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8章 我是坏人

【书名: 萌女修仙:夜帝,求别撩 第548章 我是坏人 作者:枫铃浅舟

强烈推荐:斗战狂潮修真之覆雨翻云死人经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超品风水师不朽凡人[剑三]花哥的光合作用武侠世界大拯救     南宫铭刚杀完一位魔兵,正盘腿斜靠在一面斑驳的半垮掉的石墙上,手心攥着一块中品灵石,动作不慢的吸收着灵石里的灵气,想要尽快补充身体中流失掉的灵力,他身上带的补灵丹早在之前与魔兵对战时,便消耗一空了!

    现在只得选用灵石补充灵力,灵石里蕴含的灵气虽然纯粹,可吸收时却很花时间,南宫铭只得找了个魔兵少的角落盘膝而坐。

    “嗯?!”南宫铭刚吸收完一块中品灵石,顿觉身体周围的气息变的很奇怪,让他莫名不舒服,甚至帮他防守保护他的妖兽们的脾气都开始变得焦躁不安,纷纷对天长啸,捶胸顿足,十分诡异。

    南宫铭再次释放出精神力去感知空气中的变化时,脸色顿时大变,这还记得他和木元陵进入魔幻城时,城内的魔气便不知是何原因消失殆尽了,只是当时大家都在努力和魔兵拼杀着,哪有时间去追问这事情的真相呢?!

    他便想当然的认为城内的魔气之所以消失,应该是那些先一步攻进魔幻城的修士们做的,可现在谁来告诉他,那些魔气怎么又回来了?!

    难道

    魔族等人是想要瓮中捉鳖,故意而为之的?

    可他们身上佩戴着能防御魔气的玉佩啊!!

    南宫铭眉头紧锁,神色莫名,他有些迷糊,这魔族的人到底在唱那一出戏,不管他们想做什么,他也不担心这些魔气!

    “靠,不是吧?”南宫铭刚放下的心猛地提到嗓子眼来了,他挂在腰间的那块能抵御魔气的玉佩咔嚓一声,碎成了两半,径直掉在了地上,还打了个转儿,仿佛在嘲笑他之前的异想天开。

    南宫铭来不及感叹这玉佩质量有多差,当即从储物袋里取出来几张防御符,对着胸口猛拍几下,他可舍不得用灵力来防御魔气。

    他曾经试过自己的防御符,几乎要两个时辰就得换上一批新的符篆,否则,魔气便会侵体,身体或多或少会受到一些伤害。

    “糟了,不知道其他人如何了?!”他们攻进城后,仿佛被这些魔兵有计划的打乱了他们的节奏和队伍布局,使得他们的人分散在各处,此时又突然出现这样的事儿,那还了得?

    南宫铭嘴里打出一个呼哨,保护他的妖兽们纷纷朝他靠拢,他蹭的跳上一只有两层楼身高的妖象背上,其他妖兽则收了起来,妖兽也是吸收灵气的,若它们不慎吸入了魔气,轻则变异,重则重伤不治,那就惨了,他还指望着手里这批妖兽给自己创造财富呢!

    妖象驮着南宫铭一路疾驰,搜索着其他修士的踪影。

    夜枭看着魔幻城内的修士一个个倒地不起,目眦欲裂,心中的怒火已经到了喷张的边缘了。

    “竟然真的有诈!”蓝子霖无神的喃喃道,心里实在是不得劲儿,他的阵法造诣若是高一些,是不是就能看出玉佩上阵法的错误和诡计呢

    是不是就能阻止眼下的悲剧呢?

    “哥哥”蓝子墨伸手推了推神情恍惚的蓝子霖,蓝子霖呆呆的抬眸,疑惑的问道:“啊,妹妹,怎么了?”

    蓝子墨心中微涩,伸手握住蓝子霖的手,这才发现他的手指冰冷刺骨,甚至有些微微颤抖,蓝子墨清澈的秋水眼眸直视着蓝子霖的双眼,用清冷的声音,一字一句道:“哥哥,这不是你的错!”不说哥哥年纪尚轻,哪里斗得过兔子君这样的万年阵法高手了,就说魔幻城出事的那些修士吧,他们身上佩戴着的又不是哥哥炼制的玉佩,他们出事和哥哥是没有半毛钱关系的,哥哥何必把那些愧疚背负在身?!

    毕竟那些人里,她就不信没有阵法高手了,他们都没有看出玉佩另有乾坤,更遑论她大哥了!!

    这错误,只能说明敌人的强大与狠毒!

