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式神的强化

【书名: 一根假萤草[阴阳师] 第66章 式神的强化 作者:霜雪明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不死佣兵盛世医香娱乐之教师也疯狂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重生军嫂有空间     现在的茨木和萤草就在尸体的出处, 即一个颇为巨大的洞窟之中,面面相觑。

    萤草毕竟是在天邪鬼青身上留下了印记, 要追踪过来其实也算不上太大的问题。

    而那些运送尸体的小妖怪们匆匆来去,回到了这个洞窟之中, 又带着一堆尸体出来, 然后似乎又去了那个抛尸之地。

    整个过程竟然没有半点停顿,呼啦啦而来,呼啦啦而去。

    徒留被带路带过来了的萤草和茨木一脸懵逼,最后他们俩还是一跺脚就进来了这个洞窟。

    因为萤草说,在她的感应之中, 这个洞窟里面在那些小妖怪刚刚出来之后, 没有半点生命气息。

    那就是没有活人或者活妖怪乃至于活的大蛇在的意思, 不用怕打草惊蛇,直接进去就是。

    于是, 他们才看到了相当壮观的一幕——

    整个空间是一个精密至极的阵法, 而在阵法节点上摆着的是冰柜……嗯,字面意思的冰柜——寒冰冻出来的四四方方的柜子, 柜子里面放着那些妖怪身上活活抠出来的器官或者是武器,器官和武器们被某种液体泡着, 在本来就泛着幽光的阵法之下, 总有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感觉。

    萤草面前的冰柜里面,很巧,刚刚好就是一枚萤草的蒲公英。

    本来吹一把就能够有小伞的蒲公英泡在水里,总感觉十分的奇怪——毕竟……怎么说呢, 相比于天邪鬼赤这种一整个臀部都被剁了的情况,萤草在一般人眼里也能算是死了个全尸最多是被拿走了个蒲公英而已。

    但是对萤草自己来说,她是草妖啊。

    蒲公英本来就是长在她身上的,那是她的本体,从她身边拿走蒲公英,其实和切割了天邪鬼赤的臀部,性质并无不同。

    所以她心底里还是觉得很不舒服,毛毛的。

    也正因此,萤草才握着自己的蒲公英握的更紧,仿佛这样自己的蒲公英就不会被拿走了一样,但握得再紧都还是会忍不住心中发毛的感觉,索性捞了茨木的左手,握紧。

    嗯很好,安全了。

    我那么厉害的,我身边还有一个那么厉害的茨木,我的蒲公英不会被夺走哒!

    就是这么自信!

    而突然就被牵了手的茨木……其实还是能理解萤草这样的感觉的。

    额,不管面前这根萤草是个什么画风,战斗力到底有多凶残,萤草这么一个种族,其实还是应当算是小妖怪。

    比茨木酒吞大天狗甚至于青行灯辉夜姬这种妖怪而言的小妖怪。

    所以那根蒲公英的所在之地,其实并没有在阵法很关键的位置。

    关键位置,有只手,有个灯,有个酒葫芦,有把扇子。

    别的东西或许还需要对应一下别的大妖怪,但是那只手……用了八百遍地狱之手的茨木一眼就能看出来,那不知道是八岐大蛇用什么办法截留下来的,茨木的右手。

    被鬼切砍断,后来地狱之手用出来之后会从地底下冒出来的那个。

    自己从人变成妖之后,因为鬼切身上带着诅咒甚至影响到了所有茨木,所以茨木自己,也感受过被鬼切砍断的那种恐惧和痛苦。

    所以现在看到那只地狱鬼手,茨木还是打了个颤,又摇了摇头,甚至反手握了握萤草的小手,这才把心里面那种及其相当不舒服的状态驱逐出去。

    而就在茨木和萤草刚刚适应了这个地方这个见鬼的画风之后,俩妖怪看到,就在面前的容器之中,阵法的力量渐渐汇聚,然后,那蒲公英边上,渐渐形成了一个垂眉闭目的少女。

    长出了一个全新的萤草。

    仿佛无性繁殖。

    再下一秒,刚刚长出来的萤草缓慢地睁开眼睛,在她还在熟悉这个世界的时候,阵法之中已经是光芒一闪。

    随后,她死了。

    萤草似乎只是开始。

    因为再下一刻,最边缘的各种小妖怪,没存在感入天邪鬼家族,略强大的如丑时之女山兔山童,都发生了同样的变化。

    都是身上最重要的部位在阵法的力量汇聚之下长出了一个独立的主体,下一刻似乎就是阵法感受到了那个独立的主体,然后就地绞杀。

    再发生变化的就是在略微中心地带的,类似于络新妇的蜘蛛,姑获鸟的伞,吸血姬的小尖牙,惠比寿的鲤鱼旗,鬼女红叶的枫叶。

    然后,才是茨木的鬼手,青灯的灯盏,酒吞的酒葫芦,大天狗的纸扇。

    转瞬之间,又死了一批妖怪。

    茨木吞了一口口水。

    看着另一个茨木刚刚睁开眼睛然后瞬间就被剁掉的场景,终究还是会引起茨木的略有不适。

    且茨木还是不自觉地想起来了,阴阳寮里面,有两个大天狗或许还可以一个用魅妖一个用针女这样大家都会派上用场,但是如果是茨木这种根本没法玩控制,且如果出现了“家里穷根本养不起两个茨木童子”这种情况的话,其实有那么一些阴阳师,会考虑把小茨木喂给大茨木,让大茨木的地狱之手或者哪怕是黑焰更厉害一些。

