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再见童贯

【书名: 寒门枭士 第一百九十三章 再见童贯 作者:高月

强烈推荐:盗运成圣末日新世界修真聊天群电影世界大抽奖神级妖术重生之都市修仙美国之大牧场主最强的系统     李延庆便掐头去尾,将他在延寿山庄遇到神秘男子的经过给众人描述了遍,说到这个神秘人身形之快,手段之狠,杀人之凌厉,听得三人都变了脸色。@|

    最后道:“但我觉得他对我很友善,直看不到对我杀机,他还说我的铜弓铁箭在三十步内不如普通弓箭。”

    “你觉得他为什么会对你这样?”岳飞问道。

    李延庆沉吟下道:“我觉得他应该和师傅很熟悉,就算不是师徒关系,也是朋友的关系,他是认出了铜弓铁箭才对我友善。”

    岳飞想了想道:“师傅也曾经说过些关于他从前徒弟的事情。”

    “等等!”

    李延庆打断他的话道:“师傅什么时候说的,我怎么不知道?”

    王贵也笑道:“你当时去参加解试了,所以你不在场,那天师傅酒喝多了,说了好多事情。”

    “老岳请继续说下去。”

    岳飞又继续道:“师傅说他在我们之前共教了五个徒弟,个是林冲,曾是禁军教头,个叫做孙立,现在登州出任步兵提辖,枪法很厉害,还有个大名府的卢俊义,大家都见过他,另外还有两人,个叫史文恭,得师傅箭法真传,好像也在禁军,最后个叫做栾廷玉,跟师傅学了五年棍术,师傅说他棍法第,原在太原从军,后触犯军法被革除,然后就去向不明了,如果那个神秘人真是师傅的徒弟,我怀疑就是栾廷玉。”

    汤怀忽然道:“栾廷玉的兵器好像也是根短铁棒,回头再问问师傅就知道了。”

    “师傅情况怎么样?”

    李延庆问了这句话,三人的脸色都黯淡下来,李延庆心中感觉不妙,连忙道:“师傅出事了吗?”

    “出事倒没有,但他的情况很糟糕,就像完全变了个人,伤情比我们想象的要严重得多,这么给你说吧!师傅已经下肢瘫痪了。”

    李延庆心中焦急,急问道:“他现在在哪里?”

    “师傅在中牟县有处宅子,他在那里静养,我们半个月前还去看望过他,如果你要去看他,那我们请个假,和你起去。”

    “那你们什么时候有空?”

    岳飞三人商量了下,“后天吧!后天我们早就出,最多两三天就回来。”

    “那就说定了,我们后天去看望师父。”

    ........

    李延庆和三人分手后又回到新桥取马匹和物品,父亲不在家,他便想回太学去住,后天还要去看望师傅,父亲那时就应该回来了。

    刚到住宅前,却看见门口站着个瘦小的身影,看见了李延庆,瘦小的身影如箭般冲过来,头扑进他怀中。

    “小官人,你下午怎么不等我下。”

    喜鹊委屈得要哭出声来,“我听说你回来了,连忙派去店铺,你却不见了。”

    李延庆歉然拍拍她的小脑袋,“我被那三个混蛋抓去喝酒了,原本想去看看你来着。”

    “你全身都是酒气!”

    喜鹊有点不好意思地离开李延庆,她忽然想起事,又连忙问道:“青儿呢?她怎么没和你起回来。”

    “她在苏州遇到她爹爹了。”

    “哦!那她.....她还会回来吗?”

    “我也不知道,或许吧!其实我也希望她能留下,可是那毕竟是她的爹爹。”

    青儿的离去使李延庆心中多少有点遗憾,不知她在梁山那样环境中长大,将来又会变成什么样子?

    李延庆感到心中沉甸甸的,他尽量不去想这件事,便对喜鹊笑道:“我今晚要去太学,整理些东西,我的行李应该在你这里吧!”

    “嗯!铁柱都给我了,小官人,我....我也想搬去太学。”

    李延庆柔声对她道:“在这里做胭脂不是很好吗?这个机会在汤阴可没有,个月还能挣十几贯钱,你把它积攒下来,以后你娘就有个依靠了,你自己也学了门高的手艺。”

    喜鹊低下头小声说:“我知道机会难得,可是给小官人梳头也是我的事情,我给老爷说过了,白天我过来做胭脂,晚上我回太学,老爷也答应了。”

    李延庆想了想,这倒也是个办法,反正喜鹊白天也没有什么事,而且新桥离太学很近,让她骑着毛驴往来就是了。

    “那就收拾下,我今晚就带你过去,你带床被子毛巾之类,衣服明天再收拾也不迟。”

    喜鹊欢喜地答应声,跑回自己屋去了,李延庆拿了行李,又从牲畜棚牵出头毛驴,这就是当年李延庆参加童子会得的奖品,父亲又把它带到京城来了。

    “延庆,这么晚你还要去哪里?”杨姨从房间里走出来问道。

    “我回太学,要整理些资料,可能明天上午还要听讲学。”

    “哦!那你小心点。”

    “杨姨,我把喜鹊带过去了,明天她早会过来。”

    “好的,晚上当心点。”

    不多时,喜鹊拎了两个大包裹出来,正好由毛驴驮着离开府宅,向太学而去。

    ........

