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我还没出力

【书名: 一根假萤草[阴阳师] 第31章 我还没出力 作者:霜雪明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医香犯罪心理:罪与罚山村名医重生军嫂有空间     姑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那么凶残的经历……

    她没有经历过, 她更多照顾的是人类的孩子,但是那个小妖怪消失之后会遭遇到的事情, 简直想一想就令人绝望。

    “你就是那只鸟吧。”原来那只姑获鸟的声线依旧没有半点变化。

    姑姑抿唇。

    就在这时候,正在被吸血姬吃掉的姑获鸟, 面色已经是渐渐灰白了起来。

    在场的人也好妖也好, 都能感觉到那只姑获鸟生命气息的逐渐消失。而他们都知道,吸血姬开始吸血,很快就会忘了自己是谁自己在什么场合,然后先吸个爽再说,只要阴阳师不阻止……那姑获鸟, 就真的死了。

    姑姑当时呼吸就有些急促了。

    边上那只姑获鸟的翅膀迅速穿过牢笼, 按住了姑姑。

    声音很是肯定:“你现在能慌乱成这样, 只有可能是你确实被蓝符契约过,但是没有成功。对不对。”

    姑姑骇然看着那只姑获鸟, 哑声道:“你怎么知道。”

    “从你的反应推断出来的。”那只姑获鸟浅浅微笑, 继续说着:“不是你自己挣脱的蓝符,是那个到现在为止都没有露面的妖怪帮助你成功的, 而你正在想,要不要把他是谁说出来, 换我们一命。唔……其实我建议你别说, 如果到了最后不得不暴露,你又不想被折磨太过的话,就自杀吧。”

    姑姑好不容易才憋出了“为什么要自杀”这几个字。

    却见那只姑获鸟笑的很是洒脱:“我觉得,咱们死了也没什么关系的, 那能破蓝符的妖怪总能研究出蓝符的奥秘来,到那时候,所有即将被契约走被喂掉的妖怪都能避免被吃掉的命运,这么看来,我们的死,其实挺划算的不是?”

    姑姑猛然瞪大了眼睛。

    面前的那只姑获鸟,笑的依旧温柔。

    她只说:“你只说,我说的对不对。”

    对?不对?

    眼睁睁看着同族去死的姑姑,最终,还是颓然坐下来。

    她只低低问:“你们觉得呢?”

    她知道,边上那么多鸟在呢,该听到的都听到了。

    ——然而这时候,觉得自己已经四面楚歌的姑姑再四处看看,终于后知后觉地发现,原来自己已经被包围了。

    被善意的眼神包围了。

    边上的姑获鸟们,没有一只站出来表示“太君!我要检举八路军”。

    这时候的姑姑,也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姑获鸟的由来——妇人的爱子之心,欲生子而不得,最终那对孩子的所有期盼,凝结起来就是姑获鸟。

    女人本是世界上情感最为细腻的生物,她们的慈祥悲悯乃至于对子孙的爱护……到了姑获鸟身上,那就成了……

    为了怀里面的小妖怪能好好活下去不至于因为自己不能打就被喂掉,要她们去死那也是心甘情愿的。

    姑姑只听到,那只姑获鸟带着笑,依旧用那阴阳师听不到的声音低声说:“当然了,我说的那些话只意味着我自己,你愿不愿意,要不要说出来,那都是你自己的事情。我只是建议你不要说。”

    队友高义如此……

    姑姑终究是沉沉闭上了眼睛,一个“好,我不说”才要蹦出来,突然之间,在锁链叮当的声音之外,响起了一个“叮~~~”

    吸血姬一颗牙齿,被相当精准地打断了。

    如今已经满脑子都是对血的渴望的吸血姬愤恨地看向了那打扰她进餐的方向,与此同时,姑姑霍然抬头。

    面上露出了一个也不知道是难过还是释然的微笑,只说了一句:“我看不必了。”

    那一直在撺掇姑姑自杀保密的姑获鸟也看到了,远远的,萤草和茨木,携手,逆着阳光,款款走来。

    “他们是……”

    “高一点的是妖寮的创办者,茨木童子。”

    那只姑获鸟点头。

    妖寮庇护了好多好多妖怪,这个她也是知道的。

    只是一直以来她也算是一个能依靠自己活下来的大妖怪,所以也没有去妖寮怎么怎么样,因而只是耳闻已久,不曾见面。

    ——这次被阴阳师带着拉条打火机连带仨妖刀围攻了一把才知道什么叫做团结就是力量,蚁多咬死象,还有得山兔者得天下。到这时候再想找个组织,已经是来不及了。

    不过这时候会来……

    不愧是庇护了那么多妖怪的妖寮创办人,够胆色。

    “矮一点的那小萤草又是……”那只姑获鸟又问。

    姑姑闭上眼睛,苦笑一声:“矮一点的,就是你想保住的那个,帮助我躲开了蓝符的小妖怪。”

    那只姑获鸟猛然睁大眼睛。

    “她怎么来了?”

    姑姑只叹一声:“她就是这样的妖怪呀。”姑姑闭上眼睛,现在心里满是一起死那也值了的洒脱,说话的语气都很是怀念往昔:“唔……她帮我避开蓝符的时候,险些自己被契约掉,自己去阴阳寮做牛做马。”

    那只姑获鸟仔仔细细从头到脚看了一遍萤草,说话的声音也是难辨心情:“她可真蠢。”

    姑姑:……

    我不许你说我家小草儿的坏话哼唧!

