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多洛雷斯必须死【Ⅷ】

【书名: [综]反派之友 第41章 多洛雷斯必须死【Ⅷ】 作者:满昭

强烈推荐:超级英雄的御用队医[综]神级医生无限自由者敛财人生[综]口袋妖怪之林克[灰姑娘]王子走开机甲之越时[综英美]魔王再临     多洛雷斯必须死【8】

    那只飞蛾重重的撞了上去。

    又一次。

    多洛雷斯闭上眼睛, 像是叹息一般,无可奈何的认识到现在的一切都是真实。

    她的手指搁在床沿,不自然的抽搐着——这是经过新一轮漫长的“实验”之后正常的生理反应。多洛雷斯觉得没什么好说的。

    韦德依旧絮絮叨叨坚持不懈的问着她所谓的“痛苦回忆”——这些天来他一直试图拉所有的人进入这个游戏,这很无趣, 但是谁也没办法阻止韦德。

    多洛雷斯于是寄希望于转移注意忽略掉韦德的聒噪。然而她终于颓唐的承认了这样一个决定的失败——像韦德这样一个人, 是没有办法指望他主动停下来的。

    于是她无可奈何地开口回答了韦德的问题。

    “……因为有个人告诉我,这个地方可以让我死亡——”她停顿了一下,看着那只飞蛾扑棱棱又一次撞上了灯罩,“所以我就来了——”

    “——所以你就来了?”韦德意味不明的重复了一遍,“噢, 这听起来可真任性。”

    “任性?如果一个人不能够在可以选择的范围之内任性一点,她怎么知道自己作为人所拥有的权利到底有哪些呢?”多洛雷斯反问道, “……而且你今天很奇怪,韦德。”

    “奇怪?哪里奇怪?不要用这个形容词来形容我亲爱的——”韦德说道,“你可以用英俊帅气……”

    “你为什么不能够和查理说会儿话呢?”她打断了韦德的话, “其实你不是也很清楚嘛?我不喜欢这么多无所谓的对话。”

    “——嘿, 甜心, ”韦德的声音低沉下来, 莫名带上了一丝嘶哑, “别这样, 你会让我伤心的。”

    “……”多洛雷斯停顿了,她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像说什么都不对——这也不是第一次了不是吗?真奇怪,也许是因为两个人都有着相同的被折弗朗西斯磨的经历, 面对同样恶劣的情况人们总是容易依赖彼此……这就像所谓的“战友情谊”。

    而这种感觉阻止了多洛雷斯继续直言她的想法。就算她再傻,也该明白这一刻的韦德并不好受。

    但是总要说点什么。

    多洛雷斯停顿了一下:“……虽然我知道说这个有点不合时宜,”她的语调有点干巴巴的,“但你说昨天查理跟我们分享了他的经历……我必须得说,那应该不是昨天发生的事情。”

    韦德没有说话,他突然陷入了沉默。

    和他之前的絮絮叨叨欢快无比截然相反的沉默。

    “……老实说我不知道那是多久之前的事情,因为在这期间我昏迷了好几次,也睡过了好几次——时间也许真的流逝了,又或许只是在我的想象之中流逝了,这个鬼地方没有钟表,灯永远都是那个样子……”多洛雷斯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她有些不知所措的组织着语言,因为她感受到了那个有些诡异但确实发生了的事实——一直以来都在耍宝嘴贱开黄腔的韦德,这一次是真的颓了。

    她不知道弗朗西斯到底对韦德做了什么,但是她有些难得的,有点为韦德难过。如果连他这种家伙都承受不了,说明真的是很痛苦的经历啊。

    “——总之,”多洛雷斯说着毫无意义的结论,“查理绝不是在昨天分享了他的经历。”

    一片沉默。

    多洛雷斯觉得有点诡异的尴尬。其实或许她应该安慰安慰韦德,或许她可以给对方讲讲一些宽慰自己的道理,比方说“死生之外无大事,活着就好啦。”或者干脆顺着韦德开玩笑“反正你是主角总会出头的。”

