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将军家的胆小雪貂】

【书名: 史上最强萌宠[快穿] 第26章 【将军家的胆小雪貂】 作者:九堡

强烈推荐:瓜田李夏你好,少将大人六零时光俏仙植灵府半个丧尸来种田太古仙王汤律师,嘘,晚上见至尊主播     “咳咳,依照爱妃的意思,你是想给泽儿挑一个好女孩?也是……泽儿也十六岁了,是时候成家了。之前朕本想将世家赵家的嫡女指给泽儿,但哪成想瞿儿早在私下里和那个女孩互通款曲,瞿儿又跪着求朕成全,也只有作罢。”

    “瞿儿不懂事,臣妾替瞿儿请罪了。还望陛下恕罪。”

    敬妃颔首恭敬地跪在床榻旁边,在白景帝看不到的视角,那张描画精致的妆容差点狰狞扭曲,她是真的没想到色令智昏的白景帝竟然曾经动过这样的念头?!!

    世家赵家比之之前玉贵妃出身的世家玉家不相上下,要是白泽那个草包娶到赵家的嫡女,还不知道赵家会不会倒戈相向呢!!说不定会全力扶持白泽,之后将他当做傀儡皇上,皇权低迷皇戚做大,这在历史上不是没有过!!

    敬妃恭敬地低头,红唇轻轻一勾,幸好她的长子神机妙算,抢先一步娶了赵家嫡女为侧妃,要不然这局势还得再混乱几分!!不过,一向令她骄傲不已的长子,这么重要的事情都没向暗禀一声呢?!!果然,自己的儿子还是太年轻了!!

    要是早知道白景帝心里还有几分挂念这个小嫡子,她肯定会下狠手将白泽慢慢地毒死,这个老不死的老男人之前不显山露水的,甚至白泽的生辰都不来偏殿看那个小嫡子一眼,这才让她估量错误了白泽在白景帝心中的地位,误以为老皇帝根本不在乎白泽的死活只不过是留在她身边试探她们母子三人的工具!!!

    半晌,敬妃都没有听到白景帝让她起来,冰冷彻骨的大理石地砖透过膝盖骨让她难受不已,心里更是恨极了白泽。敬妃垂着的美眸,眼底突然滑过一丝寒光,对了,柳婉柔那个贱、人死前不是对白景帝说过什么遗言吗,说不定这些都是那个早就化作尘土的女人最后给自己设下的套子!!!

    柳婉柔前半生虽然在她手下吃了不少亏,但是越到后面她也越发难以拿捏这个和善温柔的皇后了。从王府到皇宫争斗几十年,她足够了解柳婉柔,相反,柳婉柔也足够了解她的脾性!!!她之前怎么就一叶障目,没有反应过来呢?!!

    白景帝双鬓斑白,躺在病榻上有气无力,他回想起柳皇后最后病死在他怀里那般不舍可怜的样子,那般深情地放不下他们两人的孩子,更是情深地放不下他,顿时帝皇几分冰冷的心又多了几分怜悯和一丝洋洋得意,也便心情畅快了一些让敬妃起身。

    “咳咳……哼,你养得好儿子。”

    白景帝不由冷哼了一声,这件事还是让他难以释怀,实在是时机太过于凑巧了。他才不相信所谓的两情相悦、一见钟情的鬼话呢!!分明是他的好长子和他的好大臣私下搞小动作,真当他老了就瞎了吗?!!

    十三皇子就是性子再软糯不堪,那也是他和皇后的孩子,也比其他皇子精贵多了!!要不是逝去之前皇后那般眼含泪水地千叮呤万嘱咐,只希望他两的爱情结晶能平安成长,他肯定将白泽带在身边教养!!!岂会让白瞿这个羽翼逐渐丰满、野心越来越大的长子得逞?!!

    “是,是臣妾的错。都怪臣妾都没有教导好瞿儿,但是,十三皇子也到了成家立业的年纪了。总不能因为错过了一株草,而放弃更娇美的花朵,您说对吧,陛下。”

    在敬妃的伺候下,白景帝喝了一口茶水,又冷冷地扫了一眼这个衣着艳丽的妇人,看到敬妃眼角布满皱纹的年迈样子,不由心生几分嫌弃,他还是更愿意看见那些宠爱的年轻娇媚的美人,这样他也会觉得精神矍铄、身子骨健壮。

    “爱妃说的也有道理,那,爱妃可是有尚佳的推荐人选了?”白景帝想了想,他觉得配得上白泽身世的女子竟然没有几个,虽然清贵之家还有几个年龄适合的,不过都是庶长女,根本配不上他和婉柔的孩子。

    “大邑国的独女——塞纳公主,芳龄15,刚好能和十三皇子配做一对,男才女貌,岂不是一段千古佳话。”

    “呵呵,爱妃,你这是想让咱们白虞国的皇子去和亲?!!咱们白虞国已经破落到这种田地了吗?!!”

