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舰长家的直男癌大金毛】

【书名: 史上最强萌宠[快穿] 第43章 【舰长家的直男癌大金毛】 作者:九堡

强烈推荐:半个丧尸来种田仙植灵府网游之位面太古仙王我有药啊[系统]黑卡瓜田李夏你好,少将大人     “幸好那个渣滓白泽抽到了是红方,我可以在军事演习上好好会会这个无能者了!!真希望自己再能抢夺到蓝方的指挥官,这样,我便可以施展自己完全的能力将红方的斯雷卡比下去!这般如此,帝国的所有人才方知ss的等级并不代表他有强大的谋虑和领导能力!!所谓的帝国最强的男人斯雷卡,不过就是帝国最锋锐的利剑罢了!!”

    “尼西特少爷您说的对极了,斯雷卡ss等级又怎么样?帝国谁人不知道几百年前是尼西特家族的威尔元帅带领帝国将士推翻了残暴阴狠的联盟军,这才有了如今的银河帝国的盛况啊!!尼西特少爷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亿万帝国之中万里挑一的s级基因等级,比起基因等级a级的威尔元帅更是不在话下!!”

    “那是当然!本少爷可是站在了整个伟大的尼西特祖先的肩膀之上,如果不能更加出色的话,岂不是愧对整个尼西特家族?!!”一个红色头发的少年笑得十分嚣张,忽然又蹙起剑眉,咬牙切齿到,“就怕父亲强制让我让着那个米萨王子,已经连续很多年这个绯闻漫天的花花公子当指挥官了,明明就是个空有s级的草包,偏偏因为王子之位就要本公子让位!!我不服气!!”

    “但是……米萨王子毕竟是梅尔王妃的长子,未来整个帝国都会是米萨王子的。少爷这么做,未来米萨王子继位之后,会不会造成他对尼西特整个家族的猜忌啊?”

    喜欢奉承弗洛萨的狗腿子不禁有些担忧,但是话说到一半,看到弗洛萨·尼西特越发漆黑的脸色之后他到嘴边的劝诫又转了个弯,堆起满脸褶子的笑容到,“要不少爷您转组红方吧,红方没有皇家嫡亲的人,这样少爷您就能有机会成为红方的指挥官同米萨王子好好较量一番了。”

    米萨阴沉着苍白尖锐的脸:“………………”平时见你这个丑角挺能说话的,呵呵,怎么,是想讽刺本少爷战胜不了斯雷卡那个混蛋吗?!!

    “少爷?要不求求老元帅,去用点手段让斯雷卡少将转去米萨王子的那方,这样……”狗腿子凯尔很快发现自己话里的不对之处,赶紧又多补了一句话。

    “你不用说了!!这件事情就这样办了!!爷爷那里,你也不许多说任何一句废话。每次我要是说米萨那个花花公子两句,总是会被家法处置,甚至经常在我面前谬赞米萨王子大智若愚。哼,若愚倒是真的,大智我倒是没看见,或许屁股上有颗大痣也说不一定呢。呵呵……”

    一想到他竟然在虚拟网络竞赛中匿名输给这个突然窜出来打着最强基因等级无能者的响亮名头的新兵蛋子。他,弗洛萨·尼西特,赫赫有名的尼西特家族至今最为出众的嫡子,一直被尼西特家族盛赞夸耀的他完全不能忍受,即便他是匿名输了这场比赛没有任何人知道他输给了这个无能者,但是他却无论如何不能自欺欺人!!!

    他一定要抢夺到蓝方的指挥官,然后狠狠给斯雷卡和白泽两人一个深刻沉重的教训!

    他也不打算收回最初遇见白泽和斯雷卡交战时说的傲慢的话语,因为他这次毫无疑问的能胜过那个无能者!!!可能他还没有挑战那个无能者,那个无能者便消失在茫茫星海之中。毕竟,那个无能者也就只能操控几十分钟的机甲罢了,几十分钟??哈哈哈,连穿出虫洞跳跃空间的时间都不够,更何况是为期一学期的军事演习?!!

