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极速前进(二十六)

【书名: [综美娱]轮回真人秀 第216章 极速前进(二十六) 作者:游心酱

强烈推荐:口袋妖怪之林克都市至尊[综]师父[综]天生女配无限自由者漫威世界里的赛亚人超级英雄的御用队医[综][灰姑娘]王子走开     茅斯侯尔小渔村, 三队选手争分夺秒地完成各自的仰望星空派。

    “我们好了!”黑人兄弟食不知味地品尝着大婶给他们端来的红茶, 一听到烤箱发出的提醒声, 布鲁诺立刻戴上手套, 快步走到烤箱边,把滚烫的鱼肉派从烤箱里端出来,阿里奥也迫不及待地战栗起来, 向坎贝尔大婶示意。

    “好的。”站在三个队伍不远处,时刻准备给他们提供帮助的大婶立刻走了过来, 拿起刀叉, 切下一块散发着浓重鱼腥味的派, 吹了吹, 这才送入口中。

    “怎么样?”阿里奥小心翼翼地问道,唯恐大婶摇头,布鲁诺也一脸严肃地看着大婶,交握在身前的双手不自觉地绞紧——哪怕两人已经尽可能地细心,每一步都严格按照菜谱上的步骤执行, 理论上应该不会出错,但万一他们犯了自己都没察觉到的错,那就完了。

    一个派做下来要一个多小时,一旦被打回重做,那妥妥是垫底的节奏了!

    两人绝不愿意在这跌倒!

    “嗯……”大婶的表情很微妙, 她知道大多数人可能不喜欢这种鱼肉派,但作为茅斯侯尔的村民,他们早已习惯了一般鱼腥味, 对他们来说,这是食物的正常味道。

    只是,再习惯,她也没想到,竟然有人能把鱼肉派做得这么难吃!这盘看上去还算正常的鱼肉派,吃起来就像是女巫用□□提炼出来的,那可怕的腥味哽在喉头,几乎让人无法下咽。尤其是,那仰起的鱼头上,无神的干瘪鱼眼珠还死气沉沉地瞪出来,看起来格外瘆人!

    不过,大婶对这种鱼肉派的忍受程度确实比较高,即使兄弟二人厨艺不佳,她还是看似如常地咽下了这口派,“嗯……”

    ——黑暗料理国度的国民果然不同凡响!

    ——对比黑人兄弟和父女组的痛苦尝试,面不改色吃掉新手作品的大婶简直深藏不露啊!

    ——只有我想知道,这个国家的人味蕾还正常吗?如果觉得这种派是经典美食,那换了别的菜品,比如红酒烩牛排之类的,会不会反而觉得一般般?

    ——应该不会吧,这个想法也太可怕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观众们对大婶肃然起敬,但这不妨碍他们嘲讽英伦三岛的黑暗料理,至于,这是康沃尔郡的地区“美食”,而不是英国的传统食物这个事实,谁管他呢。

    “……”此时,见大婶迟疑再三,却一直没有点头表示,兄弟二人的心开始慢慢下沉了,如果他们在这里跌倒,如果他们再浪费一个多小时,他们还能赶上其他队伍吗?兄弟俩不敢有这样的奢望,他们在这里失败了,这个比赛就完了!

    与他们相对的,另外两个队伍都在心里暗暗祈祷,希望大婶能严格要求,绝不要心软!黑人兄弟的失利,就是他们其他队伍的机会!在他们失败后,她们绝对会真诚地和他们拥抱,为他们惋惜,但她们绝不会希望他们这么顺利地通过!

    “你们通过了。”大婶也明白选手们的处境,她知道,一旦她卡着这两个兄弟,这对年轻人的比赛很可能就到此为止了,她看到了两人是如何小心地完成这个派,做到这个地步,他们已经尽力了,所以她做出了宽容的决定,“恭喜你们。”大婶递出了那张线索卡。

    “哦!谢谢!太谢谢您了!”本来以为要重做的兄弟俩听到大婶的肯定,立刻喜出望外,纷纷上前,语无伦次地向大婶道谢,感激地和她拥抱,直到大婶拍了拍他们的背,示意这是他们应得的,兄弟俩这才不好意思地笑笑,接过线索卡,拎起自己的背包,飞快向外跑去。

    “……”其余选手难掩失望,各自和自己的队友对视了一眼,无奈地继续埋头苦干。

    当黑人兄弟即将赶到廷塔杰尔时,伊莉和谢城已经准备启程,踏上下一段赛程。

    “路线信息:队伍将前往卢港,抵达安东尼庄园,通过庄园内的灌木迷宫,抵达中央的中继站,找到主持人,完成签到。”伊莉念道。

    “行,走吧!”谢城点点头,照旧坐上驾驶位,准备发动。

    “卢港在廷塔杰尔的东南面。”伊莉也坐上了副驾,很快在地图上找到了卢港的位置,立刻把最近的路线告诉谢城,“我们从廷塔杰尔出去以后,要先上高速,然后走……”

    “好。”谢城一边听着伊莉的“导航”,一边看着路标找路,很快驶上了公路。

    此时,荒废的城堡庭院中,邓菲夫妇仍在加油。

    “菲尔,加油!你可以的!”克莱尔站在等待区,大声鼓励着自己的丈夫。

    “是的,我可以的。”邓菲先生吸了吸酸涩的鼻子,点头对自己说道——被西瓜迎头砸中的后遗症就是,现在他的鼻子就像游泳时进了水一样,有种要堵不堵的阻塞感。这种感觉真的很分心,但邓菲知道,自己不能在这时候自怨自艾,前面已经有队伍领先了,后面不知何时又会有队伍赶上来,在这场争分夺秒的竞赛中,他不能疏忽每一秒钟!

    “布鲁诺!这里!”正当邓菲试图发射下一枚西瓜炮弹时,黑人兄弟也来到了这里!

    “哦!天!”克莱尔小小地叹了口气,对同样留意到这一幕的丈夫喊道,“菲尔,专心!集中注意力!我们只要做到我们能做的就行,加油!别放弃!”

