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你是试验品

【书名: 一根假萤草[阴阳师] 第24章 你是试验品 作者:霜雪明

强烈推荐:娱乐之教师也疯狂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重生军嫂有空间     自愿被契约是不是脑子有毛病这件事, 回头再议。

    现在的关键是——

    萤草牙疼地开口:“那什么……蓝符契约这种事,难道是你愿意, 我愿意,于是就能够契约了?你想要谁要谁?那岂不是……”

    岂不是你抓了个妖怪, 打到他或者关到他愿意契约, 然后大家就可以签了?那妖怪的处境就尼玛更地狱模式了呀!

    “封灵阵听说过吧,道法那一系的阵法。”晴明合上折扇,双手放上小几,身体微微前倾,一副我就是来说正事儿的模样, “具体作用么……”晴明看了看边上的并不熟悉道术的茨木和青行灯, 索性解释道说, “就是划出一小片空间来,断绝所有的灵气感应。”

    萤草皱着眉头道:“所以呢?”

    “想来小草儿你也知道。”晴明慢慢开口, 尽职尽责地解释着, “这世上一切玄妙的事情,多多少少都和灵气有关系, 不管表面上体现出来的是法术,阴阳术, 妖力, 咒术,追根溯源,都是灵气,封灵阵也因此能够断绝掉蓝符出去, 寻到妖怪,契约掉它的这整条路。”

    萤草点头,都没空去计较晴明这自来熟的称呼。

    确实,所有神秘力量都和灵气有某种关系,所以她才能用玄门道术给姑获鸟一张脸,也能用道术骗过蓝符召唤。

    萤草迟疑着开口:“你是想在封灵阵里面画符,因为蓝符带着的力量在阵内出不去,我要是在封灵阵之内,那蓝符就只能契约我了。”

    晴明微笑。

    露出一个孺子可教也的表情。

    别说萤草了,青灯和茨木都听明白了。

    晴明是拿萤草当试验品来着。

    扮演阴阳师的角色,萤草已经契约过青行灯了,阴阳师这边会产生什么玄妙的变化,萤草自己清楚的很。

    而作为被契约的一方,因为萤草本身还是个可以被蓝符契约的妖怪,她如果双方都体会一遍,再加上她懂得法力,也就是某种意义上的了解了阴阳术,于是乎就能比一般的妖怪更能感觉到自己在被契约的过程中的所有变化,从而,也许,可能,会找到蓝符运作的根本逻辑的奥秘。

    如果事情能就此解决,当然再好不过。

    即便解决不了,萤草能找到有那么一点半点的问题,也比现在半点头绪都没有的好。

    萤草默默喝了口茶。

    试验品么?

    唔……

    要说萤草会因为自己被当做一个试验品或者是棋子从而生气,那也确实谈不上。

    妖怪被不被蓝符契约掉,那真的是妖怪自己的事情,晴明本身是给个建议就成的位置,能亲自上阵愿意自己去契约萤草已经算是目前阴阳师群体里的叛徒了,人家都做到了这一步,没道理妖怪们的一方反而一点都不肯付出。

    世上毕竟没有白吃的午餐,想要妖怪们最后摆脱被契约被奴役的恐惧,总得有人去试试。

    萤草长长叹了口气。

    与其用妖怪的数量去填这个窟窿,采访一万个被契约过的妖怪,问问他们被契约之后是一个什么样的体验,还不如她上。

    毕竟法术的可控性强于妖力,她能够更加精确地感应到法力妖力乃至于神魂上的变化。

    青行灯皱着眉头开口:“阵法什么的我不懂,但是照着晴明君所说,不管最后小草儿能不能了解清楚蓝符是个什么运转体系,她都会变成你的式神。是这样没错吧。”

    晴明露出了一个迟疑的表情。

    萤草突然一愣。

    茨木本就握着萤草的手,自然能感觉到她身上的僵硬。

    茨木于是直接问了出来:“你都能解开你和青灯之间的契约,怎么和晴明之间就不行了?”

    萤草苦笑。

    那不一样。

    蓝符契约是霸道地劈开妖力妖力的一角,送到阴阳师的神魂之中,是不是要解开契约,决定权在画符的阴阳师一方,不在于被召唤的妖怪一方。

    如果萤草一角妖力到了晴明手里,解开契约的地点就变成了晴明的神魂。

    到那时候,如果晴明翻脸不认人……场面就美如画了。

    茨木握紧了萤草的手,相当直接地开口:“那我们不能答应晴明君。”

    萤草微微抬头,看向了茨木。

    心里面有点触动。

    和他走了这一路,萤草当然知道茨木有多想彻底研究透彻蓝符契约,让所有妖怪不至于头顶上永远有一把利剑随时会劈下来。

    “面前就是最好解开契约的秘密的机会呀茨木。”萤草低低开口。

    茨木却依旧是摇头:“有很多种办法可以看清契约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不用你赌上自己的前程去试。”

    顿了顿,茨木的声音颇有些低沉:“你不知道……跟在阴阳师身边,会见识到多少他们把妖怪当个取乐工具的手段,会吃掉多少妖怪。”

    萤草都要给茨木抖“我也不靠妖力活着,了不起这个身体不要了,我死一死然后做个鬼修就是,妖力束缚还能恶心我一辈子?”的大招了,但看看晴明,觉得自己还是闭嘴的好。

    底牌翻出来就不是底牌了。

    晴明却只是含笑抬眼,不看茨木,对萤草摊开了手。

    那是晴明的一角神魂。

    “拿着吧。”

    萤草感觉这个地界的人都特么是变态。

    你这给的真是爽快啊晴明君!

