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忒弥斯之剑【Ⅸ】

【书名: [综]反派之友 第79章 忒弥斯之剑【Ⅸ】 作者:满昭

强烈推荐:[灰姑娘]王子走开口袋妖怪之林克都市至尊敛财人生[综]无限自由者神级医生超级英雄的御用队医[综]机甲之越时     忒弥斯之剑【9】

    “巴基!”队长扔出盾牌, 砸晕了两个想要背后偷袭冬兵的敌人,他喘了一口气,欣喜的注视着他, 那双漂亮的眼睛似乎在闪动着光芒, “你是特地来帮我的吗?”

    “……”冬兵漠然的注视了他一眼。``し

    “我觉得不是。”托尼的声音从耳机里传过来, “噢,你最好注意一下你的左边——队长, 同时不要忘记防范你右边的好兄弟……虽然他真的很悲惨,但我不觉得他会知道我们这次的秘密行动同时如此及时地赶到哥谭市就为了助你一臂之力。”

    “……而且他的状态可不像是你那个好朋友巴恩斯中士。”黑寡妇一脚踢翻了敌人, 补充道。

    “受宠若惊, 我还是第一次和你达成相同意见呢,对吧?”钢铁侠说道。

    对此娜塔莎只是翻了个白眼。

    队长忧心忡忡的注视着自己昔日的好友,有些心不在焉的打退着敌人:“……他瘦了。”

    “……噢,拜托——”鹰眼无力地呻/吟了一句, “不知道为什么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够感受到一阵无力。”

    “不光是你有这种感受,”托尼说道,“告诉我, 队长,你听到刚才我和娜塔莎的话了对吧?你没有完全忽略过去对吧?”

    “……九头蛇的人一定虐待了他。”史蒂夫喃喃说道, 挥出盾牌, 盾牌击中了两个敌人,然后借助墙壁反弹回来,正好打晕了挡在冬兵面前的家伙。

    “……好吧, 显然你完全忽略了我们的话。”

    “不管怎么说,对方的眼神看起来可不像是想起了什么。”鹰眼说到,“或许这附近有九头蛇?”

    “这是新巴基的任务?”史蒂夫下意识联想到。

    “我不觉得九头蛇派给他的新任务是帮我们干掉这群恶棍——顺便,我也不觉得九头蛇会给他戴上手套和帽子。”托尼说道。

    “还有那身外套,”鹰眼补充了一句,“我喜欢那一身皮衣。”

    “放弃吧,你穿不上的。”快银突然插嘴。

    “我同意。”娜塔莎撩了撩头发,成功让对手一个恍神,她一脚劈了上去,“……告诉我,前段时间你回家休假的时候是不是偷吃了很多甜点?”

    “……你们太坏了。”鹰眼一脸不高兴,“我觉得我还是可以勉强穿进去的。”

    “注意了,女士们先生们,我喜欢你们的乐观,但能不能注意一下自己还在战场上——更何况,这里可还有别的同行在呢。”钢铁侠说道,“我可不想让人家以为我们复仇者联盟的成员是一群会在工作时间讲笑话闲聊的逗逼。”

    ……这话有点扎心了。

    全员都诡异的沉默了一会儿。

    “总之,我觉得你还是离巴恩斯中士远一点比较好,队长。至少应该等到一切结束之后——哦等等!旺达那边是什么情况?那是……万磁王?皮特罗你——”

    快银已经极快的闪了过去。

    ……

    多洛雷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运气会这么好。

    或许应该说,每次和马克西莫夫兄妹相遇,她总是会倒霉,上一次是被九头蛇逮捕,现在则是干脆被妹妹攻击——难道她上辈子是欠了对方吗?

