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妖怪有个寮

【书名: 一根假萤草[阴阳师] 第12章 妖怪有个寮 作者:霜雪明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不死佣兵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犯罪心理:罪与罚重生军嫂有空间     萤草想的,其实很简单——

    没错,我不知道你的蓝符和阴阳术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运作方式,我不知道你到底修的是何种法术,所以我只能用最根本的术法。

    但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反正你只是个远程遥控的蓝符,阴阳术又是不知道过了几手多了多少私货的东西,而我用的却是《太上正一咒鬼经》,再正经不过的玄门真传。

    理论上我应该更厉害才是——

    姑获鸟看到,就萤草随便摘来的那片叶子上,随着萤草画出来的痕迹,叶子上以法力显现出了一个玄奥无比的符咒。

    再下一刻,那叶子上就迸发出了同样的蓝光,笼罩住了萤草。

    那外来的蓝光退却了。

    它是找到了另外一只妖怪,但是那只妖怪似乎在被更强大的阴阳师在召唤着,它抵不过,也只有逃了。

    眼见着蓝光消失,萤草那手印才缓了缓。

    然后,她苍白着一张小脸,用最后一点法力给自己和姑获鸟都换了一个外形:“姑姑,快走,这地方留不得了。”

    姑获鸟当然知道留不得。

    蓝符从被不知道是哪个阴阳师发明开始,召唤妖怪那绝对是无一失误,但是如今……萤草不知道用什么手段破掉了蓝符,那这件事,对于阴阳师来说,绝对是大新闻。

    要是阴阳师们循着蓝光过来,萤草落了他们手里,一定会被群起而攻之囚禁起来切片研究的!

    姑获鸟直接按照萤草教她的变回鸟身的方法,翅膀一伸把萤草捞到背上,扑打几下翅膀就飞走了。

    说起来,这虽然是一个阴阳术大行其道的地界儿,但是毕竟,说起来阴阳术的传承还是来自中原道家。

    并且需要庆幸是,阴阳师得到的玄门传承并不完整。

    阴阳师们,画符念咒的本事确实是有的,但是,萤草用在自己和姑获鸟身上的变化之术,对于他们来说那绝对是想都没想过。

    所以,姑获鸟带着萤草,倒是很顺利地就离开了原来落脚的那个住所,远走高飞。

    至于她们临时的落脚之地,很快就被查出了蓝符在此失效的阴阳师们围了上来,几乎一寸一寸土地的切片研究……也不过是翻出了萤草啃剩下的鸡骨头而已。

    当然了,一寸土都没有放过的阴阳师们,也不会放过很明显是被谁啃过的鸡骨头。

    至于对着鸡骨头研究最多也就是研究出萤草好像有几颗牙长的有点歪,从不远处宿屋中的石壁尸体看出那是伞剑的痕迹之外,似乎也并不能研究出别的什么实质性内容,想研究出具体那姑获鸟是怎么躲避开的蓝符召唤的,和她搭讪跟着她离开的妖怪是啥品种……那就是做梦了。

    并且,南辕北辙的是,萤草一族还被阴阳师们麻溜地排除在了“有可能帮助姑获鸟躲避开蓝符召唤”的范围之外。

    因为阴阳师们从来没有听说过喜欢啃鸡骨头的萤草_(:3∠)_

    还不如相信是那只姑获鸟攻击力高了,见识也很广博,说不好就知道怎么避开蓝符呢。

    #所以说食谱比较广有时候是真的能够救人一命的#

    总之,阴阳师内部流传的官方阴阳师日报连带各家小报之中,有一批题目屠了版——

    《一次抽符引发的恐慌:没有了式神我们还能做什么》

    《式神挣脱蓝符契约:阴阳师或成最大的输家》

    《会吃鸡骨头的妖怪到底有哪几种》

    《姑获鸟突破蓝符猜想》

    至于这个“如何突破蓝符”就成为了新一轮的学术争论点,直接成为了几个月以来的阴阳师日常开会聊天打屁乃至于喝酒品茶闻香过程中必然要谈论的内容什么的,这就和萤草没啥关系了。

    当然了,以阴阳师们飞天遁地也要把那个居然可以无视蓝符的妖怪挖出来的战斗力和决心,一个明明可以依靠光合作用生存但是非要倔强地吃肉的植物萤草菌因为处于视觉盲区没有被挖出来,但是……

