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第50章 全都被轰成渣了

【书名: 萌女修仙:夜帝,求别撩 50.第50章 全都被轰成渣了 作者:枫铃浅舟

强烈推荐:修真之覆雨翻云仙玉尘缘斗战狂潮大主宰少年医仙死人经不朽凡人鏖仙     ——

    这火神鞭可是黄城主他老爹为恭贺儿子成为金丹真人,在千机楼花上百万灵石拍买而得来的中品法宝啊!

    黄城主万万没想到,不过一阵风吹过而已,特么,就这样灰飞烟灭了?!

    这特么不会买到假冒伪劣产品吧?可这法宝他用时,确实威力巨大,被鞭打之人,更是能伤其神魂的!

    黄城主不但心疼,肉更疼!

    这堆灰可是百万灵石啊~~!

    何况,这火神鞭他早已滴血为主,一旦被毁,他的神识同时受伤颇重!

    可怜黄城主为了他那高傲不可一世的城主威严,勘勘憋住了因怒极攻心而喷出的心头血!

    他实在想不通,到底是谁,竟如此大胆,公然袭击他?这怎能不叫他气愤,恼怒?!

    几息后,城主府大厅便迎来三人,老钱,木元陵,纳兰齐赫然在列!

    黄城主盯住来人,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一声令下,齐齐把三人围住,他甚至把纳兰齐也一块恨上了!

    根本不询问纳兰齐是否是来为他女儿解毒,还是其他?

    此刻他只想泄愤,出气,谁撞他枪口上,谁倒霉吧!!

    “哒哒哒——”很快一群身穿银色铠甲的护卫兵蜂涌进入大厅,齐齐举着银色枪头的长枪对准三人,每位站着的护卫身子都紧紧相邻,使得围着三人的窄仄空间,不留一丝缝隙,目测这群护卫至少三十人上下!

    纳兰齐一看这阵势,心中颇为不满,心想,这城主是把他也当狂徒贼子收拾了?难道他不想为自己女儿解毒了?

    于是,纳兰齐带刺的说道:“黄城主,你这是什么意思?若不欢迎老夫,何必请老夫来为令女解毒,我看你还是另请高明吧,老夫无能为力了!”,本来他不过带着归还人情而来,可当看着黄城主那好色的嘴脸后,本就想负气离开的,可他向来是注重承诺之人,即使心中不满,也拉不下脸面拒绝。

    黄城主本就在气头上,想想,平时谁不给他几分薄面,巴结他,讨好他?

    他当下也不甘示弱的呛声:“纳兰长老,本城主请你来是为我女儿解毒的,可不是请你来对付我城主府的,本城主还未问你怎么和这群狂徒在一起呢?!竟公然挑衅我城主府,还请纳兰长老好好解释解释,不然,哼,你老今日可别想走出我城主府!另外,小女所中之毒,本城主自然能找到人为她解治,不劳你老费心了!”,黄城主心想着,找他不过是想着纳兰齐欠他老爹一个人情,自然好说话,没想到,结果这老头儿竟然是个刺头!

    他有灵石,还愁找不到炼丹师?这绝对不可能!

    纳兰齐本来就没找到解除蛇毒之物,若要彻底解毒,就得找到那咬人之蛇,本来他打算好心告知黄城主此事的,可谁知他竟是如此态度,心中无限愤懑窝火!

    既然这样,他何必多此一举,不让他解毒,他老头子还乐的轻松解脱呢!纳兰齐勾唇冷冷一笑,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再好不过,不过黄城主到时可别求着老夫,那时,老夫可不是你能请得起的了!再说,老夫不过是跟随他们一起进入城主府而已,何来挑衅?别给老夫乱安罪名!”。

    黄城主想着,他手上还有名四品丹药师,你这老头子不过是个五品炼丹师而已,有什么好拽的?等会儿,他立马找人寻找新的炼丹师,不愁找不到,哼,他怎么能求到你头上去?于是,黄城主便不再与纳兰齐闲扯,直接厉声冷喝道:“你们两位大胆贼子,谁给你们的狗胆?竟然擅自闯入城主府?把他们绑起来!”。

    当蓝子墨等人见到一身白衣长衫,墨发用白玉钗束于头顶,伟岸身姿,肤色白皙,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幽暗幽冷的棕色眸子,显得冷漠邪逸,腰间竖立着的白玉笛在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他整个人更是仿佛披着一层淡淡的金光,恍如仙如画的仙人一般,干净清透,又带着一丝神秘莫测!

