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七章 我先来了【求月票】

【书名: 大逆之门 第七百六十七章 我先来了【求月票】 作者:知白

强烈推荐:圣墟龙王传说太古星辰诀武炼巅峰真武世界永恒之心武神天下踏天无痕     【微信公众号:美貌与才华兼备的知白】

    这个天启宗的弟子被那个年轻男人掐着脖子举起来,那人的手指指甲都已经刺入了脖子之中,血顺着他的手指往下流,而这个人似乎很享受血液带来的刺激感,伸出舌头在自己的手背上舔了舔:“当我们开始行走江湖,这个世界上的恐惧就归我们支配。”

    可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忽然感觉到背后有很强的威胁。他猛的转身想要把手里的天启宗弟子扔出去,还没有来得及做出这个动作,他的脖子上就紧了一下,然后他就看到一个年轻男人站在自己面前,手指也已经几乎要掐进他的脖子里了。

    “喜欢舔血?”

    安争举着这个年轻人,他的手指已经抠进了那人的脖子里,血顺着他的手背往下流。所有人都以为安争要让那个人把他手上的血舔干净,可是没有想到的是。安争抬起另外一只手,咔嚓一声把年轻人的手折断,来回扭了几下,竟是硬生生把手从手腕上拧了下来。

    你年轻的修行者脸色白的要命,疼痛感几乎撕裂他的嗓子,但他却强忍着没有叫出来。

    “喜欢舔?”

    安争把那只断手放在年轻男人的嘴边:“舔干净,不然我把你另外一只手塞进你屁-眼里。”

    那年轻人已经无法呼吸了,脸都憋成了青紫色。但却不得不伸出舌头把自己那只断手上的血舔干净。因为他看得出来,如果自己不照做的话,那么绝对不仅仅是另外一只手被人折断扭下来塞进他屁-眼里那么简单。面前这个年轻男人的眼神是那么的冰冷,他看眼神就知道这个人也是一个什么事都能做的出来的。

    “无极宫是吧。”

    安争举着那个人转身,回头看向站的稍微远一些的那几个人:“从你开始,叫什么?”

    那被安争抓住的人咳嗽了几声:“我咳咳我叫周济。”

    安争看向另外的几个人:“你们是他的同门师兄弟?为什么在我出手的时候你们连帮忙都不帮?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同门师兄弟被我这样打,你们不觉得应该帮一帮?”

    看起来年纪最大的那个人也就是三十岁左右的面相,眼神里就有一种阴厉,他笑了笑说道:“周济这个人死不死的都和我没关系,我们无极宫的人从来没有你说的那种什么同门情义你杀他就杀好了,不杀的话就放了他。”

    安争哦了一声:“先说说你们来这打算干什么。”

    他把周济丢在地上,然后一脚踩断了周济的双腿。周济疼的叫了一声,爬伏在地上疼的身子一下一下的抽搐着。

    “刚才我的人就是被你这样偷袭然后不依不饶的打伤的吧。”

    安争按着周济的脑袋往下一压,砰地一声将脑袋按进了青石板的地面之中。等到周济的脑袋抬起来的时候,那张脸已经血肉模糊的看不出来本来面目了。

    周济的那几个同伴互相看了看,眼神里都是诧异。或许他们怎么都想不到,道宗正统传承的玉虚宫,门人怎么出手这么狠厉。

    “不习惯?”

    安争问:“是不是觉得角色有些反了?应该你们这样做事才对是不是?”