    那个被姑获鸟暂时收留了几天的小婴儿的父母倒是被扒了马甲,并且那小婴儿险些也被阴阳师们切片研究掉。

    ——当然了,最后关头还是停下来了,阴阳师对同族还没有那么凶残。

    而那个婴儿出生的时候虚弱的一比甚至到了要被父母抛弃的程度,但是回来之后就身体倍儿棒也成为了一个谜。

    那很明显不是姑获鸟能够做到的。

    但是平民夫妇表示一脸懵逼,他们并不知道那个抱着他们孩子的鸟脸女人最后去了何处,也不知道跟在那个女人身边,人类打扮的少女到底是何方神圣是个啥品种的妖怪。

    事实上那对夫妇连萤草的真容如何都没见过,他们壮着胆子去找姑获鸟要孩子的时候,萤草还在屋子里窝着打坐平稳心境呢。

    总之,到底是谁治好了那个小婴儿的病,如果妖力能够精确到进入一个婴儿娇嫩的肺部并且把羊水抽出来,那么那个能够精准操控妖力的妖怪还能做什么,以及那俩妖怪又是通过什么样的手段才强行破掉了那个蓝符,乃至于她们到底去了哪里,都成了解不开的谜团。

    于是,满世界的阴阳师都在找“没有通过觉醒就能够有一张人的脸的姑获鸟”连带“一个人类打扮跟在姑获鸟身边的妖怪”这两个生物。

    而那两个生物到底去了哪里……

    姑获鸟连着照顾了法力输出太多昏迷过去的萤草三个月,在基本上都已经要放弃希望的时候,萤草终于醒了过来。

    也亏得萤草是一枚可以依靠光合作用,吃不吃东西都没什么关系的妖怪,不然早饿死了。

    而醒过来的萤草,现在正在迷迷瞪瞪看着姑获鸟,等看清楚面前的是只姑获鸟,而不是一个阴阳师打扮的,她今后需要效忠乃至于卖命的主人的时候,才露出了一个惬意并且开心的微笑。

    终于还是躲过了。

    我还是自由哒!

    姑获鸟几乎是瞬间就热泪盈眶了。

    非是真正的生死之交,那是绝对不会拼了老命想尽办法在她都要被蓝符召唤走了的时候还那么坚定地贯彻不抛弃不放弃的原则努力捞她一把的。

    ……甚至连自己都差一点搭进去,哪怕是没被蓝符带走,那也是重伤之下一躺躺仨月。

    “姑姑。”萤草低低开口,“我想喝水。”

    姑获鸟直接拿起了就放在边上的茶杯。

    萤草慢吞吞坐起来,一口干了之后,才长长松了一口气,随后便露出了一个鄙视的笑容:“原来,蓝符也不过如此。”

    姑获鸟很想给面前这嘚瑟的不行的小萤草一个暴栗。

    是啊,不过如此。

    如此到了你现在整个人都软在床上面色发白,如此到了你醒过来先确定一下你还是不是一个自由的妖怪的身份。

    你自己都把不准的事情,非得那么作死地给我挡灾。

    不过……

    姑获鸟笑着,抬手揉了揉萤草软软的一头长发。

    这时候说谢谢都没了意义了。

    今后我为你赴汤蹈火,都是理所应当。

    而萤草也是微微低着头,乖乖地任由姑获鸟揉着。

    她的心情那是真的好——

    她升级了。

    需要解释一下,她这一门,修神魂。

    肉身在哪儿都不重要,肉身是妖是精是人是鬼也不重要,神魂是在本体当中还是分身之中那更是无所谓的事情,悟道之时只要心魔溃败,自然灵气灌体,功力大进,只要神魂不灭,换一百个肉身也没事儿。

    不然,若走的是修炼肉身的道路,她在这个世界里才混了多久,哪里就能完美的控制住自己的法力给那个孩子清理肺部,还能有那个给姑获鸟织法衣?

    不过是仗着自己神魂强大,神魂附身到的肉身只要走一个灵气灌体的程序就能用而已。

    说起来……她师父在嘲笑她的时候,说的她是豁不出去,总是给自己留点余地,乃至于什么事情谋定而后动到了懦弱的程度,在修神魂的体系里基本上是废人一个;而在正经说话的时候,也总是说她看起来嬉笑怒骂怎么都行,但却是个无心的以自己为中心的人,若是这一点不改,她很难在心性上再有进步,一生境界也就是面前这个状态了。

    如今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流落到了这个地方,倒是一个激动……

    居然还为了姑获鸟舍身了。

    冲破瓶颈功力大进感觉下一秒就能够上天和太阳肩并肩了呢!

    所以,她也没有第一时间醒过来,而是在发现了自己心境上的进步之后,索性继续来了一发灵气灌体,等法力稳定之后才醒了过来。

    而这时候的萤草,心情极好地问出声:“姑姑,我们这是在哪儿啊?”

    “妖寮总部。”

    萤草:“啊?”

    妖……寮?

    这是个什么玩意儿?

    妖怪大本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根假萤草[阴阳师]相邻的书:[美娱]我从小被人嫉妒到大[综]便当联盟女装系统救世界[聊斋]女神的最强仙医综武侠之笔诛天下[综]炮灰生存手札绝世古剑仙[综]我曾侍奉过美国总统[综]巫师的明星日常[韩娱]鸡得来滚的美丽日记[综]我又成为了女神or男神[快穿]当反派变成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