    蓝家人都在猜想莫非他是凌霄派之人?

    若是,那他们可就有救了,同时也担心他是否有那份实力与城主府斗?

    黄城主更是吩咐道:“管家派人去把放他们进来的卫士,全都给本城主抓来,统统打一百板子,以示惩戒!”。

    木元陵双手悠闲的背在身后,俊俏的脸庞闪过讥诮之色,扯唇冷笑道:“他们可用不着再打什么板子了!”。

    短短一句话,轻描淡写,可听着这话的众人,心中莫名都打了个突!

    可黄城主天生脑子少根弦,仍未听懂这话的隐含之意,脸色阴沉,愤愤不平的呛声道:“本城主管自己的手下,你个贼子插什么嘴?!”。

    片刻后,管家吩咐去惩罚城主府守门护卫的手下便来禀明情况,原来守门的那一干人等,早已经嗝屁了!且死的极其悲壮惨烈,可谓尸骨无存,只剩一堆血肉,根本分不清谁是谁了!

    管家一听这情况,秒吓出一身冷汗来,心想着,难道这人真是昨晚这丫头小子两人招来的啥了不得的“大人物”?!

    这可如何是好?

    管家擦了擦额头浸出的冷汗,回复道:“城主,那些守门护卫,全都被轰成渣了!”。

    黄城主一听,尼玛,怎么谁都不把他放在眼里,当下愤怒喝道:“特么的,你们怎么还不把他们绑起来?劳资养你们一群人是吃闲饭的吗?!快着点啊!”,刚他明明就吩咐这群狗奴才把这几名贼子绑起来的,没想到,他们竟迟迟不动!?

    妈的,不听话的手下,养来何用?

    黄城主哪里知道,根本不是他手下人不想动,而是他们根本动不了啊!

    木元陵释放出的金丹威压,把一群人压得都快喘不过气来了,试问,让他们如何抓人?

    此时此刻,护卫们好想举手投降,纷纷脱掉盔甲,甩掉武器,帅气说一声:劳资辞职不干了!谁爱干谁干去!

    他们选择做城主府护卫,不过是想这职务好啊,吃香又有油水捞啊!耀武扬威,好不快活?!

    谁能想到,这也是一个随时都能毙命的行业!

    这不,今日就有硬茬上门,他们小命都要不保了,吃个屁香啊,捞个屁油水?!

    城里水太深,他们要回农村!

    嘤嘤嘤,欲哭无泪……

    因为他们根本就说不了话,众护卫真是痛在心头,口难开,悲催至极~!

    老钱本在一干护卫围着他们之际,心中闪过惊慌失措,真怕他今日走不出城主府了,可转而想到刚进城主府时,少主展现那所向睥睨,利落杀人的架势,一颗突突不安的心秒安定了,怕个串串,当下抬头挺胸,毫无畏惧对视着一群护卫,心中颇为得意,他可是有背景的,有人护着的!

    当他看到这群护卫个个脸带菜色,心中更是舒爽不已,果然跟着少主混,错不了!

    木元陵冷冷瞥着围着他的官兵,勾唇冷笑,他实在没想到这城主简直愚蠢,他难道就不多想想,城主府门口的护卫实力难道低于大厅之中的这群人??

    竟然还威风凛凛的把他的手下送上门来找虐,他怎能忍心拒绝?!

    谁让这群人有眼无珠,跟了这样一个蠢钝如猪的主子呢?

    当下,木元陵毫不客气的挥出右手,周围之人能清晰听见他手掌中发出”呲呲——”声,咻的,周遭空气更是响起“噼里啪啦——”声,霎时,闪着的电花的雷电的丝线,便盘旋于城主府大厅上空,渐渐围绕成一个圆形雷电圈,恰好盘旋在众护卫头顶上空!

    众护卫齐齐吓尿了,我擦~!就要嗝屁了,他们怕怕怕啊……小心肝就要吓得爆掉了!

    众护卫兵抬眸紧紧盯着上空的电圈,只希望它掉慢一点,再慢一点,让他们缅怀一下人生过往,多活一息是一息啊!

