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断火的下场

【书名: 一根假萤草[阴阳师] 第60章 断火的下场 作者:霜雪明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山村名医不死佣兵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犯罪心理:罪与罚重生军嫂有空间     对杉山的叛变, 大天狗和酒吞当然是喜闻乐见的。

    他们来红枫林的目的,本来就是追查蓝符制作之人, 杉山这明显是瞌睡送了热枕头的做法,相当准确地抓住了两个大妖怪的萌点……不对, **点……也不对, 哎呀总之就是这个点了嗯你懂的。

    其实说起来,大天狗和酒吞已经在一起追查蓝符制作之人很久了。

    在追查蓝符制作人之前,玉藻前给他们都发过请柬,与他们见过一面,并且讲述了自己的想法。

    基于大家并列三大妖怪的所谓情分, 也基于玉藻前在传说中那必须是一个年轻漂亮倾国倾城的妹子, 还有这世上有不止一个酒吞也有不止一个大天狗但是玉藻前似乎数量并不多的好奇, 大天狗和酒吞都来了。

    然后玉藻前就讲述了自己那个设立阴阳两界,让妖怪和人类阴阳两隔, 人类死后被接引入阴界, 再弄个轮回台之类的设定与六道轮回相连,如此人也有了个轮回, 死后魂灵不至于只有消散掉或者是变成妖怪这两个选择,对于妖怪来说, 完全隔绝了灵气的阴界之门也能避免蓝符再契约到他们然后一言不合开始奴役的宏大设想。

    听完了计划的俩妖怪都并没有觉得这个思路有什么问题, 毕竟这样对人也好对妖怪也好都有相当高的接受度,除了从此阴阳师似乎只能正常修炼阴阳术,没有了养妖怪的可能所以力量可能会削弱一些之外,从其他任何方面来看, 都算不上一个坏主意。

    于是,大天狗与酒吞也就本着“既然同为三大妖怪,我们当然也不能看你瞎忙活然后我们接着浪”的基本准则,相当友善地问了玉藻前有没有什么事情需要他们的帮助,能帮忙的他们一定尽力。

    然后玉藻前就相当顺当地表示其实并不需要帮助,妖力也就是打架控制治疗最多加上复活这几种用法,对布阵或者是用法力收集材料什么的还是不要太为难两位了,要是两位真的闲得慌,其实可以去查一下到底是什么混蛋制作了蓝符奴役了妖怪,然后neng死他。

    当时大天狗就不明白了问:“那个……玉狐狸啊,阴界之门完事儿了之后蓝符不就自动失效了么,你还查那个人作甚?”

    “恶心。”玉藻前冷哼一声,“若不是他,我也不必被派遣过来平了这妖怪被奴役的事儿!我被困在这地方好几百年的,不让他付出代价我岂不是亏死了?”

    说这话的时候,玉藻前那张强行装作自己是个御姐的脸,终于有了点点小萝莉的不开心乃至于闹脾气——

    要不是你,我现在应该在中原和那个谁谁谁逍遥呢哪里会到这破地方来把自己折腾成一个妖怪!

    虽然十二单很好看虽然樱花也很美和歌有一种迷之韵律但是我孤身一狐到这地方来我就是不开心我就是恶心你这种奴役妖怪的行为怎么地!

    讲道理,生气的玉藻前甚至还有一种意外的萌感。

    于是大天狗也好,酒吞也好,一时之间还真不忍心拒绝她的要求。

    并且话说回来,玉藻前的话语里面固然是清楚明白地说明了,她仅仅只是讨厌蓝符制作之人,那完完全全只是个人恩怨,并不影响阴界之门的设立,但是大天狗和酒吞自己在对蓝符制作人的基本态度上,和玉藻前也没差。

    即,他们也很讨厌。

    并且还可以合理推断,妖怪们少有不讨厌那个始作俑者的,或许善良温柔一点的妖怪可能会纠结一下是不是要放过跟风抽符的阴阳师,但是不管你自己性格是暴烈是冷静,是温柔是血腥,蓝符制作人这个群体,都!必!须!死!

    于是酒吞和大天狗就自然而然地结伴而行,去查蓝符制作之人的行踪了。

    一开始确实没啥思路,但是后来,茨木通过妖寮的渠道,给同为妖寮创始人的酒吞发了个消息。

    ——蓝符制作人在收集妖怪们的妖力,用途未知。

    有了线索的酒吞再细细一个排查,大天狗那边自然也用了自己的势力,终于查到,红枫林深处,似乎也有一波阴阳师在打小妖怪的主意。

    既然都是收集妖力,酒吞当然也就产生了兴趣想过来看看。

    这才有了后续的,他们一路上过来,遇上了万年竹,一路拉他入伙,赶巧那些小妖怪都已经得救,阴阳师们还没有过来查探现场,就在附近等着阴阳师们过来打算一网打尽的时候,好巧不巧就遇上了月亮开会,大天狗认出了一个是辉夜姬,觉得有点意思,琢磨了一下就基本知道了两个月亮是为了分散阴阳师的力量,于是就顺手帮了一把,把自己曾经吃掉最后也没能吐出来的半块月亮捏成了圆形祭了出去,还让万年竹吹了一把笛子伪装自己是辉夜姬。

