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将军家的胆小雪貂】

【书名: 史上最强萌宠[快穿] 第30章 【将军家的胆小雪貂】 作者:九堡

强烈推荐:半个丧尸来种田锦桐仙植灵府六零时光俏网游之位面你好,少将大人瓜田李夏太古仙王     “你是说,想画我国陛下的画像?”

    周云铮眉头一拧,手中握着的酒杯,经过无数战争洗礼过的杀伐戮气不经意间从眉头泄出,这让下坐跪着只拿过画笔的的画师不由抖了三抖,却依旧伏在地上努力硬撑不想退却。

    就登基大典那天,天空飘下鹅毛般的大雪,纷纷扬扬的,屋顶上都堆了一层积雪。

    他就在城楼不远处的客栈烤着火炉喝汤吃菜,从楼上远眺观望这难得一见的盛况,他的目力极好,一下子就瞥见了这个突然建立起来的强大国家、被大臣们众星拱月的新帝竟然是个难得一见的美男子!!!外面披着名贵无比的貂毛大衣,一身镶金边花纹繁复的朝服浆洗笔挺,一张精致的脸上俊目薄唇,天庭饱满,虽然看起来还有些年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又有一番威仪气度。

    而且这个新建的国家未免也太奇怪了一点,新帝有些怯懦心软,偏偏手握兵权杀伐决断的元帅不仅不自己上位反而愿意誓死效忠于他,原本新帝上位有很多大臣是持反对意见,但是这位看起来花瓶的新帝却满腹才华、上古通今治理国家根本不在话下。听客栈的那些小道消息,这位新帝和权倾朝野的那位周将军是少年相识,两人还一起养育了一只可爱的雪貂征战多年,才有了现在的雪泽国。但是……

    想到那天登基时,从他的那个角度望过去,周元帅一身黑袍和一身白袍的新帝的服装和花纹都绣的差不多,仿佛像是一黑一白的情侣装。更别说比新帝高了一个头的黑袍的元帅更是毫无顾忌地快要把某个笑得憨傻的新帝搂紧怀中,而这个新帝反而没有觉得有任何无礼的地方开心地接受了,两人仿佛对彼此的动作熟稔之极,小声地窃窃私语。而且雪泽国也和大邑国一样允许男人和男人在一起,甚至相关法律法规比大邑国更详尽。

    画师默默地挑起眼帘,暗地里瞟了一眼前方的高台,心里默默嘀咕。也无外乎外面的百姓那般传言了,他们英勇善战、百战百胜的战神元帅被他们安邦治国、清新俊润的君主给蛊惑了,所以占有欲特别强,就连登基大典那天离得那么远,都还遮挡了一部分君主的容颜!!

    画师许久没有听见上座那个面容狰狞、脸上有着一道伤疤的周元帅吭声了,不由额头冷汗直冒,就连背脊处都被冷汗浸透了里衣,生怕这个喜怒不定、手握大权的元帅会取了他的项上人头。毕竟,已经有了不少人因为涉及了新帝触碰了这个强大男人的底线而被暗地里斩杀,虽说没有证据,但是空穴来风,事出必有因,他即便脱了关系还是得再低调谨慎一点……

    而坐在高位权倾朝野的元帅却是心情复杂,灰蓝色的眼睛看着手中盛着美酒的夜光杯,他本以为他这一生的心愿就是为了让那个扎根在他心脏深处的人守护他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尊贵的人。白虞国算什么,不过是一堆蛀虫所蚕食只剩下一副金碧辉煌的皮囊,只要白泽想,他就会拼尽所有让他成为皇!!

    是的,他成功了。他将那个人捧上了皇位,他以为两人从此伴朝暮,看遍飘摇红尘路。

    周云铮一口饮尽杯中的酒,明明登基大典之前他的宠物、他的爱人、他的一生挚爱还笨拙地咬了他的下唇,练习他根本没有丝毫长进的吻技。但是,登基大典之后,他就便开始变了,变得有些慌张还有些茫然,像是在思考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并且有意识地疏远他,就连他深夜去找他,他也借口敷衍他。甚至在上朝的时候,对着其他朝臣和颜悦色却唯独对他视若无睹,那他到底算什么?!

    然后,过了几个月后,那个牢牢握着心脉的小东西又会蹦蹦跳跳地跃入他的怀里,像是忍了许久极为想念他一般的样子。他这个自小被人辱骂混血卑贱、鬼面难看,这个见识过世间所有阴暗污秽、不再轻易信赖旁人精于谋算的人也依然会为眼前的那个人防备心软,将那个蹂、躏了自己心脏的小家伙紧紧抱紧。

    然后再次,周而复始,不断循环。

    呵,小骗子。

    周云铮低头睥睨了一眼下面抖成筛子的画师,根本不敢抬头注视他这张破损的脸,不过这个画师却是拥有一张好皮相。兴许他的皇看见这个画师,这个画师便能一步登天成为新宠也不一定呢!!呵呵,还是那小家伙变成雪貂更加让人安心,也更让他容易摆布呢……

    “这件事情,呵呵,我不允许,看在秋红的面子上画师还是自行离去吧。”

    “是,周元帅。叨扰了半天,小生这就退下了。”画师内心还是缓了一口气,哼,幸好他机智,早就脱了好说话的秋红在暗地里就画好了新帝的画像,要不然他这次铁定白跑了一趟。但是作为要画尽天下美人的他,怎么会轻易地放弃呢!!

