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酒吞那葫芦

【书名: 一根假萤草[阴阳师] 第67章 酒吞那葫芦 作者:霜雪明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娱乐之教师也疯狂不死佣兵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重生军嫂有空间     茨木看着萤草那闪着光的小眼神, 还是心疼地摸了一把小傻子的脑袋。

    “要是打草惊蛇了怎么办?”

    萤草笑的甜甜的:“偷完就跑嘛,还有打草惊蛇不是这么用的哟~~~”

    打草惊蛇, 形容的是你把蛇吓唬跑了之后蛇从此对你就有了警惕之心,再之后还想打到蛇, 就很难搞了。

    但是目前明明不是这么一个情况。

    现在要打的草是你的地狱之手, 能带走多少宝贝就可以带走多少,然后就会激怒掉八岐大蛇,等他赶来的时候我们已经跑远了。

    他在这里折腾了这么复杂的阵法,收集了这么多种类的妖怪身上的部位,但是最后却被两个贼人一锅端了……

    八岐一定会上天入地追杀萤草和茨木的。

    而在茨木联系到大部队, 设下埋伏等着狙杀八岐大蛇的时候, 八岐大蛇追杀二来, 这岂不是再明显不过的请君入瓮?

    所以说,语言学这种事情, 真的就是……谁比较能忽悠谁就赢了。

    茨木最后信了萤草的邪, 自己一步步走到了那冰棺面前,看着那只手。

    或者更加准确的说的话, 那应该是一根手臂。

    手臂焦黑,完全就是地狱之手伸出来捏人的形状, 而与从地面上伸出来只能看到小臂到手指不同, 那储存在冰棺之中的手臂是完完整整从肩胛骨上切下来的样子,大臂,小臂,手腕, 五指,一应俱全,且保存的十分之好。

    茨木舔了舔嘴唇,不知心底里怎么就出现了的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他抬手,用自己仅存的左手抚摸上了冰棺,隔着一层冰感应着那条手臂。

    而那根手臂,如有所觉,在冰棺之中一点点游动过来,最后贴到了冰面上,与茨木的左手两两相贴。

    茨木突然打了个寒颤。

    “小草儿!这根手臂怎么和我这么亲近?”

    一直冷眼看着这一幕发生的萤草,只长长叹息一声:“因为都是茨木啊,它的原主人还不定怎么惨死的呢。”

    茨木还没寻摸出都是茨木和主人惨死之中到底有什么联系,萤草已经是手中一晃,蒲公英发出了轻轻的一声“叮~~~”

    随后,冰棺被打破,那能让断肢再生的液体流了一地,萤草相当顺利地拿到了那根鬼手。

    “我处理一下,便能把这右手装你身上去,只是还没处理的它现在更多是一个只要能够模仿你用地狱之手时候的妖力流动就能够利用的法宝。”萤草略微想了想,觉得解释起来可能有点复杂,索性道,“你看吧。”

    随后,萤草手中掐了一个法诀,略微熟悉了一下那个鬼手的结构,随即看向茨木的表情,就相当僵硬了起来。

    只见萤草把蒲公英收了起来,手中的法诀一掐,深吸一口气,身子往下一蹲,破罐子破摔。

    然后,她仿佛是用尽浑身气力一般,以念绕口令的速度来了一句:“为我的强大而惊叹吧!”

    男孩子说这话倒都还好。

    一个会说“真是的,不要再摸了啦,好痒~”的软妹,来了一句爷们的“我的强大”,那画风……

    也就只有一言难尽比较能形容了。

    萤草话音一落,那根地狱之手就深入了地面,等地狱之手出现的时候,直接就毁掉了阵法的中枢。

    砰砰连声,那些冰棺都在被溢出的伤害活活抓破了。

    这就是谁都能用的概念。

    ——给茨木用固然能够发挥它最大的力量,但是这东西,被挖出来并且经过了八岐大蛇的特殊处理之后,已经变成了一个人人能用的工具。

    学一下使用方法就好。

    而使用方法到底是什么……八岐大蛇也把具体办法顺手刻到了这些东西之内,把妖力也好法力也罢,弄进去就能阅读清楚,能顺着做就能出技能。

    当然,妖怪的妖力毕竟是天赐,在身体经脉之中的流动也是固定的模式,可控制性远远不如能够自己打通经脉想怎么运转就怎么运转,靠自己修出来的法力,所以妖怪要用这些难度还比较大,倒是相柳或者是玉藻前之流只要法力到位,想怎么用就怎么用。

    萤草拿着地狱鬼手,站起身来。

    与茨木面面相对。

    茨木尴尬地挠了挠头:“呵……呵呵。”

    “这就是每次你用地狱之手都死不出声的原因?”萤草实在是憋不住,那个玩味的笑终于慢慢变成了凶残的笑,最后索性偏头笑了个爽,一边笑一边双肩抽搐甚至是眼泪都要笑下来了,“原来词儿是这样的啊……”

    讲道理,这个地界的妖怪的法则也很是奇怪。

    固然,面前这个茨木在用地狱之手的时候,大半时候是不出声的——比如在红枫林中偷袭了芦屋道满的那一招,本身就是借着亲吻时候的视角遮挡来的一发,若这个时候还大声念一下“吾之豪拳”,那偷袭很显然就成了一个笑话。

    但是,其实出声之后的效果更好。

    在用生花也好地狱之手也好,“出声”就基本等于正常用法术的时候的“急急如律令”,类似于阴阳师的“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念动的时候能够给招数增强一些攻击效果。

    当然了,萤草的治愈之光是“枯木逢春”,这个还比较正常,萤草在给小妖怪们补充生命力的时候也念了,和用急急如律令一样都很顺手。

    万万没想到,茨木的口诀,原来长这样。

    第一个茨木你是有多中二,或者说进入了茨木体内的妖力原来属性如此的中二!

