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太阴结界卡

【书名: 一根假萤草[阴阳师] 第53章 太阴结界卡 作者:霜雪明

强烈推荐:娱乐之教师也疯狂不死佣兵吃在首尔犯罪心理:罪与罚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重生军嫂有空间     月亮姐姐……额不是, 阎魔大人。

    那位阎魔大人先手,封印掉了对面阎魔的“封印”。

    茨木终于成功一爪子捏死了对面阎魔, 溢出的伤害还让敌方的萤草和座敷都扑街倒下。

    在再也没有什么式神阻拦的情况下,小妖怪们都终于该跑的全都跑了, 跳跳兄妹也与茨木表示了感谢, 跳跳哥哥到底是身体有些虚弱,被跳跳妹妹搀扶着走掉了。

    而萤草这边,她在看到这位月亮姐姐的第一刻,就确定了她是玉藻前提到的那枚阎魔,因为这一枚阎魔给人的感觉……固然这位阎魔身上还是有点点肃杀的味道, 看起来也是相当干练以及很明显的雷厉风行, 但是至少她所到之处, 没有和封印了自己的治愈之光的那位阎魔一样,来的那么怨气冲天。

    她身下的那团云一样是由各种魂灵凝聚出来的, 但萤草能够感觉到, 那一大团云之中的所有冤魂,都是心悦诚服, 对凡世再无牵挂,自愿把所有的力量都交给阎魔来使用。

    和玉藻前描述的, 她想要的那一位掌管轮回之妖的症状……额不是, 个人特点完全吻合。

    七七八八已经确定了对象了萤草对面前的阎魔大姐姐盈盈一礼,开口问道:“您认识玉藻前吗?”

    阎魔靠在一轮弯月上,笑着:“认识。”

    妹子声音多属娇俏系,笑也好哭也好听起来都像是银铃随风而响, 但是阎魔大姐姐的声音,听起来是真·低音炮·女王音。

    茨木走到了萤草身边,把一封信递了过去:“我们是来给您送信的,她说看到了信您就明白了。”

    阎魔接过了茨木递过来的书信,才打开便笑了:“你们来的还真是及时。”

    “嗯?”

    “辉夜姬要吸收月华之力,玉藻前也希望我带着太阴符咒回去。”阎魔把信递了过去,“过几日的鬼节若是天气好,会有帝流浆流出,大量太阴之力会从月光之中流散出来,这对辉夜姬也好对弄很多太阴符咒的计划也罢,都是最合适的时候。”

    帝流浆,是一个对妖怪们有好处的东西——六十年一遇的七月十五,月亮阴气达到最盛的时候,月华精气凝聚而成的帝流浆会流向人间,形状如同无数橄榄,万道金丝。

    具体功效么,简单朴素的讲,就是没有妖力的生灵会拥有妖力,有妖力的生灵妖力会更加强大,反正就是生死人肉白骨,有病治病无病防身。至于用来炼器什么的,无非是提供妖力,不过是相比于用蓝符收集或者是把小妖怪们打死了收集的那么驳杂的妖力,来的更加纯净,对任何妖怪都没有副作用的可以直接吞噬。

    而玉藻前在信上,也介绍了一下为什么她需要太阴符咒。

    ——炼制阴界之门有需要,别的材料都七七八八了,欠一些太阴符咒,她还在信上说了,若是能在这阴气浓郁的地方趁着帝流浆流出的时候制造一波那是再好不过,若是不行那也没关系,最多就是拿几个好点的御魂去和阴阳师们换就是,重点还是给辉夜姬小妹妹一个亲近月华之力,熟悉月光本源的机会。

    至于炼制阴界之门所需的其他材料,就阎魔介绍着,就他所知,包括但不限于九幽地火,上万勾玉,水火风雷四种麒麟的精血,各种精确到副属性且需要强化到极致的御魂。

    因为玉藻前有收集各种要求很是严格的各类东西,不符合她要求的御魂什么的都堆在她的宅邸——现在是晴明的住所里,所以自己手黑的不行的晴明大人才能一出手就能有那么多御魂和觉醒材料。

    萤草默默抹一把额头上的冷汗。

    那若是照这么说,也无怪玉藻前早就想好了阴界阳界分开的办法,却多少年不见实施了。

    萤草自己就强化过吸血姬的防御位御魂,也知道强化御魂到底是一个怎样麻烦以及拼概率的工种。

    若是要精确到副属性,确实需要花费很多时间和金钱在上面。

    “清姬既然已死,只怕驻守在此的阴阳师也快过来了,此地不宜久留,还是去我住所坐坐吧。”阎魔见解释完事了,便只操纵着身下的月亮虚影转了个弯,“你们远道而来应该也累了,好好歇歇,过两天鬼节到了,寻个僻静些的地方给辉夜姬吸收月华之力,再收集一下帝流浆再做成太阴符咒就是。”

    “阎魔大人且等等。”眼看着阎魔就要走了,萤草突然道。

    说话间,她已经是掏出了自己的蒲公英,往上面摘了一朵小伞,手指一弹就把那小伞弹入收集妖力的阵法之中,再催动阵法,自己那团妖力终于消失不见。

    收集起来的妖力本来就驳杂,带着萤草妖力的蒲公英小伞被弹进去,也没激起什么特别的浪花来。

    阎魔问:“你这是……”

    “我们总得知道他们收集妖力到底用来干嘛。”萤草笑,“您与茨木大人这样的妖怪的妖力太过显眼,哪怕是用辉夜姬的都有不妥,用我的妖力,感应最终他们收集起来的妖力的最终地点,再合适不过。”

    阎魔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只赞了一句“心思细腻”便走了。

    倒是茨木好笑地看一眼萤草,低下头去和她咬耳朵:“终于不贪心地自己昧下好东西啦?”

