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忒弥斯之剑【Ⅰ】

【书名: [综]反派之友 第71章 忒弥斯之剑【Ⅰ】 作者:满昭

强烈推荐:超级英雄的御用队医[综]神级医生无限自由者敛财人生[综]都市至尊口袋妖怪之林克[灰姑娘]王子走开机甲之越时     冬兵一动不动的坐在车内, 沉默的像是一尊雕像。本文由 。 首发

    他早已习惯了这样封闭黑暗的环境,所以丝毫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妥。不过也许是因为这段时间工作的太久,冬兵难得感受到了一阵疲倦, 他仿佛能够听到身体如机器一般, 发出一阵声响, 恰如年代久远的机器,不管怎样小心翼翼的进行维修和保养, 到底没办法控制机器的老化。

    他闭上眼睛,想要歇息一会儿, 然而下一刻他的脑海中却闪过一连串让人不明所以的画面, 让人头痛不已。

    急速行驶的列车,金色的头发,军装,酒杯碰撞, 男人的笑声,寒冰万里——

    ……又一次。缠绕着他的梦靥再次降临,那些揉成一团的画面,像是浸了水, 让人无法看清具体的场景。

    冬兵一直知道自己缺少过去的记忆。以前他从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他是一个士兵, 只需要服从命令, 可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脑海里有了疑问,他总是做梦, 梦见一些奇怪的画面,那些画面有些让他感到说不出的愉快,有些则让他感到深深的痛苦。

    ……可不管过程有多么的痛苦,他还是想要回想起来。那是他的过去,而他对此居然一无所知,这本身就是一件机器荒谬的事情,冬兵只想要把这件荒谬之事彻底纠正过来。这和组织的命令没有任何违背之处,只是一件恰如其分无可指摘的事情。

    ——“……巴基。”

    浮动的水光近在眼前,他拖着重物一步一步远离水面,爆炸声,轰鸣声,沉重的呼吸声。泛着金属光泽的圆形盾牌直晃人眼。

    冬兵的放在座椅上的手无意识痉挛了一下。

    他看到黑暗的夜色,暖黄的灯光如月光般倾泄,一只猫摇着尾巴,注视着他。一只手,一颗被咬了一半的李子,一张微笑的脸——

    他蓦然睁开眼睛。

    那些虚幻的,让他感受到一阵心悸的画面终于脱离了他的大脑,这一刻他又是纯粹的冬日战士,不需要记忆只需要命令的冰冷士兵,那些独属于个人的记忆犹如潮水,瞬间退却,

    ……那个女孩。他有点怔然的注视着远处的一星灯光,不远处的那栋房子里,原本亮起的灯光不知何时已经熄灭,彻底黯淡下来。他见过那个女孩……

    是的,他们认识。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冬兵漠然的盯着一处,彻底放空,希望能够从这茫茫夜色之中获得一星半点的启迪——

    有人走近了这辆车,然后停了下来。他本能的的握住了旁边的枪支,手指扣紧了扳机,脑海里闪过几十种狙杀对方的方法。

    “叩、叩、叩。”来人礼貌的敲了敲车窗。

    冬兵缓慢转头,顺着声音看了过去。

    那张刚刚还在他记忆中浮现出来的面孔,此时和眼前这张微笑着的脸彻底重合交叠——

    ……

    “……去哪呢?”多洛雷斯坐在沙发上,看着眼前的美国地图,微微眯起眼睛。

    真是难以决定。

    亡命天涯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她面无表情的叹了一口气,一只手托着脸发呆。q的眼睛里流动着茵蓝色的光芒,一动不动专注着看着多洛雷斯——如果那算得上是看的话。

    一刻钟以前,蜘蛛侠带着被打昏了的朗姆洛从后窗那边离开了这栋房子。现在房间里只剩下多洛雷斯,以及在那两人离开之后才缓慢出现的q。

    也许蜘蛛侠和其他超级英雄最大的不同之处,就是他非常的单纯和善良——单纯善良到一种可怕的地步,又或者说他过于信任多洛雷斯,以至于非常的好骗。他几乎没怎么怀疑她的话,就非常认真地答应了多洛雷斯的请求,打算把朗姆洛送到纽约警察局门口。

    但这事可不会因此而解决。如果朗姆洛没有在常理应有的时间之内回到九头蛇的基地,任谁都猜得出来发生了什么。更何况楼下还有冬日战士——

    所以……去哪呢?

