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将军家的胆小雪貂】

【书名: 史上最强萌宠[快穿] 第24章 【将军家的胆小雪貂】 作者:九堡

强烈推荐:半个丧尸来种田仙植灵府你好,少将大人最强医圣六零时光俏太古仙王瓜田李夏汤律师,嘘,晚上见     虽然之前边疆战事又起,但是白虞国朝堂上下都觉得不过是蛮人小打小闹、劫财掠人,他们白虞国地大物博、民众富庶,这种掠夺财务和人的做法真是令朝堂诸位大臣嗤之以鼻,东西和人没有了,他们还能再造出来。

    而边塞因为换防,朝堂暗地里波糖汹涌。常年手握兵权驻守边塞的蒋老元帅也受到牵连被迫留在京城养老,而周云铮更是因为年少时被皇嫡子白泽在周岁抓阄上抓住让所有大臣都觉得他是小嫡子上苍命中注定的守护大将,更何况无论是哪位皇子私下想要拉他入伙周云铮也从来没有松过口,拿效忠于白景帝和白虞国敷衍他们!!

    诸多早就站好位的大臣更是将他放在眼皮子底下日夜监视,生怕他的英勇无双、深谋远略在边塞取得更杰出的军功晋升得更快。在京城的话,就算你有天大的本事,也只能慢慢挨资历,白景帝就算对你多有赞赏现在不也还是个小小的守城门的小将吗?!!

    白景帝年老了,越发备懒享乐了,很多大事都交给朝臣处理。殊不知,这样置之不理的态度,让本来就食髓知味、尝到甜头的蛮夷更是越发疯狂起来,直到边塞要点肃风关失守,整个城池被血洗,之后几座附近的城镇都被贡献血洗,更是有无数鲜血淋淋的头颅被蛮夷们挂在城楼上风干,风一吹,苍蝇们盘旋、大快朵颐的血头颅就像风铃一般相互碰撞发出沉闷的钝击声……

    这件血案震惊了朝堂上下,让歌舞升平、轻歌曼舞的皇城笼罩上了一层浓重的阴影。白景帝从后宫小贵人的床上惊起、暴跳如雷,重文轻武的朝堂顿时鸦雀无声,之前下达命令的文官们都夹紧尾巴,看见平常经常贬低的武将也都客客气气的,这让五大三粗的武将们更是冷哼几声更加看不起这些文文绉绉靠着耍嘴皮子吃饭的文官,之前狐假虎威、趾高气昂去哪里!!边塞出事了,还不是需要他们流汗流血!!

    不出意外的蒋老元帅宝刀未老再次出山,这次他向白景帝大力举荐周云铮做副帅,其余将帅们的子女也纷纷请求参战。不过不同蒋老元帅挂帅的一呼百应,周云铮做副帅这件事令许多朝堂上的官员排斥、众说纷纭,一时间就连对前朝民生根本不感兴趣的白泽都知道这件事,害得他这几天进学都不能集中精神。

    最终,白景帝在一次深夜召见周云铮之后,谁也不知道里面说了什么,之后白景帝便大手一挥放他随蒋老元帅去征战,务必杀尽蛮子为肃风关所有人们一报血海深仇!!上到朝堂下到普通民众,所有人都群情激奋,学子们挥墨诛笔讨伐,孔武有力的青壮年则是纷纷从戎……

    只有白泽闷闷不乐,接连几天都告假窝在寝宫里不去进学,少有出宫门。这正中了敬妃下怀,你不想去读书啊,那正好,本宫再帮你润色润色请假,你就好好再寝宫里呆在发霉至死吧!!也不知道最近曦儿宫里怎么会蹿出来老鼠一类的动物,将她最宝贝儿的儿子破相了,招了好几个出色的御医来看,都说未来可能留疤,这让她气极,命一部分宫人夜不能寐地守在九皇子身边,另一部分人则是手忙脚乱地消灭老鼠……

    而周云铮却在那之后再也没看见那只小雪貂前来夜袭他了,甚至他在北城提拔手下办理交接事宜的时候,在银杏树下看见某个虎头虎脑的少年,刚准备疾步走过去,再看银杏树后却已经不见人影了。

