你裙和女士裤装。

    在时尚界中,这两个举足轻重的年代也只有风格的差别,但没有好坏的说法。

    平心而论,伊莉更喜欢50年代的风格。原因很简单,她喜欢经典的、摩登的、优雅的、永不过时的时尚。当然,那些嬉皮风、朋克风和波西米亚民族风的时尚也很有趣,她并不排斥,只是没那么喜爱。而阿玛尼和圣罗兰这两位大师也是她敬重的,这两位在表达女性强势一面的设计上简直无人能比。

    总之,这一组还算愉快地定下了他们的设计风格。

    而接下来摆在他们面前的难题就是布料问题了。看到那些工装连体裤上的可怕颜色,很多设计师都脸色发青——没有晕过去的缘故,是因为女设计师组比他们还要惨烈,这一组的设计师好歹从对比中获得了一点点欣慰。

    万幸,蒂姆没有让他们自生自灭。节目组还是提供了额外的白帆布和彩弹,让设计师们可以在白帆布上重新作画,创作出他们喜欢的颜色和图案。当然,原来的工装连体裤也必须在他们的设计中用上。

    在大家各自的设计中,埃德蒙想要剪开连体裤的上衣,把带有领子和衣扣的部分作为裙子的前襟,然后把裤子的内侧和其他布料制作成裙子的下摆;

    斯沃普尼尔用了连体裤的所有材料,通过折叠,准备制作出华丽的褶皱,不过连体裤那点可怜的布料绝对是不够的,他还要用到其他材料;

    杰克想做一件无袖上衣配一条贴身中裤,上衣的领子那边可以用上工装裤的材料,他还打算用工装裤的上半部分剪开来,做那件上衣的假开襟;

    默林希望能做出一条不对称效果的裙子来,上衣是中袖,下半身是长短错落有致的裙摆;

    谢城准备做一件露脐夹克,配一条两边腿侧缀有荷叶褶的铅笔裤,裤子的底版可以直接从工装连体裤上剪下,然后两边做一些剪裁修饰,达成修身的效果;

    伊莉则打算做一身优雅的抹胸长礼裙,下摆会做出花瓣般层叠的别致造型来,而这身裙子的很多布料,都可以从连体裤上剪下来——只是大概会剪得面目全非了。

    当然,现在摆在所有设计师面前最重要的问题,还是原料问题。

    那些连体裤显然是不能直接用的,毕竟每个设计师连体裤上的颜色都参差不齐,完全不是一个色调,没有丝毫一致感,必须要做染色才行。

    这一次,杰克挺身而出了。他经营着一家服装公司,所以对染色方面很在行。当然,染色并不是什么困难的活计,其他人也能做。只是,既然他自告奋勇了,其他人当然不会拆台——难得合作到现在没出什么岔子,大家当然希望能一路顺利下去。

    设计师们商量好以浅蓝色为主色,并由杰克调色,其他人协助染色。埃德蒙提议,他们可以在布料上添一些有杰克逊·波洛克风格的抽象主义线条。其他人欣然应允。

    这位抽象表现主义大师对美国人来说是特别的,他是美国人自己的大师。在那个以欧洲为绘画标准的年代里,波洛克的抽象画一手打破了欧洲的这种垄断,使得美国从欧洲标准中脱离了出来,奠定了美国自己的绘画标准。

    而这位大师最喜欢使用的就是滴画法,也就是将画布铺呈在地上,并将颜料装入有小孔的画具上,营造出自然喷溅的效果来。他的画作事先没有规划,也没有定位,就是随意走动,在无意识中创造出画作,通过喷溅形成的交错线条,来构造出自然的图案。这种创作方式,也被称为行动绘画。

    而现在,在埃德蒙的提议下,杰克就仿照了波洛克的做法,在染成淡蓝色的布料上,溅上少量深蓝色的线条,以使布料不太单调。不过,如果真的完全模仿波洛克,在布料上直接用繁复的线条构筑出图案来,那杰克就做不到了。在场没有人做得到。

    不过,从最后的效果来看,染过色又用线条装饰过的布料看起来还不错。

    浅蓝色看起来很淡雅,那些飞溅形成的曲线又带来了一些活泼的动感,两者相得益彰。

    与此同时,女设计师组的进展似乎并不理想。当伊莉这组开始为工装裤和白帆布染色并绘上线条时,女士组似乎还在讨论的样子,而且脸色都显得很沉郁,看上去非常茫然。

    “她们是遇上麻烦了吗?”默林把蓝白的颜料桶递给杰克后,对伊莉小声说道。

    “好像是这样。”伊莉点点头,一边专心修改自己的设计稿,一边和默林搭着话。她倒没有什么幸灾乐祸的心思,她的全部心思用在自己的设计稿上还不够,根本没有分心他顾的精力。而且,她对那组也无所谓爱恨——她已经不在乎她们了。