    “嗯!”克莱尔的话让邓菲回了神,继续他的任务!

    “克莱尔。”黑人兄弟和邓菲夫妇打了个招呼,看到这对夫妇时,他们意识到自己应该没有落后太多,心里稍微放松了一点,但转念一想,比邓菲夫妇更早出发的情侣组竟然不在这里,很可能就是他们完成任务离开了!这个念头让兄弟俩的心又悬了起来。

    当然,也可能是情侣组在路上迷路了,一直没有赶到廷塔杰尔,但这个可能性实在微乎其微,阿里奥决定和克莱尔套个话,“切斯特和莉莉安呢?他们怎么不在?”

    “他们已经离开了。”这倒不是什么需要保密的事情,克莱尔也没有吝啬地告诉了他们。

    “哦,他们可真快!”兄弟俩有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你们谁做任务?”克莱尔也问道。相比其他队伍,高壮的黑人兄弟在这个任务上显然更有优势。即使她和菲尔比他们先一步来到了这里,但看菲尔的情况,很难说能够先这俩人一步完成任务。这个想法让克莱尔的心情有点糟糕,她一点也不喜欢落后的感觉!

    “我。”阿里奥对克莱尔笑了笑,把背包放到布鲁诺的脚边,方便对方看着,以免最后拿错,浪费时间——比赛里经常会出现拿错包的事情,而这对后一个队伍来说很不利,然后很快走到穿着骑士盔甲的年轻人身边,跟对方确认这次的任务了。

    阿里奥跟盔甲骑士完成了对话,来到邓菲先生不远处,两人简单打了个招呼,各自投入到自己的任务中了。见阿里奥入场,邓菲先生的表情也越发严肃,他知道,强敌来了!

    “菲尔!加油!”克莱尔大声为自己的丈夫呼喊。

    “阿里奥!干掉那个靶子!”布鲁诺也握着拳为自己的兄弟打气。

    凭着年轻力壮,阿里奥根本不吝啬自己的力气,在邓菲先生谨慎地计算他的力量,小心翼翼地对准靶子时,阿里奥却能大胆地发射他的炮弹,一点都不担心后劲不足。

    邓菲先生暗暗感慨了一句年轻人就是好,切斯特是这样,阿里奥也是这样,但他也不服输,中年人有中年人的稳健,这是鲁莽的年轻人们比不了的!

    在接连几发炮弹的试探下,阿里奥很快就确认了炮弹的力量轨迹,开始有目的地向对面的靶子发起了冲击,一次比一次更接近那个不大的草靶……

    克莱尔在场外暗暗心惊,布鲁诺则大声为自己的兄弟叫好,“对!就是这样!阿里奥,你已经很接近了!再来一次!放心大胆地干掉它!”

    砰——

    咚——

    熟透的西瓜砸上草靶,汁水四溢,在地上碎裂成无数块!

    “哦!菲尔!”克莱尔激动地跳了起来——她真的以为他们要输给黑人兄弟了!没想到丈夫这么给力,竟然不声不响地率先完成了任务!

    “走吧,克莱尔!”邓菲从盔甲骑士手中接过了线索卡,很快回到妻子身边,和妻子交换了一个老夫老妻的热吻,这才和布鲁诺点头告别,和克莱尔一起快步向城堡外走去。

    “阿里奥!加油!”布鲁诺笑着送走邓菲夫妇,心里难免郁闷——本来,有着大好形势的明明是阿里奥,却没想到邓菲先生出其不意地完成了任务,让他难免有落差感,想必阿里奥也是这样,想到这里,布鲁诺就大声提醒自己的兄弟,“稳住!阿里奥!你一定可以,别太着急了!加油,兄弟!”

    “呼……”阿里奥对布鲁诺点了点头,深吸了口气,千万告诫自己,别心慌,别心乱,这才让自己看到邓菲夫妇悠然离去而沮丧的心情重新恢复了平静,“我可以,我一定没问题!这是最适合我的任务,我一定能完成它!”

    砰——

    砰——

    砰——

    ……

    咚!

    阿里奥的坚持很快带来了回报!

    在无数次失败后,阿里奥的西瓜终于砸上了那个不大的草靶!

    “[哔]!干得好,阿里奥!”布鲁诺激动地一挥拳,赶紧和领了线索卡归来的阿里奥拥抱了一下。读过线索卡后,两人立刻振奋了起来,快速向外跑去,“邓菲他们离开不久!我们说不定能赶上他们!我们还有机会!”

    “嗯!”阿里奥也重重点头,跟着布鲁诺爬上两人的汽车,翻开了地图,“走!”

    “走!”布鲁诺一踩油门,汽车绝尘而去。

    伊莉和谢城正驶在前往卢港的公路上。

    “前面是博德明,我们在那里左转,向利斯卡德的方向走。”伊莉对照着地图说道。

    “好。”谢城点点头,留意着公路边的路标,时刻准备转向。

    忽然,两人的汽车颠簸了一下,发出了一阵古怪的咕噜声,接着是小小的爆破声。

    “怎么了?”伊莉察觉到了汽车的异样,立刻问道——她不觉得这是轮胎碾过凹凸不平的地面所产生的摩擦声,事实上,她心里升起了不好的预感。

    “我下车看看。”谢城的眉头也皱了起来,他心里也和伊莉有着一样的怀疑。如果真像两人猜测的那样,那他们的麻烦就大了。而且,根据两人的驾驶经验来看,这个猜测应该是□□不离十了……

    谢城打好双转向灯,把汽车在路边停好,迅速下车检查车子情况。

    “damn!”即使习惯了节目组幺蛾子频出的作风,谢城这次还是有些气闷,他重重捶了车门一下,这才吸了口气,镇定下来,抬头对伊莉说道,“我们的右前胎爆了。”

    “我猜到了。”伊莉也跟着谢城下了车,无奈道,“换胎吧,我们应该有个备用轮胎。”