    蓝子墨那双灵动有神的眸子似乎会说话一般,晶晶亮的目光温暖了蓝子霖心中的慌乱,抚平了他心中的内疚感,蓝子霖瞬间觉得心里好过许多,也没之前那般心堵了。

    “是啊,子霖哥,若说真有错,错的也是我啊,这玉佩的炼制方法还是我教你的呢!”小牛在一旁插嘴说道,他也没想到这玉佩真的有问题,当时他还记得把这玉佩拿出来时,大家伙高兴、欢喜的容颜,而此时,他们却因为这玉佩,脸上没有笑容,有的是恐慌与失措,迷茫与不解。

    聂星星怒气冲冲的伸手把挂在腰间的玉佩扯了下来,玉佩很快便在他手心间化作一堆粉末,白色的粉末散落了一地!

    “这玉佩实在是太惹祸了,若不是因为它,我想那些修士是不会那么放心大胆的进入魔幻城的,而就是因为这玉佩的诞生,把他们送到了死亡的深渊之中。”

    “这是个阴谋!”夙夜晚愤恨不已的哼道。

    否则,怎么会那么巧呢?

    “难道天玄宗真的有内奸,成了魔族的走狗不成?!”蓝子霖心中越发怀疑这个猜想了,却不敢猜测的更加大胆,比如整个天玄宗都是魔族人的势力,因为那结果众人都接受不了。

    聂星星听到天玄宗三字后,垂下了眼帘,遮住眼底的异样。

    “小牛,这个玉佩是谁研究出来的?”蓝子墨心中好奇,不由得开口询问道。

    小牛脸色顿时一僵,眼底闪过挣扎之色,更意味不明的瞄了蓝子霖一眼,嘴唇动了动,却没有说话,似还在犹豫到底敢不敢开口说这话。

    蓝子墨不由得狐疑,“小牛你可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咳咳”小牛无奈的摇了摇头,最后还是决定和盘托出,小声说道:“这玉佩是古奥长老研究出来的。”

    蓝子霖不可思议的问道:“你说什么?!”这怎么可能呢?

    蓝子霖简直不可置信,这玩意儿怎么可能是师傅研究出来的呢?!

    若真是师傅研究出来的,当初小牛干嘛不告诉他呢?!

    不过当时小牛被人控制了神智,而自己也没想到问这个答案,当时自己的兴致不是弄清楚是谁研究出来的防御魔气的阵法,而是自己去钻研透彻,热情都用在试着亲手炼制玉佩去了。

    所以,此时蓝子霖听到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险些把他震傻了,脸色霎时苍白无血色,这消息把他打击的够呛。

    他一方面担心师傅之所以会研究出这诡异玩意,是因为他被人控制了神智,而不得已而为之的行为!

    另一方便则的担忧,师傅是不是一开始就是心机深沉,带着面具生活的人,他一直是魔族人潜伏在天玄宗的棋子?!

    可他真的害怕往这方面想,他不愿意相信自己年少的那些与师傅的相处的点点滴滴的快乐都是假的!!

    那真的太可怕了,他真的接受不了这样的残酷事实!!

    蓝子墨也不愿意相信那位和蔼可亲的老人可能会是位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若真的是这样,她真的会犯恶心的,可坏人也不会在他脑门上贴张条子,写着“我是坏人”请小心吧?!

    蓝子墨思忖了片刻后,伸手怜惜的拍了拍蓝子霖的肩膀,劝慰道:“哥哥,事实真相终有一天会大白天下的,你别着急,我想说不定古长老也是被人骗了!”蓝子墨把自己的怀疑告诉了他。

    蓝子霖的眼神立刻从黯然变得发亮,囧囧有神的看着蓝子墨,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般,“妹妹,你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们想啊,那玉佩上的阵法只怕是阵法大家都看不出端倪,古长老亦然,所以若是有心人把那能抵御魔气的阵法,故意拿给古长老,让长老试着去研究出防御魔气的灵器来,那么,古长老那么炼器嗜命的人,他当时的反应肯定和我们当初一模一样的欣喜,激动,以他的能力,肯定会尽快研究出防御玉佩的!”

