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1章 占了便宜

【书名: 萌女修仙:夜帝,求别撩 第561章 占了便宜 作者:枫铃浅舟

强烈推荐:武侠世界大拯救[剑三]花哥的光合作用从蛮荒走出的强者超品风水师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修真之覆雨翻云死人经大道偷渡者     “呵呵呵”蓝子墨尴尬的笑了笑,其实她之前把夜枭带在身边就是为了避免误会,不过却也免不了一通解释。

    蓝子墨只得乖乖解释,只是这解释起来就长篇大论了,必须得先解释为何之前自己要从东凰岛偷跑回魔幻城的原因!

    当夜枭知晓蓝子墨是因为担心自己的安危,才偷跑回魔幻城时,心中虽然气恼她不顾自个安危自作主张,却又很开心自己在蓝子墨心中的分量已经逐日增重,至少她能奋不顾身的跑来救自己!

    “当时我发现秦河一路往魔幻城赶来,而当时你正好与魔君在殊死搏斗,仅仅你们二人的余威就能毁天灭地了,我只得在半路上,把他拦截了下来,以免他死无全尸!后来实在没有什么好办法,我干脆放小火悄无声息把他给咬晕了,直到现在他都没能醒过来,而莫堂兮则是咱们之前在魔幻城祭坛上救下来的,只是一直没找到机会放他出来,这不今儿个就一起了!”

    夜枭“”额头青筋几不可见的颤了颤,所以,这两人其实都是这丫头不择手段弄晕了的?

    夜枭顿觉春风拂面,春暖花开,冷气神马的秒收回体内啊!

    由此可见,秦河在墨墨的心里根本没多重的分量,他之前的那些担心啊,吃醋啊,完全没必要的啊!!

    “之前我本来是打算在佩兰城时,把他们二人趁机放出来的,哪曾想,佩兰城被毁成那样了,根本没地方住,而在龙城时,也不太方便,就只有选择在这里把他们放出来了,正好秦姨他们又在纳兰家作客,所以”蓝子墨小心翼翼的做着解释。

    “那待会儿他们苏醒过来后,你要怎么向他们解释他们在此处的理由??”夜枭下巴努了努床上的两人,啧两大男人睡在一个被窝里,确实有点辣眼睛!

    “解释不清就不解释了呗!”蓝子墨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从储物戒里拿了一个白玉瓷瓶倒出两粒药丸,快速给秦河和莫堂兮喂了下去。

    蓝子墨和夜枭便坐在房间的木凳上,等待两人醒来。

    过了半柱香时间,秦河便幽幽转醒了过来。

    秦河轻轻颤了颤仿若千斤重的眼皮,身体恢复了些力气后,才缓缓睁开眼睑,只是他昏迷太长时间,一时间根本不能适应外界强烈的光线,伸手挡了挡刺眼的光。

    待慢慢适应之后,他才微微侧头观察起周围的环境来,发现自己躺在木床上,甚至他身边竟还躺着一个男人,当他看清楚身边的人是何人时,秦河眼底闪过一阵暗芒,微薄如刀锋般的唇紧紧的抿了抿。

    蹭的便从床上跳了起来,抬眼便看见蓝子墨和夜枭两人正悠哉惬意的待在房间里享受着散发着清香的茶水。

    “墨墨,我怎么会在这里?”秦河快步走到了蓝子墨身边,坐定。

    双眼目不转睛的盯着蓝子墨看,他明明记得当时自己和蓝子墨待在一起的,没可能他晕倒了,而蓝子墨却安然无恙吧?!

    不知为何,他们现在身在客栈中,这显然不对劲。

    “当时在魔幻城时,不知道你为何会突然晕倒,只是当时我有事儿需要做,就麻烦天玄宗的单长老把你带到这里来了!”蓝子墨眼不跳心不慌的睁眼说着瞎话。

    “啊?!”秦河似乎不太能接受这个理由,“可我感觉当时好像又什么东西在袭击我,我这才晕倒的啊!”

    蓝子墨耸了耸肩道,目不斜视的说:“当时我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或许你记错了吧?!”

    秦河紧拧着眉头,心里闪过无数种可能性,最后拉起裤腿看了看当时觉得疼的地方,咦光滑如玉的小腿,确实没有什么伤口,难道真的是记错了?!