    周云铮无奈地叹气,真是个容易炸毛的家伙,他还有好多话想对他说呢……

    当天夜晚,白泽夹了几筷子便吃不下去了,他偷偷地整理了一下他自己和周云铮之间的关系。结果,整理了半天,却发现他两最多算是见过几面的熟悉的陌生人,最多就是路人好感已满,连朋友都还不算是。亏他还是神兽里最为博学聪慧的白泽呢,他一直都是用雪貂的身形去找周云铮,所以,给了他自己一个错觉——

    那就是,他们两个人是相亲相爱、只差□□爱治愈的事情的错觉!!(╯‵□′)╯︵┻━┻

    而且他最近试探地问了一下身边最为蕙质兰心的秋兰像周云铮那样的将军会不会有后宫了,结果,只见秋兰不施而朱的嘴角抽搐了两下,脸上一如既往温婉和善的笑容像是面具快要裂开了一般,背后生气诡谲阴冷的杀气,这让秋红和白泽这两个迟钝的人不由相识一看、抖了抖,不知道为什么秋兰(姐姐)会突然变成这样?!!

    “当然,像周将军这样正值青壮年的人物,即便是未娶妻生子,府里肯定也有不少歌姬美妾。男子,不都是这样朝三暮四的吗?”

    即便知道周云铮府里并没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但是秋兰依然脸不红心不跳地睁眼说瞎话,温柔地摸了摸白泽的头发循循善诱,小殿下如此这般聪颖,应该能懂她的用意。她作为皇后的心腹,虽然受遗命现下听命于周云铮,但是她不能让小殿下再这样继续在弯路上走下去了,她的小殿下一直那样纯白污垢,这种对男人异常的憧憬应该是还没有分清处关系的缘故……

    白泽:“………………”那他不是不能成为云峥美人的第一个男人了啊,直到知道真相的神兽,眼泪流下来qaq。小画册上可是划了重点,第一个人一般是最难以忘怀念情的……

    系统:“………………”

    “殿下你也差不多过一两年就能成亲生子了,倒时候也就不用羡慕周将军了。要不,秋兰给殿下找几本书普及一下男女之事?”

    秋兰不遗余力地抹黑她的顶头上司,在她心里她的小殿下千好万好,让纯良的小殿下萌生这样的歧念,一定是面冷暗地诱引小殿下周云铮的错误,几句谎言将周云铮立志于塑造为流连于后院的正常男人。虽然她一直都觉得对方府邸除了厨娘没有一个女人真是奇怪,甚至怀疑周云铮是不是在战场上伤到了那处男人的自尊,所以才没有一个女人。

    “不用了……”

    白泽心灰意冷地起身,整个头都耷拉了下来,水润明亮的双眸瞬间黯淡了下来,像只受了极大委屈的小动物。这让秋兰不忍心地安抚了两句,却又更加坚定心中所想地继续不着声色地给周云铮抹眼药,懊悔没有提前下手的某只神兽后悔得眼圈都红了,秋兰看见白泽都快被她说哭了,也误以为白泽对周云铮彻底死心了,便放心地放白泽一个人静静!!

    秋兰秋红命人收拾碗筷退下了,白泽不开心地蜷缩在床脚,没想到他只是渊博、实力强大到逆天的地步了,这个世界居然也有人和他抢美人,明明是他先看上了,结局太令兽忧伤了。

    秋雁一进来就看见自家最宠爱的小殿下垂头丧气的样子,不由心里感叹了两句,之前瞅着沉默少言的殿下还觉得殿下成长得太快了,她很心疼,但是现下又觉得果然她的小殿下内心还是个孩子。

    “怎么了,我的殿下,怎么最近都这般闷闷不乐的?”秋雁拿起梳子轻柔地帮白泽梳理有些凌乱的发尾。

    白泽摇摇头,把头埋进被子里:“………………”

    他说不出口,自己一个堂堂万年的神兽,吸引力居然输给了区区一介凡人,而是还是那些凡间的胭脂俗粉。明明他都努力画了自己的春、宫图了,那处还稍微夸张地画大了许多,心塞qaq……

    “是不是殿下上次看上的心上人要去边塞了?”