    只见各个护卫额头全部冷汗涔涔,背脊发凉,麻蛋的,感觉死亡离他们不过一步之遥的感觉真是不要太酸爽!

    他们都想马上逃离,可脚根却因威压压制得如生根发芽一般,无法挪动!

    木元陵不想再戏耍这群悲催的护卫,刹那间——

    只见悬挂于大厅上空的圆形雷电丝“哐~~“一下齐齐朝着周围护卫挥去!

    “轰轰轰——”一群人无一幸免,齐齐被炸成渣,血肉咻咻朝着四面八方横飞去~!

    当众护卫死的瞬间,突然释然解脱了,尼玛,终于死了,他们突然觉得死特么真的不可怕,最可怕的是他们不知道自己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死?这才是最折磨人的!

    木元陵早在雷电网对付护卫之时,便打出灵力防御罩,罩着他和蓝家等人,几人都十分庆幸未被这殷红恐怖的血雨淋湿!

    因为他们看见黄城主和管家等人,纷纷变成了红色落汤鸡,衣衫,满脸都是一身殷红鲜血,甚至还挂着一些肉丝儿,小肠~!真是又恶心又血腥,恐怖诡异!

    黄城主见他的一干得力的手下,竟全都毫无还手之力,顷刻见便一命呜呼了?!

    让他如何接受这等打击?!他花在这些人身上的灵石,丹药,修炼资源,特么都喂狗了吗??

    真是一群狗奴才,真是太没用了!!

    若是死掉的众护卫,知道他们誓死要保护的人,竞如此编排他们,不知道会不会全都气的活过来,掐死黄城主?

    果然,跟对主子幸福一生,跟错主子,悲催一生!

    黄城主心中愤慨,同时心中方寸大乱,惊慌失措又狼狈不堪!心想:他们这是踢到什么了不得的铁板了?!

    这小子不过双十年华而已,手段竟如此嗜血,残暴,恐怖,冷血无情!

    城主府另外活着的人,都噤若寒蝉,纷纷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深怕这位爷一个不顺心,挥挥手就把他们灭了!

    整个城主大厅,瞬间针落有声,黄城主也吓得不敢说话了,他哪还有之前那般目中无人的狂妄之态?

    拜托,他可不想被轰成渣,变成一滩血啊!

    一时间,整个大厅,陷入了诡异的安静!

    城主不敢说话,只得小的们上了,黄管家当仁不让的承担这个艰巨而恐怖的任务,毕竟他食城主之禄,就得为主子分忧!

    若结果是一个字“死”也算死得其所!

    若结果大好的话,那他可就立了大功了,少不了会被主子奖励一番,以后更是风光无限美好!

    黄管家定了定心神,偷偷觑了一眼木元陵,忐忑的抱拳行礼,规规矩矩询问道:“这位公子,还请手下留情,不知咱们城主府怎么得罪了贵公子?”,黄管家忍不住又擦了擦额头冷汗,对着这大人物说话,心中压抑又惧怕,根本没办法淡然处之,冒冷汗还是好的了,至少他能控制说话不打结,这也算是好征兆!

    木元陵杀了一干护卫后,便慵懒的径直走向大厅右侧的木椅处,惬意随性的侧倚着其中一张木椅,低头玩着白玉笛,并不搭理黄管家!

    黄管家一人唱着独角戏,好不尴尬,又不知所措,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当下,老钱便作为自家主子代言人,开口回道:“我家少主知道城主小姐在我饕餮楼被毒蛇咬伤,今日我等不过是前来慰问关心下城主小姐,不知城主小姐可还有大碍?”。

    众人:“……”

    黄管家一听这话,险些未吐血而亡,尼玛,有这样慰问的?这是恐吓吧!?城主府都快被你家少主全灭口了!

    难道饕餮楼的人是怕城主去找他们麻烦?

    拜托,根本用不着啊,城主他老爹,早就给他们打过招呼,说饕餮楼之人不能随意动,只说背景来头比较大,招惹了就是麻烦,老城主的话,就是圣旨,他们根本不可能违背!

    特么,他们向来井水不犯河水的,过得好好的,怎知今日,他们倒反而找上门来了,这是何道理?

    只好想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萌女修仙:夜帝,求别撩相邻的书:最强傀儡术师神武百年大魔猿(修真)女主总是在逃跑那就,修仙吧!执掌天劫都市超品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