    蓝子墨心中暗笑不已,这会儿怎么可能看到伤口?!他可在空间里待了很长时间了,又有浓郁的灵力淬炼他的身体,即使有什么伤口,也会被修补的干干净净,如新生婴儿的皮肤,白皙如雪。

    秦河伸手揉了揉眉心,苦恼道:“或许真是我记错了吧!”除此之外,他真心找不到什么理由来说服自己了,再纠结下去,他怕自己会疯掉!

    “那莫堂兮又是怎么回事儿,他怎么也在这里?”秦河声音略带冷意的说道。

    蓝子墨和夜枭不由得对视了一眼,两人自然听出了秦河话中对莫堂兮的不喜,“他是我从魔域界里救出来的,他怎么你了?”蓝子墨忍不住问了一句。

    秦河冷冷的睨了仍然趟在床上昏迷着的莫堂兮,咬牙切齿的哼道:“当初我和他一同进入十方秘境,刚开始时,我们倒是处的相安无事的,可后来,不知道这人发什么神经,竟然暗中给我下了迷药,这还不算完,更可恶的是,竟然把我扔进了淫蛇堆里,其心可诛!”

    蓝子墨已经无语凝噎了,这莫堂兮果然好样的,难道他知道秦河是他同父异母的兄弟了,所以暗中报复秦河?!可这招也太阴狠了,就是连魔族人都害怕淫蛇这个玩意,光听名字就知道它的喜好了,主要在于淫字,人、兽都不会放过!

    只是小河该不会被那什么蛇占了便宜了吧?!

    蓝子墨眼神略带深意的打量了秦河一眼!

    秦河:“能别这么看着我嘛?!我既然这样说,肯定没遭到什么伤害!”他简直郁卒了,这丫头那模样是不是在期待着自己非要遭遇到什么才开心啊?!

    真是恶寒。

    “嘿嘿嘿小河你没事儿,我自然是高兴了,只是你是怎么逃出来的?!”要知道这淫蛇十分狡猾,又成群结队,以秦河一人的实力,根本就是蚍蜉撼树。

    秦河也不多做解释,从储物袋里拿了一个黑漆漆的香囊出来,刚一拿出来,蓝子墨就立刻关闭了自己的嗅觉,我的妈呀,“这是什么东西啊?要了我的老命了!!忒臭了吧!”

    秦河眼底闪过笑意,哼哼,臭丫头,刚就知道取笑他,他便故意捉弄了蓝子墨一次。

    夜枭眼底闪过一丝诧异,没想到秦河手里还有这样东西,更让他惊异的是蓝子墨竟然不知道这是什么,要知道她也养了一条小龙啊!!

    “这是龙粪!”夜枭凑道蓝子墨耳边小声解释道。

    “什么?!”蓝子墨不可思议的说,这这东西竟然是小火他们同类的便便?!太让她无法接受了,关键天元大陆从来都没有出现过龙族啊,他又是从哪儿拿来的?!

    秦河知道蓝子墨心里肯定很疑惑自己为何会拥有这样东西,清了清嗓子,压下心中的笑意,解释道“这东西是师傅交给我的,这是他以前历练一个秘境时,不小心沾染了这么一点东西,后来便遇到一件很神奇的事,那些妖兽竟然闻之色变,纷纷逃离他的身边,没有任何的妖兽上前来招惹师傅,师傅便知道这东西虽然很臭,可却是个好东西,便从秘境里带了许多出来。”

    “当初,师傅知道我要去十方秘境时,便给了我这个香囊,也幸好有这东西,我才能安然从淫蛇堆里逃离出来!”

    蓝子墨这才知道,原来龙粪还有这种用途?!

    夜枭看着蓝子墨像是一副捡到宝的样子,忍不住伸手弹了弹她的额头,“虽然龙粪能防御一些妖兽,可也不是百分百管用的,这与他们自身的修为有很大的关系,就如同兽威!”

    蓝子墨听夜枭这么一解释后,刚兴奋激动的心情瞬间淡定了不少,这原理和当初小乖送自己胡须是一个道理的,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秦河能逃过一劫,主要还是因为拉这坨龙粪的龙的修为比那些淫蛇的修为高出太多,小河是幸运的。

    “咦,这莫堂兮为何还不醒来?!”蓝子墨这才发现不对,她是同时喂他们吃下丹药的啊?!

    难道莫堂兮的身体出了什么意外?!