    “嗯。”谢城郁闷地点点头,换胎这种事倒难不倒他们,事实上,哪怕是引擎出了问题,他们俩都能想想办法,只是,想到要在路上莫名浪费时间换胎,期间搞不好还会有其他队伍追上来,就难免让人无法痛快了。

    谢城走到车子后方,打开后车盖,一手扛着轮胎,一手提着工具箱走了回来。

    “你换?”伊莉对谢城问道。

    “嗯,我来就行。”谢城点点头,拿出千斤顶,抵住汽车底盘,开始把车子抬起来。

    “行,那我看着点后面的车。”伊莉也不反对,这种程度的修理不需要两个人,甚至连搭把手都不用不着,她干脆走到汽车后方,留意路况,以免有车横冲直撞,撞到正在换胎的谢城,毕竟现在出问题的是汽车靠外的一侧。

    换备用轮胎不是什么困难的活,但即使是熟手,也多多少少要花点时间。

    这是他们的危机,也是别人的机会。

    当谢城把爆掉的车胎拿下来,把备用轮胎换上去,用螺丝刀重新拧上去时,伊莉也看到了远处渐渐驶来的一辆格外眼熟的汽车。

    “克莱尔,那是不是切斯特他们?!”正开着车的邓菲选手也看到了路边的两人,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连忙和妻子确认。

    “对,是他们!”克莱尔从地图上抬起头来,惊讶地看着停在路边的情侣,同时眼尖地看到了谢城手边的轮胎和工具箱,“可能他们的车出了什么问题吧。”

    “好像是这样。”邓菲先生也点头说道,同时稍微放慢了速度,在驶到两人身边时停了下来,按下车窗,关切地问了一句,“切斯特,你们没事吧?”

    “没事,一点小问题,我们很快就能处理好。”谢城正在专心换胎,闻言抬头,客气地和邓菲夫妇打了个招呼,就继续埋头修理了。

    伊莉主动接过话头,笑着对邓菲夫妇说道,“谢谢你们,不过没关系,你们先走吧。现在,你们是第一队了。”伊莉的这番话是出自真心,但她同样也有不服输的决心!

    这个第一,他们迟早会赢回来!

    “好吧,谢谢,祝你们好运。”邓菲夫妇对他们点了点头,考虑到他们身后的黑人兄弟,夫妇俩也不想在这里多加逗留,毕竟这对情侣也没出什么事,于是很痛快地离开了。

    目送对方的汽车在公路上渐行渐远,伊莉轻轻地叹了口气,转过身,搓了搓自己环抱的双臂,这才继续向来处看去——邓菲夫妇已经赶上来了,接下来,还会有其他队伍赶上来吗?这个比赛中的不确定性实在太多,哪怕他们已经做到了自己能力范围内的最好,偶尔也会有力不从心的宿命感,仿佛再多的努力都无法抵消命运的恶意……

    “没事的,马上就好了。”谢城旋好最后一个螺丝钉,用千斤顶把车子放下,一边安慰伊莉道,“我们一定能赶上的他们的!比赛还没结束,我们还有机会。”

    “嗯。”伊莉知道这是对方的安慰,哪怕这种话并没什么现实意义,但来自恋人的体贴已经足够打散很多负面情绪。

    “走吧。”谢城把换下来的轮胎和工具箱放回后备箱,在伊莉额头上轻轻亲了一下。

    “好。”伊莉舒出一口气,露出些许笑容,和谢城一起坐回车上。

    没有人是完美的机器,而即使是机器,也并不是完美的,总会有出bug的时候。

    所以,在非常难得的低落时刻,有这么一个能互相安慰的人,真是太好了。

    谢城觉得能遇到伊莉很幸运,伊莉也觉得能遇到谢城很幸运。

    两人再次上路,在英国的乡间公路上一路前行。

    空旷的郊野上,五月的小麦泛出带着些许金黄的绿意。

    青涩的麦香在风中发酵,不断窜入疾行的汽车中。

    伊莉偶尔低头抬头,把路边的指示牌和地图上对应起来,时不时地和谢城回首交谈。

    谢城认真驾驶着这辆银白的汽车,载着自己的恋人,向目标前行。

    直到,又一次,突如其来的颠簸……

    “……”伊莉和谢城对视一眼,两人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深深的无奈。

    这样熟悉的情形,几乎是十几分钟前的场景再现。

    谢城停下了车,两人相携走到了左前方,看着瘪下去的轮胎,一时无言。

    “这……”谢城头痛地揉了揉额头,“我们没有备用轮胎了。”

    “嗯。”伊莉也不由咬紧了嘴唇——一次爆胎是意外,两次绝对是质量问题了吧?说真的,伊莉真的很怀疑,为什么节目组找来的汽车赞助商总是这么不靠谱?

    轮胎、引擎、几乎哪里都出过问题。赞助商不是来推销汽车,是在砸牌子的吧?或者,是为了显示他们的售后服务比较好?

    现在,在没有备用轮胎的情况下,他们唯一的选择就是联系当地经销商,让当地经销商带一个新轮胎过来或者换一辆新车过来,但这之间浪费的时间,节目组却不会补偿他们。运气,是这个比赛中最无法掌控的因素,也是被节目组默认选手们自己买单的因素。

    ——怎么办?

    ——切斯特他们要落后了吧!

    ——只是落后一点还是好的,如果变成垫底那就糟糕了!

    ——黑人兄弟也快赶来了,父女组和相亲组也到了廷塔杰尔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完成任务赶上来了,情侣组很危险啊。

    ——但这太不公平了,明明不是他们的错!

    ——不公平又怎么样呢?这种无法抗力的非人力因素,比赛里出现的还少吗?只能感叹一句运气不佳而已。

    ——切斯特他们不是第一组,也不是最后一组。

    ——希望他们能好运地挺过这个赛段。

    观众们都为一直以来努力又乐观的伊莉和谢城感到揪心了。

    拥有上帝视角的他们能看到每一队选手的进度,当然知道两人此时处境堪忧。

    观众们一致认为,只要能挺过这个难关,以这对情侣的实力,未必不能反败为胜,但问题在于,他们能不能挺过这种最令人头痛的突发情况?

