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贺剑之的心伤

【书名: 凌霄之上 第五十二章 贺剑之的心伤 作者:观棋

强烈推荐:武神天下安息日最强剑神系统无上血帝通天仙路都市全能系统玄界之门悠闲修道人生     两界山上!

    王雄守着巳心,等着贺剑之,看着远处夏若天、白先生的战斗。

    一旁巨阙还在对着镜子整理着那几根头发,王雄瞥了一眼臭美的巨阙,一阵无语。

    “巨阙,孤看四方所有长剑,面对大荒剑气息的时候,都是颤鸣臣服,你有什么感受?”王雄问道。

    “啊?感受?”巨阙一阵茫然道。

    “不错,你看那大荒剑的时候,有什么感受?”王雄问道。

    巨阙看了看远处战斗中的身影,最终面部抽了抽:“郁闷!”

    “郁闷?不是膜拜?”王雄陡然眼睛一亮。

    人的修为,带着各自气息,上位者天生对下位者有着一股压迫,同样,剑也是如此,那绝世帝王之剑,哪怕断了半截,也有着那股高高在上,俯瞰天下万剑的气息。巨阙剑面对这股气息,没有膜拜?

    “我想吃了它,看到它,我口水就流出来了。可我打不过夏若天,我吃不到,我不郁闷吗?大王,你什么时候能将大荒剑弄给我吃啊!”巨阙眼巴巴的看向王雄。

    “吃?”王雄先是一顿,继而眼中一亮。

    大荒剑那帝王之剑的气息下,巨阙没有丝毫畏惧,相反,还有着想要吃掉对方的冲动,说明,大荒剑在巨阙面前,并不是上位者。难道巨阙不弱于大荒剑?

    可,巨阙身上,并没有多少强大的气息啊。

    “大王,我感觉,只要给我吃到大荒剑,我修为能一飞冲天!”巨阙顿时急切的看向王雄。

    “会有机会的!”王雄露出一丝畅快的大笑。

    中古十大圣剑之一,巨阙剑?给王雄惊喜不小。

    ---------

    一个山谷之中。

    贺剑之与蛛皇近乎同时拔剑,同时出手,一瞬间,山谷之中尽是二人的剑影。

    “当当当当…………!”

    两人,以快打快,剑剑相撞,在力量上,贺剑之差了蛛皇一大截,可,此刻,两人的剑力,居然诡异的平分秋色了。

    “怎么可能,你用的只是青铜长剑,你自己的本命长剑,并不是那神剑啊,你怎么可能挡住我?”蛛皇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因为你天赋不如我!”贺剑之眼露一丝兴奋道。

    一个回合交锋下,贺剑之战败的心理障碍已经清除大半了,甚至,此刻能和蛛皇平分秋色,更给贺剑之平添了一股自信,这股自信,让贺剑之越来越强。

    “剑道天赋?哼,那又如何,你修为还不如我呢!”蛛皇瞪眼不甘道。

    “可我天赋超越你!”贺剑之沉声道。

    贺剑之虽然剑力不如蛛皇,但,一剑一剑却诡异的斩在蛛皇长剑最薄弱的地方,以强击弱,也悬殊不大了。

    “哼,孽畜,你别得意,我还有蛛族传承,今天就是你的死期!”蛛皇一声冷喝。

    “呲吟!”

    一道诡异的弧度闪现,蛛皇的长剑,顿时在贺剑之的后背上留下一道剑痕。

    “什么?”蛛皇瞪眼惊诧道。

    贺剑之身上一道剑痕,蛛皇腋下,也是一道剑痕,却是刚刚的瞬间,贺剑之在其身上留下的。

    “你有传承,我也有!那就看看,你我传承,到底谁更厉害!”贺剑之眼中闪过一丝戾色。

    “当当当………………!”

