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书名: 却绿 第2章 作者:这碗粥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以嫡为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琏二爷的科举之路盛世医香不死佣兵山村名医娱乐圈有个郁大厨     医生说,叶翘绿的伤势需留院观察一天。

    他检查完伤口,叮嘱着千万别碰水。“再过两个小时,让护士来换药。”

    施与美应承下来。

    叶翘绿一直听着施与美和医生对话。虽然她没有感受过母爱,可她隐约觉得,妈妈就该是施与美这样的。温柔美丽,亲切和善,像朝阳一样温暖。

    她眼巴巴看着施与美。

    叶径还是坐在凳子上,视线掠过叶翘绿。他只觉她现在的眼神,像是一只小狗见到了肉骨头。

    她是那只小狗。

    而肉骨头,则是他的妈妈。

    医生前脚一走,施与美跟着要出去,“小径,好好在这陪着。妈妈回家拿些东西。”她出来得急,只听是儿子伤了人,拿起钱包就走了。现下要在医院过夜,日常用品什么都没有。

    叶径轻声应了。

    施与美转身朝叶翘绿笑道,“叶小朋友,阿姨很快回来。你有不舒服就和小径说。还有,千万别碰伤口,知道吗?”

    叶翘绿点点头,样子十分乖巧。

    施与美抚抚叶翘绿的脸蛋,转身离开。

    这间病房是双人床位,隔壁床空着,无人住院。房内只剩两个小孩子。

    叶翘绿躺在枕头上,还在回想施与美那亲切和气的声音。

    不知道是不是叫妈妈的人都是这么亲切的呢。

    应该是的。

    同桌孙多丽的妈妈来接她时,都会贴贴她的脸颊,然后牵着她回家。就跟漂亮阿姨刚刚的动作一样。

    叶翘绿脑海中想着的是孙多丽,泛起的羡慕情绪,却是向着施与美的儿子。

    她费力抬着身子去看叶径。

    他在凳子上的姿势未变,看着窗外。

    叶翘绿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

    窗外的树枝,有一簇嫩绿色。那小小的叶芽,给黄白的树身带来一缕生气。

    老师说过,冬天走了,就是春天。万物复苏的季节,生机盎然的季节。

    叶翘绿突然打了个喷嚏。

    她郁闷,春天也很冷呢。

    叶径转眼看她,“盖好被子。”还是那沙嘎的声音,像是木轮在糙石路上滚过。

    叶翘绿听着,不太习惯。与她同龄的男孩子,声音都是比较稚嫩响亮的。

    她缩进被窝。

    两人一个面向窗外,一个望天花板。十分安静。

    叶翘绿半闭着眼,差点睡了过去。

    打破这气氛的,是三下敲门声。

    叶翘绿立即醒了,转过头去。

    来的不是施与美,是护士。护士轻问,“小朋友,还疼吗?”

    叶翘绿晃了晃头,“不疼。”

    “好乖啊。”护士看着她那圆圆的小脸蛋,笑了。再回头见那坐在床尾的叶径,“那里风大,别对着吹。”她上前把窗户掩了半扇,问道:“你们的妈妈呢?”

    叶翘绿听见妈妈二字,瞪大了眼。她憋着气,不敢说话。

    “回家了。”叶径回答。

    “就这么放心让你们两小朋友待在这……”护士微微蹙眉,慎重叮嘱说:“妈妈回来之前,有什么事就来找我,知道吗?”

    叶径点头。

    叶翘绿低低“嗯”了一声。

    护士神情松了,打趣问:“你们是哥哥妹妹还是姐姐弟弟呀?”

    叶径看都不看叶翘绿一眼,“不认识。”

    叶翘绿鼓起了两腮,然后大声告状,“他踢球打到我的。”她还指了指自己的伤处。

    “哦……”护士抿抿嘴,赶紧上前走到病床前,安慰说,“不疼不疼。”

    叶翘绿点点头,“不疼了。”她再瞄瞄叶径。

    他又望向了窗外。

    她也看过去。

    那里除了一颗光秃秃的树,就是蔚蓝的天空背景。其他的没了。

    ----

    施与美很快赶了回来。

    球是自己儿子踢的,而且叶翘绿伤的是脑袋。摔倒时,磕到地上还出了血。施与美担心会有后遗症,对叶翘绿不敢怠慢。

    叶翘绿见到施与美,脸上欢天喜地的。她静静享受着施与美的照顾。

    叶径则自己回家了。

    医生不远,他步行二十分钟就到了香山街。

    才进了街口,几个男孩就窜了出来。

    二狗的手里还抱着那个足球,问着:“怎么样啦?”

    “四个字的怎么样了?”

    “叶尧羽绿的伤严重吗?”