    《教父》里有一句话她很喜欢,“不要憎恨你的敌人,那会影响你的判断”,这句话放在此时也是一样的。她不想自己的心境被那些无关的人干扰。说到底,大家都是彼此的竞争对手,哪怕互相阴一把都很理所当然,之前那种被故意落下的小手段根本不算什么。她本来就不应该对其他人抱太多期待。现在,她已经对彼此的竞争对手关系非常清醒了。

    “她们好像也开始染色了。”默林继续兴致勃勃的说道。她是那种精力旺盛又能自得其乐的女性,哪怕伊莉只是随口应和她,她也能说得非常开心。

    “染什么色?”伊莉一边问一边抬头顺着默林指的方向望过去。

    “好像是紫色橙色之类的吧。”默林在她耳边小声嘀咕道。

    “这些颜色可不好处理。”

    伊莉和默林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出于本身冷静自持的性格,她对默林的回应并不热切,但也决不敷衍。她记得是默林选择了她,就这点来说,她非常感激这个有时候显得过于热情的海地女士。甚至,在现在的她看来,默林的这种热情也显得非常可爱。

    果然,看一个人顺眼的时候,这个人就显得千好万好了。至少,默林不是那种表面和你交好,背地里却会暗暗捅你一刀的人。事实上,现在的好感度列表上,默林的数值相对而言还是比较可观的,至少在女生中是最高的。

    现在,她的好感度列表是这样:

    切斯特·谢利:100/100↑(沉浸爱河)

    默林·拉比西亚:43/100-(虎视眈眈)

    林赛·克里尔:42/100↓(虎视眈眈)

    阿什莉·提普顿:35/100-(虎视眈眈)

    劳丽·安德伍德:35/100-(伺机而动)

    阿曼达·裴娜:20/100↓(伺机而动)

    凯丽·邓普西:9/100-(势不两立)

    坎迪丝·措科:5/100↓(势不两立)

    其他的男设计师暂时略过。

    只看好感度列表,这些数值显得很不正常不是么。

    明明林赛对她的好感度在女设计师中并不低,但那时还是背弃了她。而她和阿什莉的关系看起来还不错,但阿什莉对她的好感度其实也并不算高。

    但这其实并不奇怪。

    说到底,大家最本质最重要的关系还是竞争对手,除此以外,才是微弱的友情。

    所以,作为竞争对手的林赛会对她放冷箭,而同样作为竞争对手的阿什莉,在内心也对她充满警惕,而平时看似和她很聊得来的坎迪丝,对她的好感度也低的可怕,这是由于自信强势又野心勃勃的坎迪丝在内心暗暗排斥着她。

    这就是伊莉没有对林赛的背弃放在心上的原因。

    本来的她还是太天真了,所以才会抱有不切实际的小小期望。哪怕她早已做好不择手段也要获得胜利的心理准备,但想和做毕竟是两回事。过去一直处在正常世界的伊莉很难立刻把心态调整到碧池模式,但现在,她已经调整好了,随时可以开撕了。

    随着海蒂的话语,没被叫道名字的设计师们都露出松了口气的表情。没被叫到名字意味着分数在中部位置,虽然不是高分,但也不是低分,就第一次挑战而言,这个结果不难接受。

    而要留在t台上的人,自然无比忐忑,看着笑吟吟的海蒂,很少有人心中没有不安——每个人都希望自己在高分组,没人希望自己在低分组。

    “你们六个人中,分别有最高分和最低分。其中一位是本场挑战的冠军,另一位则要被淘汰。”海蒂注视着留在t台上神色各异的六位设计师们,但她并没有直接说出高分组和低分组,而是让选手们开始阐述自己的设计理念,并据此作出进一步判断,“阿什莉,来说说你的作品,以及告诉我们,它是如何代表了你的设计风格。”海蒂向紫发的胖女孩微笑。

    阿什莉受到海蒂的鼓励,深吸了口气,开始阐述自己的设计,“我喜欢用印花和材质挑战常规,所以我做了这条有口袋的盒褶裙,搭配开背的印花上衣。”

