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哥谭倒影【Ⅲ】

【书名: [综]反派之友 第19章 哥谭倒影【Ⅲ】 作者:满昭

强烈推荐:敛财人生[综]最强大脑无限自由者口袋妖怪之林克神级医生[灰姑娘]王子走开超级英雄的御用队医[综]仙道可期     哥谭倒影【3】

    只有心存秘密之人,才能猜透我们心中的秘密。

    <<<<

    “那么,你来到我的城市想要追寻什么呢?——我的……朋友。”

    “在谈话之前,我有一个问题。”多洛雷斯并不理睬小丑莫名其妙的问话,而是另开话题,“——你身上的□□是假的吗?”

    “假的?”小丑歪着头,有些奇怪的重复了一遍,“……是什么给了你这种错觉?”

    “我以为要威胁别人的话应该装操纵型的炸弹?”多洛雷斯有点不确定,她皱着眉,像是非常认真地再问这个问题,“比如那种按钮操纵型的,你可以威胁别人如果不听话你就按下去……为什么是□□?这让我觉得有点虚假……”

    “因为我讨厌浪费时间。”小丑似真似假的回答道,“我要用不能被忽视的‘计时器’来警告那群傻瓜不要耽误我的时间。”

    “……噢,好吧。”多洛雷斯偏了一下头,“所以这是真的可以爆炸的炸弹?”

    “当然,毫无疑问。”

    “嗯.……那么,虽然我是很无所谓的……”多洛雷斯轻松的笑了一下,微微耸了耸肩,“但是我不确定你是否介意…….它离爆炸还有40秒了……”

    小丑:“……”

    他低下头,鲜红的数字已经开始闪烁起来。

    “......哇哦,”他面无表情,“我差点忘了——你不介意,”他瞧了一眼多洛雷斯,对方十分的放松,“好吧——你不介意我去处理一下这个,对吧?”

    “当然。”多洛雷斯抬起一只手,“请随意。”

    ……

    等小丑拆完炸弹,原本营造出来的诡秘氛围已经荡然无存。多洛雷斯整暇以待,一手撑着脸,安静地注视着小丑。

    小丑眯起眼睛,咧了咧嘴:“噢,我果然没有判断错……你和我一样——”

    多洛雷斯蹙眉。

    “当我看见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你和我一样,我们都游走在世界的边缘,对这个世界毫无归属感……即使我爱这座城市,但我知道我不属于它,你也一样,在你身上我看不出任何眷恋,或者恐惧,即使是死亡——人人都有自己的弱点,正义、利益、感情——但我们这类人无坚不摧,因为我们掌握了真理,我们无所畏惧,命运也拿我们毫无办法——”

    小丑低低地笑了出来,眼神挑衅:“……这真有趣,不是吗?”

    “听起来可不是那么有趣,要知道,我一直认为自己勉强算得上是一个好人呢。”

    “只要你用那毫无意义的道德束缚自己一天,就会不断暗示自己你是一个好人,一个人潜意识的避开她的伤口就永远没有办法发现隐藏在伤口之后的秘密……难道这不是事实吗?”

    多洛雷斯愣了一下,她眨了一下眼睛借此避开了小丑的视线,有些讽刺的说:“天哪!你可‘真’了解我……在认识了我不到一小时之后。”

    “因为很久以前,我也像你一样。”小丑身体前屈,离多洛雷斯更近些,“我也自欺欺人的认为伤口并不存在——但是事实并不是如此……看见我的伤疤了吗?”他略显癫狂的向多洛雷斯展示着他脸上那条狰狞的伤口——

    多洛雷斯想要退却,但是她忍住了,反而近乎自虐的强迫自己盯着小丑嘴边的割痕,丑陋的像蜈蚣一样的伤口,红色的染料在伤疤处不均匀的晕染开来,他惨白的脸纷纷落落落下一些颜料,像是斑驳的墙面。

    “想不想知道我脸上的这条伤疤是怎么来的?”他的声音又轻又缓,“……我曾经有一个漂亮的妻子,她总是认为我太过多愁善感,说我应该多笑一笑。……她赌博欠了一屁股债,终于有一天,那些人弄花了她的脸——可我们没钱做手术,她痛苦的无法自拔。而我——我只想再看看她的笑脸,我只想让她知道我不在乎什么该死的伤疤,所以,我把刀塞进嘴里,轻轻一划——”

    小丑拿着刀,做出一个划动的手势,他的神情越发的诡异扭曲,“……但她却因为忍受不了我的样子而离我而去,于是我终于明白了……”

    他一字一顿:“……why-so-serious?正是这条伤疤成就了我——正是这条伤疤让我看透了一切。……我经历了我最黑暗的一天,于是我就变成了我——而黑暗的一天可以把任何人都变成我……你懂我的意思吗?”