    “要给你们换车吗?”一直以来,作为隐形人跟拍的摄影师和录音师也出声问道。

    选手们是没有通讯工具的,但是作为工作人员的他们当然是有的,以免出现意外状况时,选手们无法联系节目组,从而陷入危险的境地。

    “嗯……”谢城看了伊莉一眼,到了这种时候,他也无法盲目乐观了——这道选择题的答案只有一个,他们注定要在这边浪费无谓的时间了。

    “不。”伊莉闭了闭眼,握了握谢城的手,坚定道,“还有另一个选择,我们就这么开过去!从利斯卡德到卢港的路不是很长,哪怕我们必须开得很慢很慢,说不定也比换车来得快。”欧美这边的工作效率简直悲惨,天知道换个车要多久,“而且,实在不行,我们跑过去、跟路人借钱打车过去,也不会比现在的情况更糟糕了!”

    这样硬撑着开下去,损坏的肯定是车辆本身,而且开车时也容易跑偏,开快了甚至还会翻车,但是,他们已经别无选择了。天知道,他们要等一个小时,还是两个小时?那时候,其他队伍很可能全都赶到他们前面去了!如果,真到了那个地步,他们也不是没有其他手段可以使用,那宝贵的额外幸运的机会,还有两次!

    “好。”谢城被伊莉说服了,如果他们能在更多队伍赶来之前,用这辆破车抵达卢港,那当然最好不过,但如果中间再发生什么情况,他们也不是没有其他选择。反正,情况也不可能更糟了,他们完全可以拼一把!

    “嗯,这次换我来开。”伊莉对谢城说道。

    “行。”谢城点了点头,这确实是伊莉更擅长的部分。

    “等等……”两人做出决定后,摄影师又出声了,“你们不能这样,这太危险了。”

    作为一个电视节目,必须宣传安全驾驶,而不能把这种危险行为搬上屏幕,那很可能会给观众带来不好的负面影响。就像好莱坞电影中,哪怕坏蛋下一秒就要毁灭世界了,救世主开车去阻止他的时候,也必须花那么几秒钟老老实实地系好安全带!这就是示范意义!

    所以,按照正确的交通准则,两人应该做的就是老老实实地等在路边,等待汽车公司派来支援,而不是冒险上路。天知道,真让两人这样做的话,会不会有什么协会组织来向节目组抗议!这绝对是节目组最不愿意面对的情况。

    “拜托了!”伊莉和谢城却不想坐以待毙,两人努力说服摄影师,“在我们签署的合约中,没有规定到这条不是吗?约翰逊先生,这场比赛对我们真的非常非常重要,我们不能因为这种莫名其妙的原因输在这里!”

    摄影师想说,即使在这里滞留,也不一定会输,但对上两人失落又无奈的目光,他却无法说出口——对,确实不一定会输,只是,很大可能会输而已。这不是百分百的概率,但绝对也是高概率事件了。他在要求这两人用自己的宝贵比赛机会冒险,这对他们不公平。

    “拜托您了,约翰逊先生。”伊莉再次恳求道,“我们都知道,你们中的很多人都是从硝烟纷飞的战场上回来的,你们知道战争意味着什么。而这次,是我们的战争,是我们赌上了很多很多,赌上了我们的一切才来到了这个比赛、走到了这一步,所以,请给我们这次机会吧。我保证,我会开得非常非常安全,绝不用我们中任何一人的生命冒险!”

    “……”对方的话都说到这种地步,约翰逊怎么忍心拒绝她?女孩的每一句都说到了他的心里,让他几乎无法摇头。哪怕想到女孩可怕的车技(约翰逊至今心有余悸),但有那样的车技,应该也能处理好现在的这种麻烦吧。

    更重要的是,女孩说得对,这确实没违反节目组和他们签订的任何一项比赛合约,那项合约足够细致,但没有细致到这种地步,规定选手们不能驾驶有安全隐患的汽车上路,这是钻了节目组的空子。也正是因为这个理由,约翰逊才能对伊莉点下头,否则,伊莉说得再诚恳,他都无法答应。

    “好,但就像你说的,你得开得非常谨慎。”摄影师和录音师对视了一眼,在录音师耸了耸肩,示意你说了算之后,摄影师终于对伊莉点头——想当年,在阿富汗战场上,连没有前方防风玻璃和玻璃窗、车前的引擎也在不断冒烟的情况下,他都敢拼着一条命来回,这种杳无人烟的乡间小路根本不算什么!

    “谢谢您!太谢谢您了!”获得了摄影师的许可,伊莉这才松了口气,和摄影师以及录音师拥抱道谢,她知道,对方是冒了风险的——虽然只有这两人跟拍他们,理论上也可以说是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但对他们来说,最正确的做法应该是打电话回去跟总导演请示,而不是就这么允诺她和谢城。一旦请示,节目组肯定会拒绝他们的请求,毕竟,对节目组来说,选手的人身安全和节目的正面意义比什么都重要,他们绝不会在这点上冒险,只为满足两个微不足道的选手的任性。

    “别开太快。”最终,摄影师还是忍不住提醒了一句——对这个女孩的车技,他真是要跪了!他的老婆孩子还在家里等他呢,他一点都不想交代在这里。

    “放心吧。”伊莉谦逊地说道,“我不会开得太快的。”

    “……”希望我们对快的定义是一样的。摄影师在心里默默想道。

    边上,一直静默不言的录音师给了他一肘子,目光中明明白白地写着——我就知道,你这家伙肯定会心软答应的。

    摄影师给了好友一个白眼——换你来拒绝看看?人家小姑娘都这么诚恳了,你能说不?