    “……弗朗西斯把我放进了一个真空罐头。”韦德缓缓开口,“让我窒息——让我活着——然后再让我窒息……就像是玩一个苹果,抛上去,接住,抛上去,接住……就这样,周而复始。”

    “……”

    “他们通过这样让我的变异细胞能够自愈,听起来很棒对不对?高压激发潜力,我不会再因为癌症死掉了……哥早就猜到这点了——不是告诉过你们吗?哥是主角,我死不掉的……”韦德的声音很平静,“我只是像一个普通的苹果那样腐烂了,而已。”

    “……腐烂?”

    “从内到外的腐烂。”韦德说,“知道我现在想说什么吗?fuck you!! marvel!!去死吧编辑部!!操【哔——】的主角光环!我【哔——】!!!!老子果然不是亲生的!!!画出这么一坨【哔——】你们让读者大爷怎么想?!!去你【哔——】的漫威!破公司迟早要完!!!!”

    他吸了一口气,仿佛平静下来:“以前我是不是说过我要把弗朗西斯大卸八块?”

    “……你知道他叫弗朗西斯了?”多洛雷斯突然意识到。

    “这不是重点!”韦德怒道,“重点是,我以前说过我要把他大卸八块然后先【哔——】后【哔——】,之后在他的尸体上面蹦迪!撒尿!【哔——】!”

    然后他停顿了一下:“现在我不会这么做了。这太粗爆了,我知道我有很多未成年的读者,这对他们塑造世界观不太友好。我决定了,我会让弗朗西斯毫无痕迹的死去,比如直接把他的头砍成两半——这听起来也有点残暴,直接拿锤子敲碎脑壳怎么样?然后把他火化——这样比较环保,最后用他的骨灰和面做成煎饼——喂狗吃……算了狗狗这么可爱,不如喂编辑部吃吧……奖励那个给我安排了这段离奇经历的编辑。”

    “……他到底对你做了什么?”

    “……没什么。”韦德避开了这个话题,“可能是因为我太帅了……一切都是因为我太帅了……我很受伤,并且有点愤怒……好吧我承认愤怒占绝大部分。”

    “可怜的韦德。”弗朗西斯从不远处走了过来,脸上带着一种由衷的嘲笑,“你还没有告诉多洛雷斯吗——难道是因为可怜的自尊心?亏我专门把你放出来休息让你有充足的时间和你的小女友坦白这一切……”

    “小女友?”多洛雷斯皱起眉头,“你胡说什——”

    “既然韦德不敢亲自告诉你,那么就只好让我亲自代劳了。”弗朗西斯似笑非笑,打断了多洛雷斯,“你知道的,多洛雷斯,实验过程中总会出一点小·小的失误……有时候这点小失误无关痛痒,有时候则会带来一些不可抑制的麻烦——显然我们的韦德就遭遇了这样的一点点小麻烦……”

    “弗!朗!西!斯!”

    “哗啦——”弗朗西斯拽开了多洛雷斯和韦德之间的帘子,脸上带着恶劣的笑容,多洛雷斯下意识的看了过去,她看见韦德猛地想要偏过脸,但是他浑身都被死死地固定住了,只能咬牙看着天花板——

    那张脸……那已经不能够称得上是人类的皮肤了。

    多洛雷斯看见韦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像是在忍耐着什么。

    “所以呢?”多洛雷斯皱了皱眉头,“小麻烦是什么?韦德身体的癌细胞扩散将不久于人世?可我又不是x光,这样看能看出什么?”

    “……”

    “……”

    “……你眼神不好吗?”弗朗西斯说道,“或者之前的实验让你失明了?”

    “……你想说什么?”多洛雷斯面无表情。

    “你难道看不到那张像是被泼了硫酸的脸吗?!”