    白景帝本来苍白铁青的脸色瞬间变得犀利锋锐起来,甚至冷笑了几声,吓得敬妃低头告罪不敢言语。他是老了,权利也放了不少,身心也懒了,也不像年轻时那般勤政爱民了,但是他还没有到老年痴呆的程度!!

    大邑国不过就是个外族小国,兵少却马壮、人少却善于经商,而且正好位于和白虞国的位置对蛮骨国形成包夹之势,可是白虞国和大邑国却是关系浅淡,只是互通商市的经济伙伴,要是能和大邑国联姻的话,益处肯定不少……

    “哼,那便让九皇子白曦去迎娶大邑国的塞纳公主好了。”

    白景帝睥睨了一眼这个越发不知收敛、狂妄妖艳的女人,他以前看着敬妃还算老实淳朴,即便是跟随玉贵妃却也从没有对其他宫妃下过毒手,甚至还在玉贵妃得势的时候让自己多加怜爱疼惜皇后。现在,这个女人也终于露出她原本磅礴汹涌的野心了,真是让他觉得恶心嫌恶,一想到皇后对自己一生用情至深、矢志不渝,再对比敬妃的小人嘴脸,真是让他现在就想挥退这个女人!!

    “陛下,臣妾也想让曦儿迎娶塞纳公主,为我白虞国和大邑国牵线!!奈何,那大邑国的公主却是看上了才貌无双的十三皇子,嫌弃臣妾教养的曦儿嚣张跋扈……陛下,您说说我俩的曦儿有那么差吗?!!”

    敬妃小鸟依人地扶在白景帝的膝上,像个小女儿一般撒娇不止,流连着点点烛火光芒的美眸娇媚得看向白景帝。

    敬妃虽然是老了,但是保养得当,只是不细看的话,依然有几分韵味,眼眸更是多了几分成熟性感的魅惑。这让刚才还嫌弃她的白景帝大男子的帝王心里又好受了许多,而且敬妃这番自损自己儿子的话也着实熨帖了他,他和婉柔的孩子却是是极好的!!

    “陛下,十三皇子迎娶塞纳公主之后,您封他一块富庶的地让他们小两口造府过日子啊。臣妾也不愿意十三皇子在大邑国受苦,回到白虞国,陛下也能多多照顾不是?”

    “这…………爱妃你先退下吧,让朕好好想想。”

    “是,陛下。”

    敬妃走出宫门前都不停地担忧心疼地回眸,像是极为放不下白景帝。下一步,当敬妃跨出宫门的那一霎,她的眼眸变得幽深狠戾,嘴角又带着一丝畅快的笑意。

    哪怕柳婉柔那个贱、人得到白景帝疼爱怜惜得再多又怎么样,以死相求又怎么样,那个凉薄无情的男人还不是最后动摇了?!!只要动摇了,白天让朝臣和大邑国的大使再去通通风,晚上再让那些她调、教的贵人宫女再多用点佐料让这个老男人欲、仙、欲、死,枕头风吹上几天,这事便成了。

    果然不出敬妃所料,没过几周,白泽去大邑国迎亲的诏令就下达了。敬妃将暴跳如雷、狂躁眼红的小儿子锁在深宫中,命人严加看守!!并且将白泽身边所有的宫女隔离看守开来,专门派遣了自己的心腹侍女们去伺候给白泽下睡眠药,怕的就是出现丝毫的纰漏,让白景帝回心转意。

    秋雁和秋兰秋红两姐妹只能干着急,却丝毫没有办法,而秋兰却是不得不冷静下来,看着手心里不知何人传递来的小纸条,只能无奈地按兵不动。等待着这件事之后,带着宫人们悄然撤退……

    就连令她骄傲的长子白瞿求见,敬妃也挥退,这两兄弟私下耍猴一样笑话着为他们拼死拼活的母亲呢!!!

    长子完全不知道他的好弟弟曦儿爱慕那个白泽贱、子这件事她根本不相信!!!动作那么明显,都让半只脚跨入棺材之中的老皇帝开始忌惮了,要说那般长袖善舞、精于计谋的长子会犯这样的错误,敬妃根本不相信!!肯定是自己这个不整齐、溺爱坏了的小儿子去求的长子!!

