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2017.3.8

【书名: 一根假萤草[阴阳师] 第46章 2017.3.8 作者:霜雪明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吃在首尔娱乐之教师也疯狂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犯罪心理:罪与罚山村名医重生军嫂有空间     妖怪不再被控制之后人咋办。

    这个问题玉藻前固然是对萤草说的, 但……其实也就是借着对萤草说话的机会,问茨木。

    谁让茨木才是妖寮的创始人, 他说了才算呢。

    萤草才是真·小透明呀。

    然后么,茨木确实没想到这里过。

    并且讲道理, 这事儿其实也不该是现在去思考——你没有办法要求一个现在还看不到半点让自己活得松快些的希望, 处于劣势的妖怪,去思考如果有一天妖怪压了人类一头的话,对人类会采用什么样的政策。

    且不论严格来说此处可以用非我族类管他去死来搪塞,即便是要管,那也不是现在管。

    太远了。

    正所谓, 火烧眉毛, 且顾眼下。

    也可以说是, 在我任内不出事不就完了,我死之后哪怕洪水滔天呢。

    ——对没错, 我死之后。

    在萤草出现之前, 茨木对自己早晚会有一天妖力爆体,冲击经脉, 进一步失去神智,要么死在自己挚友手里免得给这世界造成麻烦, 要么被阴阳师围剿最终死了还被打那么一点两点碎片出来凑成新的茨木这件事, 有了充分的认知。且茨木自己也基本能确定,他死之前蓝符是不会得到解决的了。

    在萤草出现之后,固然看上去她似乎有办法解决掉自己妖力即将暴动的问题,也终于有那么点点蓝符或许被解决掉的可能, 但是再在之后,这事那事的纷至沓来,才到平安京又去黑夜山,从黑夜山出来更是眼睁睁看她因为自己身上妖力突然出问题所以只能装成人类与那些阴阳师们斗智斗勇,此种情状之下,其实也并没有太多的时间能让茨木静下来,去思考一下,如果妖怪最后赢了,人怎么办。

    但是话说回来,茨木潜意识里,也并不想人活的太惨。

    他毕竟曾经是个人,既然有了这个曾经,就意味着只要不是被逼到绝路上,他当然也不至于恨人类恨到觉得所有人都该死的地步。

    能有两全之法,谁想在蓝符解决之后基于妖怪被奴役多年的恨意让你后和人开战,最终死伤惨重呢?

    其实,从历史上论,人与妖的关系,也并不是一开始就那么僵的。

    ——远在蓝符还没有出现的年代,人与妖之间……其实一旦接受了妖怪们长相的奇形怪状的这个设定,人是可以和妖怪在一个屋檐下正常相处的。

    有的人家会在家里好好养个能带来福运的座敷童子,山兔大晚上在街道上撒欢,被人指出吵到他们睡觉了之后,也会乖乖回山里去不再打扰人间,就是铁证。

    听起来这似乎是一个相当甜美地开始。

    凶残的转折点是蓝符的出现。

    蓝符来了,喂掉的返魂掉的,觉醒后不再有灵智只知道杀戮的妖怪多了,自然而然,妖怪和阴阳师,甚至于妖怪与人之间,就不死不休了起来。

    正如人不能忍外族侵略的时候把自家女人变成他家女人,把自家男儿当他家奴隶一样,有思维有灵智有好多都是被人逼的只能做妖的妖怪们,又如何能忍那毫无来由的一道蓝光,从此之后就“你是我的奴隶,我说什么你都得听话,你之前的妖生不管是仇人还是爱人都没有了意义,今后我的敌人就是你的敌人,我的所爱你必须舍命去保护,你从一个自由的妖变成了一个不自由的奴才”?

    你对妖怪如此,你用觉醒材料而不管他们是自主意识占上风还是杀戮意志占上风,你用蓝符契约掉他们导致妖力不完整影响进阶,再用升星狗粮来填补问题,给人家的身体留下了今后妖力会暴动的隐患,你还逼人家妖怪吃掉它的同族……

    说个不好听的,你自己吃人肉吗?你乐意被变成只知杀戮的工具吗?你愿意被人无来由地去掉身上一个部位?

    千年之后的中原,连剃个头都不愿意。

    那……你若是不能,凭什么对妖怪如此?

    都这样了,你还指望一旦蓝符被破,妖怪会放过你?