    萤草怒瞪茨木一眼,不轻不重地“哼”了一声,然后嘟嘟囔囔:“黑夜山是因为一时之间没想起来嘛,再说了这东西留一个记号就好了,留太多巴巴便宜了他们。”

    说这话的时候,萤草微微低头,一副第一次事情做的不尽如人意于是带着点点不开心的小姑娘生气了的味道,再细细一琢磨,还有那么一点点你再说我叮你了啊的气急败坏乃至于要小拳拳捶你胸口的娇气感。

    茨木默默摸了一把自己现在跳的有点快的小心脏。

    小萤草越来越萌了啊啊啊!

    ——————

    咳咳。

    话分两头,枫林深处,有一阴阳寮。

    那是个相当不错的小院子,院子最中间是一棵合抱大小的枫树,枫树下,鬼女红叶正在给搬了个小几坐下喝茶的阴阳师跳舞,而那阴阳师手上拿着一把纸扇,慢慢晃悠着,和一边正襟危坐的杉山德玖有一句没一句说着话。

    嗯,红叶在跳舞。

    毕竟红叶是个美艳的女鬼,长于跳舞,若能忽略掉那身上挥之不去的妖气,确实可以当个舞姬使。

    清姬阎魔连带萤草座敷,就是在这个时候复活回来了的。

    才回来,自然几个式神都得给自家主人复命。

    而几个式神的主人,那坐在主位上的阴阳师,说的话倒是没多少杀气:“有结界,有萤草用治愈之光,有阎魔封印那根萤草的治愈之光,清姬依旧没有能喷一口火,那些小妖怪,还是都跑了?”

    如今整个妖生里面也就剩下了杀戮和服从主人命令两件事的清姬,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自家主人,她唯一的神,心情并不好。

    于是她赶紧伏到了地上。

    然而神智失去了大半的清姬,固然因为她与主人之间神思相连还能听懂,当她现在的情况,也只能发出“嘶”、“嘶”的声音,并没有给自己辩白的空间。

    当然,在场能说话的,并不只是有一个清姬。

    阎魔抖了抖,想说点什么,想解释一下那根萤草真是哔了动物园的封印掉了治愈之光还能用阴阳术来给个结界护住小妖怪根本不走寻常路,这件事其实是天之亡我非战之罪,并不是我方太无能而是共军太狡猾……

    然而,没敢。

    若是个平时交好的妖怪,若主人是一个宽厚一些的主人,这个情求了也就求了并没有什么关系。

    但,一来,清姬是主人的第一个式神,当年穷困潦倒之时,蓝符还没有被广泛应用的年代就被契约了的那种,用的觉醒材料之中也是暴躁之意满满,早就没有了正常的思维,自然也就没有了要和寮里面的各种妖怪打好关系的意识。阎魔心疼清姬归心疼,但是在主人盛怒的时候,还是没有那个帮自己一个并不熟悉的式神的思想觉悟。

    这二来,阎魔也知道,自家主人并没有那么讲道理。或者换个说法——他眼中只有利弊,没有对错。清姬实际上并没有做错什么那又怎样,既然没有达到他想要的效果,那就是失败了。

    只有利弊没有对错,什么东西没用了之后就被丢弃掉,这在成年人而言并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但阎魔也不得不承认,在自己成为了一个“东西”之后,还是一言难尽……

    阎魔低下了头,神色莫辨,只说:“是。”

    那阴阳师慢慢悠悠合上纸扇,“啪嗒”一声,那纸扇就轻轻落在了小几之上。

    阎魔心里一寒。

    清姬伏在地上的姿态更低了。

    正在给阴阳师起舞的红叶,舞姿略略顿了一顿。

    似乎是想停下来看看清姬是个什么下场,但是又知道自家主人并不喜欢他没有叫停的时候自己停下。

    红叶继续起舞,只是多留了个心眼儿听着。

    清姬依旧什么话都没能说出来。

    阎魔也不知道这时候是要说点什么来救场。

    甚至是原来正在和清姬的主人聊天的杉山德玖都坐的更直了。

    主位上的这个阴阳师是他的老师。

    游荡于民间的伟大阴阳师,芦屋道满。

    他生气起来,杉山德玖相当含蓄地看了伏在地上的清姬一眼,默默在心底里长叹一声。

    多半是废了。

    芦屋道满却只是相当平淡地喝茶,然后如同说“今天天气不错”一样地开口:

    作者有话要说:  “早些时候,有友人劝说于我,清姬不是个好用的式神,我偏偏不信,愣是培养出了一只清姬出来,不过到了如今……还是不得不说,清姬,是不大好用啊。”

    芦屋漠然放下茶杯,突然满眼含笑地看向自己最近的新宠,嘴上道:“小红叶,吃过清姬吗?觉醒过的那种。”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根假萤草[阴阳师]相邻的书:[美娱]我从小被人嫉妒到大[综]便当联盟女装系统救世界[聊斋]女神的最强仙医综武侠之笔诛天下[综]炮灰生存手札绝世古剑仙[综]我曾侍奉过美国总统[综]巫师的明星日常[韩娱]鸡得来滚的美丽日记[综]我又成为了女神or男神[快穿]当反派变成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