    “……听起来真糟糕,”多洛雷斯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讲的这个故事是真是假,姑且假设它是真的吧……只是因为你个人遭遇了不幸就妄图让所有人变得和你一样——你不觉得这很中二吗?我和你绝不一样,至少我不会将个人遭遇投射到整个世界,我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看到的是一个美好的世界,一个有秩序的,平等的,正义的世界。”

    “——我们截然相反,小丑,也许我有伤痕,但正因为我知晓那种痛苦,才不会让其他人承受同样的痛苦——”

    “啪、啪、啪,啪啪啪——”

    小丑一边摇着头一边鼓起掌来:“多感人哪——我的,正义的伙伴,我简直要被你的话感动到了,瞧瞧你周围的世界……秩序?平等?正义?道德?”

    “……”

    “你不属于这个世界,相反,你否认这个世界。想想看你所为之努力的一切,这个世界正在变好?还是正在变坏?秩序可以规范一切?你确定自己相信这一点吗?”小丑注视着多洛雷斯的眼睛,无限的诚挚,“——秩序就是一个谎言,秩序是事后盲目的弥补,如果秩序有用的话,为什么还会出现超级英雄这样超出秩序之外的存在呢?他们是对秩序的补充,证明了它的无能。”

    “因为秩序本来就是不应该存在的东西,那是被无数自以为是的蠢货加诸于世界的枷锁,他们都不明白,世界的本质就是混乱——混乱即公平,混乱才是我们真正追求的,秩序只会让我们和我们所追求的公平背道而驰。”小丑笑了起来,“而我,我就是混乱的代理人。”

    “……混乱的代理人?”多洛雷斯不置可否的摇了摇头,“这像是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恐怖主义发言。……听起来你像是在践行自己的一些政治观念,但‘小丑’总是喜欢开玩笑,谁知道你的话是否是真的?更何况,你的伙伴们明显可不是希望建立一个完全没有秩序的社会。即使他们是黑手党,也想要一个逐渐沉默腐烂的城市,而不是一个全民疯狂的城市。”

    “伙伴?不不不不不,他们不是我的伙伴,他们只是旅途中有缘结伴一段的旅客……或者一件好用的工具。”小丑晃了晃手指,“他们怎么配称得上是我的伙伴呢?他们不过是一群垃圾、败类……为了达到真正的目的,我们总要充分利用可以利用的事物——即使会被当成反派的同类也在所不惜……”小丑笑容诡秘,声音轻柔,似乎在诱哄着多洛雷斯进入他的陷阱。

    “……”

    “难道我说的不对吗?我从不试图改变他人的想法——你完全可以自己判断我说的对不对,你完全可以自己决定要不要赞同我的意见。这个世界已经疯了,瞧瞧那些非人类们,他们苦苦维系着已经腐朽即将崩塌的秩序,将奴隶的锁链套在世界的身上,还沾沾自喜称自己为正义。多可笑——我的朋友……”

    小丑凑的更近了些,想要极力表现出他的诚意,“也许我们拥有着不同的理念,但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虽然我不赞同你的观点,但我却愿意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力——当然,我不仅要捍卫你说话的权力,更要捍卫你为你的理念做出尝试的权力。这麻木的世界已经展现在了你的眼前,为什么不试着去改变它?”

    “如果谁想要阻挡我贯彻自己的的理念,那么我发誓会将他们一一铲除,不仅如此,我要设法让他们成为我的伙伴,让他们成为我的拥簇,甚至让他们变成另一个我——”小丑的声音里带着诅咒似的恶意,“不满足世界的状态却苟且活着的人和死了有什么区别?”

    多洛雷斯垂下眼帘,睫毛轻轻颤动。从小丑的角度,并不能看到对方眼底的情绪。

    ……但是已经够了。他有些恶劣的笑了起来。已经够了。当他第一眼看到这个女孩的时候,他就看见了那颗种子,黑暗的种子——她和自己一样、和蝙蝠侠一样、和哥谭市每一个挣扎在泥潭中的疯子们一样,都经历过那“最黑暗的一天”,唯一不同的是,其他人在经历过那一天之后,选择了属于自己的道路,而她却仍然站在那个十字路口徘徊不前,对自己的“伤口”视而不见甚至假装它并不存在。

    ——这怎么可以呢?