    于是,录音师也摸摸鼻子,不说话了——好吧,对他们这样的老年人(自诩)来说,要拒绝年轻的小姑娘、小伙子的祈求确实不那么容易。毕竟,上了年纪,人就难免心软嘛。

    胡子拉碴、看着也不过三四十岁的两位“老年人”在心里想道。毕竟,从战场上下来,他们的心境就难免沧桑了,虽然还是觉得自己很有活力,但比起冒着生命危险拍照跑新闻,还是更愿意过平静安稳的老年人生活啊。

    四人达成一致后,伊莉坐到驾驶室,谢城坐到副驾上,摄影师和录音师也在后座坐好,伊莉谨慎地发动汽车,慢慢地进入驾驶状态。

    ——等等,这是修好了吗?

    ——应该是吧,可能经销商给他们换好了轮胎。

    ——那为什么把汽车商过来的场景全剪掉?没理由啊。

    ——说不定人家是不想出镜呢,不是所有人都想上电视的。

    ——可是汽车商赞助不就是为了曝光吗?

    ——嗯,可能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考量吧。

    观众们总是能找到无数条理由说服自己,哪怕很多人心有疑虑,也不敢相信两人竟然真是开着爆胎的汽车上路,这实在太太太太冒险了!而两人和摄影师的交谈,显然不会放出来,所以哪怕一些行业安全管理协会想要质疑,也不好贸贸然出头。

    ——只有我觉得他们俩根本没换胎吗?

    ——我也这么觉得,不过也没证据,就是感觉而已。

    ——是的,车速看起来也很正常,没有特别慢吞吞,但就是觉得哪边不对劲。

    ——如果开着爆胎的车,车身应该会歪斜,车子也会开得特别慢吧,所以应该是我们想多了,选手们不会这么大胆的,节目组也不可能允许啊。

    ——话是这么说,但开车的是莉莉安吧,以她的速度来说,这应该算很慢了吧。

    ——呃……

    总有观众发现真相,但既然没有事实支撑,所谓的真相也就只是一种猜想了。

    镜头里,伊莉开得确实不算快,就算看表盘,也只有六十码而已。

    好吧,六十码确实不算快,但那是对正常汽车而言,而不是对一辆爆胎汽车来说的!

    每次看到窗外的景象嗖嗖嗖倒退,再看看伊莉面无表情地操控着方向盘,车上的摄影师和录音师就觉得自己背上在缓缓出着冷汗。

    如果不知道车子爆胎,他们应该就能比较安心了——对方的驾驶技术是真的好,偶尔的颠簸也像是路况原因,很难让人想到是汽车爆胎了,除此以外,一路行来不偏不倚,并没有明显的歪斜。只是,越是看似风平浪静,两人就越是心惊胆战。

    拜托再一点啊啊啊!!!对一辆爆胎的小破车来说,六十码真的太快了好吗!!!

    摄影师在心里把自己抽了一遍又一遍!

    让你不跟她确认好!让你不问问清楚!你的快和人家的快能一样吗?!说不定,这已经是给了你面子,才开得这么慢呢!考虑到这是在任务途中,工作人员不能轻易开口,打扰选手们的进度,摄影师也不好随便跟伊莉搭话,只能在心里默默泪流……

    不过,话虽如此,客观上六十码确实不快。

    所以,当伊莉开车小破车向卢港前进时,另一辆汽车呼啦啦地超过了他们。

    “嗨,切斯特,莉莉安!”阿里奥兴奋地和两人打了个招呼——他没想到,自己竟然能赶上最先完成任务的切斯特他们!

    “你们怎么还在这里?”布鲁诺也问道,按照邓菲夫妇的说法,切斯特他们应该是最早出发的,没道理他们没见到邓菲夫妇,就先见到了切斯特他们啊。

    “一点小意外。”谢城看着伊莉渐黑的脸色,轻咳了一声说道,“邓菲夫妇就在前面。”

    “好吧。”黑人兄弟也不追根究底,反正,能把名次升到第二位,并且有望获得第一,他们已经心满意足了,“对了,我们离开的时候,另外两组还没到廷塔杰尔,他们短时间内应该不会赶上来。我们先走了,祝你们好运。”

    “谢谢,你们也是。”谢城对两人点了点头,目送两人扬长而去。

    回过头,谢城看到了伊莉镇定脸色下略显郁闷的表情,不由失笑,故作轻松道,“我们马上就要到卢港了,安东尼庄园就在镇上不远。我觉得,我们至少能比另外两组先到。”

    “当然。”伊莉点点头,黑人兄弟都那么说了,另外两组应该差得比较远,短时间内不会赶上来,她和谢城仍是安全的。这个想法让伊莉小小松了口气。

    “幸好我们没有放弃,决定自己开车过来。”谢城有意无意地赞美了伊莉一下。

    “嗯!”听到这里,伊莉终于神清气爽了——虽然失去了一些优势,但他们也没沦落到垫底的程度,在以后的赛段里,还有机会扭转形式!一时的胜负无关紧要,只要获得最终的胜利,他们的努力就能得到报偿!

    “左转,前面就是了。”谢城阖上地图,抬头看了看路标,对伊莉说道。

    随着一个刻意放慢的平缓转弯,那个郁郁葱葱的奇幻庄园终于映入两人眼帘。

    “我们到了!”终于见到目的地,谢城也难免激动,嘴角含笑地看着伊莉。

    天知道,这短短一个多小时的路程,两人行来到底有多艰难!

    如果他们自暴自弃,在第二次爆胎时就等在路边,而不是自己寻找生机,恐怕他们现在还在等待,或者正在焦头烂额地赶过来,而不是现在这样,胜利在望!

    这是他们自己挣来的希望!