    这世界哪有那么甜。

    所以说,玉藻前那蓝符破后妖怪会把自己受过的所有委屈返还给人的说法……绝非危言耸听。

    到那时候,妖怪和人打红了眼,就不会分辨谁养了妖怪谁没有,谁是阴阳师谁不是了。

    巨大的仇恨之下,人被暴怒的妖怪直接毁了所有文化,都不是不可能的事。

    但是,茨木也好萤草也好,都很清楚,也不是所有的人都是坏蛋,更不是所有的阴阳师都应当被弄死。

    ——要怪也只能怪制作蓝符的人。

    一旦蓝符制作出来,总有阴阳师会心生好奇然后用用看,用了蓝符得了妖怪做打手变得强大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只要顺便再证明一下在自家院子里养妖怪除了一些妖怪长的确实不好看之外并没有什么旁的毛病,那用蓝符来契约妖怪这类行为,一定会在阴阳师之间流传开来。

    觉醒材料、升星狗粮、同种妖怪互喂,都是如此。

    逻辑就是——只要某种手段让某个阴阳师能力飞速增长,就怪不得别的阴阳师有样学样,毕竟养妖怪的成本比起好好修炼阴阳术的成本,低太多了。

    也因此,能和晴明或者面前的贺茂忠行一样不养妖怪且能站在阴阳师群体之中不显得自身太弱的阴阳师,完全担得起德艺双馨的阴阳师这一称号。

    他们的德,在不以妖怪为奴隶的坚持和高尚,他们的艺,在不养妖怪也能碾压一众阴阳师的修为。

    且除了晴明与他老师之外,也还有好多阴阳师世家也不准子弟用这种明显不平等的蓝符契约养妖怪的——

    比如大天狗提过不止一次的源博雅。

    人家靠的就是强化御灵和修炼阴阳术,炼得强大的诛邪箭行走四方。

    所以说,都不说灭绝人族了,即便只是阴阳师内部,要全面把阴阳师们一棍子打死,晴明也好,博雅也好,乃至于那么多古老的阴阳师世家都无故躺枪,人家也很冤的。

    但是……茨木突然眼前一亮。

    源博雅,靠着阴阳术,甚至能和眼高于顶的大天狗交友。

    可见传统阴阳师并不是没有保护人类的能力,他们只是暂时被蓝符带来的短期利益遮蔽了眼界,真正的阴阳术才暂时地衰微而已。

    人类有句话,叫做破而后立。

    茨木想,或许破了蓝符,暂时是会有一些混乱,妖怪们必然会有大的反弹,但真正的阴阳师理应可以自保,能留下阴阳术的传承,来了这么一次破而后立之后,对于阴阳道的发展也好,对于妖怪们今后的前程也好,反而……会是更好的选择。

    所以他做的没错!

    茨木终于理顺了整个过程,正在琢磨应当如何措辞,将自己这么多乱七八糟的证据一一摆开,给玉藻前做一个完美的证明蓝符完蛋掉妖怪们得到自由阴阳师们从此无妖怪可养并不是一件坏事的演说的时候,萤草却偏头,想起了晴明拉他们入伙的说辞——

    他想要,一个各归其位的世界。

    那,什么叫做各归其位?

    萤草毕竟还不理解这个世界,也不能真的和茨木一样联系世情引经据典有理有据写一篇论文出来然后和纵横家给君王献计一样叨逼叨叨逼叨一长串听起来就让人头疼的话。

    所以,她直接试探道:“蓝符必须破,但如何保全大多数人……玉藻前大人既然已经开口,当然是有解决办法了吧。”

    玉藻前?

    玉藻前她瞬间收了刚才质问茨木与萤草时候的咄咄逼人,笑的十分的柔和温雅,甚至身上那入骨的魅态都收了七七八八,一副“你递话头递的不错”的模样。

    眼睁睁看着女人变脸的茨木:Σ( ° △°|||)︴

    原来……玉藻前是在等这个答案?

    你不是在问我会怎么办,而是想让我问你怎么办?

    那老子想那么多是闹哪样啊……

    萤草却在小几底下,默默伸手,握住了茨木的手。

    递一个“狐狸多智,先听她说”的眼神。

    茨木憋着自己对玉藻前的不爽,冷静地想了想,还是认可了萤草“先听”的建议。

    毕竟晴明的玄门道术是这狐狸精教的,妖寮的智囊青行灯也和玉藻前是个亦师亦友的关系,甚至连辉夜姬这么个小萝莉现在对她似乎都是好感度满满的样子,她看起来甚至和阴阳头贺茂忠行还是老朋友,光就这些来看,就已经可以证明,玉藻前很明显并不只有魅惑君王做个祸国妖姬这么一个技能点。

    毕竟他们狐狸精一家,根本没有套路可循。

    三尾妖媚,妖狐看脸,管狐忠诚,性格虽然各有不同,但都是相当聪明的妖怪。

    谁知道面前的九尾又是个什么样的画风?

    只见玉藻前柔柔笑着:“办法当然有。”

    萤草相当上道地接了玉藻前的话头,问:“什么法子?”

    “阴界之门。”

    作者有话要说:  唔……这个玉藻前当然不是那个会把孕妇肚子剖开看男女的苏妲己。

    她到底是谁我以后会找机会解释,现在解决妖怪奴役问题~

    大家女王节快乐呀~~~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根假萤草[阴阳师]相邻的书:[美娱]我从小被人嫉妒到大[综]便当联盟女装系统救世界[聊斋]女神的最强仙医综武侠之笔诛天下[综]炮灰生存手札绝世古剑仙[综]我曾侍奉过美国总统[综]巫师的明星日常[韩娱]鸡得来滚的美丽日记[综]我又成为了女神or男神[快穿]当反派变成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