    次日早,李延庆跑步回来,喜鹊伺候他梳洗完毕,又跑去舍厨买了早饭,这才骑着毛驴匆匆去店铺了。

    有人伺候的感觉完全不样,不仅头脸整齐舒适,而且不用考虑早上吃什么,喜鹊知道他的饮食习惯,切都安排得妥妥帖帖,房间里也收拾得干干净净。

    李延庆坐在屋里边啃包子边看书,这时,外面传来敲门声,有人问道:“李官人是住这里吗?”

    李延庆上前开了门,只见外面站着两名家丁,他不解地问道:“我便是李延庆,你们找我做什么?”

    为家丁抱拳行礼,“我们是童太尉府上家丁,如果李官人今天有空,请到太尉府中叙。”

    说着,他们将张请帖递给李延庆,李延庆接过请帖看了看道:“请转告童太尉,我定会准时去拜访。”

    两名家丁快步走了,李延庆却陷入了沉思之中,童贯在他回来的第二天早就派人来找了,这说明了什么?

    .........

    按照约定的时间,李延庆准时来到了童贯府前,他刚走到门口,面管家从里面跑了出来,老远拱手道:“可是李官人!”

    “正是,奉太尉召唤前来相见!”

    “李官人太客气了,太尉是请你前来,并非召唤。”

    李延庆当然是客气话,宋朝既没有隋唐那样的权势威压,也没有明清的等级森严,而是种平民社会,童贯虽然贵为太尉,但也不能随便用权势来威压普通平民。

    尤其在汴京,官员们都比较爱护自己的名誉,就算相国府隔壁的平头小民,大家都相处得客客气气,绝不会因为自己是相国或者太尉就盛气凌人。

    更何况李延庆还是太学生,太学生在北宋是股很强大的政治势力,如果随意欺凌太学生,激起太学生的大规模示威游行,就算是相国也会被罢免。

    也正是这个缘故,童贯急着找李延庆,也并非派人去强令他前来,而且派人早送去请帖,客客气气把李延庆请到府中谈话。

    外书房内,李延庆再次见到了童贯,上次童贯是金盔金甲,威风凛凛,今天却穿件细棉布深衣,头戴平巾,很普通的居家之服,只是他身体过于硬朗的粗线条使他缺乏种文官的温文尔雅,穿着这种普通家居服就显得有点不伦不类,还不如穿盔甲,至少李延庆是这样认为的。

    童贯很客气地请李延庆坐下,他瞥了眼李延庆手中的皮袋,心中顿时燃起了线希望,他本来是决定下个月才返回京城,但他接到王子武的飞鸽传信,才知道了生了朱勔案,童贯立刻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便急急从河北赶回来,但他还是晚了步,朱勔案已经落幕了。

    童贯只比李延庆早回来两天,他还没有完全把情况了解清楚,昨天中午便传来了嘉王赵楷已抵达汴京的消息,这个消息令童贯如置身冰窟,瞬间从头寒到脚,他和朱勔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都将暴露在天子面前吗?包括他对延寿山庄的羡慕,以及朱勔承诺在苏州也给他修建座同样规模的延寿山庄。

    童贯和蔡京等文官不样,蔡京有资历、科班出身,有父辈的人脉和背景,即使被抓到和朱勔私通的把柄,天子也不会拿他怎么样?

    但他童贯就不样了,他是宦官出身,他所有的权力都来自于天子的信任,旦天子对他不再信任,他的权力基础就会轰然坍塌。

    童贯比蔡京更害怕朱勔的信件落到天子或者梁师成的手中。

    童贯喝了口茶,缓缓道:“李少君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我今天请你来的原因。”

    李延庆笑了笑,从皮囊中取出六封信和份清单,放在桌上推给了童贯,“太尉看看,是不是都在这里了?”

    童贯从桌上拾起信,他的手微微在颤抖,脸上再也掩饰不住内心的紧张和期待,内心的狂喜渐渐溢于言表,封不少,所有的信都在这里,送礼清单也拿到了,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安全了。

    童贯重重拍桌子,忍不住仰天哈哈大笑起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寒门枭士相邻的书:长生处处开宝箱众魂之主咸鱼翻身的正确姿势娱乐大喷子异界之书时代巨擘全职穿越者零秒绝杀老衲要还俗江湖末世行汉末天子走下云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