    “所以,我怀疑古长老极有可能是被人利用了,甚至让他背黑锅,因为这件事被泄露出去,那么众人要责怪,声讨的,只会是古长老!”若事实真的如此,那么,蓝子墨不由得佩服幕后黑手,真是好一手借刀杀人。

    “对、对、对,师傅一定是被骗了,他一定是被骗了!”蓝子霖不停的念叨着这句话,他能成长到如今这般模样,都是因为那位可爱的老人精心培养才会如此,他是犹如自己父亲一般的存在,所以蓝子霖宁愿相信蓝子墨说的才是事情的真相。

    “哥哥把小鼎收起来吧,咱们该出去会会兔子君了!”蓝子墨咬牙切齿的说道,她能想那幕后黑手一定是听命于兔子君的。

    “嗯?!可小鼎被魔王禁锢了啊,刚我”蓝子霖还想说些什么,结果心电一转,咻地小鼎瞬间窜进了他的丹田中。

    蓝子墨笑着眨巴了下眼睛,神色自然。

    蓝子霖瞧着妹妹一脸坦然,似乎她预见到自己一定能做到了。

    蓝子墨也不过是听了夜枭的吩咐,才会如此的,此时魔王已经自身难保,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来对付小鼎和待在鼎内的他们了。

    在小鼎撤开瞬间,蓝子墨挥手便划出一片空间域,见众人脸上狐疑,不清楚这空间的作用,蓝子墨细声解释道:

    “大家只要待在我划出的空间域里,便能抵挡一阵魔气!”

    聂星星也不甘示弱,从储物袋里攥出一把金晃晃的符篆来,一人分发了一沓,“咳咳虽然这符篆不想之前那玉佩一般,抵御魔气的效果没那么好,不过,一张符篆能有效抵御魔气一天,大家拿着吧,有备不时之需!”

    众人喜笑颜开的收了起来,这可是好东西,没道理拒绝,也拒绝不了啊!

    蓝子墨一行人出了炉鼎后,周围的热浪,扑面而来,即使他们有灵力护体,仍然被翻滚的热浪袭的热汗淋淋。

    此时,魔王正盘腿坐着,嘴角紧抿成线,脸色凶恶狰狞,却全神贯注的对抗着他身体上燃烧着的三色火焰。

    夜枭见蓝子墨等人从炉鼎里出来后,一个飞身翩然的来到了他们身边,紧紧把他们护在身后。

    “墨墨,你们还好吧?!”夜枭紧张的看着蓝子墨,视线扫了一行人。

    蓝子墨摇了摇头,“我们已经服用了丹药,身体已经好多了,只是”蓝子墨皱着眉头,抬头看着天空上聚集着的越来越厚实的浓墨低垂的云层,“小鼎刚被魔王击伤了,它已经不能再吸收魔气了,那些修士”蓝子墨不忍再继续说下去,魔气浓度太强了,即使他们暂时能有防御符抵抗,可时间却不长。

    夜枭知道蓝子墨担心那些修士的生命安全,可眼下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夜枭长臂捞过蓝子墨的肩头,伸手爱怜的抚了抚她额间的碎发,眼底蓄满了暴风骤雨,嗓音清冷的说道:“别急!”再等等,再等一会儿,他们就不会再有被要挟的无力感了。

    木元陵感受到空气中的魔气,心神猛地一凛,霎时,刺目的金光从他身体中快速弥漫开来,周身气势大盛,那些魔气仿佛有生命一般,触及到金光的瞬间,便瑟缩着逃开了。

    被金光笼罩的魔兵,各个都像泡沫被戳破,灰飞烟灭,化作烟雾消失在这天地间了。

    其他魔兵见到这金光的威力竟然如此非凡,身子吓得瑟瑟发抖,纷纷惊慌失措的丢盔卸甲,落荒而逃,深怕自己跑不过金光蔓延的速度,太恐怖了,吓死宝宝们了。

    看着魔兵被打的落花流水后逃跑的熊样,木元陵嘴角微勾,眼神凌厉冰冷,心中暗笑,只是他们想跑,也得看自己答不答应,佛力金光蔓延的速度还是太慢了!

    木元陵快速一口咬下右手食指,殷红的血液不停的从指尖冒出,他用那还留有余温的热血,龙飞凤舞的凌空画了一道繁复的符篆,当最后一笔落成之际,符篆闪烁出璀璨的金红色光芒,木元陵纤长的手指指尖轻弹出一股劲气,那道符篆唰的一下蹿进了高空之中,瞬间一道闷雷在高空之中炸响,天下再次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金色小毛毛雨,当雨滴砸在那些魔兵身上时,惨叫声不绝于耳,不一会儿,那些魔兵便瞬间消失在这天地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萌女修仙:夜帝,求别撩相邻的书:最强傀儡术师神武百年大魔猿(修真)女主总是在逃跑那就,修仙吧!执掌天劫都市超品仙医剑灵同居日记巫医觉醒最强神话帝皇洪荒之冥河问道圣手医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