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我要吃肉肉

【书名: 一根假萤草[阴阳师] 第9章 我要吃肉肉 作者:霜雪明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盛世医香不死佣兵娱乐之教师也疯狂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重生军嫂有空间     姑获鸟的伞剑并没有在萤草的喉咙口停留太久的时间。

    因为她很快就感觉到了脸上传来的微妙的变化。

    萤草只坐在原地,一动不动,为了不让姑获鸟起疑,甚至是嘴边的血都没擦。

    而姑获鸟也从萤草绝对不反抗的态度之中微微放了心,抬起没有握着伞的那只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长长的鸟喙,变成了软软的嘴唇。

    一脸的鸟毛,已经变成了人脸上细细密密的绒毛。

    眼睛往上,有两条细细的柳叶眉。

    她真的,有了人类的一张脸。

    甚至是……

    姑获鸟看了看自己双腿。

    已经是人的模样,原来的鸟爪子似乎从来没有存在过,再是双手……

    也不再是满是羽毛的翅膀了。

    神乎其神!

    萤草给姑获鸟解释了一下要如何变回鸟的形状飞翔,如何变回原来姑获鸟的样子这些事情,然后低下头,细声细气地说:“这是法术……和阴阳术不一样的。”

    而姑获鸟已经没有在听了。

    她急急忙忙放下了伞剑,冲到了这屋子里有且仅有的镜子面前。

    然后,不可置信地摸上了自己的脸颊。

    镜子里,是一个绝色美人。

    紫色上衣,素色下裙,素颜无妆,垂下来的长发被紫色丝带束缚住,手臂上还挽着披帛。

    镜子就在窗边,此时小风吹过,长发和丝带连着披帛一同随风飞举,仿佛随时可以乘风归去的仙人。

    这是中原仕女的打扮,并不是姑获鸟见惯了的和风。

    但是……或许女性雌性都是爱美的,和风是漂亮,但毕竟和风来自中土,和服也像汉服,要说搭配的美感和对各种蜀锦素锦材料的执着乃至于各种八幅裙六幅裙襦裙的式样上的变化,汉服作为祖师,还是能甩和服八条街的。

    所以,萤草这用法术随便搭的一身标准仕女装……很好看,也很对姑获鸟的胃口。

    这直接导致了鸟姐姐在镜子面前自恋了十秒钟!

    #这对于姑获鸟来说绝对是奇迹!#

    咳咳。

    自恋完了的姑姑,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拍了拍脑袋。

    嗯对了,萤草好像被忘记掉了。

    (萤草:……)

    姑获鸟这才转头,看向了现在一则因为用了大量法力有点扛不住,二来强行中断还受了伤,三来好像还真扭了腰的,一时之间真站不起来的萤草小妹妹。

    突然心底里就涌起一阵子的愧疚。

    张了张嘴。

    但是那句“对不起”,梗在喉咙里,没说出来。

    姑获鸟还是觉得她没错。

    哪怕再来一次,她还是会保持警惕。

    这世上太过险恶,姑获鸟甚至中过用婴儿做诱饵引自己前去的“除妖”的陷阱,经历过险些妖力被活活抽走的恐惧,对这个世界的恶意早就有了十二万分的研究。

    萤草抬头看着姑获鸟,也相当能理解她的心情,只笑着摇了摇头:“没什么的,咱们毕竟萍水相逢,姑姑能让我把法力打入您的身体,已然是相当难得的有魄力了。再者……若我真的是个阴阳师,您的反应,也是一点没错。”

    确实,萤草没有特别介意。

    如果不知道阴阳师和妖怪之间到底是个什么关系的话或许会觉得姑获鸟大惊小怪,但既然知道了……

    只要自己有半点像阴阳师的地方,从姑获鸟的角度出发,那绝对是再小心也不为过。

    万一落阴阳师手里那事情就大条了啊!

    并且说实在的,你凭什么让所有见到你的人都对你推心置腹从此生死相托乃至于连人家扣住了你的脉门把法力打你丹田里都半点反抗没有?

    真以为你自己是种马文男主角,虎躯一震天下归附?

    还是觉得你自己是玛丽苏女主角,对谁抛个媚眼就能攻略人家让人家给你打生打死?

    世界哪有那么甜。

    并且讲道理……萤草能出口帮姑获鸟,那也是某种程度上就已经料到了姑获鸟会是个什么反应乃至于自己会有何种程度的危险。

    #你以为游走人间的野生妖怪活到现在能是全凭运气?#

    但是,还是忍不住去帮了。

    因为她看着孩子,照顾孩子的眼光,真的,半点不作假的。

    看着姑获鸟照顾孩子的时候的眼神,萤草都能毫无障碍地想起,自己小时候……

    她也是个弃婴。

    女婴。

    计划生育好啊,家里为了生个男娃啊。

    到现在她都不知道她父母是谁,找也来懒得去找。

    你都不要我了,我为何要找你?

