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书名: 却绿 第1章 作者:这碗粥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以嫡为贵盛世医香琏二爷的科举之路山村名医不死佣兵娱乐圈有个郁大厨     1997年的d市,过了个暖冬。

    年后不久,春寒料峭,气温降了十度。

    九岁的叶翘绿,穿着小棉袄,背起小书包,离家出走了。

    她平日里只认得上学的路,不自觉就往学校方向走。她低头,紧紧盯着路面。生怕遇上邻居什么的。

    途径一个小场地,有几个小学生模样的,在沙池玩耍。

    听见喧闹声,叶翘绿咬咬唇望过去一眼。然后又直直往前走。

    将到学校时,她才恍然,自己是要离家出走。她看着前方熟悉的道路,皱起小脸蛋,转身往旁边那从未走过的岔路走去。

    越走越远,她有些忐忑,回望走过的路。陌生的街道,陌生的建筑。学校早就看不见了。她一狠心,奔跑起来。

    书包一下一下砸在她的背上,连肩带都晃着滑了下来。

    她双手拽住书包肩带,继续向前跑。

    跑了几步,她觉得书包愈发沉重。

    于是松了手。

    书包又随着她的奔跑,砸在她的背上。

    砸得疼了,她停下脚步。

    叶翘绿喘着气,打算歇息一下。她弯腰低下头。

    这时,有一个足球飞了过来,正中她的后脑。

    “扑通”一声。她的身子往旁侧跌去。被球砸中的部位,疼得厉害。她眼冒金星,只觉漫天的白光在闪。

    道路旁边,有一片空地。一群小男孩站在那里,愣愣望着趴在地上的叶翘绿。

    一个男孩大叫:“死了!”

    另一个男孩又叫:“被球砸死了!”

    第三个男孩指着第四个男孩,“你杀人了!”

    第四个男孩没出声,向叶翘绿走去。

    其他三个男孩也跟着过去。

    四个男孩团团围住一动不动的叶翘绿。

    “怎么办?”

    “杀人了。”

    “要报警。”

    第四个男孩还是没说话,他蹲下身,手指在叶翘绿的头发里碰了碰。

    有血。

    其他三个男孩大惊失色,更是慌叫。

    叶翘绿此时神智回来,痛吟了一声。微微睁眼,就见到上方有四个黑影。接着,脑袋的疼痛让她再度闭眼。

    “二狗。”第四个男孩终于开声,“你去找我妈,让她借辆小货车出来,我把这人背过去香山街口。”

    第一个男孩名唤二狗。他听了,立即往回跑。

    第四个男孩拽起叶翘绿,然后让另外两个男孩帮忙,将她抬到他的背上。

    叶翘绿的神智有些迷糊,却听到背她的男孩低哼了一句,“小胖球好重。”

    她皱起鼻子。

    晕沉沉的脑袋中,还记得无声反驳他的话。她只是有些胖,没有圆成皮球那样的。她不是小胖球。

    男孩小小的背驮着她胖嘟嘟的身子。迈步时,有些颠。

    她不舒服,挣了挣。

    男孩停下脚步,“醒了?”他的声音有些沙,乍听怪怪的。

    叶翘绿不说话,还是晕得很。她把头枕在他的肩上。

    男孩继续向前走。

    冷风从侧边而来,吹起男孩略长的头发。

    发丝抚在她的脸颊,痒痒的。

    她又皱了下鼻子。

    第二个男孩拎着叶翘绿的书包,看着别在书包上的卡片。他说道,“她的名字四个字的,叶不知道什么羽绿。”

    第三个男孩凑近,认真回想着字的读音,说道,“尧。叶尧羽绿。”

    下一秒,两个男孩面面相觑,异口同声道,“好奇怪的名字。”

    ----

    叶翘绿出生那天,是她母亲的忌日。

    因此,叶呈锋从未给女儿庆祝过生日。除了这个,他给女儿的生活十分富裕。从小吃好穿好。

    叶翘绿自觉很幸福。就是每每见到有妈妈的孩子,她会泛起羡慕。

    这些,她没有和叶呈锋提过。小小年纪的她隐约明白,爸爸并不想谈起妈妈。

    关于妈妈的描述,她只听叶呈锋说过一次,“你的妈妈……是个很好的女人。”

    别的没了。

    究竟如何好,叶翘绿不知道。甚至,她连妈妈的照片都没见过。

    叶呈锋的生意日渐壮大,陪在女儿身边的时间越来越少。叶翘绿大多时候,和保姆珍姨为伴。久而久之,叶翘绿委屈了。自己不止没有妈妈,甚至连爸爸都见不到了。

    今年的春节,叶呈锋答应陪着叶翘绿去温泉玩。

    临时又变卦。

    他推脱再三,推到了昨天。

    结果还是没去成。

    于是,叶翘绿学着电视剧的闹脾气,离家出走了。

    这一走,就磕到脑袋了。

    叶翘绿在医院里醒来,见到了一个很漂亮的阿姨。漂亮得让她眨巴眨巴地看着。

    施与美低着的头正好抬起,对上叶翘绿的圆眼睛。她莞尔,“小朋友,醒了吗?头还疼吗?”