    ——神魂这种东西,对什么体系的人来说都很重要,神魂不完整所有的修炼都只能暂停,要是捏碎了,要么你当场疼死,要么就从此变成白痴。

    “我知道,你们不可能完全放心我的。”晴明笑着,慢慢吞吞把神魂的具体用法说了一遍,把那一角神魂往萤草的方向递了递,“我哪能什么许诺都不给,就要你做我的式神?”

    萤草现在依旧不能接受晴明居然这么大方这么有谦谦君子的风范。

    ——她如果被契约掉,性命就相当于握在了晴明手中,要杀要剐绝对是悉听尊便,这种情况下,要不是她有置之死地而后生,放弃妖力把自己返魂掉做个鬼那也是个漂漂酿酿的女鬼的底牌在,绝对不会那么爽快地答应。

    但是茨木却不知道她有这个底牌,所以一定要护着她。

    而晴明到底是个活人,对玄门的了解也只是基础,既然不是主修玄门法术不需要懂太多,玉藻前也不会巴巴告诉他还可以死了做鬼再修炼,在晴明不知道这个底牌的情状下,直接给出了自己的神魂。

    你的性命放在我手里你不放心,好,没关系,那我的性命,也放到你手里。

    简单粗暴,却又行之有效的逻辑。

    萤草没收,只垂下眼眸,柔柔一笑:“你倒是干脆,真想好了?”

    “若不如此,我凭什么得你的信任?”晴明笑着,“妖怪和人总不能就这么乱下去,如果我一人之神魂能成为解决这件事的最开端,那又有何不可?最多不过是我给你解开契约之后你把神魂还我。”

    萤草叹了口气:“万一出了什么变故你没能解开契约呢,式神不可伤害主人,我那时候已然不可能打晕你,扯出你的神魂去拿回我的妖力。到那时候,为了不被你威胁,这一角神魂我是不打算还给你的,那样的话,你的修为,无论阴阳术还是道法,都不可寸进了。”

    “那神魂就不还我了呗。”晴明依旧是相当的轻描淡写,“这主意终究是我出的,因为我的关系你才妖力不完整,我怎么能一点代价都不付出?”

    这样君子坦荡荡的晴明。

    就这一份心性,就注定了他的成就不会太低。

    萤草无奈摇头。

    最终还是没收那角神魂,只拍了拍茨木握紧了自己的手,轻声道:“别担心,我手段多着呐,蓝符契约能管的只有妖力,我有的是脱身的办法,实在不行这一身妖力就不要了呗,我也不靠这个活着。”

    言罢,笑着看晴明:“具体是什么办法就不告诉你啦,总之别想有其他的企图哟。”

    晴明好笑地摇头,自己收回了那一角神魂:“玄门手段无数,我哪里敢有。”

    茨木确实还有些不放心,看萤草笑的如此自然,最后还是把话憋了回去。

    小草儿不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事事都要他护着宠着的傻白甜。

    至少她的手段,确实神乎其神,并非妖怪能有。

    提醒可以,做主就不必了。

    小草儿是能顶天立地的,和他并肩站在一起的。

    等茨木不反对了,萤草这才问晴明:“你打算何时布阵?”

    神魂没被萤草拿走的晴明笑的相当地开怀,只刷拉一下展开折扇,晃晃悠悠地扇着风,恍惚真正的王孙贵胄:“当然不是现在。”

    “为何?”

    “还没弄明白妖寮的主人到这是来干嘛呢。”晴明笑着扬了扬眉:“茨木大人到平安京来,不可能只是为了给萤草换几张蓝符吧,你到底意欲何为,方便透露一二吗?”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晋江支持正版的小天使以及日常鄙夷盗文网。

    本文独家发表于晋..江..文学城,谢绝转载,禁止文包,盗文自重,侵权必究。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根假萤草[阴阳师]相邻的书:[美娱]我从小被人嫉妒到大[综]便当联盟女装系统救世界[聊斋]女神的最强仙医综武侠之笔诛天下[综]炮灰生存手札绝世古剑仙[综]我曾侍奉过美国总统[综]巫师的明星日常[韩娱]鸡得来滚的美丽日记[综]我又成为了女神or男神[快穿]当反派变成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