    两人凶猛的战斗之中。

    蛛皇惊异连连,本命剑而已,贺剑之居然能不断在自己身上留下伤口。

    一道、十道、百道。蛛皇大量失血下,也心中越发惊慌了,刚才几剑,差点要了自己的命,好险。

    长时间不能占据上风,蛛皇本能的露出恐惧之色。完全没有在意贺剑之比他还惨。

    贺剑之全身也尽是伤痕,贺剑之修为终究差蛛皇太多了,凭着强大的剑道天赋与强大的鹤祖传承,才能坚持下来的。

    蛛皇中一百剑,贺剑之中了一百五十剑。

    与蛛皇不同的是,贺剑之没有恐惧,而是兴奋,贺剑之心中的阴影一扫而空,此刻,更是有着遇到对手的兴奋。

    剑道修者,需要对手,旗鼓相当,才能勇攀高峰。

    贺剑之也大量失血,但,强大的意志,让贺剑之一点也没能放松。一剑快过一剑。

    “呲呲呲呲呲!”

    战场之中,尽是两人飙血的声音。

    “不,不,你怎么忽然变的如此强大,不!”蛛皇露出恐惧之色。

    恐惧让人变弱,慢慢的,蛛皇居然占据了劣势,蛛皇想要遁逃,可,贺剑之紧紧贴着,哪里逃?越是想逃,蛛皇越不能发挥出自己的全部实力。

    “呲呲呲呲呲!”

    蛛皇全身都是伤口,越来越惨,贺剑之却彻底占据了上风,从一个弱修者,变成了一个胜利者。

    “死!”贺剑之面露狰狞,一剑斩下。

    “不!”蛛皇绝望的一剑撞去。

    “轰!”两人长剑相撞,彼此一个分开。蛛皇调头向着远处逃窜。

    贺剑之踏出一步追上,一剑就要从其后背刺入。

    “我还没有得到蓝田玉,我不能死在这里,我不能死在这里!”蛛皇有些癫狂的吼着,向着远处逃窜之中。

    “蓝田玉?”贺剑之的长剑一顿。

    也不知想到了什么,贺剑之整个人定在了那里,连蛛皇的离去,都没有去追了。

    山谷变的一片死寂,贺剑之好似着魔了一般,嘴角露出一丝惨笑。

    “我以为,我已经忘记了这个名字!蓝田玉?”贺剑之眼中闪过一股不能自禁的湿润。

    先前战胜蛛皇的喜悦,一扫而空。贺剑之整个人都颓废了下来一般,连蛛皇离去,都不管了。

    贺剑之一步一个踉跄的往回走。回去的路上,一直失魂落魄,露出凄然的口中念着‘蓝田玉’三个字。

    当回到两界山的时候,贺剑之一个踉跄,跌倒在地。

    “贺叔!”王雄顿时脸色一变,上前扶住贺剑之。

    贺剑之身上满身是血,刚才与蛛皇战斗,强大的意志支撑,还感觉不出来,此刻一放松下来,顿时摇摇欲坠,要跌倒在地了。

    数百道剑痕啊,这是一场何等惨烈的战斗。

    “贺叔,你碰到蛛皇了?”王雄担心道。

    贺剑之看了眼王雄,露出一丝苦涩的点了点头。

    “贺叔,虽然这次没有赢,但,你能独自从蛛皇手中回来,已经说明你剑道不比他弱了,你修为不如他,能如此,你不输蛛皇!”王雄安慰道。

    王雄以为贺剑之输剑了,失魂落魄。

    “我赢了!”贺剑之苦笑道。

    “赢了?”王雄微微一怔。

    “不过,让他跑了!”贺剑之叹息道。

    贺剑之心事重重,看的王雄眉头深锁。贺叔这是怎么了?情绪忽然变的如此低落。

    “咳咳,我没事,雄儿,你不要管我!”贺剑之摇了摇头。

    王雄看出贺剑之的心事重重,最终点了点头。

    贺剑之独自坐在巳心不远处,身上的伤口也不疗伤,只是眼中闪过一股落寞之色。

    另一边,蛛皇莫名的逃出了贺剑之的长剑,也是一脸好奇。

    贺剑之怎么没有追来?不应该啊!