    她感谢的,怀念的,是在她被遗弃之后把她抱起来,精心养大了她,悉心传授玄门道术,用尽手段让她有了一个正常人身份的,她的授业恩师。

    也因此,姑获鸟养着弃婴的行为,简直不能更戳她的心。

    于是乎,她也就自然而然地,根本舍不得这样的妖怪被“我没有一张人的脸,孩子们都很怕我”困扰着。

    正在默默回忆过去的萤草,被姑获鸟试图扶着坐了起来。

    萤草终于收回了自己已经跑到九霄云外的思路。

    然后笑着对姑获鸟摇了摇头表示她现在不想站起来,然后摆了一个打坐的姿势。

    这个姿势让姑获鸟感觉十分的疑惑。

    却没有再开口问了。

    是没错,莹草很神秘——

    这一身与和服谜之相似却很明显不是和服的衣裳,那和阴阳师施法的时候一样的咒语,乃至于莹草身上那姑获鸟看不明白的法力,甚至是……经过她疏通之后,姑获鸟能感觉到的,身体上奇妙的变化。

    姑获鸟知道,自己变强了。

    并不是妖力上的强大,而是妖力运转上的强大。

    这么说吧,之前十成妖力才能发挥出的效果,现在八成即可,小草儿给她做的,是一种妖力运转上的省力一点的运作方式,并且在她脸上搭了一个妖力运作的结界,只要姑获鸟妖力不断,就能永远维持现在这张脸的状态。

    总之,林林总总,都令人惊叹。

    而这种手段,姑获鸟知道,是不能问的。

    阴阳师的独门阴阳术,那是只接受师徒相传乃至于家族内部流转,并且一旦外人知道了那绝对是砍死再讲道理。

    如果莹草也有这种规矩,问了那多尴尬啊。

    倒也不是说姑获鸟害怕被萤草砍死——

    固然,萤草掌握的力量她并不熟悉,但是所谓以力破巧,萤草那最多是力量运转方式有些骨骼清奇,数量实在不很多,姑获鸟完全有把握在萤草还没有调动所有力量的时候就直接拍死她。

    只是,到现在,姑获鸟自己也觉得,哪怕萤草真的会阴阳术,那又如何呢?

    她只要没有恶意不就好了?

    妖力不见得都是好东西,阴阳术也不见得都是坏东西呀。

    坏的从来都是使用工具的人,和工具从来没啥关系。

    姑获鸟现在迷之相信,萤草不会伤害妖怪。

    总而言之,现在的情况就是,萤草已经刷爆了姑获鸟的好感度。

    正在萤草将将要入定调息的时候,姑获鸟突然开口了:“你受了伤……那我们还得在这个地方多呆一阵子养伤……你有什么事情不方便做的,我可以帮你。”

    萤草抬眼看了看姑获鸟。

    半晌,无比羞涩地低下了头。

    这就是真的有点什么“我确实有事情需要你帮忙,但是就是不好意思说,想想还是算了”的意思。

    姑获鸟笑的相当具有母性关怀:“说吧,你都帮了我那么多,我哪能什么都不给呢?”

    萤草看着姑获鸟半晌,噘着嘴,轻声道:“我们在这不用呆太久的……我的腰伤是小事,法力流传岔气儿了虽然有点麻烦……但至少还不是走火入魔,我入定两天就成,这个过程我身上会有禁制,哪怕是真有什么东西来攻击我,反震之力也够他受的,只要不是阴阳师组了个团带着超过十个式神来围殴,我还算是安全,确实也没什么需要您照顾的点。”

    姑获鸟点头。

    她知道,萤草是必然有事相求的。

    萤草……确实是根很厉害的草,虽然什么“法力”,“走火入魔”乃至于“入定”、“禁制”什么的姑获鸟一个都听不懂,但萤草那一大篇话的“我养伤的时候其实不需要别人保护哒”的中心思想,姑获鸟还是听懂了的。

    但萤草说这话既然是经过深思熟虑,想来应该是什么比她在养伤的时候的安全更加重要的事情吧。

    姑获鸟几乎是以一个“洗耳恭听”的姿态,等着萤草的下文。

    然后,萤草羞红了脸,低低开口:“我想吃肉。”

    姑获鸟:……

    她迟疑着问:“什么肉?”

    什么肉需要你这么开口啊亲!

    #难道是小黄文?#

    萤草那脸色和熟透了的苹果也没差了:“就是……就是正常的肉,烤肉也好炖肉也罢,哪怕是涮火锅或者是什么生切白斩都成,我就是想吃肉。”

    姑获鸟的心头那绝对是万马奔腾得比春节联欢晚会还热闹。

    “本来也没那么想的。”萤草都快哭了,“都是您用吃肉给自由打比方的错,这说着说着……”她委屈兮兮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我就饿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根假萤草[阴阳师]相邻的书:[美娱]我从小被人嫉妒到大[综]便当联盟女装系统救世界[聊斋]女神的最强仙医综武侠之笔诛天下[综]炮灰生存手札绝世古剑仙[综]我曾侍奉过美国总统[综]巫师的明星日常[韩娱]鸡得来滚的美丽日记[综]我又成为了女神or男神[快穿]当反派变成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