    她感受到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似乎倾斜下去。

    ——死侍做出惊恐的姿势,像是那幅著名印象派画家爱德华·蒙克的油画《呐喊》,抱着头做出无声的尖叫。

    ……韦德这个智障。现在是摆造型的时候吗?难道就不能接住她?这特么就是她雇来的保镖?她一定是上了个假的网站。多洛雷斯简直想要翻白眼了,她在这一刻无比的怀念不远处陷入战斗的冬兵——至少他足够靠谱。

    不过这或许可以证明她扛得住物理攻击,却并不抗魔……?最后一秒,多洛雷斯这么想到。

    ……

    多洛雷斯回过神来,她有些迷茫的眨了眨眼睛,耳畔是巨大的音乐声,她身体一顿,靠上了柔软的靠背。

    她揉了揉眼睛,有些茫然的回想着刚刚发生了什么——是的,她似乎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漫长的梦。那是有关什么的梦呢?她歪着头,似乎不记得了……但是,那一定不是一个好梦,一个好梦是不会让她感到心悸的。这种感觉让她感到很不舒服,似乎有什么难以预料的事情就要发生了。

    雨点疯狂的敲打着窗户,她发现自己坐在一辆疾驰的轿车上,侧过脸可以看到雨水从玻璃上接连滑落——有一些模糊的光打了过来,可是什么都看不清楚。

    雨下的太大了,她感受到了这个平常看起来普普通通的世界其实是多么的可怕——而她在这种环境之下又显得如此的渺小,多洛雷斯觉得像是躲在一艘小小的船上,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做不了。

    音乐里播放着接连不断的鼓点声,平缓着人们的内心。

    “亲爱的,”一个女声从驾驶座传了过来,“害怕吗?”

    多洛雷斯似乎一点也不惊讶那里居然坐着一个女人……就应该是这样,不是吗?那里本来就应该有一个女人,她会这么问她,问她是否害怕。

    “不。”她听见自己的声音,有点稚气的,“我不怕。”

    “……真勇敢。”女人轻笑了两声,“不愧是我的女儿。”

    她的睫毛颤了颤。

    车外风越发的紧了,呼啸着夹着雨水,朝她们席卷而来,雨刷不知疲倦的将那些阻挡视线的雨水挥落,却永远都不能够做到真正的将那些令人烦躁的视线遮挡物真正的除去。

    她想起来了——她是多洛雷斯·乔,从小和母亲一起生活,她和她的妈妈坐在这辆车上,是为了去见一个人。一个她不认识也不需要认识的人。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雨完全出乎母女俩的意料,而且——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女人叹了口气,目视前方,“我也从不例外。”

    多洛雷斯安静的坐在后面,她不知道母亲为什么要突然说这句话,也不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在这样一个夜晚,似乎什么样的事情都可能发生。她等待着,双腿并拢,双手平放在膝盖上,等待着命运降临的那一刻。

    “亲爱的,”母亲突然扭过头来,对她微微一笑——多洛雷斯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在种情况下回过头来,她本应该集中精力在前方的路况上,现在她看起来像是放弃了一切,带着一种无所谓的笑意,“……准备好了吗?”

    她不解的看着母亲。车内的音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陡然激昂起来,像是一场殊死搏斗,带着奋不顾身的勇气。

    女人身上有一股红色的光芒微微闪烁,而后大盛,多洛雷斯睁大了眼睛,她也不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但是这一刻她想要看清眼前发生的一切,然后记住这一切……

    她听见引擎如同野兽嘶吼起来,这辆车在母亲的手中加速奔驰,不顾一切的往前冲去。

    一道白光。

    “我永远都不会抛下你……”

    她惊恐的伸出手,想要抓紧母亲的身体,她还那么弱小,做不出一丝像样的反抗,只能够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可怕的灾难,连母亲都没有办法抵挡——

    白光占据了她的全部视野。

    ……

    她匆匆的跑了出去,迈过冰冷的石阶,掠过有些了然的哈耶克先生,越过墙角的一丛开得正盛蔷薇,像一只鸟儿,满怀惊惶——她从来没有跑的如此快过,快的那颗脆弱的心脏简直要无法负荷,可是她更恨自己没有办法跑得更快些,她害怕自己没有办法追上——

    “……妈妈!”她到底还是赶上了。即使那张脸在这一刻苍白的不像样子,至少她还是赶上了,小小的多洛雷斯死死地抓住母亲的手,瞪大了眼睛,使劲的喘息,像是要喘不过气来。

    女人极快的反握住她的手,一脸紧张半蹲了下来,抚摸着她的后背——似乎有什么温柔的力量抚平了她身体的虚弱,她逐渐平静下来,呼吸平缓。

    “……你要去哪?”