    叶径抬眼瞥向小伙伴们,“没事,医生说明天能出院了。”

    三个男孩松了口气。

    小名为二狗的罗锡拍拍胸口,“我以为叶径你要去坐牢了。”

    旁边的冯有云皱了下眉,看着叶径,“你妈妈呢,没回来吗?”

    “嗯,她在医院。”叶径继续往家的方向走。

    到了楼前,他拿了份报纸,然后上楼进屋。

    报纸上的首版,是一则房产广告。d市的西边郊区,推出全新综合楼盘。

    自1993年起,房地产的高利润吸引了不少富人。他们利用银行贷款的便利,空手套白狼赚了大量现钱。蜂拥而上之后,造成供应过剩,成交量上不去。

    楼市的价格一直在跌。d市前些年的均价7000元,如今则5000左右。

    这广告上的西边郊区,更是标出2000起的售价。

    叶径住的这房子就在d市的西片区。

    他看了看那广告,把目光定在开发商那一行。

    最后,他扔掉报纸。

    没一会儿,罗锡来敲门,喊着,“叶径,我出去遛狗,你来不来!”二狗之所以叫二狗,就是因为他爱狗。

    叶径想回一句:你遛狗关我什么事。不过独个儿在家也没事做,他便跟着去了。

    罗锡牵着小黄狗,和叶径漫步在小巷道。

    两个男孩的身形都偏瘦。

    这条路一米五宽,两侧的建筑把阳光挡住。罗锡最喜欢在烈日当空时,来这阴凉地方溜狗。

    走了一段路,罗锡回忆起叶径踢的那球,称赞道,“如果不是叶尧羽绿出现,你那球真棒。劲道十足。”

    最后的四字形容词怪怪的。不过叶径没有纠正罗锡,只问:“那个人的书包呢?”

    “张川拿去了。哇塞,你不知道,她的寒假作业全做完了。等张川抄完我也要抄。”罗锡越说越高兴,他秉着有福共享的兄弟情义,说道,“你要抄吗?”

    此等好事,叶径当然不拒绝。“我的寒假日记一篇都没写。”

    “你要日记?”罗锡顿了下,“她的日记好难抄,不知道写的什么东西。我看不懂。”

    “先给我,我今晚把日记弄完。”

    “她的真不好抄,没骗你。”

    “等我看看再说。”

    叶径想的是,日记这种东西,无非是瞎掰十几个事件,任意分到寒假的日期里。他不一定照抄叶翘绿的文字表达,借鉴她的事件即可。

    日记到了叶径手里,他翻开第一页。

    那是放假第一天的事。

    这位叶尧羽绿同学,名字变成了阿曼达·卡蕊娜·绿。

    她有着最漂亮的眼睛,最漂亮的鼻子,最漂亮的嘴唇。肌肤吹弹可破,笑容万众瞩目。

    眼珠是绿色的。

    头发是绿色的。

    指甲是绿色的。

    哪儿都是绿的。

    绿油油一片的描述之后,阿曼达·卡蕊娜·绿开始变身打小怪兽了。

    叶径在此刻恨极了自己一目十行的习惯。

    这一页的情节,终止在小怪兽。

    他不再翻下一页,直接合上了封面。正如罗锡所言,“不知道写的什么东西。”

    晚上施与美在医院陪夜。

    叶径自己煮了个河粉。

    施与美平日里比较忙,所以叶径自小生活就很独立。他习惯了自己打理自己的事。没有谁能永远陪着他。哪怕他的亲人也不能。

    他小小的身子在灶台忙碌着。

    吃完,洗碗。然后洗澡,上床睡觉。

    在床上躺了好一会儿,毫无睡意。

    他想起自己的寒假日记。离开学还有五天,他要在这五天里完成三十篇日记。寒假其实事很多,但没什么好写的。

    叶径坐起来,掀了被子。

    他重新拿起叶翘绿的日记本。

    再翻了几页。

    阿曼达·卡蕊娜·绿已经打到大怪兽了。

    他的眼角抽了一下。这是一本毫无抄袭价值的日记。

    他哗啦啦翻着,随意地定在某页。

    那页的内容让他扬起了眉。

    他仔细看完,回到床上躺着。

    这次,很快入眠。

    第二天一大早醒来,叶径接到了施与美的电话。

    “她的伤没事,医生说能出院了。”施与美那边有些嘈杂,她微微提起音量,“这孩子的父母暂时找不着,只能让她在我们家住着先。我上午去警察局报个案。”

    闻言,叶径望了眼自己的单人床,心里想的是,小胖球来了要睡哪儿。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却绿相邻的书:扳倒女帝的正确方式全能娱乐教父倾世女娲:蓦然回首君不见总裁索爱:女人,你是我的先婚后爱:老公轻点宠霸道总裁高冷妻撩神[快穿]林少强宠:娇妻携宝归来空降热搜首辅夫人黑化日常修真之攻略面瘫师弟国王游戏