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二章 钱落柳静

【书名: 寒门枭士 第四百四十二章 钱落柳静 作者:高月

强烈推荐:精灵世纪:GO盗运成圣神级妖术重生之都市修仙最强的系统美国之大牧场主重生铸梦龙骸战神     李延庆没想到对方出手便将价值一千八百两银子的宝弓送给自己,着实让他不好意思,他连忙躬身道:“前辈美意李延庆心领了,这张弓晚辈还是自己购买比较好。”

    曹评眯眼一笑,“难道你是想让我把射昆送给你吗?我可舍不得。”

    李延庆无奈,只得再行一礼,“多谢前辈赠弓,晚辈铭记于心。”

    这时,跟在高深背后的年轻人轻轻拉了一下高深衣角,提醒他道:“大伯”

    高深笑了起来,便给李延庆介绍道:“这位年轻人是我的侄子高宠,延庆有没有兴趣认识一下?”

    李延庆吓了一跳,就是那位枪法绝伦的高宠吗?他打量一下高宠,只见他年纪和自己的差不多,皮肤白皙,身材高大雄壮,相貌十分英武,不过显得略有点腼腆,他连忙上前行礼,“久仰高贤弟枪法精湛,以后还望多多指教。”

    高宠腼腆地笑了一下,连忙躬身回礼,“我才是久仰李探花的大名。”

    高深有些奇怪看了一眼李延庆,他的侄子枪法虽然十分厉害,却从不和外人交流,李延庆又怎么会知道?

    这时,胡掌柜已经给追风弓上好的弓弦,递给了老东主,曹评打量一下弓,叹息道:“这张弓制成后就被人收藏了,两年前原主人家道中落,一批收藏兵器放在我这里寄卖,这张弓直到今天才遇到新的主人,也是它的缘分。”

    他把弓递给了李延庆,宝弓入手,那种熟悉的感觉就仿佛朝昔相处的妻子,李延庆带上扳指轻拉一下弓弦,只听绷的一声脆响,弹力极大。

    曹评笑道:“外面雨已经停了,我们去后面试试弓,顺便欣赏李探花的绝射。”

    雨果然已经停了,空气中湿漉漉的,不利于发挥箭术,但对于高手而言,天气的影响已经不算什么。

    店铺后面有一片狭长的大院子,是兵器试验场,当然只有会员才能使用,高宠跟着后面,心中十分激动,那年弓马大赛,他正好不在京城,错过了李延庆的精彩射箭,今天终于有机会了,他也极为期待见识李延庆的高明箭法。

    “可惜只有三十步,那我们就玩个花样吧!”

    曹评是主人,当然由他做主,他在一株柳树上用麻绳挂了一枚铜钱,隐藏在茂密的柳枝中间,他的脸色忽然变得严肃,对李延庆道:“我曾祖父也同样箭法绝伦,他最得意的一招叫做‘钱落柳静’,三十步外将钱射落,但柳枝不能动,他因此得名‘柳静将军’,可惜曹家后代不济,没有一人能比肩先祖,如果李探花今天能做到,那我再把射昆弓送给你。”

    曹评的曾祖父便是开国功臣曹彬,以箭法绝伦闻名于世,李延庆被天子赵佶御封为天下第一箭,曹评心中多少有点不服气,他今天便找到这个机会,试一试李延庆的箭法。

    旁边高深心里明白曹评的心思,他也呵呵一笑,“那我就做个证人吧!以免曹兄最后舍不得宝弓。”

    “我会舍不得射昆弓?高贤弟太小瞧我了吧!”

    曹评心中激动难掩,他索性把腰间佩剑解下来,“这柄七星剑是我最心爱的三宝剑之一,如果李探花的箭术能比肩我先祖,这柄宝剑也一并赠与。”

    李延庆已经明白曹评的用意了,他在为自己的先祖打抱不平呢!赵佶当年御封他为天下第一箭,他并没有把这个称号放在心上,但他不在意不等于别人不在意。

    李延庆觉得十分为难,他向高深望去,高深轻轻点头,意思让他射这一箭。

    李延庆只得勉强笑了笑,对曹评道:“前辈可否让延庆先试一下新弓?”

    “当然可以!”

    李延庆抽出一支羽箭,猛地拉开弓,触指即射,这一箭却射向旁边的一根细竹竿,只听‘咔嚓!’一声,竹竿应声而断。

    “好箭法!”高宠忍不住夸赞道。

    他今天是跟随伯父来良工剑铺买剑,不料正好遇到了李延庆,高宠练习先祖高怀德的枪法,一杆蟠龙金枪使得出神入化,但他的箭法却一般,这便使他对李延庆十分敬仰。

    李延庆心中却爱极了这张弓,豹头弓虽然也不错,但有点偏软,必须靠他双臂的力量加速,而这张弓十分硬朗,弓的本身就能给箭矢施加很大的初速度,使他不用费多大的力气,一样能达到疾速和强劲,而且速度更快,力量更大。

    如果说豹头弓他一口气可以拉弓二十下,而张追风弓,他可以轻松拉三十下,胳膊也不会酸痛。

    更重要是手感极佳,使他能创造更好的成绩。

    李延庆向曹评点点头,“我开始了!”