    多洛雷斯沉默了一会儿,仔细的看了看:“哦。看到了,他毛孔有点大……然后呢?”

    韦德:“……”

    弗朗西斯愤然拉上了帘子:“看来你还真是对韦德用情至深!”

    “……??什么?等等,”多洛雷斯觉得莫名其妙,“用情至深?你从哪里看出来——”

    “不管怎么说,韦德已经毁了。”弗朗西斯冷冷的说,“下一个,你猜,该轮到谁了?”

    “——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你会觉得我和韦德是一对儿……”

    “这不重要!!”弗朗西斯怒吼道,在原地踱了两步,“听着,多洛雷斯——”他双手猛地按在多洛雷斯头的两畔,试验床发出“哐当”一声巨响,“就在不久前,我突然有了一个绝妙的想法——”

    多洛雷斯被弗朗西斯突如其来的发病吓了一跳,她注视着弗朗西斯那张略显疯狂的脸。

    “既然你和韦德这么契合,为什么不让对方见证自己最重要的一刻呢?”他笑了起来,“比如把韦德的自尊在你面前毁掉,然后——让他见证你的毁灭,噢,我简直迫不及待了,这听起来就很有趣,对不对?”

    “你打算干什么?”多洛雷斯问道。

    “——既然上一次给你注射了小剂量,却毫无作用,为什么我们不试着加大剂量呢?”

    “你疯了吗弗朗西斯!”韦德在旁边喊道。

    “克丽丝汀!”弗朗西斯扭过头喊了一声,“堵住韦德的嘴!”

    克丽丝汀正在不远的地方给其它病人打针,她抱着手臂走了过来,眉眼里充满了不耐烦,拿着一块不知道从哪里扯来的抹布,塞进了韦德的嘴。

    多洛雷斯没有说话,她的脸色平静下来,就像是最开始自愿加入这个计划的时候一样。

    “加大剂量……”她的声音有些沙哑,“会发生什么。”

    “噢,你知道我不忍心欺骗你——”弗朗西斯戴上橡胶手套,慢慢的抚摸上多洛雷斯的脸,冰冷的触感如毒蛇缓缓爬过,多洛雷斯觉得皮肤慢慢起了细小的鸡皮疙瘩,他的眼神带着一种审视性的温柔,冰冷的缠绕着多洛雷斯,“你会承受一般人难以承受的痛苦——最坏的结果,大概就是在痛死在试验床上吧。”

    “……最坏的结果?”多洛雷斯喃喃重复了一遍,像是思考了一下。旁边的韦德还在持之不懈的发出无意义的挣扎。然而她却失去了之前的关切——这一刻她被所谓的【死亡】吸引,不顾一切,完全盲目。

    头顶上的那只飞蛾依旧一刻不停的撞击着灯罩,发出细微的声响。

    多洛雷斯勾起唇角,神情近乎愉悦,这几乎是从经历过那种令人战栗的痛苦之后第一个纯粹的满意的笑容。

    “——不,相信我,这是我所梦寐以求的,最好的结果。”

    ……

    5倍常人剂量的药剂,注入体内之后是什么感觉呢?

    无数细胞分裂,无数细胞死亡。

    仿佛滚烫的油浇过全身,翻滚着的岩浆一次又一次流淌,炸裂,升腾。

    每一秒都是新生,每一秒都是死亡。

    ——真疼啊。

    疼的她几乎不能呼吸,浑身痉挛,大声嘶吼——仿佛全身的细胞都在奋力逃脱出躯体的牢笼,挣扎着,想要撕破躯壳,炸裂成灰烬。远比她第一次刚来到这里时感受到的那种痛苦更加让人难以忍受——这一刻多洛雷斯终于明白为什么他们要用绑带固定住她的嘴,因为在这一刻多洛雷斯居然有了咬舌自尽的冲动。

    即使咬舌再疼,又怎么会盖过这一刻她所感受到的痛苦呢?