    妮娜赞赏地点头,“我写的评价是,有野心,大胆,你做出了非常出色的作品,特别是你用了有纹理的布料,这是非常难运用的。我喜欢衣服的配色,也喜欢这个设计,它很棒。”

    阿什莉松了口气,甜蜜地笑了起来——胖女孩的微笑是非常可爱的,“谢谢。”

    随后,汉娜也给了阿什莉的裙子高度评价,毫无疑问,阿什莉的裙子绝对是高分组的。阿什莉幸福地不停点头——能在第一轮挑战中,就获得高分,对她绝对是一个鼓励。

    海蒂看着这个胖姑娘脸上激动的表情,笑着将目光移到了一旁的布莱克身上,“布莱克,来告诉我们你的作品吧,还有你的设计风格。”

    布莱克羞涩地笑了笑,然后也开始介绍他的设计对象和他的裙子来,“那是一位强势干练的女性,她想成为全场的焦点,所以我用了两块印花布料,其中一款就是这个黄色的内衬。模特走路的时候,内衬会若隐若现,很有动感。”

    “那布莱克,你认为自己是在高分组还是低分组呢?”海蒂好笑地看着布莱克。

    “我一直是高分组。”布莱克扭着肩膀,带着他一如既往的羞涩笑容,期待地说道。

    “很遗憾,并不是哦。”海蒂摇了摇头。

    妮娜放下手中的卡片,叹了口气,“你的作品中有太多的印花图案,外面的裙子上是,里面的内衬上也是,这太花了。而且,腰部那个垂坠的细节也很奇怪,这种香蕉般的黄色作内衬也并不好看。简而言之,太繁复了。”

    伊莉在一旁若有所感。为了这次比赛,她做过很多功课,其中就包括确定两位常驻评委和同时兼评委和主持人的海蒂的喜好。其中,妮娜的有一点喜好很分明:less is more(简即是多),妮娜是简洁美主义的奉行者,并不爱过于繁复的设计。所以,布莱克的裙子很难得到妮娜的欣赏,更别说布莱克的裙子就是在繁华复杂的设计中也并不算好的。

    而汉娜也赞同妮娜的意见,表示布莱克的作品中包含的元素太多了,颜色也太多了,看起来“有点像小丑”。布莱克抿着嘴,点头表示接受汉娜的意见。

    扎克则表示,如果想做大胆的戏剧化的设计,这是可以接受的,唯一的问题是,布莱克的设计有点两不沾,既不算戏剧化,也没有可穿性,一团糟。

    海蒂则难得关注了做工问题,她怀疑布莱克是否会做衣服,因为裙子的缝合处歪歪扭扭的。实际上,布莱克为了塑造出裙子的华丽感(显然失败了),用了很多手工缝合,很少用缝纫机,所以才造成了这种效果。

    毒舌完布莱克后,海蒂把目光投向了在场最帅的男人——作为经常和硬汉闹绯闻的名模,海蒂对谢城可是亲切多了,“来吧,切斯特,跟我们谈谈你的设计。”

    “好的。”谢城笑着点了点头,比了比模特身上的贴身长裙说道,“这是位非常有魅力的女士,她的衣柜中都是那些性感极了的裙子,这天,她要去参加一个轻松的宴会,于是,她选了这条性感又不失优雅的包身裙。其中,肩膀和手臂的部分是用网格的轻纱做的,然后,我在胸部上方和锁骨之间留出了一点点性感的余裕,还露出了整个背部,然后在胸部及以下是用灰底和白蕾丝镶嵌做成的包身抹胸裙,好勾勒出这位美女完美的身材。”

    海蒂听了不停地点头,“不得不说,切斯特,你的裙子完全展示出了你的设计理念。这确实是一位魅力非凡的女士,她看起来性感极了,优雅极了。尤其是将整个背露出来,这无疑是个相当大胆却有效的做法,这是我最喜欢的裙子。”

    作者有话要说:  晚更是因为这章太长没写完,又不想分开,就想干脆写完传啦=3=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综美娱]轮回真人秀相邻的书:[综]永远不要和伊尔迷分手[综]咕咕鸟养大的阴阳师.[综]逼死强迫症自从换上杀生丸系统[快穿][综英美]猎杀游戏[综英美]关系户[综]re0男主你别死![综]是什么让你们产生了我是主角的错觉!?[综]徒有其表别叫我安倍晴明[综][综]我的日常不太对[综英美]冰箱那头的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