    他又仔细看了一眼柳枝条中的铜钱,他可以在夜间于八十步外射灭香头火,射断三十步外的一根麻绳,一点问题没有,关键是不能碰到的柳枝,虽然很难,但也不是不可以办到,只是需要看准角度,确实可以做到穿林而过。

    但这里面还是有两个难点要处理好,一个是防止箭矢在射断绳索后改变方向,其次是要防止绳索不是被切断,而是被割断,如果是后者,就容易让铜钱荡起来,从而碰到旁边的柳枝。

    李延庆在练习铜弓铁箭时有过类似的训练,在密密麻麻香中,射断其中一根香,而不能触碰到别的香,再比如射断拴钱的绳子,使铜钱正好落入下面的茶杯,这些都是周侗曾经训练过他的课程,与今天的钱落柳静有异曲同工之妙。

    李延庆深深吸一口气,注视铜钱良久,猛地拉开弓,他的追风弓是骑弓,不能像步弓那样从容不迫的瞄准,开弓就要射箭,他拉弓如满月,一箭射出,箭速太快,只见寒光一闪,铜钱当啷落地,箭已经无影无踪,柳枝却纹丝不动。

    曹评一下子愣住,他根本没有看清楚,这时,高宠跑了过去,在对面墙上拔出了那支箭,大喊道:“箭钉在墙上了。”

    高深鼓起掌,“精彩绝伦,好箭法啊!”

    曹评慢慢走上前,从大石上拾起铜钱,麻绳是在铜钱上方一寸处被整齐切断,这需要力量大且速度快,使绳索失去韧性,直接切断,他曾祖父曹彬在家传的《箭技百录》中也有记载,钱落柳静的关键就在于射断绳索须选在铜钱上方一寸或两寸处,速度要快,力量要大,这样铜钱就不容易发生悬荡。

    李延庆当然没有看过曾祖父的《箭技百录》,但他也同样懂得这个原理,这一箭令曹评心服口服。

    “好箭法,李探花不愧是天下第一箭!”

    李延庆躬身长施一礼,“晚辈侥幸得手,让前辈见笑了!”

    曹评点点头,吩咐胡掌柜道:“去把射昆弓取来。”

    李延庆连忙摆手,“晚辈有追风已经心满意足,射昆弓只适合于收藏,对晚辈用处不大,前辈的好意延庆心领了。”

    曹评淡淡道:“我实在想不到还有谁比贤侄更有资格得到射昆弓,如果我说出他的来历,相信贤侄就不会拒绝了。”

    “晚辈愿洗耳恭听!”

    “这张弓是皇佑五年,第一弓匠段小玉专门为狄青制作,知道那一年的正月十五发生什么事吗?”

    “狄青夜袭昆仑关!”李延庆脱口而出。

    曹评点点头,“所以这张弓起名为射昆,就是勇射昆仑之意,段小玉耗时四年才完成这张弓,狄青得弓极为喜欢,专门挂在书房中,可惜几个月后他便病逝了,这张弓便传给他长子狄谘,十年前,狄家在京城买宅,为了筹钱,便将一批祖传的兵器卖给了良工坊,其中就包括了这张射昆弓,还有我这柄七星剑。”

    李延庆沉吟片刻道:“弓我收下了,但这柄七星剑是前辈的佩剑,晚辈实不敢接受。”

    高深在旁边笑道:“贤侄不要可以给我,他收藏的兵器多着呢!不缺这一把剑。”

    曹评瞪了他一眼,“这是我最心爱的三宝剑之一,若不是我轻视李探花的箭术,这柄剑我会拿出来?”

    李延庆连忙把剑还给他,“既是前辈的心爱之物,晚辈更不敢要了。”

    曹评也是头脑发热把佩剑取下来,既然李延庆再三不要,他也正好下这个台阶,曹评对李延庆极有好感,想了想便笑道:“今天有幸再见到了钱落柳静的神技,我要摆酒庆祝,明天延庆可有空?”

    “明天晚辈的官职可能要下来,晚辈不敢离开。”

    “好吧!后天下午正好我请客,请延庆务必赏脸。”

    李延庆点点头,“晚辈一定来!”

    曹评兴致盎然,又对高深笑道:“老弟当然也要来作陪,令侄也一起来,我也想见识一下七郎的枪法,到时我会送给七郎一柄好剑。”

    高深哈哈一笑,“既然有好剑相赠,我怎能不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寒门枭士相邻的书:长生处处开宝箱众魂之主咸鱼翻身的正确姿势娱乐大喷子异界之书时代巨擘全职穿越者零秒绝杀老衲要还俗江湖末世行汉末天子走下云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