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一场御魂雨

【书名: 一根假萤草[阴阳师] 第57章 一场御魂雨 作者:霜雪明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吃在首尔娱乐之教师也疯狂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犯罪心理:罪与罚山村名医重生军嫂有空间     大天狗让万年竹吹笛子, 能吹出来的当然不只是阴阳师。

    还有辉夜姬。

    ——对于远远的正在吸收帝流浆的小萝莉来说,即便那笛声缥缈, 细的不用心去感受基本是听不到,但那也已经是如闻天籁了。

    她停下了自己吸收帝流浆的过程, 问给她护法的阎魔:“阎魔姐姐, 你听到了吗?”

    阎魔坐在孽云幻化出来的弯月之上,笑:“想过去?”

    辉夜姬眨着亮晶晶的眼睛,眼底的向往都快溢出了。

    “你确定是那个唤醒你的吹笛人?”

    辉夜姬很用力的点头:“我好想好想见到他的!”

    “你走了,幻境能保持多久?”

    “挺久的吧……至少一炷香时间是能有的。”辉夜姬对手指,想到了萤草给她说的——

    我之所以不和你在一起吸收帝流浆, 首先呢, 是因为我祭出那一团妖力之后吸取的频率太快, 会影响到你,其次, 如果这山里有别的阴阳师, 我们同时祭出月亮,能分散他们的力量, 这样对你对我都会比较轻松。

    彼时的辉夜姬也问:“他们的力量分散了,我们的力量也分散了呀, 我们没打过过来的阴阳师怎么办。”

    “傻姑娘, 你这身体又不能真的吸收一整个晚上的帝流浆,你觉得差不多了,找地方隐匿起来就好,我和茨木不需要你担心。”那会儿萤草还笑嘻嘻看着边上的阎魔, “阎魔大姐姐那速度多块啊,不会让你吃亏的。”

    于是辉夜姬就理解了——多升一个月亮起来,就能多分散一下力量,萤草那边要面对的阴阳师势力就不会太多,能收集更多的太阴符咒就更能帮助到玉藻前姐姐。

    嗯就是这个逻辑一点没错。

    所以她答应了。

    现在她自己觉得月华之力已经够了再吸也吸不下去,该分散的注意力也都分散了,事儿既然做完了又刚刚好又听到了吹笛之人,我应该是可以过去看看的,吧?

    如果不会给萤草带来麻烦的话。

    ——辉夜姬小妹妹如是想。

    而看着辉夜姬那向往的不行的小模样,阎魔本来也是见惯世事的心也是不可避免地软了软,便笑着揉了一把辉夜姬的头发:“成,那我们走吧。”

    辉夜姬开心地点头。

    收了竹管直接坐到了阎魔的那一轮幻化出来的弯月上,阎魔只说一声“坐好”,便腾云驾雾而去。

    速度是真快……

    ——

    另一编,芦屋道满终于是看到了萤草。

    隔很远,小心翼翼,连气儿都不敢喘大了的状态看到的。

    这时候,在芦屋心里面,第一个反应,是惊艳。

    唔……妖怪们都不会希望自己长的太丑(巫蛊师那种审美另说),而在能倒腾自己容颜的范围之内,妖怪们都会尽可能给自己捯饬捯饬免得太过难看。

    姑获鸟有了人脸都会自我陶醉三秒钟呢!

    而在一群会倒腾自己让自己变得好看一些的妖怪之间,萤草并不是最美颜盛世的妖怪,比腿她比不上青行灯妖刀姬阎魔这一大批长腿能打小姐姐,比萌她也没有会给河童放爱心泡泡的鲤鱼精,坐在竹管上托腮卖萌的辉夜姬,甚至于会哼歌的山兔。

    虽然作为一个阴阳师,看久了各种妖怪的样子之后,芦屋也已经是审美麻木了,除非是看到传说中能让一国帝王为之倾倒的亡国妖姬九尾狐,或者是自己似乎读了很多书也很有阅历走了解语花路线的刚刚契约到的红叶鬼女,别的式神,至少……

    十七八个萤草芦屋是有的,确实也没觉得谁谁谁长的很好看谁谁谁一般。

    他惊艳的,单纯是被月光洗礼之后,驳杂的妖力被分离出来,留下最纯净的力量的壮观场景。

    ——那些被洗掉了的驳杂的妖力,抱团在了一起,然后下雨一样往下掉御魂。

    很显然,月光洗礼与八爪鱼吃掉了那些驳杂的妖力然后在体内聚合变化最后变成了御魂的过程有一种谜之相似性。

    且这个过程还不用毁掉八爪鱼的神智。

    同时因为妖力数量庞大的缘故,掉下来的御魂都是金光闪闪,肉眼可见,级别挺高,和石距没有半点区别。

    而和御魂一起掉下来的,是被吸收到妖力精华之中的月华之力,凝练之后也在往下掉的各种四星五星的太阴符咒。

    御魂雨&太阴符咒雨。

    暗搓搓围观的芦屋,好不容易才扶住了自己的下巴。

    我了去!

    原来还可以这么玩儿!

    这一晚上的成果堪比别的阴阳师打一年的石距!

