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尘埃落定

【书名: 一根假萤草[阴阳师] 第74章 尘埃落定 作者:霜雪明

强烈推荐: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犯罪心理:罪与罚不死佣兵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重生军嫂有空间     平安世界之中, 出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波百鬼夜行。

    不是在妖怪被阴阳师支配的年代里,刚刚长成的妖怪们被阴阳师用福豆砸一波, 砸中了之后就会受重伤甚至是死掉然后掉出一块两块碎片,那些碎片被阴阳师们凑起来最后能得到一个完整的妖怪的那个百鬼夜行。

    这次百鬼夜行是妖怪们自行组织的, 与其说是百鬼夜行, 不如说是妖潮。

    妖怪集结起来,朝着阴界而去,仿佛春节过后往大城市一阵一阵跑的务工人员。

    ——阴界之门立在阴气最为浓郁之地,其上有巨大的阵法吸收这世上所有的妖气阴气,而这些对于妖怪而言, 自然是有着致命的, 几乎是来自身体本能的吸引力, 即便是不知道路在哪,凭感觉走也能够摸索到那阴气最浓郁的地方。

    即便有一些大妖怪稳住自己不被阴气集结之地的吸引而去, 但是有另外一个消息简直让他们根本无法拒绝——阴界之门以内, 蓝符无效。

    如果要是什么野鸡妖怪或者三流阴阳师传出来这个消息,或许大妖怪们还不至于如此信服。

    但是传出这个消息的是妖寮的酒吞和茨木, 加上阴阳师之中的目前的**oss贺茂忠行以及冉冉升起的阴阳师新星,一条青龙都能虐翻大部分阴阳师的安倍晴明。

    都是大佬。

    如此, 就不得不信了起来。

    而与此同时, 妖寮之中的各种妖怪也都在带着各种野生的妖怪在往阴界之门行去,且也在有意识地保持秩序,让妖怪在迁徙的过程中不至于会影响到平民的正常生活,而平民们之间流传的消息是那些妖怪只会在晚上集结而行, 夜晚不出门就好,白天依旧可以该干嘛干嘛。

    高效率有组织的妖怪撤退活动持续了半月不到,原来人鬼共生的世界,渐渐的,“鬼”这个势力就自行撤到了阴界之内,在阴界形成了新的秩序。

    当然,妖怪们大量撤回阴界之内,带来的影响就是阴阳师们发现,蓝符越来越难用了起来。

    原来在蓝符上划下符号等着蓝符爆出蓝光招来被契约的妖怪,只会花费两三个呼吸的时间,然而在妖怪们撤到了阴界不再打扰人间之后,蓝符化出来的蓝光还想契约到妖怪,花费的时间就越来越长了。

    并且,蓝符的供应也少了起来。

    八岐已经死了,没有谁再给他们制作这种蓝符,自然是用一张少一张。

    阴阳师群体很快就陷入了巨大的混乱。

    却在这个时候,这世上又有一种蓝符流传了出来。

    这样的蓝符比之先前那让妖怪只能无条件服从主人的符咒,倒是平等了许多。

    其实关于要不要弄出蓝符,阴阳师和妖怪们之间还细细讨论过——

    以晴明的意见,当然是这种东西既然对妖怪不好,且让阴阳师从此无心学阴阳术只想抽符养妖怪,那当然是从此没有了最好。

    茨木和酒吞的意见……其实茨木很早很早的时候就已经给萤草说过,其实妖怪们并不反感被阴阳师养一段日子,毕竟刚刚出生的小妖怪并没有什么保护自己的能力,如果能够在阴阳师的庇护之下度过成长期间,哪怕和阴阳师们一起呆个几十年,等到阴阳师死去了再离开,其实这对于阴阳师也好,对妖怪也好,都不是是什么太坏的事情。

    且也不是所有阴阳师都会和晴明一样,有那么优秀的阴阳术天赋,学什么都能那么快的。这世上毕竟光怪陆离的事情太多,没了妖怪也会有别的东西,阴阳师到底也还有一个保护人类的重任,若是他们手上一点强大的攻击手段都没有,这反而是矫枉过正。

    晴明与茨木酒吞相对而坐,听了这俩大妖怪的解释,琢磨了好半晌,才沉吟道:“那至少得要妖怪能自己选择被不被契约,契约过后吃掉不吃掉也得有个说法吧。”

    “当然。”酒吞把他和茨木之前已经商量出来的解决方式说了出来——

    平等契约,对双方都有束缚,妖怪不能伤害阴阳师,阴阳师也不能随意想把妖怪如何就如何。阴阳师那边该怎么画符依旧怎么画,而妖怪这边愿意被阴阳师庇护一阵子的,会被妖寮挑出来,集中在卡池,蓝符契约再也不是随时随地随便撕一张就可以,而是要在固定的位置与阴界进行联系,在卡池的范围内挑选契约。