    “……你知道什么了,对吗?”女人依旧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

    多洛雷斯颤抖起来。

    她充满爱怜的抚摸着女儿的脸颊,贴近她的脸颊亲吻着她:“知道吗,亲爱的,我要你好好的,永远好好的。”

    “……可是妈妈,”她的眼底闪着泪光,“我害怕……”

    “怕什么?我的宝贝儿。”女人轻柔的问。

    “我怕你离开我……我怕以后只有我一个人。”

    女人的手僵住了。

    “……答应我,宝贝儿。”她终于开口,声音里带上了一丝沙哑,“快点长大——不要忘记妈妈。”

    “你要去哪?”多洛雷斯紧了紧手中攥着的衣服,问道。

    “去给我亲爱的找治病的药啊,”她说道,摸了摸女儿的头,“等妈妈找到了药,就回来好不好?”

    多洛雷斯慢慢地松开了手。

    她知道自己的身体非常不好,所有人都在说这件事情,医生检查不出任何毛病,可是她就是在逐渐的虚弱——一日接着一日,以前从来都不会这样的,以前她的身体明明很好,可是自从那场车祸之后……那场车祸……她茫然的注视着自己的母亲,有什么彻底黯淡下去了:“……你会回来吗。”

    ——别回答我。有一个小小的声音从她的心底钻出来。别回答我。

    女人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最终什么都没有开口,只是给了她一个拥抱。

    “我爱你。”她说,“我永远都不会抛下你。”

    “骗子。”冷漠的声音评价道,一切定格在那一刻,女人依旧抱着她心爱的女儿,可是她再也不能动了。一个穿着黑色长裙的女孩从容的迈过步子,走到女人身旁,俯视着那个被拥在怀里的,脆弱的小姑娘,“……你还不想醒过来吗。”

    小姑娘睫毛微颤,像是没有听到她的话。

    “多洛雷斯,”对方冷笑道,“我还以为你有多么的无坚不摧——只是一个绯红女巫,加上一点现实宝石的力量……”

    小姑娘冷冷的注视着她。

    她卡住了,过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你还没有看清楚吗?这个巨大的幻觉?还是你分明已经看清楚了,却宁愿沉迷其中——?”她笑了起来,指着小姑娘的母亲,声音低缓,“她永远都不会回来了,不然为什么不肯正面回答你的对话?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well,让我想想……八岁?还是十岁?来,亲爱的多洛雷斯,告诉我——告诉我——哪怕你只说一句话,告诉我她为什么回不来了?嗯?你不是再聪明不过了吗?!”

    小姑娘闭上了眼睛。

    眼前的一切都像用砂砾堆砌起来的画面,风吹过刹那带走了一切——

    连母亲都是。

    “……因为,这个世界,只能够容忍一个来自异世界的‘矫正者’。”她回答道,随着她开口说话的那一刹,身体在无声的抽条,她逐渐长高,头发变长,脸褪去了婴儿肥……渐渐地,她和眼前穿着黑色裙子的女孩变得如出一辙。

    “是的,”穿着黑裙子的“多洛雷斯”说道,“这个世界需要一个异世界的变数来矫正这一切,它原本选中的是你的母亲……在那个暴风雨的夜晚。”

    “但她没有抛下我。”

    “……于是你们两个人掉进了这个世界。”

    “但世界不需要两个变数,它要抹杀掉我的存在。”

    “所以她为你死啦。”

    “……也许她只是回到了我们的世界。”