    本来看到了萤草险些没控制住自己的洪荒之力直接就要拿出自己的四十米大刀,和面前这个应该是创建了妖寮的美少年和据说是能变身能伪装阴阳师打入敌人内部能一口气叮死所有阴阳师的萤草正面杠一把的芦屋道满,最终还是默默告诉自己,手是要动的,但至少不是现在。

    等她弄完了再说吧。

    ——反正妖怪身上最多也就是六个御魂位,她哪怕是出了八百个六星御魂也没用,同时太阴符咒也是需要时间才会完全把其中的力量散发出来,总之这些都不是能迅速提高妖力的东西,等她弄完了之后再动手,还能顺便抢一把!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并且芦屋还想到了就放在自己阴阳寮的好几团表面上还有一层驳杂力量的妖力精华。

    这时候的他严肃认真的认为,茨木死不死无所谓,萤草必须活着跟着我回阴阳寮!

    带回去囚禁起来给老子下御魂雨!

    ——说真的,芦屋道满尚且是这么一个反应,眼睁睁看着萤草就那么布阵,祭出妖力精华,然后就乖乖巧巧坐到了自己身边,笑嘻嘻地说要请你看雨,然后下一秒就下来了一场御魂雨的时候,茨木能按捺住了自己那已经快要跳到喉咙口的小心脏,那确实是相当不容易的。

    请你看一场御魂雨,真的是阴阳师世界之中再美丽……哦不,再刺激不过的话。

    而这时候的茨木再侧头看看就坐在自己身边的萤草——她一张小脸微微仰着,看着那一团妖力精华,因为就坐在自己身边,甚至是眼睫毛都纤毫毕现,而她身上还有着因为是草木化形之后散发出来的微微清香。

    茨木一时之间没忍住,往萤草那边蹭了蹭。

    赏心悦目。

    秀色可餐。

    茨木的思维瞬间就回到了还在阴阳寮里讨生活的时候。

    自家阴阳师主人契约到自己时他还算不上是一个特别能打的妖怪,那会儿是主人的姑获鸟带了自己一段时间,和自己一块来的,是一根萤草。

    那萤草是个实打实的小妖怪,至少和面前这个不怎么锻炼过妖力但是手段无数的暴力款不是一个画风,当年那根草看谁都是怯怯的,说话声音也是小小的,才到阴阳寮就特别害怕自己被吃掉,就各种揪着自己这个大妖怪的袖子不肯放开,依赖的不行。

    被揪袖子的茨木……茨木也很无奈啊,你被不被吃掉这不是我能决定的这决定于我们主人啊!你对我卖萌卖软没用你得对主人卖不是?

    唔……后来萤草活下来了。

    不是靠着卖萌,靠的是运气——寮里面刚刚升了五星的大萤草,在主人急于给寮里的姑获鸟去怼天怼地的时候,刚巧就是少一个五星狗粮,急红了眼的主人怎么看怎么觉得萤草很合适,再想到自己反正现在也不怎么用萤草了都是用更加强大还不费火更重要的是还不用担心他沉迷输出的惠比寿,喂了大萤草似乎也不会影响平时上斗技场。

    于是大萤草死掉了,小萤草不至于被大萤草吃,而萤草返魂其实也换不了多少御札,主人大手一挥,就凑合凑合留着吧,什么时候觉得需要了再说。

    情况就是,茨木日常被萤草拉着袖子各种依赖,一口一个“茨木大人”,要真是个霸道总裁风格,说不好就真的喜欢这种依赖风格的小可怜了。

    可是那时候的茨木,并没有觉得那根萤草身上有哪个点戳自己萌点让自己喜欢的不行。

    甚至再后来……阴阳师死了,那萤草恢复自由,去了哪里,在做什么,多少年来茨木都没想过。

    ——如果不是遇到了面前这根萤草的话。

    同样是萤草,他还是更喜欢这种沉迷输出……哦不是,是这种能和他站在一起,手段无数并且能共同实现理想的款。

    他并不需要一个菟丝子,事实上和酒吞是好朋友,崇尚力量且觉得这世界上他挚友第一他第二的茨木,当然会更喜欢一样有着强大力量的草霸霸,而不会是草妹妹。

    想到这里,茨木就着自己已经相当靠近萤草的体位优势,深深吸了一口气。

    草木清香,沁人心脾。

    他凑到了萤草耳边,笑道:“认识你真好。”

    #做这事的时候你们有考虑过也在看御魂雨的吸血姬的感受吗?#

    ——不过也不需要考虑。

    吸血姬现在也在一脸懵逼地看着这个对阴阳师也好对式神也好都有着要命吸引度的奇景。

    御魂面前管他娘的秀恩爱!

    作者有话要说:  喂掉r的式神什么的……

    我有养好几个座敷,给他们升五星,然后反手就喂给了需要升六星的式神。

    (所以说我到底是以什么立场写这篇文……)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根假萤草[阴阳师]相邻的书:[美娱]我从小被人嫉妒到大[综]便当联盟女装系统救世界[聊斋]女神的最强仙医综武侠之笔诛天下[综]炮灰生存手札绝世古剑仙[综]我曾侍奉过美国总统[综]巫师的明星日常[韩娱]鸡得来滚的美丽日记[综]我又成为了女神or男神[快穿]当反派变成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