    秋雁想起上次小殿下去了远郊练箭回来也是这样的,不由脑补出哪个武将也将自己的儿女带到边塞镇守杀敌的事情。白虞国对女子都比较宽容,历史上曾经有一朝的皇后便是女武将出手,身手不凡、力顶千斤,比之当时的名将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也因此许多武将家之女都将那朝皇后奉为女神,直率豪迈随性。胆小懦弱的殿下会喜欢上强势的女子也不是不可能的,毕竟有可能小殿下从骨子里也向往这样无拘无束的生活。

    白泽:“………………”Σ(`д′*ノ)ノ本神兽想拉着周将军开车的欲、望这么明显吗?!!秋雁都看出来了……

    秋雁和蔼地看着耳根全泛红的某只缩头神兽,想着找一个强硬的武将之女也不错,毕竟殿下太优柔寡断了,是需要一个强势的夫人才行。但是,小殿下这么胆小纯洁,多半连小画册都没看过吧(其实全皇宫的都看过了),更别说怎么追求一个女孩子了!一想到殿下心仪的姑娘不知去边塞打仗要去几年,会不会在此期间就嫁作他人妇,秋雁就心慌不已!!

    不行,她得帮帮小殿下,成亲还是找喜欢的会更幸福,就不会像她的小姐那般无可奈何了……

    “我的小殿下,您还害羞什么,要是您喜欢的话,就要趁着对方走之前牢牢地抓住对方的真心啊!!”秋雁有点恨铁不成钢。

    “真心?”白泽歪了歪头,在秋雁都没想到她家小殿下老司机的情况下,默默地心想:难道不应该是夺取身体的第一次吗?!!他看的书籍有错误?!!

    “是啊,秋雁请问小殿下,你喜欢的心上人有没有暗地里给你过东西暗示心意??”秋雁一看对面懵懂茫然的白泽,有些后悔没有清理库存把压箱底的风月书籍拿出来给自家小殿下言传身教一番,就小殿下那样的憨傻蠢样,怎么能追到别家的女儿?!!

    “啊啊……有!!!”

    想起之前周云铮送给自己的药膏,白泽恍然大悟地捶手,原来那个时候云铮美人就在向自己表白心意啊!!!要不是秋雁,他有可能真的还明白不了,看来自己并不是一厢情愿,而是真的定情信物呢!!~\(≧▽≦)/~

    秋雁拍了拍突然兴奋的精致的少年,有些说不清道不明地无奈,“她既然送你了定情信物,你也应该回赠礼物才对啊!离别前再说点情话,这样,殿下便将她的真心牢牢抓住了……”

    白泽:“!!!!!”原来还有这样的套路!!学到了!!(⊙o⊙)

    系统:“………………”→_→我觉得我的智商逐渐下降了。

    要是秋兰知道她尊敬的好姑姑在下一秒就拆了她的台,并且还推了一把,脸色一定很五颜六色,可是她并不知道。

    当天深夜,周云铮正专注地看着画上的某人时,一只霸气的雪貂从天而降。降落点依然落在周云铮的头顶,蹬着冰冷的面具一跃而下,小雪貂甩着尾巴柔情脉脉地叫了起来!

    “呀呀!!!”

    雪貂将嘴巴上小心翼翼叼着一串红豆的玲珑骰子放在周云铮面前,用爪子指了指自己毛绒绒胸前的锦囊,又指了指玲珑骰子,不舍得跃进周云铮温暖的怀里蹭了蹭。秋雁说了,这样,周云铮就不会忘了他了……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也不知道怀里的小东西知不知道此物是什么意思,周云铮笑了,发自内心的笑了,怀里的某只雪貂整个看呆了。周云铮亲了亲雪貂的额头,双眸漆黑如墨,他想他一定是魔怔、发狂了,明明知道这样是错误的,但是,他想这么一直错下去……

    我,想要一辈子守护你。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史上最强萌宠[快穿]相邻的书:鬼知道她经历了什么娃他娘总想把我献给国家(系统)系统之宫妃世界第一村姑重生之不入高门贵妃养成记福星高照秀色可餐的他重生之萌萌空间[穿书]男神徒弟不好当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苞谷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