    为的那个男人讪讪的笑了笑:“确实,确实有些出乎预料。你们玉虚宫的人确实和我们见到的其他宗门的人有些区别,不过,倒是很对我的胃口。”

    安争道:“说吧,来干嘛,我不想再问一遍。”

    那人道:“在下周川,这次来其实也没有什么太重要的事。就是想告诉你们陈流兮道长一声,朝廷既然交给了你们一个那么重要的差事,我们就有必要来满足你们当差的需要。所以呢,若是你不把我们提报上去,让我无极宫的人都能成为圣庭的人,我们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我听说你玉虚宫在金陵城的弟子不少,所以出门千万要小心,万一不小心一个一个的少了,你们找起来也麻烦对不对。”

    安争也笑起来:“我最喜欢你们这样说话的人,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周川问。

    安争微微眯着眼睛说道:“因为面对你们这样的人,我连考虑自己下手需要多重这种事都省了,反正不管怎么下手都不算重。”

    周川也笑起来:“你以为我们是在开玩笑?我可以认真负责的告诉你,我之前说的话会一句一句的应验。你如果不按照我刚才说的做,那么从今天开始你的人千万不要走出这个院子,不然的话,会死的各种离奇。”

    安争嗯了一声:“我相信。”

    他思考了一会儿后说道:“看来有必要先跟你们门主交个朋友,帮我带回去一件礼物怎么样?”

    周川哈哈大笑起来:“我还说你是个不识时务的,原来也是个明事理的人,给我师尊带礼物,就要看看你这礼物分量够不够。”

    “大概有十斤?十几斤?”

    安争道:“分量还是不轻的。”

    他忽然一把抓住周济的脑袋,来回扭了几下后砰地一声把脑袋硬生生从脖子上拽下来,然后往前一扔扔到周川怀里:“把这个给你师父带回去,告诉他回头我再去拜访。你觉得分量够不够?若是不够的话你们几个商量一下,看看谁愿意做分量,谁愿意往回带礼物。”

    那几个人的脸色显然变了,他们忽然现自己今天要面对的这个人和以前面对的都不一样。他们无极宫是最近才崛起的江湖势力,已经在金陵城之外打下来一片地盘。此时进金陵城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他们确定圣皇需要强大的宗门做事,而他们要做的就是展现实力。

    所以,他们选择了现在名声正响亮着的玉虚宫。

    以前都是他们做的事让人害怕,现在安争做的事,竟然让他们心里一阵阵的胆怯。

    “抱歉啊。”

    安争站起来,一脚把周济的尸体踢开:“是不是做了你们该做的事,所以你们一时之间有些不知道该做什么了?要不要我提醒一下你们该怎么做?”

    周川哼了一声:“行,咱们后会有期。”

    安争看他们转身要走,笑了笑说道:“似乎流程还没走完吧,你们不应该是打进我玉虚宫之中大开杀戒才对的吗?怎么,这就走了?”

    周川回头看了安争一眼:“你会为今天做的事而后悔的。”

    安争问:“一定会后悔吗?”

    “我保证,你一定会。”

    “哦,既然一定会,那么索性就多后悔一些。我刚才说什么来着?我说这礼物的分量要是不够的话,你们几个凑一凑。作为修行者说话就要算话,不能食言。”

    周川脸色猛的一变:“你还想怎样!”

    安争突然一动,一拳朝着周川的脸轰了过去。周川把手里周济的人头朝着安争脸上扔过来,那人头还没到安争身前就被安争的护体真气震了回去,在半空之中砰地一声爆开,化作一团血雾。

    “这下礼物的分量又轻了。”

    周川避无可避,一拳迎着安争的拳头打过来。两个人的拳头在半空之中相撞,砰地一声,安争立刻就感觉到一股诡异奇怪的力量从手上传进来,那力量极为刁钻,一接触似乎就要把他的血管全都撕裂似的。然而安争的肉身之强悍飞寻常修行者可比,那力量若是换做别的修行者肯定就已经得逞了,然而在安争的体内那力量很快就被绞杀。

    周川的力量显然很强大,已经到了大满境近乎巅峰的实力。如若不然的话,他也不会来玉虚宫挑事。可是大满境之下,同等境界之内,安争什么时候输过?