    哥谭?大都会?拉斯维加斯?华盛顿?……

    她不打算走的太远,因为终归是要回来的,可是至少要避开九头蛇。或者……借由某种力量,抵消九头蛇对她的威胁?

    【叮~】

    一条短信。

    多洛雷斯条件反射的警惕起来,她犹豫了一会儿,才从拿过那只手机——那不是她的手机,她的手机还在九头蛇的基地,这一只是朗姆洛身上的。

    【嗨~逃离蛇口的小鸟,诚挚的邀请你来哥谭——魔幻之都~还有比这里更适合我们这类人的地方吗?或许你会想要认识一些志同道合之辈。 ——你亲爱的,吉姆。】

    朗姆洛给这个电话号码的备注是【咨询罪犯】。

    多洛雷斯微微蹙了蹙眉。

    她站了起来,绕过沙发,将q抱起来,后者任由她动作,甚至配合的转了转头,试图让多洛雷斯的动作更加轻松一些。

    多洛雷斯将它放回了充电的地方,然后将它推进了卧室衣橱。

    她拨开层层叠的衣服,在黑暗的空间中注视着那双盈盈的蓝色:“……亲爱的,我要出门一趟,你乖乖看门,好吗?”

    q并不作声。

    “当然,安全最重要。如果他们发现了你的不同寻常,我相信你知道该怎么逃脱,对吗?”

    q极其缓慢的点了点头。

    “那么……”多洛雷斯露出了一个微笑,她合上了那些衣服,q被彻底淹没在其中,“再见,q。”

    她关上了衣橱的门,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确定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就毫无留恋的往外面走去。

    接近午夜,风透着一丝凉意,多洛雷斯取下一件风衣,裹在身上,合上那扇门,手握着把手沉吟了一会儿,一步一步往那辆车走去。

    冬日战士安静的坐在里面,一动不动,多洛雷斯几乎以为对方是睡着了——她走过去,不知出于什么样的心态,敲了敲车窗。

    “叩、叩、叩。”

    他警惕的看了过来,那双漂亮的眼睛里依稀倒印着多洛雷斯的面孔。

    他放下了车窗,冷冷地注视着她。

    “看在你长得帅的份儿上,我就不跟你计较之前你那莫名其妙的举动了,冬兵。”多洛雷斯调侃道,她瞧着对方,有点漫不经心的后退了一步,“不过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小忙。是的,一个小小的忙。”她挽起耳畔的头发,露出了一个略显亲切的笑容,“……亲爱的……你会俄罗斯语吗?”

    “……”他似乎有了什么不好的预感,握住了手中的枪。

    她缓缓露出了一个微笑。

    ……

    “——我不明白,先生。”男人弯着腰,拿起那瓶酒,“我不明白这么做有什么意义。那位哈耶克小姐能够给我们带来什么呢?恕我直言——她和我们并不是一路人,在这里,就连那位傲慢的兰谢尔先生都比她更加有所觉悟。”

    “觉悟?”坐在柔软的座椅之上,吉姆·莫里亚蒂露出一抹微笑,他的心情很好,出乎意料的好,从几个小时以前他得到那个来自纽约的可爱小消息之后他的心情就一直保持着现在的状态,“什么觉悟?”

    “……我不知道,”男人被问住了,他抿了抿嘴角,不知道如何去形容,“或许是……杀人的觉悟?又或者是别的什么,被您邀请来的人们大都有自己的目标,或许这些目标都有着微妙的不同——但是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你错了。”莫里亚蒂摇了摇手指,“我的敌人一直以来都只有一个——夏洛克·福尔摩斯,我的宿敌,我的朋友,我的半身,我邀请来的那些家伙们也一样,他们拥有着自己的敌人,这原本是一个完美的平衡,但是那些家伙却硬要打破平衡——我们的敌人走到了一起,糟糕至极……一场完美的戏剧需要有势均力敌的对的力量,一个是正义的使者,另一个就一定要是邪恶的反派,他们就像是双生的藤蔓,光明和它的影子,缺一不可。戏剧性——一切都是为了戏剧性,但我们的观众们已经厌倦了正义永远压倒邪恶的戏码,这是儿童故事,残酷的成人童话可不喜欢这老掉牙的一套。”