    不过,斯雷卡那个愚笨的男人是舍不得他那个以色侍人的小情人因为这种可笑的原因死在太空之中吧,呵呵……

    而且,一旦他成为蓝方的指挥官,不论何种原因,米萨和他最厌恶的楼靳等人都得听命于他,毕竟他可是蓝方的最高指挥官!!

    而期待军事演习的不仅仅只有弗洛萨·尼西特,一直暗地里强化自己身体素质的楼璟也无比期待白泽能在军事演习上丢脸,或者暴露出他就是那种倚靠着各种强大男人吊着男人胃口的本性!!这样斯雷卡上将才能彻底死心,然后看清他终其一生守卫星际要塞为其守护一辈子的人不过就是如此尔尔而已。

    幸好他把这部小说的重要部分都记得很清楚,原主就是在这次军事演习上阴差阳错感受到了一股身体精神被治愈的力量,不过他当时并没有闲暇去寻找这股力量的缘由,之后便是错过了,直到后面虫族从最靠近这几颗星球的要塞突破而来,席卷这颗星球的时候,原主因为参战最后耐力不支,最终在求生之路之中找了这股力量的源泉——一颗晶莹剔透的玉石。

    而虫族军队即将袭来之际,原主没有时间犹豫,毫不犹豫地吞了这颗无时不刻不吸引着他的玉石,最终,成功逆袭爆种子,大败虫族大军!!而现在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原本应该在蓝方攻一米萨王子手下的白泽,却是变成了红方男配斯雷卡手下的一员?!!这让楼璟不由有些怀疑这个本该叫西泽尔的原主是不是也和他一样换了个芯子,心里更是加速了掠夺主角光环的念头!!

    “也不知道那个臭小子怎么坚持下去这次军事演习,耐性不够这个短板实在是太阻碍那个小家伙在这次军事演习上大放异彩了。哎,本想让那个叛逆的小东西转组跟在我身边或者坐在副驾驶位上,可惜,好像又被误解嫌弃了……”

    一旁整理衣物的楼靳自言自语,内心不由有些为白泽担忧,操控机甲靠的是精神能力和身体两者相结合,而机甲永动机的真面目则是帝国最贵的紫金币,不过比起紫晶币那点能源起来,高性能机甲铸造的紫晶永动机更加精粹能源也更加磅礴纯粹。最为精神力和身体共调操控机甲的关键,紫晶永动机对精神力的要求比较高,而对身体素质的要求稍微低一些,但是操控时间一场,强大的身体素质的优势就便能显现出来了。但是,白泽的基因锁被毁坏了,精神力和身体机能根本难以维持共调的时间……

    “哥哥,你在自言自语什么呢?什么副驾驶位?”

    楼璟羞涩的笑着跨进楼璟的房间时,便悉悉索索的只听见了后半句话语,以为自家哥哥放心不下自己还准备将他保护在哥哥雄鹰机甲的副驾驶座上。要知道这么些年来,虽然他家大哥一直都很宠爱他,但是还没有一次让他坐进他的专属机甲里面呢!!听到这后半句话,楼璟难以自持又如何不激动,终于,终于他等到这一天了!!!

    楼璟的期待害羞的小情绪,楼靳却并没有察觉到,只是觉得自己这个弟弟一如既往的乖巧懂事,要是自己的亲生弟弟白泽也能这样乖巧懂事便好了。他又不是私下没有找人让白泽和别人调换组队,但是每次都是惨烈败北,他之前可是听楼璟说了,斯雷卡那个混账东西仗着楼家不敢动他,不仅将自己的亲生弟弟,楼家好不容易接回来的小儿子转到了他们艾菲斯家族的名下,而且还和斯雷卡那个衣冠禽兽一个户籍,更加不要脸的是居然深夜诱拐自己的弟弟妄图做一些越线的事情!!!