    拳头砰拳头,周川的胳膊咔嚓一声就断了。骨头从肉里面刺出来,白森森的骨头上还挂着血色的肉丝。安争顺势一抓一拉,将那半截胳膊从上面拽了下来,然后在周川啊的惨叫的那一声才刚刚响起的时候,将半截胳膊塞进了周川的嘴里,半截胳膊从周川的后脑刺穿出来,直接捅了一个通透。

    安争抓住周川的衣服将其举起来然后往前一扔:“这份礼物分量就差不多了,滚回去告诉你们那个门主,玉虚宫随时欢迎他来。”

    剩下的三个人颤抖着将两具尸体抬起来跑了,一转眼就跑的没了影。

    “陈少白。”

    安争叫了一声:“你有夜叉伞,跟着他们,看看落脚处在哪儿。”

    陈少白嗯了一声:“你熟悉这些人?”

    安争道:“依稀想起来一点,当初我在明法司的时候曾经追查过一批人,那些人做事极为凶残狠毒,迅在江南崛起,灭了不少宗门。他们做事从来不留余地,以挑战的理由开始,但打赢了也不会收手,而是赶尽杀绝。你也知道大羲圣庭的法律对宗门之间的比试和挑战极为宽松,所以按照法律来说制裁不了他们,我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找到他们别的罪证,可是刚要出手的时候他们就销声匿迹了,显然在我明法司里也有他们的内奸”

    陈少白道:“放心,我跟着,丢不了。”

    他将夜叉伞撑开,然后朝着远处掠了出去。

    安争回到宗门里面看了看叶小心的伤势,极为惨烈,若不是叶小心的修为极为雄厚,而且体质很好,不然的话早已经死了。偷袭他的人直接出手击穿了他的小腹,叶小心当时肯定躲闪了一下,所以丹田气海没有被完全摧毁,躲避的只要慢上那么一点,后果不堪设想。

    安争进门之后找到齐天,拉过来两个人交谈了几句什么。然后安争让杜瘦瘦带着人留守宗门,他和齐天两个人离开,也没告诉别人去了什么地方。

    距离玉虚宫所在之处不到十里的地方,那几个人抬着尸体冲进了一个小宗门里面。这宗门之中还散着血腥味,地上还有没收拾好的残存的血迹。

    一个看起来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站在那,冷声吩咐着:“你们的手脚都麻利点,稍后宗主就要进京了,等宗主到了之后你们连院子都没有收拾好,你们觉得你们会有什么好下场?”

    那些在打扫的门人连忙加快了度,一个个的显然都被吓破了胆子。

    就在这时候那几个人回来了,抬着尸体跌跌撞撞的冲进来。中年男人回头看了一眼,脸色随即变了:“你们这是怎么回事?那是谁?周川和周济吗?”

    其中一个人吓得哆嗦着回答:“回左护法正是两位师兄。他们被人打死了,玉虚宫的人下手实在太狠了。”

    “有点意思。”

    被称为左护法的人阴测测的笑了笑:“看来他们是嫌自己死的不够快啊把这两个废物随便丢在什么地方埋了吧。去告诉周雄和周文他们,今夜带着人随我去拜访一下那个狗屁的玉虚宫,要是不杀一个尸横遍野,我都没法和宗主交代。”

    “不必了。”

    们吱呀一声被人推开,外面一个身穿黑衣的年轻人脸色冷峻的走进来,看了看那中年男人:“不用你们拜访玉虚宫,我来拜访一下你们无极宫。”

    安争站在门口看了看那人,一眼就看到了那个人脖子上露出来的黑色蝎子纹身。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逆之门相邻的书:全能修炼至尊超级浮空城君临天下:惊世小邪女邪帝爆宠:天才魔妃太嚣张兽宠难挡:兽夫,别闹妃倾天下:太子第一千次追妻十界战纪最强爽点系统玄道天尊魔妃凰朝:邪帝,莫下榻七夜孽宠:魔帝,来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