    叶翘绿摇摇头。这一动作让她的伤口蹭到枕头,又疼起来了。她闷声闷气,“疼。”

    施与美笑了,上前朝那包扎着纱布的伤处呼了口气,然后轻轻把叶翘绿的头抬起,给她找了最佳的角度,避开伤处后再放下,“医生叔叔说,这几天要好好休息。不能乱动,碰到了又会疼的。”

    叶翘绿再眨眨眼,望着施与美,“谢谢阿姨。”

    “乖,真有礼貌。”施与美很和蔼,“小朋友,你记得家里电话吗?”

    说起家里,叶翘绿嘟了下嘴。她不想回家。家里没有妈妈,也没有爸爸,没人陪她玩。

    “不记得了吗?”

    叶翘绿瞄着施与美,犹豫踌躇。

    施与美见她的小脸上有着惊疑,于是抚上她的刘海,安慰道:“记不住也没关系。阿姨帮你找爸爸妈妈。”

    叶翘绿觉得心虚。电话号码在作业本上就有。但她就是不想告诉这个漂亮阿姨。这个阿姨身上有阵奇怪的味道,她说不上是什么味,有点像珍姨买回的鱼。不过,她觉得阿姨笑起来和电视上的好人一样。

    “妈。”门口有道声音响起。

    “哎。”施与美回了头,起身,“饭买了吗?”

    叶翘绿的圆眼睛溜过去门口。

    有个男孩站在那,手上拿着一个大饭盒。

    叶翘绿盯着那个大饭盒,眼睛都不眨一下。

    “喏。”男孩瞥了眼叶翘绿。

    她还在盯着,没有丝毫余光在别处。

    他转头向施与美晃了晃大饭盒,说道:“大鱼大肉。”

    施与美问着,“小朋友饿了吗?起来吃午饭了。”

    叶翘绿当然饿。她早上吃了碗皮蛋瘦肉粥,然后就离家出走了。现在饿得慌。

    施与美见叶翘绿看着饭盒,笑了笑,“起来吃饭吧。”

    叶翘绿点头,赶紧爬起来。圆乎乎的身子,配合着她的动作,有些迟缓。

    施与美打开饭盒,热腾腾的饭菜散着让人垂涎的香味。

    叶翘绿不禁咽了咽唾沫。

    施与美觉得这小女孩着实可爱,她笑着把筷子递给叶翘绿。

    叶翘绿接过,礼貌地道谢,“谢谢阿姨。”这个漂亮阿姨果然是好人。

    施与美问道,“小朋友几岁了?”

    叶翘绿扒了两口饭,边咀嚼边回答,“九岁了。”

    施与美笑意更深,“那和我家小径同年啊。”

    叶翘绿这时才把目光转向男孩。

    刚刚她一直盯着饭盒看,都没留意到,原来这个男孩也很漂亮。有些像漂亮阿姨。

    叶翘绿的小脑袋,把老师教的词语想了又想,最终能想到的,还是漂亮。

    男孩不甚热络地看了她一眼,坐到床尾的凳子上。

    施与美继续问:“小朋友叫什么名字呀?”

    “叶翘绿。”声音脆生生的。

    “咦?”施与美惊诧了,“和我家小径同姓啊。”

    叶翘绿嘴里嚼着米饭,圆眼睛又转向男孩那边。

    施与美伸手拉起男孩,笑道:“这是阿姨的儿子,叶径。”

    叶翘绿一时没想起他是谁。

    窥见他耳廓,她晃过之前的情景。背她的男孩的侧脸,和眼前的叶径,重叠在了一起。

    她惊道:“啊!是你。”

    “嗯。”男孩打量了下她的身子,扯起唇角。心里加了句:小胖球。

    既然想起了先前的事,她的左手不禁往自己脑袋上的伤口抚去。

    施与美连忙拉下叶翘绿的手,“医生叔叔说先别碰。”

    叶翘绿听话地放下了。

    “小径,过来道歉。”施与美微微敛起笑容。

    叶径依言站起来,走到床前,直直盯着叶翘绿,开声道:“对不起。”

    叶翘绿下意识回道,“没关系。”说完,才想起自己的脑袋还疼着,哪里没关系了。

    她不再吭声,默默把那个大盒饭的饭菜吃完了。一粒米不剩。

    许多年后,叶翘绿都记得这一天。记得叶径的那句对不起,记得他略显沙哑的嗓音。

    她回忆着与他相遇的故事,一遍又一遍。

    作者有话要说:  一个平淡无奇的故事。

    愿世界充满和平,哈利路亚!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却绿相邻的书:扳倒女帝的正确方式全能娱乐教父倾世女娲:蓦然回首君不见总裁索爱:女人,你是我的先婚后爱:老公轻点宠霸道总裁高冷妻撩神[快穿]林少强宠:娇妻携宝归来空降热搜首辅夫人黑化日常修真之攻略面瘫师弟国王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