    “没什么,只是担心我们才回来的弟弟,本想将那个家伙转组坐在我副驾驶帮他过军事演习考核这一关的,但是那个毒舌偏执的家伙根本不听我这个当哥哥的话!!要是可以的话,小璟你看见白泽的时候,帮我劝劝他,要不然他就只能在红方当低分的后勤人员了,而且我也不想他一直被斯雷卡那个衣冠禽兽纠缠。”

    “…………哥哥不是忘了我之前亲眼看见白泽弟弟放、浪地坐在斯雷卡上将的腿上求吻的事情吧,我看情况也许和哥哥所想的相反,应该是白泽弟弟正在全力追求斯雷卡上将。”

    楼璟顿时羞赧得表情变得苍白僵硬,颓然低头,眼白骤然布满了血丝,双手紧握在身体两侧,牙齿咬得咯哒作响,甚至口腔里蔓延着一股铁锈般甜腻的血腥味。他说这句话时,忍了好久才没加上“死缠烂打”“不要脸”这些心理话,他知道,要是他现在说了,便是覆水难收了,他以前做的所有讨好楼靳的努力情分,便会被慢慢地消磨掉,他还不想让那个水性杨花的原主称心如意呢!!

    “我们的弟弟白泽还是个未成年人,还没有判断力,被斯雷卡那样表面光鲜的衣冠禽兽所惑在所难免,相信帝国很少有未成年能逃过斯雷卡那个禽兽的糖衣炮弹的。”

    “…………帝国也很少人有幸得到斯雷卡上将亲自送上的糖衣炮弹,之前所有憧憬斯雷卡上将的人都以为他是不婚主义。”

    那个不要脸的家伙才不是我的弟弟呢!更不可能是配的上哥哥的弟弟!他根本不配!!他也配不上帝国的英雄斯雷卡上将!!白泽顿时青筋曝露,口腔里的一口血咽了下去,嘴边的笑容苦涩不已,哥哥自欺欺人又意思吗,要是自己的哥哥知道原著的结局是要为这个白泽挡炮弹而死,他还会这样开心吗?

    明明这么多一直呆在哥哥身边的是他,相依为命的是他,最疼爱怜惜的是他,一直演绎着撒娇耍横的弟弟的角色是他,一直当他楼靳亲弟弟的是他!!!为什么他都这么努力了,还是抵不过原主才回来这短短回来的时间,果然还是他太过于安与享乐,没有抓住机会抢夺走原主所有的金手指吗……

    楼靳倒是没有对之前楼璟刻意误导白泽的话想歪,他本对白泽这个亲生弟弟有愧疚,再加上他最近和这个弟弟多次相处下来,更觉得自己这个弟弟只是稍微直率调皮不服管教,对待女孩子有些苛责,但是其余优秀的地方几乎像是金子一般闪闪发光,这让他佩服不已。要是基因锁毁坏的是他,即便他能苟延残喘地活着,但他绝无可能保持如同自己亲生弟弟那般乐观自信飞扬的心态,以前没有教养的第一印象慢慢地在楼靳心里有所改变。

    他变得对待这个亲生弟弟更加积极,甚至内心不仅仅只是想资金和财产上对这个亲生弟弟好一点,更想成为真正意义上的血缘至亲。对于楼璟之前说得挑拨离间的话语,听进楼靳的耳中便自动换了一个思考方向,心中更是警铃大振。

    这让他怎么放心让白泽那个叛逆期的弟弟交给斯雷卡这种表面光鲜实则禽兽的混账!!!以前他一直觉得斯雷卡是值得深交的朋友,更是他一生的敌手,现在,呵呵,他要不是为了护住白泽的名声,楼家的声誉,他一定会将这个位高权重的混账告上军事法庭,解除这个衣冠禽兽的上将之职!!