    看着萤草笑的无比开心的模样,茨木他……他从来没有如此怨恨,世上第一个,被鬼切砍了手的茨木童子。

    妈哒你到底是有多空虚寂寞冷啊熊孩子,你的中二气息都爆表了吧,你看看你这一言难尽的口诀!

    讲道理一拳能够灭了这世界上大部分的存在的妖怪,一开口是这么一言难尽的口诀,怎么想怎么觉得是在闹着玩好么!

    为了挽回自己那本来就没多少的尊严,或者是把所有妖怪都拖到自己这个“用羞耻度爆表”的口诀的深渊之中从而让自己显得没有那么中二,茨木微笑着开口,一张俊脸慢慢的都是“来啊互相伤害啊”的蔫儿坏:“你知道酒吞的口诀是什么吗?”

    萤草瞬间就不笑了。

    “想试试吗?”茨木慢慢拿起了那个酒葫芦,“反正你能用法力模仿我们用的痕迹,威力什么的都无所谓,感受一下嘛。”

    萤草舔舔嘴唇。

    她总觉得,以这个世界这个奇诡的画风,还有以茨木这个笑容的吓人程度……一定是什么令人根本不能接受的词。

    她颤悠悠地接过了那个都快有她高了的葫芦,法力刺探而入。

    随后她惊慌地险些把手里的葫芦砸了。

    哦并不是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而是……

    萤草突然就霍然睁开眼睛,狂飙手速,手中的酒葫芦迅速倒转起来,喝了两口酒,法力迅速照着酒葫芦之中被八岐大蛇用法力刻出来的办法运转起来,运转归运转,不能喝还是不能喝——萤草一张小脸上,迅速起来了两腮的红霞。

    茨木目瞪口呆地看到,萤草身边,居然飘起了两点酒气。

    虽然没有自家好朋友那一口酒下去四个酒气就都满了的强大,但是对于初学者来说已经相当凶残了。

    自己逆着天意修炼出来的法力的可控性,确实比天赐然后让你从此人不人鬼不鬼的妖怪的妖力强大很多啊……

    而萤草在自己逼出来了两团酒气之后,发现自己确实是不能再喝了不然就要当场撒酒疯了。

    所以她手中法诀一变,酒葫芦就腾空而起。

    娇喝一声:“这就是本大爷的实力,看好了!”

    茨木腿一软。

    你大爷的本大爷!

    小姑娘你感受一下这是什么羞耻度爆表的口诀不就好了你为什么要本大爷出声啊这该死的崩坏感!

    茨木没想到的是,随着那句本大爷,出来的就是“噗噗噗”三下酒葫芦攻击。

    那三下攻击朝着的,是刚刚进入洞窟之中,来查探一番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手中拿着一个占卜用的手杖的少女。

    少女还没看清楚洞里是谁,就已经应声而倒。

    “快走。”萤草揉了揉自己已经有些不清醒的脑袋,甚至咬了咬舌尖逼着自己保持清醒,强行又掐了一个法诀把各种东西都收走。

    话音才落,茨木怀中就突然多了一个浑身冒热气儿的萤草小姑娘。

    小姑娘在自己怀里还嘟嘟囔囔着:“酒吞这到底是什么酒,劲儿怎么这么大……嗝儿……快走……”

    然后就没声儿了。

    茨木:……

    姑娘诶你不能喝就不能拿着地狱之手来一发吗?

    即便地狱之手在我手里,你就不能让我来一发吗你非得自己动手!

    还有,你这种小姑娘不要随便在外面喝酒要是被坏人拐走了怎么办喂……

    看了看怀中已经迷迷蒙蒙倒下去的小丫头,操碎了心的茨木也无话可说,唯有扛着萤草快步离开。

    去妖寮找酒吞先!

    这酒葫芦在萤草手底下那半生不熟的用都能那么厉害,在酒吞手里那绝对是要上天的节奏!

    哦至于扛……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嘛,茨木也想公主抱的……

    这不是只有一只手么= .=

    行色匆匆的茨木并没有看到,那个被萤草用三点酒葫芦突突突弄倒下的女孩子,慢慢吞吞从地上爬起来。

    唯一的变化,无非是脸色惨白了许多,但她确实是还活着。

    那女孩子只是无奈地看了看完好无损的自己,然后嘟囔一句:“果然还是没死成呢……真的只有八岐大人能让我一死么?”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根假萤草[阴阳师]相邻的书:[美娱]我从小被人嫉妒到大[综]便当联盟女装系统救世界[聊斋]女神的最强仙医综武侠之笔诛天下[综]炮灰生存手札绝世古剑仙[综]我曾侍奉过美国总统[综]巫师的明星日常[韩娱]鸡得来滚的美丽日记[综]我又成为了女神or男神[快穿]当反派变成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