    契约方式不变,只是不打掉妖怪身体里的那点妖力,只要妖力完整,喂掉这事儿当然是不会出现了。

    若是阴阳师契约到了他不想要的妖怪,就把那妖怪在神龛那儿放着,妖寮也会送他几张御札当做蓝符的成本,妖寮把妖怪接回来就成。

    乃至于百鬼夜行也依旧可以玩,换成傀儡,在傀儡里面装妖怪碎片,越是厉害的妖怪越难砸到,凑够了碎片也能够得到一个完整的妖怪,什么都不会影响。

    且对于妖怪来说,过一段时间也会有那么一片两片的碎片出来,放着也是放着,拿着玩也挺好。

    且同时,八岐大蛇制作蓝符的各种材料都还在,继承了他的遗产之后,最多就是略微修改一下制作蓝符的阵法,去掉会取出妖怪身体里的妖力的那部分,一切就可以如常进行,阴阳师的秩序不会有太大的改变,而妖怪这边处境也能变的更好。

    听到这里,晴明也不得不赞一句到底是庇护了那么多小妖怪的妖寮创办人,这思维缜密地几乎每个方面都考虑到了。

    而这时候,茨木笑嘻嘻开口:“觉醒依旧可以去找麒麟,不过今后狂暴气息太多的觉醒材料就禁止给妖怪用了,如何禁止这个还需要晴明君在阳界多多费心,至于御魂……小草儿已经在八岐封印之处布下了一个聚灵阵,灵气汇聚在八岐大蛇那里再被阴界之门抽出来,会形成无数的八岐大蛇分.身,灵气在八岐大蛇体内走一圈之后依旧会在他身体里形成御魂,要是缺御魂了,依旧可以在固定的地方打。”

    说到这,茨木托着下巴,一脸甜蜜的微笑:“说起这个来,小草儿现在可喜欢暴打八岐了,应该是那天打八岐本尊的时候给她留下了太深的印象,反正我和她也不会在平安世界呆太久了,陪她多打两只也挺好。”

    猝不及防被喂了一大口狗粮的晴明:……

    #全民暴打八岐大蛇活动,始于萤草怼八岐本尊的时候怼出来的心理阴影#

    他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捂着脸踉跄而去。

    这个茨木果然切开黑。

    萤草也是黑的!

    笑看晴明离开,心情甚好的茨木只听到酒吞问了一句:“你在这个世界还能呆多久?”

    本来还算是和谐的气氛立刻凝滞了下来。

    好半天,茨木才低低说:“玉藻前在我身上设下的封印只够一个月。”

    其实本来是连这一个月也没有的。

    茨木毕竟是经历过了天劫又被洗髓伐骨了一遍,当年被阴阳师契约过后那不完整的妖力都被已经接纳了他的仙界从容抚平,现在的茨木也再也没有了妖力躁动的隐患,但是同时相对的,既然接受了来自仙界的善意,他在这个世界,也待不了多久了。

    若不是妖寮的事情还需要交接,阴界之门设立之后还有一堆事情要做,玉藻前也不会给在茨木的要求下给他设下封印,暂时限制了茨木的实力,从而让他在这个世界多呆一个月。

    毕竟这种封印对身体还是有损伤,八岐和玉藻前在这个世界能呆那么多年,那是因为他们对自己实力的限制都是自己来的,他们很了解自己的身体,伤害当然能降低到最小的地步,但是对于茨木来说,他毕竟还没有很懂法术体系,要自己下封印的话有些强人所难,而别人给他设下的限制,难免就会对他身体有一些损害。

    茨木倒是不想在意这个损害到底如何,只是玉藻前在回仙界之前也有义正言辞说过,一个月是最长时间,再长的话就会造成不可逆转的损伤了。

    “哪怕是一个月,这些天忙下来……也就这两天了。”酒吞摸出了自己那个巨大的酒葫芦灌了一口,声音听起来也有些怅惘,“我们认识,也有好多年了吧。”

    茨木露出了一个怀念的笑来。

    那时候他还是个刚刚恢复自由的式神,根本不知道自己应当何去何从,一个大妖怪浪荡世间总会让阴阳师们觉得不安全,且茨木童子这种妖怪,只要有,阴阳师们都会给他们最好的御魂,式神不能重新契约,但若是打死了茨木童子,也可以抢到他身上强化到了极致的六星御魂,也算是好事一件。