    种子这种东西,不就是用来发芽的吗?既然她还站在悬崖边徘徊不定,那就由他来将她推下——“one”这句话对于小丑而言可不是一句空乏无力的口号而已。

    “……真是有意思的理论,对吧?革命家——”多洛雷斯缓缓开口,“你一定是疯了,才会说出这样无稽的话语,混乱?暴力?破坏?无秩序?……如果说哥谭本身就是一个噩梦,那你一定是这个噩梦的噩梦。……我绝不会赞同你的观点,即使代价是死亡也绝不可能。”

    可是她没有办法否认,她没有办法否认在那一瞬间她也有过动摇。

    ……她一定是疯了,才会觉得小丑的话居然有一定的道理。

    “难道我会为此杀了你吗?杀了你对我毫无益处,而且我也不喜欢杀人。”小丑说道,“死亡多么无趣,尤其对你我这种人来说,死亡既构不成威胁,也构不成任何益处。”

    他站了起来,脸上挂着的笑容越发灿烂:“而我,我只希望你能够认清楚一件事情——一件你早已经知道并且埋藏在心底最深处的事情:……那就是,超级英雄不应该存在。”

    多洛雷斯心里一震。她的表情平淡无波,心底却掀起了滔天巨浪——她强迫自己注视着小丑,因为在这样的交锋中每一秒退却都是在暴露着自己的弱点——而这近乎自虐。

    “......如果超级英雄不存在,那么超级罪犯就会肆无忌惮。”

    “我真惊讶…….”小丑歪着头,“这是你真实的想法吗?还是你拿出来哄骗世人哄骗自己的假话?如果没有超级英雄……真的会有这么多的超级罪犯吗?”

    “当然——”

    “噢,没有必要和我说这些违心的话,朋友。难道我是专断独行强行要求他人服从自己的正义英雄吗?难道我会强行要求你和我保持一致吗?人类本身就是具有多样性的物种,谁以为自己永远是对的,谁才是大错特错——”他意味深长的说道,“我只是一个小丑,小丑可不会要求他的朋友和他高度一致,选择权在你,我只会对你的选择保持尊重。”

    多么冠冕堂皇的话语,多么公正的言论。

    “……有哪里不对劲。”多洛雷斯凝视着小丑,“我不知道是哪里——但是,我对此确信无疑:你对我做了什么。心理暗示?”

    小丑的脸色平静了下来,他翘起腿,往沙发上一靠:“——我做了什么?不,显然,我什么都没有做。为什么你要以恶意来揣测我呢?我的朋友,这不是有违你口中的公平吗?”

    “……你在偷换概念。”多洛雷斯说道,不去理会小丑的反问,“你打断了我的例证,打断我的思想,但我要说下去——美国队长是为了对付纳粹而出现,蝙蝠侠是为了阻止发生在哥谭的邪恶而出现。这难道还不足以证明罪恶先于英雄而存在吗?”

    “同样的话还给你,我的朋友。”小丑身体前倾,他一向是玩弄语言和逻辑的高手,擅长反转他人的观念,“我们不要提那些真相早已湮没在历史长河的古老例子,我可以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你——我后于蝙蝠侠而存在。如果没有蝙蝠侠……”

    他顿了一下,露出了一个笑容,“——就不会有小丑。”他端起放在桌子上的酒杯,暗红红色葡萄酒摇曳,“——为了蝙蝠侠干杯!”

    “…….我不应该和你辩论。”多洛雷斯说道,“任何一个足够理智的人都应该知道,人无法和一个疯狂的、思维已经沉迷于另一个世界的人进行任何辩论。”

    “或许吧,但是我和你之间,疯子和正常人之间,谁正谁误又有谁有能够呢?”小丑说道,“……说过那个【洞穴寓言】吗?”

    他舔了舔嘴唇:“一群人有如囚徒被关在洞穴里,他们被镣铐锁住因而不能够随意的环顾,他们的身后有一堆火在燃烧,火和囚徒之间有一些人拿着器物在走动,火光将那些影像投射在囚徒面前的石壁上,囚徒不能够回头因而认为那些影子就是真实存在的实在,他们给这些影像起了名字并习惯了这种生活……”

    他的声音带着虚无的沙哑:“直到有一天,有一个囚徒挣脱了镣铐,他发现了身后的火把,随后他沿着火把走出了洞穴——他发现了世界的真相,可是同时陷入了更大的痛苦,因为没有任何其它囚徒愿意相信他……”