    也怪不得曦儿那个孩子死活不愿意成亲,呵呵,她的宝贝小儿子还想着为柳婉柔那个女人的儿子守身如玉?!!呸,做他的春秋大梦!!

    敬妃低低地笑了,随后却是在诺大的宫殿里大笑不止。

    哈哈哈哈哈哈,老皇帝真的是老了啊,耳鸣目眩到这样的地步了?!!大邑国哪来的公主啊,有的只是好、色,好、赌嗜吃,身形胖如野猪的王子!!!契兄弟在大邑国也是极为平常之事,她送给塞纳王子一个绝色无双的皇嫡子,换来大邑国对自己长子储君身份的认可和支持,简直一石二鸟!!!柳婉柔在阴曹地府哭去吧,谁让她死的那么早呢~

    几周后,困于皇宫十多年的白泽迎娶(嫁给)大邑国的队伍浩浩荡荡地出了京城,迎亲的队伍喜庆庞大,只是本该骑在高头大马的十三皇子却是像个要嫁人的小姑娘一样坐在红色的轿子里。而白景帝那天却是脸色紫红地倒在一位新晋美人儿的怀里酣睡,根本不知道今夕是何夕。

    大邑国距离白虞国路途遥远,民众们也能理解乘坐轿子代替骑马,但是总觉得这个迎亲的队伍哪里不太对劲,一点都不像是娶亲反倒像是嫁女……

    当白泽醒后发现自己正坐在一顶红色的轿子,眨了眨还有些茫然的双眸,确认了他现下的状况,双手缚于身后,头上还有一方绣着花纹的红帕子盖在他的头上。摇摇晃晃地不知道要去往哪里,轿子外面的风呼啸地刮着,甚至还有些风沙飞进宽大柔软的轿子之中。

    他是真的嫌弃这些凡人的身体,又来了,他又不知不觉地昏了过去,即便他神兽的灵魂再强大又怎么样?!!受困于这样凡人的身体就是个短板!!

    他很强大,他还要去找回他的云峥美人呢!!!结果呢,已经是两次这样自己的生命不受自己掌控了,白泽难以接受,他是神兽不是神、受!!(╯‵□′)╯︵┻━┻

    不管系统的警告,白泽就想用了今天还未使用的神力粗暴简单地直接解决外面所有人时,外面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喧腾吵闹了起来,他坐的这顶轿子也跌宕摇晃落在了地面上,隐隐还能听到兵戎相见刺耳的拼杀声。听外面奴仆的呼救声,好像是一支强悍的匪贼烧杀抢掠?!!不用他亲自动手,也算是省事了,但是他这具身体的胆小属性,也让他快要憋不住了……

    “十三皇子!!救救我!!!啊!!!”

    一个敬妃的心腹宫女慌不择路,看着匪贼们都没有注意到这顶轿子,刚想要躲入轿子软座的下方,却被不知道哪里飞过来戴面具的匪首直接一枪戳穿心窝,身体被一柄长□□入土地之中斜着站立,一滴鲜血都没有溅入香红软骄上。直到在死前,侍女眼中难以置信,双手想要掀起帘子却是蓦然垂落,死不瞑目。

    白泽只能憋红了脸夹紧双腿继续憋着,一天一次的神力太重要了!!神力用来解决下半身问题之后,他就没有底牌保护他自己了!!!兽落平阳被犬欺,更何况他这具胆小的身体怕是看见敌人就吓得不敢动弹了?!!!

    白泽:“辣鸡系统,毁我道行,败我名声!!”

    系统:“………………”┑( ̄Д ̄)┍怪我咯?!!

    戴着张铁面具的匪首单手握紧□□,随手用力一甩,将□□上挂着的尸体抛到了身后血海一片的尸堆里。修长有力的大手掀起红色的帘子,看着轿中端坐着一位穿着水红色刺绣繁复嫁衣、身段极美被捆缚的美人儿,喜帕的流苏将美人儿的容颜遮掩住,只能看见莹润白皙的小巧下巴,和丰润粉红的嫩唇。

    匪首深邃的眼眸更加幽深,俯身探入轿中,轻柔地捏起白泽温柔霸道地低语。

    “看来此次抢掠真不错,爷还收获了一位压寨夫人。”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史上最强萌宠[快穿]相邻的书:鬼知道她经历了什么娃他娘总想把我献给国家(系统)系统之宫妃世界第一村姑重生之不入高门贵妃养成记福星高照秀色可餐的他重生之萌萌空间[穿书]男神徒弟不好当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苞谷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