    蛛皇担心贺剑之使诈,又逃了一段距离,才停了下来。确定贺剑之真的没追来,蛛皇一个踉跄,也是跌倒在地。

    贺剑之伤势惨重,蛛皇也差不了多少。

    此刻,蛛皇虚弱的取出一些丹药放入口中,想要疗伤。

    “师叔,谁将你伤成了这样?”陡然一个声音传来。

    蛛皇警觉的一转头。

    顿时,看到赤冰子眼中冒着精光的走了过来。

    “咳咳,原来是赤冰子!你还活着?”蛛皇轻吁口气。

    “先前,师叔布阵,对付王雄的时候,我刚好有事离开了,回来的时候,就发现……!”赤冰子叹息道。

    蛛皇眯眼看了一下赤冰子,并没有拆穿。

    丹芝子曾提过,赤冰子早早就跑了,而对毒老祖和巳心的对战上,一口咬定巳心会胜,蛛皇心中早有疑惑了,只是不知缘由,没有拆穿。

    “师叔,你伤的这么重,刚好,我有个宝物可以帮你快速疗伤!”赤冰子说道。

    “哦?”蛛皇露出一丝疑惑,其实暗中极为戒备。

    赤冰子抓着蛛皇的手,放入自己心脏之处,蛛皇没有反抗,而是想要知道赤冰子干什么。

    手掌一触碰赤冰子心脏的瞬间。

    “嗡!”

    赤冰子心脏,陡然冒出一股红光,笼罩了二人。

    “你干什么?”蛛皇陡然瞪眼道。

    “师叔,你放心,总有一天,我会帮你杀了王雄的!你放心,他也是我的仇人!现在,将你的身体交给我吧!哈哈哈哈!”赤冰子狰狞道。

    “嗡!”滚滚红光直冲蛛皇体内。

    赤冰子以为一切顺利,和昔日一样,进行灵魂交换了。

    可此刻,蛛皇起初的惊慌已经消失,眼中只剩下一阵冰冷。

    “嗡!”蛛皇心脏之处,发出一阵嗡鸣。

    就在此刻,赤冰子双目忽然变的空洞了起来。在蛛皇心脏之地,传来赤冰子的惊叫之声。

    “什么?你心脏,你你这里怎么有,啊…………!”赤冰子的声音惊恐不已。

    “哼,早就看你不正常了,你以为我不会防备你?夺舍?好一个夺舍,你这心轮能力,我蛛族传承,可是有过记载的,如今,你灵魂和心轮被我困住,让我看看,你到底是谁!”蛛皇冷声道。

    “不要,不要,我错了,师叔,师叔,放过我!”心脏处赤冰子惊叫不已。

    “啊~~~~~~!”

    赤冰子一声惨叫,一旁赤冰子尸体,快速干枯下去,好似无数精华被蛛皇吸收了一般,蛛皇伤势在恢复之中。

    闭眼了一炷香,蛛皇双目陡然一开。

    “巳无极?居然是你这野畜生,害死了赤澜子,又害死了赤冰子,如今,将主意打到我头上来了?”蛛皇陡然一声冷哼。

    “你不能杀我,你不要杀我!”巳无极的声音惊恐的传来。

    “我可不会杀你,你这心轮夺舍的能力,还真是非凡啊,好,好,好,这个能力,我要了!”蛛皇眼中闪过一丝狞色。

    “你要了?可是,可是心轮夺舍的能力,和我的灵魂一体的啊,你不能……!”巳无极惊恐道。

    “那就将你的灵魂,一并封印在我体内!”蛛皇冷声道。

    “我!”巳无极惊愕道。

    “咳咳咳!”蛛皇咳嗽了几次。

    显然,被贺剑之伤的不轻。

    远处,听到巨响的无数古战场星球的强者们,纷纷前来,一些嘈杂的声音传来,吓的蛛皇一激灵。

    若是全盛时期,这无数好奇来观战的强者不算什么。可此刻,自己重伤在身,留在这里,却是危险了。

    “古战场不能待了!必须马上回去!咳咳!”蛛皇咳着血,拖着伤躯,向着古战场出口方向逃遁而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凌霄之上相邻的书:白银霸主牧神记医流狂兵校园超品狂少小草崛起以神为饵混元剑帝重生极品纨绔神医小农民武破星河诸神的纹章通灵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