    多洛雷斯握紧了手。

    “这个世界不就是这样吗?你以为是真实的东西,你确信无疑的东西,到底怎么证明它真的就存在而不是由火把倒印在墙壁上的虚无之影呢?……你怎么能够确认自己是走出去看到真相的人而不是被绑在洞穴里的囚徒呢?”小丑看着多洛雷斯,光影晃动之间丑陋的面孔分外可怖,“你不能——谁也不能。所以在疯子的眼里,世界才是疯狂的,这不是因为他本身疯了的原因,而是因为人和人之间看到的世界是截然不同的。”

    “按照这个理论,你又怎么就知道你就是那个掌握真理的人?说不定你才是那个囚徒,但是却沾沾自喜以为世界上只有你是清醒的。”多洛雷斯嗤笑了一声,“你凭什么?就因为你陷入了痛苦?”

    “……或许我不能确认。”小丑满怀恶意的笑了起来,“正义?邪恶?能够达到目的的就是正义,反之就是邪恶。而我需要他人的判断——当你们站在我的角度时,再告诉我……我到底是不是正确的。”

    “又是那个‘one’?”多洛雷斯面色平静。

    “也许我不久之后就能得到结果了——”小丑闭上眼睛,做出一副沉醉的样子,“不久之后。”

    “你会毁掉这座城市的。”

    “不!”他睁开眼睛,“我会让这个城市看清它的本质。我会让它走上巅峰——我会证明我的理论。这个世界疯了——秩序不应该存在,政府也不应该存在。如果人的自然状态就是‘一切人对抗一切人的战争’,为什么非要改变它不可呢?自然已经交给了我们最公平的生存秩序,那就是——‘没有秩序’。”

    “……”

    “你为什么不反驳我呢?”小丑欣赏着多洛雷斯的神态,“因为你也没有办法否认我的观点……你也认为现行的秩序是不合理的。”

    “不。我沉默,只是因为我不愿意浪费时间在疯子身上。”

    “……我不会和你争辩。”小丑摇头,“没有必要,我不需要和一个自欺欺人的人争辩一个既定的事实。我只需要等待……等待着有一天,你终于回过头,发现你自己。于是你将承认这个世界的真理——不管它有多么的残酷,多么的冰冷。”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倒宁愿你给我一枪。”多洛雷斯扯了一下嘴角。

    这话是认真的。在场的两人都知道这话有多么认真。

    “对于有些人来说,死亡是无意义的逃避。”小丑歪着头,注视着多洛雷斯,他的眼睛漆黑,终于低声古怪地笑了起来:“——不过如果你真的想的话,为什么不成全你呢?我的朋友。”

    他从身边掏出枪,突然对准多洛雷斯按下扳机。

    “咔哒”一声。

    没有子弹出现。

    小丑的笑容卡顿了一下,他皱起眉头,查看了那支枪,阴沉下来的面孔看起来格外可怖,他又朝天花板开了一枪。

    “砰——”

    他重新对准多洛雷斯开枪。

    依旧只有扳机被扣动的声音。

    小丑意识到了什么——他注视着多洛雷斯,嘴角的幅度越来越高,眼底透露出疯狂的意味来。

    “……有趣——太有趣了。”他兴奋地咂了一下嘴,“well,well,幸运的姑娘,看来你并不简单——你,没有办法死掉?”

    “如果你想这么说的话,”多洛雷斯沉静的回答,“我宁愿称它是小概率事件的集合。”

    “小概率事件的集合?这名字听起来蠢透了。”小丑咂了一下嘴,若有所思,“你试过什么方法?上吊?开枪?溺水?割腕?火烧?□□?化学腐蚀?”

    多洛雷斯一愣。

    “——你都没有试过?”小丑反问,带着一丝不可置信的轻蔑,“你没有努力,你没有努力去做到你想要做到的事……那可不好——如果你想死的话,你就应该极尽努力,如果物理方法会出现意外,那么化学方法呢?□□呢?注射呢?”

    “……我没有试过。”多洛雷斯垂下眼,喃喃。

    小丑眯起眼睛:“没关系,没关系。”他靠近多洛雷斯,“我们还有机会——你知道我最讨厌的词是什么吗?我最讨厌‘确定’这个词。因为这个世界是永恒变化的——没有什么是确定的……”

    他意味不明的笑了起来。

    像一只魔鬼。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综]反派之友相邻的书:[综影视]带着外挂cp男神被迫变身SSR[综+阴阳师][综]窃心[综]我的App Store画风清奇活到魔法界通上网线[综][综英美]佣兵女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