    蓝子墨起身走到床边,开始检查起莫堂兮来。

    秦河嘀咕道:“这人还救他干嘛?就让他自生自灭好了。”

    “你难道不想知道他当初为何要害你吗?”蓝子墨只问了秦河这一句。

    秦河便沉默不语了,是啊,他是想报仇,可也想知道为何他会突然临阵倒戈,对付自己。毕竟当时他也在秘境中救过自己几次,又并肩作战了几次,所以他才会慢慢放下警惕,试着信任莫堂兮,这才给了他趁虚而入对付自己的机会,真是因为这样,他才更生气,更愤怒。

    蓝子墨检查了几次后,却没有看出莫堂兮的身体内部任何的不对之处,这也太奇怪了吧?!

    当初自己把他从魔族祭坛哪儿救出来之后,也喂了解药的,只是因为不方便把他从空间里弄出来,所以就一直让他处于昏迷之中罢了,除此之外,她也没有做过什么啊?!

    “主子,他的识海里藏着一团小小的魔气,只是气若游丝,特别会隐藏,你必须全神贯注检查才有可能感觉到!”龙小骨突然在识海里出声提醒道。

    “所以当初他会突然对付小河,极有可能就是因为他被这丝魔气给控制住了神智?”

    “应该是这样的!”龙小骨不置可否的说道。

    “那我再试一次。”蓝子墨说完,精神力全部注入莫堂兮身体中,一丝不苟的检查着他识海的每一方,每一寸。

    大约过了半柱香后,蓝子墨终于截住了那比头发丝还细小无数倍的魔气,那魔气和当初在魔域界收集的不同,仿佛那丝魔气被注入了神奇的生命力一般,它就犹如一只活泼好动的鱼儿,在莫堂兮的识海之中乱窜,若不是龙小骨提醒自己的话,她真的不会发现这丝魔气的踪迹。

    这丝魔气快如闪电,疾如风,顿时令蓝子墨头大如斗,她一时间根本拿它没办法!

    蓝子墨突然想到有时候要消灭一样东西,不一定非要逮住它才能杀掉它的。于是,蓝子墨不停运转着身体中的光属性灵力,并缓缓如细流般导入莫堂兮的识海之中,那丝魔气感受到了来自外界的威胁后,不安的在识海中四处逃窜着,只是现在整个识海之中都充斥着精粹的光属性灵力,他们犹如附骨之疽,紧追不舍在它四周,最后把它逼迫到识海一角,魔气不由自主的发出兹兹的声音,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消弭了下去,最后完全消失在了莫堂兮的识海之中。

    蓝子墨为了以防万一,又再次巡视了一番,就连莫堂兮丹田处,和各个筋脉关节都未放过,最后确定确实没有任何的魔气藏在莫堂兮身体中后,便把莫堂兮识海里的光属性灵力收了回来。

    秦河见蓝子墨为了给莫堂兮诊治,而累的出了一身的冷汗,心里百味陈杂。

    做完一切后,蓝子墨长舒一口气,对着秦河说道:“搞定了,只是现在他的情况还不稳定,现在还无法确定他苏醒来的时间!”毕竟刚莫堂兮的识海被她当作了对付魔气的战场,始终会伤到他的神识,所以需要慢慢蕴养。

    蓝子墨取出一粒养神丹,给莫堂兮喂了下去后,说道:“小河,他一时半会也醒不过来,就先让他在这里休息吧,你这段时间没有关注天元大陆发生的事儿,自然不知道莫家出事儿的消息!”所以她绝对不可能带莫堂兮回纳兰家的。

    秦河听到莫家出事儿了,心中自然高兴,“快给我说说,他们倒了什么大霉了?”他好久都没开心过了,正好拿这消息当笑话听。

    蓝子墨:“咱们要不回家后再说,顺便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秦姨吧!”

    “好!”秦河点了点头。

    三人便起身朝房间门口走去,蓝子墨刚打开房间门,秦河便收到了之前秦媛发给他的传讯符。

    蓝子墨听到传讯符上传来的秦媛着急异常的声音,心里惭愧的很,她当时也想不到那么周全,只想早点把秦河弄离魔域界,结果,阴差阳错的给秦媛造成了那么大的困扰。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萌女修仙:夜帝,求别撩相邻的书:最强傀儡术师神武百年大魔猿(修真)女主总是在逃跑那就,修仙吧!执掌天劫都市超品仙医剑灵同居日记巫医觉醒最强神话帝皇洪荒之冥河问道圣手医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