    “你们永远都回不去了。”那个“多洛雷斯”充满恶意的注视着她,“她已经把命留下了,下一个就是你了。”

    “她让我长大,她在等我长大,等我完成了这一切,我就能够会去找她。”多洛雷斯充耳不闻。

    “这就是你否认着这个世界的最终原因?”她反问道,笑容古怪,“……怪不得即使她死了,你还是不停的生病,不停的躺进医院,因为你根本就不承认这个世界——即使只剩下你一个变数,即使世界的意识再怎么想要将你容纳进入它的体系,都没有办法改变这一点,它只能排斥你,压制你,让你身体虚弱——”

    “它杀不了我。”

    “噢,代价是你再也没有办法回去了。”

    “你什么都不懂,也没有资格妄下断言。”多洛雷斯的眼底浮现出一丝冷意。

    “我不懂?得了吧——就像我不知道你从小到大是怎样竖起心墙,又是怎样每日每夜记挂着被抛弃的事情而夜不能寐的。”

    “够了……”

    “我不想激怒你,多洛雷斯。”她露出一抹假笑,“你知道,我就是你,一切让你不痛快的事情,都会同样让我不痛快。但是我难道没有资格说这句话吗?——不,我是最有资格告诉你真相的人,即使你其实已经再清楚不过了。”她略显低沉的声音是如此的笃定,敲击着两个人的心上,击碎了一切的幻想,“人死了就是死了。她没有回去,你也回不去,这就是你的使命——所以一直以来你心心念念着的……”

    “不……不!”她终于被激怒了,多洛雷斯饱含着杀意注视着另一个自己,看着她在自己眼前彻底消失。

    “我当然可以回去……我一直都那么坚信着,总有一天,我会见到她,到那时,我要问问她,我要问她为什么背弃她的誓言,这就是我一直想要做的事情,日·日·夜·夜,铭刻在心。”她冷冷地说道,“你根本不懂——当我完成这一切的时候,我当然能够,也应该得到我想要的,我只想要回到我的世界,难道这点小小的要求有什么不妥之处吗?”

    她笑了起来。

    “不,”她回答着自己,“完全没有。”

    红光微闪。

    作者有话要说:  最后一记黑化来自内心深处吧。

    记不记得上一次回忆杀的时候,多总的童年就像个反派……各种被抛弃啊什么的,那些都是后续延展了。第一次被抛起才叫做一切痛苦的开端,历史只是在不断重演,不断的陷入轮回。

    当然了,多总的妈妈不是真的抛弃了她,只是为了多总牺牲了自己。可对于还是小孩子的多总来说,是无法分清两者的,她只能够一遍一遍告诉自己,母亲抛弃了她,所以她要长大,要回去再一次见到她,问她为什么要抛弃自己。

    在这个过程中她逐渐长大了,这个念头被渐渐的掩埋,同时【世界的意识】也在抹消着她妈妈的痕迹,在多总第一次出场的时候,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人都已经淡忘了那个女人了,所以卢修斯·福克斯才会说自己对这么奇怪的事情一点印象都没有,多总也只是偶尔的想起她的母亲。她其实已经忘了自己是为了什么要记得回去【另一个世界】的,只是记得自己要回去,一定要回去,她分析认为自己对这个奇葩的世界没有归属感,将这个念头合理化了。

    想起来一切之后,她已经很成熟了,也感受到了自己根本回不去,但是她从来都不肯去细想。绯红女巫的攻击只是个导火索,她成功的坠入了自己的记忆宫殿。并且被迫面对了自己不想面对的事情。

    唉,也是有点惨吧。

    下一章就好了,放心。

    ——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综]反派之友相邻的书:[综影视]带着外挂cp男神被迫变身SSR[综+阴阳师][综]窃心[综]我的App Store画风清奇活到魔法界通上网线[综][综英美]佣兵女王[综]梵花倾城[综英美]夏洛克秀恩爱日常[综+剑三]圣女养娃手册[综英美]人才辈出阿卡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