    “嗯!”伊莉也慢慢踩下刹车,将车子停稳,这才和谢城相视一笑。

    在局外人看来有条不紊的驾驶中,其实是她以百分之两百的专注,才能得到的结果。爆胎的车有多难开,开的时候又是多提心吊胆,没有经历过的人永远不会明白。那就像在细细的钢丝上走过,身上又没有安全锁,只能凭着自己的万分谨慎,才能不跌落深渊。

    其他人看不到的地方,伊莉身上的背心已经微微汗湿了……

    “你太棒了!”谢城隔着汽车档位,重重地抱了一把伊莉,大声肯定道。

    “嗯。”伊莉也为平安抵达而松了口气。

    两人飞快地亲了一下,快速下车,背上各自的背包,向安东尼庄园跑去。

    这是个看起来就非常神奇的庄园,高大的绿植修剪成各种奇妙的形状,有蓊郁的鸵鸟,有苍绿的长颈鹿,更有展翅欲飞的鲜绿孔雀,这些远超过两层楼高的奇异植物就像来自异界一般,让人忍不住啧啧称奇。而在这些格外高大的绿植之外,还有一些或高或矮的园艺植物,比如一人高的小绿马,比如半人高的翠绿长耳兔,或站或卧,栩栩如生。

    整个庄园笼罩着一层灰灰的薄雾,更是为这些奇妙的植物注入了神奇的活力,让他们仿佛下一刻就要苏醒打闹一般。

    “这里有地图!”谢城还记得线索卡上的提示,这次的中继站是在安东尼庄园的迷宫正中央——如果是走出迷宫还好,按照既定的规则走,只要迷宫不变,总能走出去,但要走到迷宫的正中央,没有地图,一时半刻绝对很难找到。

    “我记下来。”伊莉立刻拿出记事本,画出迷宫的大致形状。他们当然知道已经有两个队伍先他们一步进入了迷宫,但这一步却必须好好完成。磨刀不误砍柴工,如果在这里偷懒了,后续走迷宫才是真的□□烦。

    “我们走这条线。”在伊莉记迷宫的时候,谢城在研究迷宫的走向,“从这边走到正中央,应该是最近的。”看上去要绕的路也不是特别多。

    “行。”伊莉点头,把线路也标出来。

    记好迷宫路线,两人这才跑进那个围着铁栅栏的庄园内的绿色迷宫。

    这个迷宫并不是由砖石墙壁砌成的,而是由一人多高的翠绿灌木组成的,一道道绿墙隔开了选手们的视线,让他们只能看到眼前的窄路。

    “走吧。”谢城一马当先。

    两人一前一后跑进了那个不过双人宽的迷宫。

    由于种植着灌木的缘故,迷宫的地面都是深褐的土壤,但也许是游客众多的缘故,土壤被踩得很平实,并不显得松软。不过,窄道边都种满了高高的灌木,导致阳光只能从上方透进来,整个迷宫都显得暗沉沉的,仿佛时不时就会有怪兽从深处猝不及防地跳出来,让人忍不住提心吊胆起来。

    “这边是右转?”谢城对最初的一段路还有印象,但仍谨慎地问了一句。

    “对。”伊莉也记得,但也对照着记事本确认后,才对谢城点了点头。

    “嗯……”转过绿墙的一角,谢城的声音忽然迟疑了起来。

    “怎么了?”伊莉从谢城边上望过去,一眼就到了灌满了一整条通道的泥沼——显然,要从这边走过,就必须从这片泥潭里淌过去,否则就只能绕路,看能不能走其他路了。

    “你先还是我先?”伊莉问道——这是表示就走这条路的意思了。说真的,只要能尽快赶到中继站,别说淌泥潭了,哪怕要在泥地里打滚,伊莉都会毫不犹豫地跳下去!

    “我先吧。”谢城没怎么犹豫地说道,“我看看有多深。”

    “好。”伊莉点点头,两人身上毕竟还有背包,如果太深,会淹掉背包,可能就要谢城给她搭一把手了,否则,只用双臂把沉重的背包托起来,实在支撑不住。

    谢城小心地跨入泥潭里,扶着边上的灌木丛,一步步向前走去。

    “不深。”快走到尽头的旱地上时,谢城回头对伊莉说道。

    “嗯,我看到了。”伊莉也准备好下去了,这片泥潭是一个凹陷下去的形状,两边较浅,中间较深,而最深的地方也不过是谢城的膝盖上面一点,不会淹到腰部以上的背包上,这让伊莉能放心地走过去。

    泥地的阻力很大。哪怕只是鞋底接触泥地,都会觉得走得分外吃力,更别说膝盖以下全浸在泥地里,几乎可以说是举步维艰。不过,索性边上有灌木借力,让伊莉抬腿向前时,不至于迎头栽倒——不过,对于那不时被揪下的灌木树叶,只能在心里说声对不起了。

    “谢谢。”最后几步时,谢城伸手拉了伊莉一把,伊莉这才喘着气,快步走出了泥潭。

    “一路都没看到邓菲夫妇和黑人兄弟,不知道他们到哪了。”

    看着眼前狭小压抑的暗绿墙壁,伊莉叹了口气说道。

    两人几乎没有休整,刚从泥潭中拔出腿,就快步向迷宫更深处走去。

    “希望我们能尽快赶上他们。”谢城也说。

    而被两人关心的那两个队伍,此时当然也被困在迷宫中。

    “菲尔,你再上去看一下!我们不能这样没头没脑地一直走下去!”克莱尔对丈夫说道。

    “好吧。”邓菲先生点点头,放下背包,在克莱尔的帮助下,努力爬到了绿墙上方——由灌木枝条构成的墙壁非常脆弱,邓菲有种要时刻栽下去的感觉。但也有赖于灌木的枝条,让他能借力爬上去。

    “正中央应该是在那边。”看着面前蜿蜒曲折又一望无际的绿墙,邓菲眯了眯眼睛,向中央最空旷的方向跑去——那应该就是主持人的所在。

    “那我们应该往哪边走?”克莱尔扶着灌木,大口呼着气,“我们绕了太多路了,再这么没有目的的走下去,我们会走不动的!”