    画师低着头退出了殿门,刚退出去便看见一只皮毛光泽柔顺,品相极佳的雪貂轻盈地迈着四肢向着里面疾奔而去,看起来憨态可掬可爱极了。要不是因为还在白泽国的皇宫里,他可能会忍不住把那个小家伙抱在怀里狠狠地好好揉一揉,他之前不是没有在白泽国看到过雪貂,不过都没有刚刚那只玫红色眼睛的雪貂可爱。

    没想到周元帅和新帝养了那样一只可爱粘人的小雪貂,也怪乎雪貂会作为雪泽国的国宝了。

    大殿里,周云铮摒退了所有的下人,一个人望着窗外的远方独饮。

    这次,他的皇会将他晾在一旁多久了?一个月,两个月,还是半年,似乎时间只会不断地延伸增加而已。妖怪的寿命那样的漫长,自己也不过是是白泽寿命里一个过客而已吧,像是天边绚烂绽放的烟火,近在眼前远在天际……

    而他的皇似乎越发喜欢折磨踩踏他的真心了,他却什么都不能做,不是不想做,而是一旦做了那些事情之后,一切就会更加无法挽回了吧。想绑住那个胆小好、色却薄情寡义的帝王,将他的翅膀折断,圈养在他为他打造的漂亮的笼子里,永远永远地只能注视着他,依赖他黏着他,甚至自私地想要在他自己寿命走到尽头的那一天拉着那个人一起走向灭亡……

    周云铮眼底滑过诡谲的猩红色暗流,正想饮尽杯中的红酒,却意外地看见自己手握的夜光杯中盛了某只毛绒绒的雪貂,脑袋朝下,只剩下圆滚滚毛绒绒的屁股和尾巴在杯子外面一摇一摆的。贪完美酒的雪貂滑坐在夜光杯里面,面上雪白的毛发都沾上了红色的汁液,就连抖动的胡须上都还挂着将落未落的酒滴,看起来可爱灵动极了。

    他因为治愈值的事情总是会被迫离开周云铮,而且的确也有用,每当他疏远不见周云铮的时候,这个世界的治愈值就会缓慢地下降,怎么说呢?根据白泽经历过一个世界的推测,就像是秦骁和周云铮是世界的大气运者一样,这个世界的天道是因为有了他们所以才存在的一样??但是真的好玄妙啊,大千世界里真的会有这样的世界存在吗?

    不过他也是只失忆的神兽,只要好好享受当下就好。然后做完系统给的任务后,就许下一个带走所有他喜欢的美人的愿望!!!这样他就算是回到原来的世界里,也能想尽所有快乐的事情了!!!开后宫才是每个雄性的浪漫,虽然他每次心水的美人左眼上都有一道伤疤,但是不碍事,他还是个十分博爱的神兽!!!

    雪貂短小的前肢摸了摸胀鼓鼓的小肚子,满足地打了个酒嗝,白泽也不知道为什么云铮美人为什么似乎越来越喜欢喝酒了,不过他还是能理解的,酒壮怂人胆!!成年了还是依旧小巧灵活的雪貂扑了上去,讨好地亲了亲周云铮的嘴唇,亲完后滚进周云铮温暖的怀里打滚撒娇,每次只要他这么做,他的将军总是会原谅他的不告而别和冷落疏远。

    不过他这次也算是努力了一把,争取做到了留在了这个世界里陪伴他英姿飒爽的小美人。

    只是,这次的亲吻好像没有以前那么好用……

    某只雪貂不由自主地浑身发抖地接受周云铮的抚摸,毫无波澜的眸子似乎低头在注视着他,又像是透过了他看向了远方。但是那熟悉的抚摸依然很温暖,但是全身散发的气息却又让他那么害怕,也不知道为什么周云铮这么的生气,难道是因为他这次离开得太久了吗?

    “陛下,臣想抱你。”

    白泽:“………………”他的新晋美人儿总是喜欢逆cp怎么办?老教不改,他也只能宠着他顺着他了┑( ̄Д ̄)┍。

    系统:“………………”→_→少看书多长脑,书里有毒。

    转眼,本来在周云铮怀里颤抖的雪貂就变成了穿着整齐朝服的绝色无双青年,不过依旧是可怜兮兮、全身无力地伏在周云铮的身上。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为了和美人做羞羞的事情,这种杀千刀的属性他也能忍了!!

    “若是,臣哪天阳寿尽了,陛下会忘了臣吗?”周云铮眸色渐深,看着怀里面色潮红,不断喘息沉溺于他抚摸的人努力地挺着背脊,硬撑着上面的气势,看起来依然是让他心动的傻气。即便是,他现在心绞难受,但是他却是不后悔……

    “呼……”某只神兽努力平息他的雄风,歪着头疑惑地注视着周云铮答道,“我是为了你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你要是不在了,我也会不在了……唔啊!!!”

    天呐,没想到,居然还能在这样的情况下换姿势?!!某只无节操的神兽舒服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他又学到了一招大招,为什么周云铮教的和他之前看的书刚好相反呢,但是最近周云铮派人著作出来的一批书籍又吻合了周云铮的说法。一定是他的知识还不够渊博,书还没有看够的原因。

    “陛下说的情话真是甜腻,臣会让陛下舒服得用后面就能感受到。”我这一生只要有你就足够了。

    周云铮温情脉脉地吻了吻白泽湿漉漉的眼角。

    我的,小骗子。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史上最强萌宠[快穿]相邻的书:鬼知道她经历了什么娃他娘总想把我献给国家(系统)系统之宫妃世界第一村姑重生之不入高门贵妃养成记福星高照秀色可餐的他重生之萌萌空间[穿书]男神徒弟不好当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苞谷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