    那只姑获鸟说的话,一字一字都有拉长:“可是,我也好想和一个这么蠢的小东西做朋友。”

    姑姑轻轻噘了噘嘴。

    她靠着冰凉的铁栏,静静看着茨木和萤草,最终,脸上慢慢摆出了一个微笑。

    那笑容十分好看,从嘴角慢慢起来,再到眼底,弧度美好,令人心醉。

    姑姑轻声道:“我才舍不得把小草儿给你呢,她是我捡到哒,我的小草儿。”

    ——

    而萤草这边,要说她一眼就能看到了自家姑姑?

    那是做梦。

    她只看到了十几只姑获鸟都被锁到笼子里,而吸血姬手里还有一只。

    看样子是当场刑讯逼供这种桥段来着。

    这才二话不说一声“叮”就打断了吸血姬的牙,而那阴阳师才回转身来。

    与那阴阳师同时出现的,是这空地上,四面八方,都来了那么几个带着式神的阴阳师,同时,天上也悬浮了几只能飞的式神。

    所谓合围,当然是一个地方都不要漏的。

    ——万一来的是大天狗,人家一言不合飞走了岂不尴尬?

    萤草却握住了茨木的手。

    茨木脑海之中,迅速展开了一副以萤草的感官和通过法力感应到的,四面八方的所有隐藏的或者现身了的敌人。

    还有,作为封灵阵的巨大的乃至于不需要细细探查就能知道的缺口——

    那口深不见底,也不知道尽头在哪的天井。

    茨木对萤草修炼的所谓“功法”简直越来越感兴趣了。

    他妖力进步到了一定的地步,到如今已经算是妖怪之中的翘楚,走到这一步,自然也有想过作为妖怪……他还能怎么往下走,如何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刚巧,萤草给他看了一个新的,更可以无限进取的天地。

    茨木觉得,此战过后,一定要找机会问问萤草方不方便教他那些功法阵法。

    ——此战过后。

    茨木并不觉得他会折在这里。

    倒也不是说他已经自负到了觉得所有阴阳师一块儿上都解决不了他的地步。

    而是地遁。

    妖怪体系可没有地遁这么神奇的能耐。

    #有底牌的感觉真的是爽爆了!#

    并且同时,茨木也并不担心能不能救出姑获鸟的问题——

    阴阳师们抓了那么一大批姑获鸟,无非是想从已知的姑获鸟身上知道未知的那个有可能破开蓝符的妖怪到底何方神圣——那,既然目的只是逼萤草出来,小草儿往这里面一站,妖怪之身却带点点阴阳术的感觉,自然而然就已经吸引了大批阴阳师的仇恨,哦不,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了。

    这时候姑获鸟什么的,早就不是关键所在。

    哪怕只是在打斗之中想办法给姑获鸟塞把伞,她们一定能自己给自己挣一条生路来,别忘了姑获鸟整个族群本身在妖怪里面的排名就相当靠前,她们能这么倒霉的被抓了这么多,无非是因为阴阳师们带着豪华阵容有心算无心罢了。

    “你应该就是那位破开了蓝符的妖怪?”茨木自己个儿开着脑洞呢,完全没意识到为首的阴阳师发话了,“或者,我应当尊称你一句阴阳师大人?”

    萤草也懒得和那阴阳师磨嘴皮子,只捏了捏茨木的手心:“这地方的阴阳师和制造蓝符什么的绝对脱不了干系,杀了也不会睡不着的,你……能一爪子都挠死吗?”

    茨木谨慎地开口:“我并不确定那些式神都带了什么御魂,阴阳师本身有多厉害,我只能保证我输出最厉害的一爪子。”

    萤草揉了揉鼻子:“那就行了。”

    她挑眉,看了看那个想要和她搭讪的阴阳师,感应了一下他身边的式神的强大程度,头也不回的问茨木:“我要你的地狱之手达到把所有敌人全部波及到的最好的效果,应该怎么办?”

    茨木不假思索:“那你就想办法把一式神或者是阴阳师扒到只剩一口气去,我依靠地狱之手的溢出。”

    被无视了的阴阳师看着他们俩正在旁若无人地商量战术,面上的微笑都险些没撑住:“我说这位妖怪阴阳师大人……”

    “谁要用这么奇怪的称呼啦。”萤草轻哼一声,一蒲公英就“叮”了过去。

    沉迷输出不可自拔的草总,挥舞着那用法力不用妖力的蒲公英,怼死了那一位阴阳师。

    正面怼死的。

    是真死,因为动作太快乃至于那位阴阳师甚至没有召唤出个带了薙魂的妖怪给自己挡一招的时间。

    茨木:……

    阴阳师们:……

    阴阳师的式神们:……

    萤草尴尬地挠挠头:

    作者有话要说:  “没人给我说那阴阳师这么脆皮呀。我那次叮红叶就是这个力道。”

    #真·我还没出力,你就倒下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根假萤草[阴阳师]相邻的书:[美娱]我从小被人嫉妒到大[综]便当联盟女装系统救世界[聊斋]女神的最强仙医综武侠之笔诛天下[综]炮灰生存手札绝世古剑仙[综]我曾侍奉过美国总统[综]巫师的明星日常[韩娱]鸡得来滚的美丽日记[综]我又成为了女神or男神[快穿]当反派变成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