    这就是前情提要了。

    至于杉山投诚之后,俩妖怪当然没有甜到二话没说就信了,而是相当直接地让阎魔来了一波封印,杉山在封印之下连式神都用不出来,自然只能好好听话。

    如此,俩妖怪相当愉快地把杉山打包了,准备去平安京好好商量怎么解决掉蓝符这件破事,并且邀请阎魔与辉夜姬同去。

    想到之前与茨木萤草分手的时候,茨木和萤草也表示了“你们直接回去就是,我们这里不需要担心”,阎魔看了看现在妖力涨了好多,确实需要找个清净地方好好熟悉一下涨起来的妖力的辉夜姬,点头答应。

    这才迤逦而去。

    而萤草和茨木那边——

    暴风雪当然破不了那个护罩。

    再之后,萤草也好,茨木也好,当然也不是坐以待毙的类型——茨木和萤草本身就是坐着接吻的状态,而茨木自己个的袖袍本来就足够宽大那空荡荡的袖子,垂在地上,是再合适不过地,暗搓搓来一发地狱之手的体位。

    唯一的困难,无非是全靠妖力,根本找不到躲在暗处的芦屋到底在哪而已。

    萤草深吸一口气,法力探出,依旧是贴着茨木的嘴唇,轻且迅速地开口:“东边,百步,但是有好几个生灵在,我并不能确定是具体是谁。”

    “那在暗处帮我们的红叶呢?”茨木呢喃着,摩擦着萤草的嘴唇,“伤害到她就不好了。”

    自己做那个磨人的小妖精的体验,和被磨了一磨的感觉,终究是天壤之别。

    被茨木的嘴唇磨了一磨的萤草脸色蹭蹭蹭就红了起来,强自镇定道:“她和那几个式神不在一起,你只锁定了那个区域就是。”

    茨木低低嗯了一声。

    注意到了萤草那姨妈上脸的表情,心知小丫头终于还是有点妹子在这种事情上应该有的反应。

    茨木自己,其实有一个装作美少女去骗平安京的美少年的放浪不羁的个人爱好,人家既然能扮作美少女,当然也知道小姑娘在各种场景之下应当有的正常反应。

    而就这种,被强吻了,又有点欲迎还拒伸出舌头的样子,多半是对那个男子有那么一点两点的喜欢,但是后来又脸红……那就应该确实是动心了之后的一点点娇羞。

    一般来讲,这种娇羞过后,应该就是恼羞成怒一段时间,至少自己是不能和她正常交往,更不要说这么亲密的唇齿相依了。

    心念电转的同时,茨木空空的手臂已经是垂了下来,朝着萤草指示的方向,就着初始的三点鬼火来了一发地狱之手,毕竟是坐着亲吻的体位放出地狱之手本就不需要正常的一个深蹲右臂入地,动起妖力来也有御魂雨带来的驳杂的妖力扰动所以感应不是很真切,所以看起来还真是相当隐秘。

    而打出地狱之手的下一刻,趁着萤草还在装作和自己亲吻暂时管不了外面是暴风雪还是枫叶雨反正老子要亲完再说的状态,赶紧把舌头撤出来,牙齿上下一嗑,对着萤草的唇角轻轻一咬。

    “呀!”

    萤草吃痛,一把推开了茨木,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一双眼睛里面满满的都是愤怒。

    色厉内荏地开口:“你混蛋!”

    ——小奶猫被撸了一把肚皮觉得自己被侵犯了但是心里面又暗暗有点爽其实实际上是想扑上去敞开肚皮再被撸一次,然而为了自己小奶猫的尊严必须装作自己很矜持很害羞不是一只随便的猫的色厉内荏。

    舔了舔嘴唇,茨木心情相当愉悦。

    愉悦地站起来,身形一动就把刚刚被欺负了的小萤草拦在身后,看着蹦出来举着锤子即将哐哐哐砸下来的山童,半点防护措施都不做仿佛对自己的抵抗能力十分的自信,露出大脑门来给你砸的豪放。

    却在妖力窜动的下一刻,山童手上突然就一软。

    也就是哐当砸了一下而已,茨木几乎可以算是毫发无损了。

    ——这件事情描述起来,其实是山童自己都已经准备了来一波大的,在妖力运转到了极致什么都到位了就差带鬼火开大招的时候,芦屋那边却突然发现鬼火没了。

    初始八点鬼火,雪女费三,怎么现在,就只剩下两点?!

    换句话说,有三点鬼火,是被谁用了?

    小风吹着,芦屋后颈一凉,又正值七月十五的鬼节,实在是有点闹鬼的意思……

    玩了一辈子妖怪的芦屋,生平第一次有了一种叫做害怕的情绪。

    作者有话要说:  被抢火了吧~

    打石距最恶心的就是你不仅带狗粮你还抢火!

    后来我就固定让我的六星姑姑上了,一脸冷漠←_←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根假萤草[阴阳师]相邻的书:[美娱]我从小被人嫉妒到大[综]便当联盟女装系统救世界[聊斋]女神的最强仙医综武侠之笔诛天下[综]炮灰生存手札绝世古剑仙[综]我曾侍奉过美国总统[综]巫师的明星日常[韩娱]鸡得来滚的美丽日记[综]我又成为了女神or男神[快穿]当反派变成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