    “先从这边直走吧,然后左转,左转,右转,这样能接近一点。”邓菲回道。

    “好吧,希望这次能走通。”邓菲的视野有限,灌木墙又比较脆弱,能站上去就谢天谢地了,在墙上走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两人每次只能看到眼前的一部分迷宫,然后制定他们的行走策略。

    没错,邓菲夫妇根本没注意庄园边上的游客指示,指示上就是迷宫地图了。

    一想到两人是第一个抵达安东尼庄园,很可能也是第一个抵达这次中继站的,夫妻俩就激动得难以自抑,一头就冲进了庄园的迷宫里,完全无视了边上的地图,现在还能且走且看,还时不时遇到死路,不得不退回来重走……

    幸运的是,夫妻俩不知道有地图,所以以为其他队伍也和他们一样横冲直撞,所以,在对节目组设计的路线环节而略有微词之余,却对其他队伍没什么感觉,最多只有要难一起难的想法。不幸的是,最后到了中继站,发现其他队伍手中都画了简易地图,只有他们没有时,那种晴天霹雳般的悲痛感,就是后话了……

    “布鲁诺,你确定是走这边吗?”另一边,阿里奥看着眼前的死路,无语地看着自己的好兄弟——地图是对方画的,路线是对方指引的,结果现在却走不通了。

    “应该是这边啊。”布鲁诺对着自己的记事本,百思不得其解,“我们要在这边右转的,这边会有一个开口的,地图上看是这样没错……”

    “可是,它现在就是没有啊!”阿里奥也快崩溃了,兜兜转转怎么久,布鲁诺抄下来的地图已经不是第一次不对劲了——如果确实是这条路,为什么会找不到呢?难道真的像故事里那样,是迷路小精灵让他们走失了吗?!换成亚洲的说法,就是遇到鬼打墙了。

    “难道是时间太长,灌木丛长合起来了?”布鲁诺不认为这里有什么神奇生物,但也提出了一个不太靠谱的猜想——拜托,这里的灌木都有人定期修剪好吗?才不会长起来!

    “我们往回走吧。”阿里奥最终悻悻地说道。

    “……好吧。”布鲁诺也只能心虚地应下。

    从始至终,布鲁诺都没意识到,庄园门口的地图上,明确有上北下南的标志,而不是进去的方向就是迷宫方向了——这个迷宫有四个入口,所以布鲁诺自始至终都没发现这一点。可以想见,在接下来的走迷宫中,布鲁诺应该会继续纠结下去……

    相比注定坎坷的这两个队伍,伊莉和谢城的这段路程似乎顺遂一点。

    好吧,也许也不是那么顺遂……

    嘶、嘶嘶——

    “什么声音?”听到这格外有代表性的声音,伊莉立刻就头皮发麻了。

    “我想,应该是……”谢城走过转角,映入视野的就是在地面游走的数条赤环蛇。

    “天!”看着那一条条黑红相交的长蛇,伊莉浑身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

    “我们应该要通过这段路。”谢城也觉得这条蛇有些瘆人,哪怕知道节目组不会放毒蛇进来,哪怕放了蛇,说不定也是去了毒牙的,但即使如此,看着这些软绵绵的软体生物爬来爬起,谢城还是有种本能的反感,他回头问伊莉道,“走吗?”

    “走!”伊莉咬牙,狠狠地答应了下来。

    光线黯淡的迷宫中,让人有种不见天日、不觉时光流逝的错觉。

    一个个队伍来到庄园,一个个队伍走入迷宫。

    一些选手甚至没意识到,所有队伍都来到了这个庄园里。

    “啊——!”不知道又有人遇到了什么,一个高亢的女声尖叫了起来。

    听到远处传来的尖叫声,伊莉脚底一抖,差点踩到蛇身上,千钧一发之际反应过来,这才险险踩到边上的地面上。

    “这是什么!”不远处,看着眼前毛茸茸的大蜘蛛,艾丽西亚快要哭出来了。

    “没关系!它在笼子里!”正在对照着手绘地图看路的康纳立刻回过身,把不小心绊了一跤的艾丽西亚扶了起来,“你还好吗?能继续走吗?”

    “嗝,我、嗝、可以。”艾丽西亚吓得都打起了嗝。

    “没关系,跟着我,这可能是一些小恶作剧,但肯定不会伤害我们。”康纳安慰道。

    “嗯。”艾丽西亚眼里憋着两泡眼泪,很努力才不哭鼻子。她当然也知道,节目组不会用他们的安全开玩笑,但害怕这种事,真的完全身不由己啊!!!

    “爸爸、爸爸。”又一个角落,布里安娜结结巴巴地靠在父亲身边。

    “怎么了?”肯打开手电筒,低头看着自己抄下来的地图,随口回道。

    “我看到了有白影飘过去!”布里安娜抱着老爹的手臂,惨白着脸说道。

    “哦,你可能看错了。”肯安慰道,“别怕,这里虽然暗了点,但其他也没什么了。”

    “好、好吧。”布里安娜咽了咽口水,一步都不敢离开自己老爸身边。

    转角处的工作人员无声地偷笑了起来。

    镜头回转,又回到了伊莉和谢城身上。

    “我们快到了!”伊莉看了一下自己的地图,“再转两个弯,就是正中央的那片空地了。”

    “希望我们能安安生生走过这两段路。”谢城叹了口气——对节目组的搞事能力,他也是服了,节目组的乐趣就是折磨他们这些无辜的选手吧,“希望我们能到得早一点。”

    “嗯。”伊莉也对这一路有些心累。

    索性,节目组并没有丧病到极致。

    至少,最后的这段路还算平顺,没有刻意刁难选手们。

    “到了!”看着前方的光明出口,谢城的声音都跟着振奋了起来,“走!”

    “嗯!”伊莉深吸了一口气,跟着谢城一起,快步向光亮处跑去。

    一片开阔的草地中央,主持人菲尔和一个身穿英伦三件套的年轻人微笑着看着他们。

    伊莉和谢城越跑越快,几乎忘了一路以来的疲惫,终于在两人面前止步。

    “欢迎来到英国,卢港。”棕发碧眼的年轻人笑着对他们说道。

    “谢谢。”看着干净清爽的年轻人,又看了看浑身狼狈的彼此,两人不由相视而笑。

    “莉莉安,切斯特。”主持人终于说出了重头戏。

    伊莉和谢城一眨不眨地看着菲尔。

    “克莱尔,快!”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一道气喘吁吁的声音。

    “?!”伊莉和谢城震惊地对视了一眼,向后看去——邓菲夫妇正在向他们的方向跑来,也就是说,他们至少反超了邓菲夫妇!至于,他们有没有超过黑人兄弟,这就不得而知了。不过,能够再次超过邓菲夫妇,已经足够让两人惊喜了!或许,还会有更大的惊喜在前面等着他们!