    “……我现在要恢复这种平衡,有能力者利用他人,无能力者被人利用。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真理。我只是提供给他们一个小小的机会而已。”

    他垂下眼,这样柔和的姿态让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乖巧的孩童,带着一种不谙世事的天真:“是时候重写童话故事了。当我看见那只金丝雀,我就知道我找到了我想要的……我不需要盟友,但如果这能够让搅浑这潭水,我为什么要反对呢?”

    对方停顿了一下:“可是……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那位哈耶克小姐都没有资格参加这一次的宴会。”

    “资格么……”莫里亚蒂露出有些残忍的笑容,“你可不要搞错了,在犯罪的世界里,没有什么资格不资格——每个人都是工具,有时候一边利用他人达到自己的目的,一边成为他人手中的枪,这一点都不矛盾。”

    “——她也不例外。”

    ……

    曙光绽放。遥远的地平线之上,残夜未消。风疾驰而过,多洛雷斯的身体随着车身摇摆微微晃动,一道阳光打在她的眼睫之上,给她的面庞蒙上了一层金色。

    她下意识的伸出手来,遮挡了下阳光,缓缓睁开眼睛,坐直了些。

    “……几点了。”她下意识的嘟囔道,声音里混杂着浓浓的睡意,这问题并不是问坐在旁边的“保镖”,她摩挲到手机,打开屏幕。

    ——已经六点了。他们绕了远路,不过应该也快到达目的地了。

    “嗨,冬兵,”她拍了拍身旁之人的肩膀,“——换个班。”

    冬兵沉默的将车停到一边。

    两个人分别下车,换了个座位。

    “……你的头还在疼吗?”多洛雷斯突然开口道。

    冬兵垂眼:“是。”

    “……好好睡一觉吧。我想,你终归是能够想起一切的。”她用力关上车门,“你只是被冰冻的太久,脑袋运转的速度有点慢而已……你之前不是已经想起来一连串东西了吗,既然如此,你总能想起来,需要我给你一些相关的维基百科资料吗?”

    “这是命令吗?”冬兵问道。

    “……”多洛雷斯沉默地注视着他,两个人的动作都停住了,他们注视着彼此,她甚至能够从那双绿色的眼睛里看出一种无机质的机械感。他还是九头蛇的机器,她早应该知道。在她说出那一连串的口令,把他当做机器的那一刻起,冬兵就又是冬日战士了。即使这是必要的一环,但她那一刻的所作所为和九头蛇一样没有任何区别。

    ……但他们总归是不一样的。即使这一刻对于冬兵来讲他们都是一样的施加命令者,但是……时间终究会证明一切。

    “不,”多洛雷斯偏过头,系好安全带,“这不是命令,只是建议,你可以采纳,也可以不采纳。不过我建议你现在好好休息一会儿,等我们抵达哥谭,你可以随意选择,我相信那里有很不错的网络……”她瞥了一眼旁边的冬兵,发动引擎,“现在,士兵,系好你的安全带——坐稳了。”

    车发出轰鸣声,像一头愤怒的野兽,疾驰出去。

    ——朝着太阳所在的方向,朝着光明之所在。

    作者有话要说:  多总【和善的笑容.jpg】:你会俄语吗?

    冬兵:……

    多总【继续和善.jpg】:来,我教你。跟我一起读,жeлahne(渴望)……pжaвчnha(生锈)……cemhaдцatь(十七)……

    吃瓜群众表示吓的掉了手中的瓜。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综]反派之友相邻的书:[综影视]带着外挂cp男神被迫变身SSR[综+阴阳师][综]窃心[综]我的App Store画风清奇活到魔法界通上网线[综][综英美]佣兵女王[综]梵花倾城[综英美]夏洛克秀恩爱日常[综+剑三]圣女养娃手册[综英美]人才辈出阿卡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