    可惜,他那个不知道被什么糊住双眼的亲生弟弟却是不撞南墙心不死,一条路走到底,这让他十分无可奈何。既不想做让白泽失望的坏哥哥,又不想违背良心支持自家亲弟弟选错人的好哥哥,楼靳敷衍地抚摸了一下眼前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动怒的弟弟。

    也不知道之前一向懂事听话的弟弟面对白泽的时候,不是很愿意接受的样子,甚至在校都没有主动交谈过。但是对他私下却不止一次对他说,希望能接白泽回楼家居住,这种只做做口上功夫的态度让楼靳只是有些诧异,他能理解不知道真相的弟弟讨厌夺走母亲完全宠爱的刚回来的弟弟,不喜欢就不喜欢罢了,但是这种对他撒谎的行为就让他对楼璟有些失望。

    白泽,他的亲生弟弟回来他都一直在为楼璟这个不是自己亲生弟弟的外人着想,但是看来,楼璟根本就是辜负他的喜爱恃宠而骄罢了。楼靳看了看楼璟离开得背影摇了摇头,既然对方还不知道他不是自己的亲生弟弟,那自己也便收了以往胡乱妄想的想法,总之以后还是兄长般护着便是了。

    而楼璟颤巍巍地走出房门,还没有找到地方痛哭流涕伤感的时候,打开自己的房门便看见他一直不太愿意看见的楼母坐在轮椅上等他。楼璟一瞬低下头,不敢直视楼母的眼睛,他一直都很讨厌这个生病女人的眼睛,像是能看透人心一般。

    “我知道,你早就知道你不是我儿子。”

    “!!!!”

    “我还知道,我的大儿子将你作为楼家联姻的棋子将你保了下来。我真是后悔自己当初圣母善良的自己,现在看见自己的脸都觉得无比恶心,我怎么会有这样冷漠的丈夫,这样悖逆的大儿子,这样愚蠢的自己。”楼母挽了挽耳边的垂下来的长发,温婉明媚。

    “不可能!!!大哥绝不可能这样对我!!大哥最疼爱我了!父亲这么多年也从未对我说过重话!而且,大哥和我,反正有这比你想象更深的情分……”

    楼璟忍不住大声反驳起这个漂亮有气质的妇人,休想骗他,这个半脚已经跨进棺材的女人!!这个女人好多年见他一面,就为了说这种低级的挑拨离间的话?!!以为他会上当真是笑话!!

    “你算是什么东西,你凭什么拥有这些想必你最清楚不过了,”楼母唇角上扬,笑靥如花,双眼笑得眯起,“你,不过就是个本应该活在排水道里恶心的掉包品而已。”

    楼璟抬头看着着楼母和蔼温柔如同圣母那般的微笑,小腿肚子打颤发抖,背脊直冒冷汗,如置冰窖。

    他以前一直都小瞧了这个被病痛所折磨的女人,一直以为这个女人不过是可怜的短命鬼,而且在文中只是为主角增加主角光环,她的死多了一层让主角憎恨楼家的因素,却是个可悲可叹的女人。楼璟刚魂穿来的时候,楼母不是对他不好,只是他觉得心虚,便渐渐疏远了这个女人更加热衷于抱比自己大几岁哥哥的大腿,比起成年人来,小孩子更加容易因为长期的陪伴和玩耍增加彼此之间的信赖感和依恋。

    果不其然,和他所想不差多少,在他努力撬墙角挖走楼靳更多情感依赖的时候,狄安娜为他们兄弟两一年一次检查身体来了。因为几年前那件星际海盗的绑架飞艇的事件,楼家对狄安娜青眼有加、信赖只增不减,再加上狄安娜主动请缨就职楼家家庭医生这一职位,让不知道真相的楼父楼母都极为动容,曾经有救命之恩的人继续为楼家保驾护航,简直令楼家十分感动,之后便是将兄弟两人的身体状况全权交给了狄安娜。

    楼璟当然知道文中狄安娜粗心大意、性格软弱,害怕承担责任,所以一直都在为他隐瞒身世。既然有人开始为他隐瞒这件事情,楼璟也心安理得地过得没心没肺、安逸舒适起来,想想要是原文的这个同名同姓的炮灰配角要是不做死,妥妥地也是个无辜的被害者,又不是他自己自愿被掉包的,要怪就只能怪这具身体的生母太过自私阴毒罢了。