    “莉莉安,切斯特。”主持人的话拉回了两人的注意力,不过,留意到邓菲夫妇的抵达后,主持人也不再卖关子,干脆利落地宣布了结果,“你们这个赛段的第一名,恭喜你们!”

    “!!!”这是真正的惊喜!过去的比赛中,伊莉和谢城总是能掌控好他们的比赛进度,知道他们的大致结果,但这次,两人本来已经做好了失利的准备,只要能留在比赛,哪怕是第三都无所谓!但他们完全没想到,自己竟然是第一!

    “谢谢你,菲尔!”两人立刻向主持人道谢。

    “这是你们应得的。”主持人笑着回道,“这一路并不容易,不是吗?”

    “对。”两人想到最后的一路崎岖,都不由有些无奈,“我们的汽车轮胎爆了两次,右前轮,左前轮,最后还能第一个来到中继站,我们自己都很吃惊,但也很高兴,让我们觉得,我们的努力没有白费,是我们争取到了这一切。”

    “确实是这样。”主持人点头赞同,“也许,你们还能获得一些额外的奖励。”这一次,属于第一名的特别奖励又是什么呢?主持人笑着公布道,“你们将获得一辆由赞助商提供的汽车,每个人一辆。”他强调道。

    “……谢谢!”伊莉和谢城努力了一下,这才克制住心里的嫌弃,做出了高兴的表情。

    ——那种一路爆了两次轮胎的汽车谁要?!

    ——尤其还是在普通公路上爆的,甚至不是什么崎岖的山路!

    ——尤其车速还普通速度,根本就没有飙车!

    ——尤其是在比赛途中爆的,简直一生黑!!!

    ——哈哈哈哈哈哈哈,切斯特他们知道自己一脸嫌弃吗?

    ——赞助商:脸好疼。

    ——哈哈哈哈哈哈!

    观众们完全理解两人的心情,没办法,这赞助商的车也太坑了!

    如果不是两人想办法及时赶到,这一次简直就坑出比赛了!

    换谁都一生黑啊一生黑!

    “克莱尔,菲尔。”宣布完第一名,主持人看向第二个走上地毯的队伍。

    “是的。”邓菲夫妇已经知道了结果,他们在为自己错过了第一名而黯然神伤,但他们不知道,他们将迎来主持人、观众以及全宇宙的森森恶意!

    “你们是这个赛段的第二名。”主持人微笑着说道。

    “好的,谢谢。”两人还算坦然地接受了这个结果,毕竟,他们是第二个完成任务的,在路上能赶超成为第一也只是运气而已,现在也不过是把第一还回去,也没什么不甘心的。当然,淡淡的失落还是有的。

    “对了,我有个问题比较好奇。”主持人一如既往地温和道。

    “什么?”邓菲先生好奇道。

    “嗯……”主持人在犹豫,是要残忍一下,还是冷酷一下,还是无情一下呢?最终,他做出了决定,为了收视率,为了观众们的乐趣,还是牺牲一下这对可爱的夫妇吧,“我们都知道,庄园入口处就有迷宫地图,你们为什么不参考一下地图呢?我注意到,为了确认方向,你们好像一直在迷宫里爬上爬下不是吗?”

    “……”你在和我们开玩笑的吗?

    地图?什么地图?竟然有地图?!

    这一瞬间,夫妻俩的表情可以完全地诠释孟克的呐喊!

    ——哈哈哈哈哈哈哈,心疼一下邓菲夫妇。

    ——邓菲先生做投掷任务已经很辛苦了,结果在迷宫里还要爬上爬下地找路!

    ——忍不住问一下,贵鼻还好吗?贵腰还好吗?

    ——哈哈哈哈哈真是太不容易了!

    ——邓菲先生的表情我可以笑一个星期!

    观众们纷纷表示,邓菲先生简直就是美国的憨豆先生,为观众带来了无数笑点!

    ——我要支持邓菲夫妇!

    ——邓菲先生包揽了这期极速前进的所有笑点!

    ——一定要让邓菲进入决赛啊啊啊!一定要!!!

    观众们的强烈呼声传到了节目组耳中,让节目组慎重考虑,不管发生什么,要不要开个后门,保送这对夫妇进决赛!

    此时,邓菲夫妇犹在风中凌乱。

    特别是看到伊莉手中那张详实的手绘地图,看着情侣脸上深切的感慨与同情,邓菲先生更是觉得自己中了会心一箭,胸腔中那颗脆弱的小心脏碎成了一瓣瓣,再也粘不回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本酱表示,要保送邓菲夫妇进决赛~(≧▽≦)/~

    宝贝们么么哒,这两天我又废掉了,让大家久等啦!

    月底求一发营养液~~~(づ ̄ 3 ̄)づ

    然后,确实有这个小镇有这个庄园,但这个庄园里木有迷宫,这是我杜撰的,要申明一下23333

    不过,爱丽丝漫游奇境这部电影的庄园貌似就是在那里取材的~

    最后友情提示,爆胎了千万千万把车停在路边,绝对不要自己开,不是每个人都有车技这种东西的(比如我就没有,考出来的驾照是用来给老妈扣分用的=。=),安全第一!!!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综美娱]轮回真人秀相邻的书:[综]永远不要和伊尔迷分手[综]咕咕鸟养大的阴阳师.[综]逼死强迫症自从换上杀生丸系统[快穿][综英美]猎杀游戏[综英美]关系户[综]re0男主你别死![综]是什么让你们产生了我是主角的错觉!?[综]徒有其表别叫我安倍晴明[综][综]我的日常不太对[综英美]冰箱那头的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