    正因如此,茨木和酒吞的相遇,也正好是茨木没了鬼火,眼看着要被对面阴阳师怼死的时候,醉醺醺的酒吞路过,醉眼迷蒙地就给了那阴阳师不耗鬼火的五下酒葫芦。

    从此之后,中二少年茨木童子,那怼天怼地老子天下第一的心,暗搓搓就变成了老子天下第二。

    第一变成了酒吞。

    别的不说了,就酒吞那不耗鬼火的五下突突,让在恢复自由,再也没有座敷给他供火,于是乎为了鬼火这件破事纠结无比的茨木感觉到了来自这个世界法则的强烈恶意。

    (当然了,我们的茨木童子先生那时候还没有意识到,世界上还有另外一个一耗八火的荒)

    再之后,茨木就赖上了酒吞,一口一个我的挚友。

    酒吞喜欢变成一个美少年去骗人,茨木就把自己的妖力收敛了打扮成个美少女,平安京之中偶尔两个老朋友还会碰瓷到彼此身上,然后就豪迈地醉倒平安街头。

    一路走来,茨木自己想想那时候的中二少年生活,居然也有了一星半点的伤感。

    “是啊,有好多好多年了。”

    酒吞放下手里的酒葫芦:“我会去找你的,带着小红叶儿去找你和萤草。”

    茨木偏头:“嗯?”

    “不就是升六星么。”酒吞打了个酒嗝,“我又没有被契约过,什么时候妖力到了那个临界值,或者去弄个达摩吃下去,自然就会破了那个屏障,你且去仙界探路,我早晚跟过去。”

    茨木吸溜吸溜鼻子,终于是露出了一个满足的笑来。

    他的挚友,百鬼之王,自然是没有什么地方去不得的。

    他会带着萤草去仙界,自然,酒吞也能带红叶过去。

    到那时候再聚首的话,现在的别离似乎也不会有那么难受。

    平安世界会有新的酒吞和新的茨木,他们或许会延续妖寮的创始人酒吞与茨木的情谊,或许不会,但是……那都没有什么关系。

    反正他茨木这辈子仅认可酒吞这么一个好友。

    “出来啦你们两个。”萤草站在院子里笑嘻嘻地吆喝着,“这一坛子樱花酒是红叶姐姐亲自酿的哟,来晚了就没了!”

    茨木看向窗户外那个换上了丹枫秋意的衣裳就不肯再换下来的小姑娘,又看看和小姑娘站在一起的白裙子红叶,心里面那点好不容易憋出来的离愁别绪半点没有障碍地被丢到了脑后。

    他才要走正门出去,便见到酒吞身上一闪,直接从窗户窜了出去,一口樱花酒就电光火石之间进了酒吞的嘴。

    随后便是红叶的一声尖叫。

    萤草捂上了脸不忍直视——

    酒吞那口樱花酒,有一半被他渡到了红叶口中,用嘴。

    大天狗手中拿着一卷书,看到这个场景也只是默默偏头换了个姿势。

    他觉得自己就不应该留下来给茨木来这么一个送别宴。

    #我应该在车底,不应该在车里#

    作者有话要说:  ——

    大天狗:导演我和你没仇吧……

    导演(天真脸):没仇啊,你什么时候来我这里玩我就更喜欢你啦。

    大天狗(咆哮):酒吞和红叶成正果了,阎魔和判官你都能提一嘴,茨木和萤草被强行拉郎配,连死掉的帚神都有一个叫灯笼鬼的牵挂,然后你特么都快结局了,都不给我安排个对象?!exo me?

    导演(捂脸):你太帅了。

    大天狗:所以?

    导演(尴尬):言情里面我就不凑狗仔cp了反正我也不太喜欢妖狐把少女做成手办的个人爱好,且我也决定尊重阴阳师游戏里面的狐跳cp,然后颜值配得上你的也就剩下个辉夜姬了,所以按照我最开始的打算,我其实是想把辉夜姬小姐姐给你的……你想啊,一个是天狗喰月,一个是月宫之女,这吃和被吃的关系都那么明显了对不对(对手指)。

    大天狗:于是为什么不呢?

    导演(白眼):然后该死的阴阳师策划出了个万年竹啊!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一言难尽的策划啊!表示阴阳师策划你啥时候出玉藻前老子文还有一章开个结局车就完结撒花了你特么还是没有出玉藻前!这个破游戏吃枣药丸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根假萤草[阴阳师]相邻的书:[美娱]我从小被人嫉妒到大[综]便当联盟女装系统救世界[聊斋]女神的最强仙医综武侠之笔诛天下[综]炮灰生存手札绝世古剑仙[综]我曾侍奉过美国总统[综]巫师的明星日常[韩娱]鸡得来滚的美丽日记[综]我又成为了女神or男神[快穿]当反派变成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