    现在地狱鬼手留了下来但是茨木死掉了的样子,和茨木互相啃的情况,还真是有一种谜之相似性。

    茨木尚在思考,突然,萤草捏了捏茨木的手心:“有人来了,我们先躲起来。”

    这地方甚大,且似乎是一个天然形成的洞窟,要寻个地方躲起来并不难。

    运送尸体的小妖怪们回来了。

    他们似乎用了一种特殊的办法打开了冰棺,把里面的尸体拿了出来,又沉默地带着尸体离开。

    整个过程,似乎是因为运送尸体已经运送了太多次都已经麻木了,一句话都没说。

    看着这一幕发生的茨木,扭头瞅了萤草一眼。

    这件事他已经有了自己的判断,就不知道萤草是不是也是这个想法了。

    萤草……

    萤草她闭了闭眼睛,介绍道:“这个阵法,是聚灵用的,这里面的液体或许有断肢再生之能,大天狗这种妖怪的纸扇固然不是他自己,但是那把扇子上面必然带着大天狗掉下的一点点东西,毛发皮肤都可以,这样也能还原出一个大天狗出来,毕竟九头的玩意儿一般都有这种身上一个地方没了自己再暗搓搓长回来的能耐,能调配出这个药液,并不奇怪。”

    “用途呢?”

    “你应该猜到了吧。”萤草咬咬嘴唇,“提高这些东西的能力。”

    茨木眸光一沉。

    瞬间,茨木也不知道是要感叹一声果然如此,还是郁闷一下他并不能琢磨明白八岐大蛇要各种妖怪最有用的部分来干嘛。

    相比于式神升了七星之后就一定会离开这个世界不一样,各种技能,其实限制并没有很大。

    后世的阴阳师游戏自然是为了保持游戏世界的平衡,让氪金的大佬和平民玩家的区别没有那么大,所以会限制了各种式神技能最后到底能升级到一个什么样的地步。

    但是实际上,在活生生的妖怪这里,这样的限制是不存在的。

    熟能生巧,用久了之后熟练度自然提高,妖怪们就会越来越熟悉自己的力量,在没有妖力爆体的情况下,妖怪们普遍会越来越厉害。

    当然了,这种靠对自己的力量的熟悉带来的强大,速度是比不上吃掉自己的同类的。

    而就在这些冰棺之内,这些东西,茨木和萤草才在这里呆了一小会,就已经见证了妖怪出生到妖怪死亡的过程,那……

    这里面的东西,到底已经厉害到了什么地步……

    虽然那个鬼手已经吞掉了自己若干的同类,作为一个向往力量的妖怪,茨木还是暗搓搓脑补了一下那个鬼手如果在自己身上的话那到底是一种怎么样的酸爽感。

    “八岐大蛇折腾这个干嘛?”

    萤草耸耸肩:“自己用呗。”

    “嗯?”

    “大天狗的扇子,酒吞的葫芦,你的鬼手,灯姐姐的灯,乃至于我的蒲公英,其实都是可以操控的……器具,或者若是这东西出现在中原,我们就会把他们叫做法宝。”萤草解释道,“虽然我用你的鬼手的话,因为只能用法力模仿你的妖力的运转过程,熟练度和相似度都远远比不上你自己,但并不是不能用,何况你也看到了,那些东西,已经不知道厉害到了一种什么样的地步,一中和,其实威力是差别不大的。”

    “八岐大蛇……可能还是想回去报砍头之仇。而这个世界最值得他搜刮的,一是能让他的伤势尽快好起来的妖力,二来,应当也就是这些东西了。”

    带着一箩筐的不是修仙风格的法宝回去,出其不意之间,或许还真的能造成一些出其不意的效果。

    大天狗的扇子这个和芭蕉扇谜之相似的倒都还好还在正常人的思路范围之内,但是要是能拿着一只地狱之手回去,谁能想到拿着这玩意儿,把一些人定位成为敌人,朝着生命力最弱的那人一抓,居然还会有“溢出的伤害”的概念?

    “茨木。”萤草眼睛亮晶晶地,修仙者见到宝贝绝不放过的松鼠党本质暴露无遗,“我们,砸了它们吧。”

    它们,指的很明显就是面前这些冰棺了。

    砸了他们,拿到里面的各种东西。

    若是被茨木同类强化了无数次的地狱之手被安到了面前这个茨木身上并且为他所用……

    那一爪子下去,至少在这个世界的范围之内,应当就能怼天怼地无压力了!

    何况这里还不只有地狱之手。

    这堆东西悄悄偷出去,以妖寮的妖力资源,完全可以武装出一个军团来!

    想想就好刺激!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根假萤草[阴阳师]相邻的书:[美娱]我从小被人嫉妒到大[综]便当联盟女装系统救世界[聊斋]女神的最强仙医综武侠之笔诛天下[综]炮灰生存手札绝世古剑仙[综]我曾侍奉过美国总统[综]巫师的明星日常[韩娱]鸡得来滚的美丽日记[综]我又成为了女神or男神[快穿]当反派变成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