    他没有任何错误,而且他这具身体还没有来得及作死得罪主角,一切都还来得及,只要他抢先一步取得楼家的信任和喜爱。以后即便是原主主动想找他的茬,怕是也难上加难。

    楼璟也凭着提前预知剧情,将与楼靳相关事宜的事情都牢记在心,特别是尼西特家族之前准备暗地里废掉还是a级的楼靳,都是靠着楼璟假装梦见了噩梦神明托梦给他不想让哥哥走,然后缠着楼靳让他躲过一劫,从此之后楼家上下便是对他越发的喜爱和恭敬。除了几年之后,开始有了病症的楼母……

    楼璟浑身冰冷地看着这个笑得绝美的妇人,窗外阳光洒在她的身上,镀上了一层温暖的暖色,但是楼璟却遍体生寒,感受不到任何一丝的温度。

    “需要我打开光屏给你看3d影像吗?”楼母歪着头善解人意地补充了一句,似乎担忧着眼前这个苍白无垢的少年倒下一般。

    “不用。”

    楼璟一张小脸血色全无,想也不想地拒绝了。他不想看,他也不愿意看!!这些都是假的,一切都是这个疯女人虚构出来的!!即便真的有影像也一定是这个女人花钱请人做的!!!

    “不用客气,母亲我刚刚顺手发给你了。”楼母按了一个键,轮椅自己运动了起来,在房门关上的那一霎,令人楼璟发寒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有生之年,我会抓到那个女人,然后,让你们母子团聚。呵呵呵呵,谁叫我一直都是令人作呕的大善人呢?”

    “疯子。”

    楼璟直到房门彻底关上了,才瘫软在床上,随后撕扯着床单发泄,他心里恨急了楼母,这个女人根本没有证据证明他早就知道这件事情了!!!他明明从头到尾应该是受害者的位置,他是无辜的,他魂穿一来便早就被狸猫换太子了,又不是他想这么做!!!即便他是胎穿,他也无能为力阻止这场狸猫换太子的事情好吗,感觉好像是他无耻贪婪占楼家便宜似的,真是无耻之极!!明明他和白泽一样,都是受害者,平穷贵公子的狗血戏码而已,只不过他过得比原主白泽好便全是他的不对了??

    那个女人狸猫换太子之前也没问过他的意见,好吗?!!!凭什么,凭什么这样对他?那个疯女人,一心只想着白泽白泽,他和大哥明明也在她身边陪伴了这么多年,也没瞅见她什么时候这么上心过,她怎么不早点进棺材!!

    他是不会看的,也不会相信的,他经营了那么久和楼靳的感情会这样斩断掉!!他为楼靳,楼家做的还不够多吗?!

    白泽,一定是白泽在楼母面前胡言乱语!!!楼母之前虽对他冷漠疏远,但从未如此对他恶语相向、风言风语,自从这个变得怪异的原主回来之后,楼母就变了,变得令人胆寒心惊!!一定是这个冒充原著原主的家伙故意乱说的,如果是像自己这样的人魂穿到原主身上,那么一切都说得通了!!

    为什么好端端他熟知的小说变成了这样,为什么他喜欢的大哥楼靳变了,为什么他崇拜憧憬的斯雷卡上将变了!!!一定,一定是那个搔首弄姿、霸占了原主的那个白泽利用主角光环向他挑衅!!!

    “我一定会把那颗玉石弄到手的!!”楼璟咬牙切齿到。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史上最强萌宠[快穿]相邻的书:鬼知道她经历了什么娃他娘总想把我献给国家(系统)系统之宫妃世界第一村姑重生之不入高门贵妃养成记福星高照秀色可餐的他重生之萌萌空间[穿书]男神徒弟不好当一个烂尾引发的桃花债苞谷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