    她疼的已经感受不到自己了。

    她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叫,有没有挣扎,她听不到,看不到,感受不到。洪水突如其来淹没她,痛苦席卷全身,多洛雷斯感受到胸口发闷,她像是被抛上了沙滩的鱼,大口的喘息——然而这只是徒劳的。

    眼前模糊成一片。

    重重的坠落。

    然后在不知道多久之后,终于重归平静。

    沉重的平静。

    多洛雷斯的眼皮像是落了花瓣,最后无声的颤了颤。

    ……

    弗朗西斯敲了敲桌子。克丽丝汀站直了身体,最后看了一眼那张惨白的脸。

    ——真可惜。她有点遗憾的想。

    “她死了。”

    弗朗西斯的手指顿了顿:“确定吗?”

    “确信无疑。”克丽丝汀说道。

    弗朗西斯笑了起来:“……我失败了,但我第一次失败的这么愉快——噢,她真应该感谢我,毕竟我为她达成了心愿不是吗?”

    “没错。”克丽丝汀赞同道。

    那边的韦德依旧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为什么不让我们可怜的韦德发表一下他的看法呢?他不是最喜欢说话了吗?”弗朗西斯舔了舔嘴唇,“克丽丝汀。”

    她毫不犹豫的走过去,拿开了韦德嘴中的抹布。

    韦德的眼底已经漠然:“……我·特·么是不是说过我讨厌这种女·主·死·掉·的戏码!!!!!!!!”他突然暴起,愤怒的挣扎,瞪着眼前的克丽丝汀狠狠地撞了过去。

    “……你应该感谢我,韦德。”弗朗西斯站起来,拦住了显然被激起了怒火想要收拾对方的克丽丝汀,“假如多洛雷斯活着,你以为她还能够看得上你这张丑陋的看着就让人作呕的脸吗?”

    “你【哔——】根本不懂——”

    弗朗西斯重新堵上韦德的嘴:“我需要懂什么?我只知道——你很快就可以陪着她一起送命了。”他的脸上充满了那种幸灾乐祸似的得意,“戏已经落幕了,你也该重新接受压力测试了,祝贺你,韦德——”

    “多洛雷斯呢?”克丽丝汀问道,“上一批处理尸体的小队还没有回来。”

    弗朗西斯瞥了那边冰冷毫无声息的病床一眼:“……噢,我可不想闻见尸体腐烂的臭味……我记得后面有个废弃仓库?”他这么说着,完全对那边死去的人失去了兴趣,挥手叫来几个手下,推走了韦德的病床。

    只有克丽丝汀最后看了一眼躺在那边即将被推走的多洛雷斯。

    然后垂下了眼眸,彻底离开。

    作者有话要说:  贱贱没有真的喜欢上多总。

    其实他最开始只是习惯性撩妹没有任何意义,之后对女主有点好感产生了革命情谊,现在多总死掉了,有点物伤其类感到愤怒吧……

    贱贱是个蛮奇怪的家伙。漫画中就设定他“因为知道自己是漫画人物所以对很多事情都不在乎”,毕竟他知道自己无论做什么都是漫画的剧情,所以无所谓什么正义邪恶【毕竟都是假的】,有点亦正亦邪,及时享乐,随心所欲,“老子高兴就好”的意思。

    所以我觉得他的好感度前期容易刷,但是很难涨。

    哦,他现在对女主好感度还行。

    ——

    我是一个非常信守承诺的人。

    我说了多总必须死,然后你们看,多总死了吧【摊手】。

    好了好了散场了哈主角死了全剧终了啊。

    ....

    ....

    我开玩笑的。

    明天见。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综]反派之友相邻的书:[综影视]带着外挂cp男神被迫变身SSR[综+阴阳师][综]窃心[综]我的App Store画风清奇活到魔法界通上网线[综][综英美]佣兵女王[综]梵花倾城[综英美]夏洛克秀恩爱日常[综+剑三]圣女养娃手册[综英美]人才辈出阿卡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